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32章 故意折磨

    “主人,你真的想救他?”

    “嗯,怎么了?”

    “也不是没有办法……”小金在一旁诺诺道。

    它现在是越来越怕自己这个宿主了。

    它发现,这个女子,性情非常极端,看似温和宁静,平淡无害,但这只是她的表面,发起狂来,冰冷彻骨,让人从心底不寒而栗。它已经从心底深处,畏惧她,听从她。

    “说吧,什么办法?”云轻歌清幽的眸,淡淡地扫过它。

    “用你的血,便能救他。你的血中,已和紫莲异火相溶,可以让他保持体温,还有让治愈他的功能,至少在这冰天雪地里,死不了。”小金腆着脸笑道。

    云轻歌冷漠地看了地上的轩辕御一眼,便咬破了手指,将鲜红的血慢慢地滴到他泛青的唇上。

    轩辕御从冰冷的噩梦中醒来的时候,一睁开眼,只看到雪白的一片。

    整个世界,冰冷,而无声。

    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恐惧感……

    他动了动身体,发现全身每一个地方都痛得彻骨,根本不听使唤。

    “你醒了?”

    就在他以为自己死了,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一个清清冷冷,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在耳边慢慢浮现。

    轩辕御,一双如鹰般冷静的眼,朝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正好望进,那双清幽无声,却仿佛让他有种锥心之痛的眼睛里。

    看着这张普通又熟悉的脸,轩辕御眨了眨眼,之前空白的记忆全都浮现在眼前……

    “你这该死的贼人!”他的声音极其冰冷,对待一个之前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人,他现在只想一掌杀了她。

    “哼哼!你以为现在的你,有本事杀我么?”云轻歌目光阴冷,语气暧昧,神色非常不屑。

    轩辕御听罢,低头一看,顿时脸色一阵惨白,白中又透着恼羞的红。

    只见他几乎全身赤|裸,整件衣服被撕成碎片,全部绑在他的某些部位,看上去,何止是狼狈不已?他轩辕御,哪里受过此等侮辱,当即,目光如同冷箭怒火一般,冷冷无声地射向云轻歌!

    云轻歌仿佛没看到那威胁,那冰冷,一个不小心,哎哟一声,就像不小心绊倒了一样,整个跌在轩辕御身上。

    “啊,对、对不起。我不小心滑倒了,啊,我不是故意,啊,怎么爬不起来……”倒在轩辕御身上的云轻歌,仿佛一直狼狈地爬不起来,这一拳,那一捏的,所有的侵袭,全都恰到好处地落在轩辕御所有的伤上。

    “唔……”轩辕御绕是意志坚定,也被这个家伙压得全身痛苦不堪。

    也直到这时,他才明白过来,自己受了多重的伤,全身上下,没块好肉,没根好骨头……

    而这个该死的贼人,摔在自己身上不说,还拼命地乱动,故意压在他受伤的地方。

    她根本是故意的!!

    轩辕御痛得连连低喘,几乎叫出声来,但是他的自尊,只是让他咬牙切齿地忍着,忍着发出声音,忍着等他好起来了再杀了这个家伙!!

    云轻歌把他折磨得差不多了,这才慢腾腾地爬起来。

    此时轩辕御脸色惨白,额头全是点点冷汗。

    云轻歌轻哼一声,看都懒得看他一眼,自顾自地走开了。

    轩辕御一开始还极其讨厌她的存在,巴不得杀了她。

    但是她这一走,在这样陌生的地方,空荡荡冷冰冰的,只留下他一人。

    心中的不安和害怕,宛若潮水一般涌入心底,让轩辕御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孤寂和失落。

    他们此时正那个湖边,湖面氤氲弥漫,雾气缭绕,别有一番风情。只不过,前提是,不是在饿肚子的情况下。

    自醒来后,轩辕御发现自己几乎不着寸缕,随着神智恢复,感知也恢复了,几日不吃东西,肚子饿得慌……

    他别过头眯着眼,目光涣散地朝着那个家伙消失的方向看去,看到那抹幽静的影子,慢慢消失不见……

    他这么想她死,所以她抛下他走了吗?

    这本该是理所当然的事,为何他心底隐隐觉得,微微沮丧和失落?

    轩辕御,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白茫茫的冰冷雪原中,那道身影久久没有回来。

    绕是轩辕御,也不免心中一冷,孤寂蔓延,那个叫白二的贼人,果然不回来了……

    他绝望地闭上眼睛,疼痛因为四周的死寂和他感官的清晰而变得强烈起来。

    生命力在一点一点地流逝,过去的时光,化为影像,零零乱乱地在脑海里闪烁,那道清瘦的,病弱的小小身影,在这样临死的臆想中,变得越发清晰和真实,最后她那绝望的淡笑,一直埋藏在他的灵魂深处,无法抹去。

    这是报应么?歌儿,种什么因,得到什么果,当年对你的亏欠,现在要还了么?

    原来,被人抛弃着,一个人孤零零地等死的感觉,真的很可怕,很可怕……

    当年,你在心里,也是这般怕,那般怨恨我的冷酷无情吗?

    轩辕御扯动着僵硬的肌肉,微微一笑,心仿佛看透了世间冷暖般超脱出尘。

    “呵呵,被人抛下见死不救的感觉怎么样?”

    就在他放弃挣扎,默默等死的时候,上空突然传来一声轻轻的嗤笑声,轩辕御急忙睁开眼,便看到一个面容普普通通的瘦弱男孩,站在那,一双幽深的眸子,正冷漠地俯视他。

    在救他醒来的时候,云轻歌便戴上了之前易容的人皮面具。蜕变后的她,容貌实在太过显眼,惹人怀疑。

    她的问题,让他心中一凛,似乎抓到了什么,但是又很快从指间流走。

    云轻歌没看他的表情变化,将一条活鱼扔在他旁边,冷冷道:“要死要活,你自己选吧。”

    她说完,没理他,自己走到一旁,挑了个位置坐定,然后拿出一个小匕首,将手中的鱼干净利落地料理干净,然后就这样一块一块地切了,肥嫩的鱼肉看着那般鲜嫩可口,她自顾自地拿出她那空间小包,拿出一些料来,拿起那一片一片的鱼肉,蘸了那料,小口小口地吃着。

    早已饿得饥肠辘辘的轩辕御,就这样看着她吃得开心,却一眼都没看他。

    看着旁边那条还活蹦乱跳的鱼,轩辕御一个咬牙,知道她给了他选择的机会,便不会再搭理他的死活,自己要活着,只能……

    云轻歌吃了两条鱼,才觉得差不多饱了。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在那咬着活鱼直接生吞的轩辕御,冷冷一笑。

    “要出去的话,跟着我。”云轻歌冷冷地抛下一句话,就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轩辕御满口血腥地望着她,心中恨极,但是又无可奈何。

    这几日她的表现,已经充分地让他知道,她有多讨厌他。而且她也不是之前那个傻乎乎的,让人怜悯的白二。

    看来,他们之前假装笨弱危险,是早有预谋的,为的,就是加入他们的队伍,夺走紫莲异火。

    只不过,他实在看不出来,这个年纪小小,瘦弱无比的少年,有能力融合异火,按他觉察到她的武魂品级,只不过最多两三品而已的初级,若是异火在她身上,她早该被异火反噬,化为灰烬了。难道那日异火突然消失后,并没有在她身上,是他看错了?

    可是,为何明明她武魂低微,但是浑身散发着一种奇异的圣洁光芒?

    到底是她太过深不可测,还是另有什么内情?

    来不及多想,知道这个白二不会返回扶他,轩辕御咬牙忍着全身骨头断裂的痛苦,从地上爬起来,才刚刚站起来一点,又整个人跌倒在地,痛得他闷哼一声。

    明明这么冷的天气,痛得咬牙切齿,额头薄汗冒了一层。

    全身痛得叫嚣着他放弃,可是轩辕御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就此放弃,真的屈服在这个贼人的故意刁难折磨之下?

    她要他放弃,他偏偏不放弃!

    几乎全身赤|裸,骨头断裂的轩辕御,紧紧地抿着唇,锁着眉,整个人匍匐在地上,双手的手指插入冰中,一寸一寸地向云轻歌离去的方向爬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