第十七章 意义不明

    此时此刻,她的小心脏似乎抖了抖,愧疚之感蔓延而出。

    “张嘴。”不好再耽搁,陈雨悦迅速倒出一个黑色的药丸塞进他的嘴里。指尖不小心划过那温润柔软的唇边,心也随之波动了一下。

    真不明白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一开始的脾气暴躁、目中无人,到受制与她时的暴跳如雷、肝胆欲碎,再到为了解药做出妥协时的沉着冷静,面对剧痛时的悄无声息,最后是向她认输时的淡定从容,而现在却如此的心细如发、温热如玉……

    “一会便不疼了,明天记得早点起来问我要解药。不然疼死你。”对上他意味不明、似笑非笑的眼睛,陈雨悦顿恼羞成怒,随手把他扔在了地板上,转身就要避开。

    “喔,疼……你怎么这么绝情?”郁洛轩装模作样的嚷着,作势要起身,却不想太无力而再次摔了下去,宽松的睡衣滑落下来,性感的胸膛顿时一览无余的展现在陈雨悦眼前。

    艰难的移开眼,转过身去,本该尽快离开的,陈雨悦却还是忍不住娇诉道:“不是叫你等一会再起来吗?真是自作自受。”

    “我是真的有事和你说,等一下咯。”郁洛轩也知道适可而止,一次喂的太饱,恐怕会适得其反。

    “说。”陈雨悦这次并没有回头,只是简短冷漠的回了一个字。她也不知道是怕自己抵挡不住那心跳的感觉还是其他原因,反正她知道保持距离总是没错的。

    郁洛轩此时脸色也恢复了不少,唇边上也带了一抹粉色,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今天我爸妈要我回家一趟,暂时没办法陪你,你要找的人家已经查到,我会派人送你过去。”

    陈雨悦随着捏了捏脖子,瞥见他修长的身影正好挡住了外面倾斜进来的阳光,无数的金光从身后把他围绕,让他此时整个人看起来如晨露似的晶莹剔透。

    “哦,好。”清冷的声音牵扯出简短的汉字,却再也没有之前的空灵,是什么在悄然改变了呢?

    “放心,我晚上会早些回来的。”这句话并没有回来任何的答复,但是他知道,它的威力有多大,就要消失在门后的那一抹身影在听到这句话后,瞬间有了人气。

    林舒浩达到别墅的时候,正好是上午十点。而此时郁洛轩早已飞车回到了郁家大宅。

    “少爷,请。”车刚停下,佣人便上前恭敬的拉开车门。

    “我爸妈在干嘛?”郁洛轩一身黑色休闲装,随着踏下车,帅气的把墨镜一摘,扬起眉,玩世不恭的问道。

    “老爷和夫人在里面待客,夫人吩咐少爷回到直接进去就可以了。”佣人鞠了一个躬,抬手做了一个“请”的之势。

    还没走到大厅,便听到里面欢快的笑声。

    “啧啧啧……这是哪家的美女,笑得这么甜蜜。”只见一个打扮端庄优雅的中年妇女,就坐在宽大的欧式沙发上,郁洛轩快步上前,弯下腰搂着她。

    “我的儿回来了?快别打趣你妈了,一大把年纪了还美女。”不用说,这就是正牌的郁夫人徐遇玉,郁洛轩的老妈。

    “谁说的,伯母您还年轻着呢,我俩出去人家都的说您是我姐姐。”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无论音量或者措词都十分大方得体,但在郁洛轩听来,一个陌生的女声似乎不是那么和谐了。

    “这是?”郁洛轩这才抬起头,本是温情的双眸立马变得犹如雄鹰似的审视,眼前这位看起来是标准的名言淑女,可是这样的尤物他似乎不认识。

    “哈哈……”洪亮愉快的笑声划破的湿润的空气,郁宏正把手中的小青花瓷茶杯一放,随着站起,虽说人到中年,但当年的雄风依旧不减,魁梧的身躯随即加进了众人的谈话:“这边是我和你妈要给你的惊喜,怎么不认识了吧?是谁小时候跟在人家童童后面追,说娶人家当老婆的,啊?”

    “伯父……”李欣童娇嗔了一声,她本就精致的小脸此时犹如刚熟透的苹果,天生妩媚的双眸却时不时瞄着郁洛轩,看着低眉顺眼,实质暗送着秋波。性感的身材在甜美的公主裙下展露无遗,随着她任意摆弄的几个动作,在郁洛轩的角度正好看见那若隐若现的雪白丰满。

    这是一个清纯和妩媚的复杂结合体,看起来还不错。郁洛轩毫不顾忌的打量她,从上之下,一个地方也没有放过。他对送上门的美色,从来都不知道拒绝二字怎么写的。

    “就是就是,童童别害羞,你可是我未来儿媳妇呢。”徐遇玉满意的拉过李欣童,这个可是她从小就相中的媳妇儿,聪明伶俐就不说了,单是这乖巧的性格和严谨的家教最和她心意。现在这个开放的年代,那个女孩子能如她这般传统?

    “哟呵,妈,你们这是搞哪样,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娶媳妇了?”郁洛轩不明所以,这二老从来不过问他感情生活的,今天这事唱哪一出?

    郁宏正难得的高兴,拍拍郁洛轩的肩说道:“童童是你李叔叔的宝贝千金,从小便去法国留学,刚回来,今天让你回来,就是让你们先见个面熟悉一下,改日选个好日子把婚事订了。”

    “哎,不是,这也太突然了吧……”郁洛轩只觉得哭笑不得,敢情二老从来不过问他的感情生活是因为早就有个内定的了。

    “什么叫突然,啊?难道你不喜欢童童,这么好的姑娘,你有什么好挑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郁宏正激动的拍了拍桌子,眼看就要干起来了。

    “宏正……”徐遇玉站起来拉住了他,责怪的白了他一眼。

    “伯父,轩哥哥只是觉得太突然了而已,您就不要责怪他了。”李欣童乖巧的上前劝解,善解人意、贤惠淑德的样子让郁宏正非常欣慰。

    郁洛轩并没有说话,也没有因为郁宏正生气而有半点不悦,只是似笑非笑的盯着李欣童,意义不明。直看得李欣童羞涩难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