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诡异标志

    “什么?”郁洛轩一杨眉,滴绿透亮若水,如指腹般大小的翡翠戒面出现在他眼前,在室内温暖的灯光下,泛着柔和的光芒,晶莹剔透、动人心弦。

    陈雨悦以为他不懂,苦恼的解释道:“这个是祖母绿玻璃种戒面,这般大小在你们这应该值几万吧,吃一顿饭应该够了呀?”陈子雾就是这样和她说的,银子可能没人要,来不及去当铺的话,可以先用小戒面顶替。十几万怎么可能只够吃一顿饭,不过她也是多余的担心,怕郁洛轩不识货罢了。

    “你哪里来的?”郁洛轩猛然起身,捞过她手中的翡翠颗粒,对着灯光细细的观察起来。他怎么可能不识货?真正的缅甸老坑玻璃种翡翠,椭圆形精细的打磨工艺,纯正的祖母绿色泽……别看只是小小的一滴水珠大小,多年的混迹于古董界经验告诉他,这点小东西绝对不低于十万。

    陈雨悦转身,坐下来继续吃,这会是真的心安理得了,只嘟囔道:“这个你没必要知道。”

    “是么?一是你偷来的,谁敢保证要了这东西我不会惹祸上身?”郁落轩赤~裸裸的讽刺道。

    玉是好玉没错,不过以他现在的家世地位,自己家里珍藏无数,这对他来说不过是小牛一毛而已。

    陈雨悦一听,腾的站起来,怒目而视,责问道:“你什么意思?”她也算高门贵户出生,从小家教严厉苛刻,就是在最落魄,饿得快死的时候也不曾想过去偷去抢,郁落轩的话此时听在她耳中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你懂的。别威胁我。”郁落轩随手一放,那一抹绿色在透亮的玻璃桌面映衬下,越发的晶莹纯粹,而他只是抿起嘴角洒然一笑,甚至不曾多看一眼。

    陈雨悦怒极反笑,扬起秀丽的眉眼,沉声道:“好,那我便告诉你,这是我家的东西。你若不信,只需拿起它对着太阳,便会看到里面雕刻着一个‘陈’字。这般雕刻之术,我家是世上绝无仅有的。”

    陈子雾做事历来留有一手,她雕刻的玉器,不管大小,每一件都会有标记,而且这标记旁人是模仿不出来的。是不是她雕刻的东西一看便知。

    在这一点上,陈雨悦对她相当佩服,这也是她鲜有的学不来的地方。

    郁落轩听到“陈”字标记的时候,心中很是震惊,瞬间似乎有一记亮光从他脑袋划过,不过流失太快了,没来得及抓住。

    紧接着他迫不及待的想求证,因而心神也迅速转移到那块水滴戒面上。移步到古董摆设橱柜,从抽屉里拿出专门照玉石的特殊小电筒,对着两指间的翠绿小水滴。

    只见一束光横冲直撞的穿过透亮的翡翠,一个小巧别致的“陈”字清晰的呈现出来,只是一眼,用巧夺天工已经不足以形容这个精湛的工艺带给他的震撼。

    盯着哪个“陈”字,直到眼球开始扩散,眼前一片模糊,他才觉一阵莫名的熟悉感从心中流淌而过,这会他抓住了,可是脑袋却如眼前的视线一般模糊,似乎太久远了,又或者是太陌生了,他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本就不是一块普通的玉石,现在因着这个别具一格、又含有特别意义的标志,它的身价似乎可以翻几翻了。

    “你果然是姓陈……”话没问完,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郁落轩把手中的玉滴直接放进一个小巧的透明袋里,迅速塞进了裤袋后才对门外提声吼道:“进来。”

    “郁总,您的午餐,请慢用。”经理姚小橙后面跟着一排整齐的服务员,如流水线般贯穿而入,把芳香四溢的菜肴整齐一致的摆上桌子。

    相对于陈雨悦桌面上的杯盘狼藉,举止优雅、一身贵气展露无遗的郁洛轩,让她不由的一阵窘迫,再也没有了食欲,尽管她现在只是八分饱。

    “现在要去哪里?”两人再次坐上张扬的红色跑车,郁洛轩拉下车前的镜子,整了整头发,若无其事的问道。

    说是交易,其实也简单,除了给她地方住之外,就是当一个贴身司机,按照她的要求送她到指定的地方即可。具体她要做什么,办什么事,郁洛轩没有过问,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不傻,就算问了,她也不会轻易告诉他。不过,他郁洛轩想知道的事情,还没有查不到的,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陈雨悦低头沉默好一会,似乎下了重大的决心,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才抬头说道:“深圳大学。到了那后,你可以先行离开。”

    其实她只是抱着一丝希望而已,来之前陈子雾也提过万一情况有异,找不到她家地址的话,可以去深圳大学试试运气,看能不能找到她的弟弟陈子优。因为陈子雾在这个世界上死去已经很多年了,按照常理,他早已毕业,找到的概率几乎为零。但这也是她唯一的希望。

    “深大?”郁洛轩似是疑惑扫了一眼陈雨悦,随着口中的嘀咕,一踩油门,笛鸣而去。

    站在人流不息的大学门前,放眼望去,雄伟壮观的建筑,绿树成荫道路,郁郁葱葱院子。穿着花裙子,小短裤的年轻女孩子,如夏日里的蝴蝶,轻盈快活的穿梭在校园中,过往的还有背着书包充满朝气的帅气男生。他们不分男女、不分尊卑、不论年纪,远远的一抹微笑,一声问候,毫无顾忌,自由自在的生活在一片蓝天之下。陈雨悦就这样站着,看着……

    她就是一个过路人,穿越千年而来,亲眼见证千百年后这和平的社会,亲身体验这人人平等生活、呼吸这自由自在的空气。这一刻,她仿佛忘记了自己是谁。

    “小姐,小姐?请问你找谁?有证件吗?”出现在陈雨悦眼前的是一位四五十岁的门卫,他在这里守门已经几十年了,尽忠职守又爱岗敬业。他送走了一批又一批成熟优秀的学子,又迎来一批又一批年轻朝气的新生。但是眼前这位姑娘面孔陌生,装束也古怪,应该不是本校的学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