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金三角

    “啊?哦。阿伯,不好意思,我是来找人的,请问您知道以为叫陈子优的人吗?”陈雨悦堪堪收回神游已久的眼神,对着门卫礼貌的问道。

    “这个,他是你什么人呀?”见她不过十六七岁的孩子,说话也细声细气的很有礼貌,他便也柔声慈祥的询问道。

    “他,那个,他是我哥哥。”陈雨悦脸色憋的有些微红,说谎其实不是她的强项。

    “学校这么大,我也记不清楚每个学生的名字,这样吧,你拿出身份证在我这登记一下,去教导处问一下老师,哎。”门卫满是老茧的手推开保安亭,拿出登记本和签字笔递过去。

    “那个,阿伯,我没有身份证。”陈雨悦接过登记簿,很是无措的说道,此时她的心都在颤抖。不知道为什么,对着郁洛轩那双狠辣的眸子,她也没这么心虚过。

    她对善良的人没有抵抗力,尽管她冷漠无情,但是那都是对待仇人、恶人的时候才会如此。她是典型的欺恶怕善,若一开始郁洛轩没有用那么凶狠的方式对待她,她也不会想着给他喂毒药。

    门卫听罢抬头又看了一眼陈雨悦,感觉她也就像他上高中的女儿一般大小,清秀的脸蛋上明显的战战兢兢,让人看着不由的心软,也就不再为难,摆摆手道:“也对,看你还没成年。那就登记一下你的名字,进去吧。”

    当陈雨悦谢过门卫,迈步走进校园的同一时刻,本来休闲躲在拐角处的一辆红色跑车发动了引擎,而去。如果不是她一开始就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撼,沉迷在自己的思绪里,以她历来警觉的性格,不可能没发现还未曾离开的红色怪物。

    郁落轩一路飞车狂奔,到达宏兴集团的总部。眼前这座奢华的装修,雄伟高雅大楼,便是当年郁老董事长一掷千金请日本著名设计师亲临全权规划设计的金三角商业写字楼,它高高的耸立在繁华的商业中心黄金地段,吸引了无数有眼光有追求的年轻人的眼球,甚至有些大学生以能如金三角为荣耀。

    “郁董,请。”前台秘书眼若金星,远远看到红色跑车,还没等郁落轩下车,便端庄严肃的迎上来,一路跟随为其按下了总裁专属电梯。

    郁落轩双眸含霜,并没有多言,淡淡的扫了周围一眼,踏进了电梯,他时间不多,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

    专属电梯一路畅通无阻,直奔(层顶楼,他的总裁办公室,里面除了一大片豪华的办公专区,便是摆满古董玉器的复古风红木橱柜,而右边和之相映衬是古老欧式吧台,上面满目琳琅的是以各种姿态摆着的,各种各样的经典酒瓶。

    这样中西合璧的风格搭配,让人走进的后似乎在古今中穿越的同时,又像在中西两边轮回。摸着眼前摆设,品着醇香烈酒,你更会跟着时光流转,领略历史风韵、文化交融的震撼。<dy,若是泽林回来,马上让他来我的办公室一趟。”郁洛轩一坐下,便迅速按下电话中的“1”数字键。

    十几分钟后,中低的女音,带着干练的磁性,自电话那端传来:“郁董,向总刚到,是否让他现在进去?”她是郁洛轩的唯一秘书,没有之一。<dy心里非常清楚,金三角(层这个唯一一个,但和这里奢华的装置相比起来并算不起眼的秘书位置,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因而无论是何时何地,只要是工作时间,她都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确保自己万无一失。

    郁洛轩选人的第一标准,便是要求公事和私事分的一清二楚,简单的就是公私分明,绝不能做所谓的傍大款、钓金龟婿的白日梦,即使是面对他这样的完美的男人也不能有半点的分心和私欲。当然,能进站在他面前,待他选择的,能力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了,这个可以略过不提。

    “进来。”郁洛轩倒了一杯昂贵的罗曼丽?康帝红酒,细细的品尝着。

    随着细微脚步声渐渐走进,向泽林轻快愉悦的声音响起:“郁董,不是说今天有事吗?”他把文件夹随手一放,走到郁洛轩旁边坐下,自顾自的倒了一杯红酒。

    相对于林舒浩的固执严谨,向泽林却是另一个极端,他的出现时刻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即使是再紧张的气氛,再严峻的环境,再冰冷的boss,在历来习惯于未雨绸缪的他面前都恍若无物,应对得体。

    有些人,他是时刻准备着的,因而,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什么是失误,更不知道什么叫做失败。

    一套休闲的韩式小西装足以把他既优美又性感的身形勾画得完美无缺,烫卷的一头栗色短发,散发着慵懒迷人的光芒,嘴角时刻轻爵着的一丝笑意,衬托着眼眸中的狡黠,让人稍不防备,就会沉溺其中。

    他的狡猾会让你觉得理所当然,他的奸诈更会让你防不胜防,甘之如饴。

    “怎么样?”郁洛轩冷冷的邹邹眉,王者之风瞬间吹拂而过。这个人,非要人家开口问,才肯汇报工作的?要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最擅用向泽林的人,就非他郁洛轩莫属,他是他最锋利的一把刀。

    “嗯,我出马必定成功。不过……”向泽林抿起了性感的薄唇,有意停顿了一下,把含在口中的一口酒吞了下去,才接着说道:“还有一个不算坏但绝对不算好的消息,那便是和我们同时中标的,还有一家,你不妨猜猜是谁?”

    “风氏集团,风漾。”不是疑问,而是肯定。郁洛轩把杯中仅剩的红酒一罐,直接把被子撂下,若冰川般寒冷的双眸直瞪着向泽林,用几乎要把他冰封的音调声音,问道:“说,王局为何要如此?两家中标,亏***想得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