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碰雷池

    这栋别墅是他前些日子才买下来的,连他家老头子都不知道,除了带过杨紫落这个女人来撒过欢,日常就钟点工会过来打扫卫生。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人出现的。

    既然进了门,陈雨悦也不打算再躲,从容的黑暗的角落走了出来,扬起冷清的眸子,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不得不说,眼前这个穿着怪异的男子,长得还不错,比洒美少年二皇子殿下还要俊美一些。不过前提是,要忽略他那双蕴藏着锐利如雄鹰般的黑眸。

    “是你?”郁洛轩一眼就认出这个身穿黑皮衣,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正是海滩上碰到的那个。现在充足的灯光下,她的五官极其标致,白皙细腻的皮肤没有一点点的瑕疵,衬着带点婴儿肥的下巴,看不到一点化妆品的痕迹,如朝阳初生般清丽可人、出尘脱俗。

    看样子只有十六七岁的,可是那双清澈的眼睛透着十二分的冷漠。如瀑布般的长发散落下来,配着一身黑皮衣,有种淡然疏远的气质,如黑夜里的精灵,和这个庸俗的世界格格不入。

    “嗯。”声音也是如此的平稳沉静,如夜空中传来,低沉却又空灵,不带一丝的惊恐和波动,长长的睫毛只是随着嘴型扇动几下。

    郁洛轩两指愤恨的把雅致的领结拉开,直接丢到了一旁,领口处的衣领微微敞开,露出了麦色的脖颈,结实的胸肌在微松的扣子下若隐若现,陈雨悦只扫了一眼,便悄然的转开了视线。

    “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他并没有因为她看上去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而放下了戒备心,更不会因为她是个漂亮的女人而忘乎所以。相反,他内心是一个特别冷静和充满掌控力的男人。

    一步一步朝着陈雨悦走了过去,嘴角带着玩味笑意,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细长的媚眼泛着迷惑邪恶的亮光,深沉如潭,让一直和他对视的陈雨悦有一瞬间的失神。

    “站住。”两人距离还有一步之遥时,陈雨悦咬了咬粉嫩如樱花的嘴唇,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依旧平静得没有一点点波动,这样的冷淡让本就带怒火的人十分的不悦。

    “站住?”郁洛轩的耐心似乎已经被耗尽了,如冰刀似得眸子燃烧起熊熊的烈火,一步跨出,伸出强有力的手,就要捏住陈雨悦的脖子时,“我凭什么要站住?啊……”

    却不想,话还没说完,他的修长的手臂便被陈雨悦擒住,狠狠的用力扣到了背后。手腕处一阵疼痛传来,他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不要再惹我,我只是找个地方落脚,你正好被我碰上,自认倒霉吧。”这句话终于有了一些人气,有那么一刻,郁洛轩都以为自己见鬼了。

    “**……”他郁洛轩,郁家大少,宏兴集团的总裁,***何时被女人如此对待过,今天是什么日子,他得好好记着。这个死女人,他狠狠的咬着牙根,就等着让他剥皮吃肉吧。

    “放开我,我不动你。”手臂被掰的生疼,他不得不先低头。

    “呵,我不相信你。”陈雨悦放开他手臂的同时,“噗”的一声,点住了他的动穴。直接把一米八五个子的他拖起来,扔到了宽大的昂贵的席梦思床上。

    “你到底是谁,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动了?”郁洛轩本以为手被放开他就可以获得自由了,刚刚不过是他一时大意而已,以他散打冠军的称号,还擒不住一个女人?

    本来,如意算盘打的挺好,可谁想一转身,她不过是在他身上按了一下,他就像被暂停了一样,怎么努力都动不了。

    被这个女人扔到床上的这一刻,他才知道什么叫惊悚,什么叫震撼,什么叫死不瞑目了。

    “好好躺着,只要你听我的,明天一早你就可以动了。”陈雨悦一身的武艺全是谢冉亲手传授的,为的就是让她好好保护陈子雾,而她当时一心想着报仇,比常人多用了不止十倍的努力,那样练习的效果是无人可以预料的。

    “卧槽,死女人,给老子等着。”郁洛轩低声咒骂着,浓黑英挺的两串眉毛堆成了一个川字,脑中开始搜索关于这类让人无法动弹的药物,是否在哪里出现过。但是一点关于这类东西的记忆都没有,而这又不像是被麻醉的感觉,她点他身上的时候也不觉得疼,不可能给他注射什么药物的。

    郁洛轩此时难得的沉静下来,他在思考,在观察,在算计,在寻找机会脱身。

    “你这有没有吃的东西,我饿了。”陈雨悦苦恼的站了好一会,才想起自己没吃晚饭,肚子同时不合时宜的“咕噜”几声。她和陈子雾一样喜欢吃嘻翠做的菜,现在一想想,就忍不住吞口水。

    再冰冷沉静的人,也有她可爱之处。而唯一能让陈雨悦放下面具的时刻,便是面对陈子雾,和她肚饿的时候。

    “没有。”郁洛轩双眸冷傲的盯着她,嘴角勾起一丝邪恶的笑意。他此时恨不得她饿死,那才大快人心,怎么可能会告诉她哪里有吃的。被这个女人压制住,是他这辈子的耻辱。

    “哦,那算了。”陈雨悦咽了咽口水,摸摸肚子,一副馋相,让本来就有些稚气的脸显得十分可爱,哪里还有刚刚恶魔似得凶狠。一直瞪着她的郁洛轩,不禁有些失神了。心中越发纳闷起来,她到底是什么人?

    这点饥饿,对于长期练武的她还不至于忍不住。她也没想过去找,更不会想着自己做饭,只是走到沙发上,坐了下去。她对这样的椅子并不陌生,夫人的房里就有,她坐过几次,软绵绵的很是舒服,夫人说它叫沙发。

    郁洛轩动弹不得,只能用眼尾扫着那个在沙发上发呆的身影。心里更加疑惑,这个女人是白痴吗?冰箱就在厨房,她怎么也不知道去找找,就这么相信他的话?

    “喂,你过来,我告诉你怎么弄到吃的。”郁洛轩放低身段,收起身上的戾气,尽量用商量的语气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