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得以印证

    “不了,这祖母如意和玉玺可能是有一定的相互作用,你拿着它或许能助你一臂之力。若是说念想,到时候你见到我妈妈,告诉她我的情况,再让她准备一些吧。”陈子雾说道动情之处,难免的眼中含泪,说她不想家,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回不去了,她能怎么办呢?

    “夫人……”清冷的脸上,不知何时也挂上了一滴晶莹的泪珠。失去亲人的痛苦,她是最清楚不过的。

    曾经她以为看着亲人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是最悲哀的事情,但一对比陈子雾,她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不幸。至少她这么多年还有仇恨,还有个拜祭的地方,而陈子雾连一个念想之物都不曾有,连这具身体都不曾是原来的自己。比起生死,他们更斗不过的是这相隔千年的时空。

    “去吧,此路漫漫,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的家乡虽说是法治社会,但你也难免会遭人暗算或者其他无法预料的事情,不管怎样,活着回来才是最重要的。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为你准备的东西,都是很实用的,别不舍得。”

    陈雨悦抹了抹眼泪,回道:“是,夫人。”

    “另外,这么多年来,我教你的赌石和雕刻之术,不管在哪里都是极好的营生之道,必要时可以去挣点零花钱。总之,你自己小心吧。”陈子雾闭上了眼睛,挥挥手,让她跟着二皇子朱爽离开了。

    正当陈雨悦陷进沉思中不可自拔之际,房外的郁洛轩悄然睁开了他那双如雄鹰般深沉的双眸,微微的眯着,优雅的点起了一支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很久才吐出一圈散漫的烟雾。自昂贵的小西装中掏出手机。

    “喂,老舅,睡了吗?”郁洛轩走慢悠悠的走到阳台,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抬头望着远方的夜空,压着嗓子问道。

    一小会,只见郁洛轩露出了一个少见的猥琐笑容,冲着电话说道:“嗯,是我。老舅,三更半夜的,没打扰你和舅妈的好事吧?呵呵……”

    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郁洛轩有些无语的挠了挠头,嘴角勾起了一个完美的弧形,说道:“行了行了,别老是教训我,一个大老爷们和我妈一样唠叨。把电话给我舅母,我有个关于少数民族的问题要咨询她。”

    一听到电话那头的女声,郁洛轩迫不及待的问道:“喂,舅妈,你们族里是不是有一种做成药丸的毒药,吃了让人双腿发麻疼痛,必须要吃解药才能恢复的?”

    好一会,直到电话那头的声音说完了,他才开口:“你的意思是,族里的药千奇百怪,必须要问亲自配药的巫师,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医生,才能知道?是不是只有那个巫师给的药才能解那毒?”

    郁洛轩狠狠的把烟头踩在了地板下面,丝毫不痛惜这奢华的地砖,冷着声音对着电话说道:“哦,没事,就一朋友是记者,要做一个关于少数民族医学的专题,要我向你打探打探。好了没事啦,不打扰您休息了。拜!”

    “***蛋……”按下结束通话键,郁洛轩狠狠的把手中的土豪金甩到了地上。想必电话那头那位舅妈,印证了陈雨悦的话,是真的。

    迎着徐徐的夜风,他靠着阳台摆放的欧式软榻上,又点起了一支烟,眯着眼优雅的吐着烟雾圈子。

    不知过了多久,郁洛轩刚要把曲折的腿伸直,却不想一阵麻痹的感觉又一次清晰的传来。接着每隔一会,便有一阵麻疼的感觉,甚至不用动,不用按。

    郁洛轩这时的心情,几乎跌进了谷底。他深深的感到今天晚上、此时此刻,自己就像脚下被踩的不成样的烟头一般的狼狈。

    咬着牙根,捡起地上有些裂痕的手机,快捷键拨了一个号码,几秒钟后开口说道:“泽林,明天我有事不去公司,尚沃古玩城这个标,你按照我之前说的去做,务必将它拿下。好,回头联系。”

    不行,趁着现在还能动,他必须尽快去一个地方。想着便扶着沙发站了起来,捡起丢在地上的西装,忍着腿上的不适之感,打开门,有些踉跄的走了出去。

    “我都检查过了,你的腿没有任何异样,至于你所说的情况,我从医多年从来没听过有这种药物的存在。要不然你等着,回头我去问问我爸。”背对着郁洛轩的是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男子,手中拿着x光片对着灯光认真的观察着,嗓音温润中和,让人不由的去信赖他。

    “嗯,好,那就烦你了,恩帆。”郁洛轩正要从病床上起来,双脚一落地,便是一股钻心的疼传遍了全身,但他英俊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低沉的嗓音平静无波。

    “说什么呢,自家兄弟。”吴恩帆转过身,爽朗一笑,明目皓齿,和郁洛轩强大压制一切的气质截然不同,他的出现似乎总让人能瞬间遇见了阳光普照大地般的温暖。接着担忧的问道:“不过,给你吃这药的人到底是谁,要不要我帮忙?”

    “呲……一个女人而已,放心吧,我能搞定。”郁洛轩讥讽的扯了扯嘴角,本就因一晚未眠而满是血丝的双眼,更是露出了嗜血的冲动。

    就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吴恩帆看着,也不由觉得背脊发凉,心中默默的替那个女人默哀。同时好奇心也越发浓烈,不知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这么胆大包天,敢触碰这头猛虎雄狮?

    “那好吧,我还有个手术要做,晚上回家再帮你问我老爸,就不送你了。有事call我。”吴恩帆是医学世家出生,从小就天赋秉承,再加上他后天家庭的熏陶,自身的刻苦钻研,年纪轻轻就已经接替了他老爸的位置,坐上了衡山第一医院院长的宝座。

    优越的家世、光明的前途,还有俊朗迷人的外表,这样的男人不管在哪里都是一个诱人的发光体,自然也吸引不少蜜蜂蝴蝶的关注和围攻。可是他不像郁洛轩,沉迷花丛,处处留情。他一心只钻研医学,对感情之事自然极少关心,因而到现在还未曾遇到一个能让他心动的女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