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 预谋夺丹1

    等等!

    枪声……

    还有这个东方少爷的声音,好熟悉,在哪里曾经听到过?

    脑中一闪!

    云轻歌的神色有点变,空濛的眸中,掩藏着的某种波动,冷得骇人。

    是那晚,和她争夺夺魂珠的男人!

    被她打了一枪的男人!

    听他的声音,想必是子弹还藏在身体里,没有取出来吧……

    今天真是运气极好啊,一次性,所有的敌人都聚在一起了。

    脑中千旋万转,面上,她扯出一个傻笑,茫然地摇了摇头。

    “没有啊……”

    之前在云府糊弄人的那一套,现在又全都用在这里了……

    轩辕御,东方惜水听着她的傻笑,还有呐呐的言语,也抬头看她一眼,那目光,是在看一个傻子。

    “白公子,既然你们与同伴失散,迷失森林太过危险,你们还是留下来,和我们一起走吧。不过,在离开森林之前,我们还要去一个地方办事,事成之后,再一起出去,可好?”东方惜水甜甜一笑,温柔道。

    那张绝美白皙的脸,看着像天使一般纯净,不容人亵渎。

    轩辕御沉默着,坐在那,看向云轻歌的目光中,有些冰冷。

    “嗯嗯。”激动地点点头。

    一副看到了救星的样子。

    “白公子,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和布蜃提,我们可不能怠慢了客人。”

    布蜃咧开嘴一笑,道:“小姐放心吧,我自然不会怠慢白公子和她的弟弟。”

    云轻歌和布蜃一起慢慢地并肩走回去。

    “白兄弟,看你这呆样,是不是被我们小姐的美貌迷住了?”他自顾自地回答:“我们小姐,长的漂亮吧,嘿嘿。”

    “布大哥,你们那个东方少爷,他是受伤了吗?”

    “嗯。我们这次出来,就是为了寻找替少爷疗伤的武神级别魔兽的丹核……”布蜃随口一说,随即想到了什么,突然住了口,不好意思地看着云轻歌。

    “你看我这臭嘴。真是多话。”看来是有人曾经警告过他们,不能对外人说起这件事,布蜃转移了话题,“白兄弟,你和你弟弟不急着回家吧?”

    云轻歌一脸认真道:“弟弟不急,我就不急。”

    布蜃看着有些怪异的她,又憨傻一笑。

    云轻歌来到云华庭身边,凝神呆坐。

    云华庭担忧地看着她,以为她怎么了。几次欲言又止。

    却不知道,此时云轻歌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怎么把那魔兽丹核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

    这一路上,小金不知道怎么了,又进入了沉睡状态,晚上云轻歌召唤它的时候也没什么反应。

    云华庭缩在她身边,自从和云轻歌在一起后,他就一直把她当做指向标了。她说什么,就做什么。

    “哥,你说他们会不会真的送我们出这森林啊?”

    云轻歌点点头,“那是自然。我俩身上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他们没必要骗两个废物。”

    云华庭听罢,这才放心了。

    但是,很快又好奇了:“哥,我无意中听他们说,这次出行,似乎不仅仅是什么魔兽丹核,好像和什么火的有关……”

    “什么火?难道是异火?”云轻歌皱了一下眉,她曾经听赤说过关于这片大陆上的所有奇异之物,其中一项,便是那异火。

    “什么是异火?”云华庭又化身为好学宝宝。

    云轻歌看着他,也对,他还是初级子弟,云家人肯定没有告知过这些东西给他。

    “异火是一种产生于天地之间的天火。传说如果可以将它融入身体中的话,会让你超越一个普通的封号武神了。只不过这异火非常邪乎,如果你武魂太弱,而且没有其他东西辅助就像去吞噬那异火的话,简直是以卵击石,会被异火反噬,烧得尸骨无存,化为灰烬。”云轻歌看了一眼他,淡淡道:“像你这样的水准,只是靠近异火,就会灰飞烟灭了。”

    云华庭听着,顿时双眸吓得瞪大起来,“那这么说,那异火简直是世间最危险之物啊,哥,不管他们是不是去找什么异火,反正我们见到能跑多远就多远吧。”

    云轻歌看着他极其认真严肃的样子,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

    “他们要干什么,不关我们的事。总之,我们安全地离开这里就行了。”蹭过去在他柔嫩的脸颊上捏了一把,这才心满意足地睡去了。

    这几日和他们在一起,简直是发疯地赶路啊。而且路线非常偏僻陡峭,虽然避开了魔兽那些麻烦,但是一个不小心都会尸骨无存的,让没有武魂的云轻歌觉得累极了。所以能休息的时候,她就抓紧休息。

    至于那什么异火的,她对危险的东西,实在没什么兴趣。

    她的身体里,有一个危险的小金生物,就够了。

    第二天又是起了大早,他们这一赶路,便过去了足足七天。

    待他们从早上走到下午,暮色西沉,霞光满天的时候,云轻歌终于得到来自布蜃的好消息,他们终于抵达目的地了。等等!

    枪声……

    还有这个东方少爷的声音,好熟悉,在哪里曾经听到过?

    脑中一闪!

    云轻歌的神色有点变,空濛的眸中,掩藏着的某种波动,冷得骇人。

    是那晚,和她争夺夺魂珠的男人!

    被她打了一枪的男人!

    听他的声音,想必是子弹还藏在身体里,没有取出来吧……

    今天真是运气极好啊,一次性,所有的敌人都聚在一起了。

    脑中千旋万转,面上,她扯出一个傻笑,茫然地摇了摇头。

    “没有啊……”

    之前在云府糊弄人的那一套,现在又全都用在这里了……

    轩辕御,东方惜水听着她的傻笑,还有呐呐的言语,也抬头看她一眼,那目光,是在看一个傻子。

    “白公子,既然你们与同伴失散,迷失森林太过危险,你们还是留下来,和我们一起走吧。不过,在离开森林之前,我们还要去一个地方办事,事成之后,再一起出去,可好?”东方惜水甜甜一笑,温柔道。

    那张绝美白皙的脸,看着像天使一般纯净,不容人亵渎。

    轩辕御沉默着,坐在那,看向云轻歌的目光中,有些冰冷。

    “嗯嗯。”激动地点点头。

    一副看到了救星的样子。

    “白公子,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和布蜃提,我们可不能怠慢了客人。”

    布蜃咧开嘴一笑,道:“小姐放心吧,我自然不会怠慢白公子和她的弟弟。”

    云轻歌和布蜃一起慢慢地并肩走回去。

    “白兄弟,看你这呆样,是不是被我们小姐的美貌迷住了?”他自顾自地回答:“我们小姐,长的漂亮吧,嘿嘿。”

    “布大哥,你们那个东方少爷,他是受伤了吗?”

    “嗯。我们这次出来,就是为了寻找替少爷疗伤的武神级别魔兽的丹核……”布蜃随口一说,随即想到了什么,突然住了口,不好意思地看着云轻歌。

    “你看我这臭嘴。真是多话。”看来是有人曾经警告过他们,不能对外人说起这件事,布蜃转移了话题,“白兄弟,你和你弟弟不急着回家吧?”

    云轻歌一脸认真道:“弟弟不急,我就不急。”

    布蜃看着有些怪异的她,又憨傻一笑。

    云轻歌来到云华庭身边,凝神呆坐。

    云华庭担忧地看着她,以为她怎么了。几次欲言又止。

    却不知道,此时云轻歌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怎么把那魔兽丹核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

    这一路上,小金不知道怎么了,又进入了沉睡状态,晚上云轻歌召唤它的时候也没什么反应。

    云华庭缩在她身边,自从和云轻歌在一起后,他就一直把她当做指向标了。她说什么,就做什么。

    “哥,你说他们会不会真的送我们出这森林啊?”

    云轻歌点点头,“那是自然。我俩身上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他们没必要骗两个废物。”

    云华庭听罢,这才放心了。

    但是,很快又好奇了:“哥,我无意中听他们说,这次出行,似乎不仅仅是什么魔兽丹核,好像和什么火的有关……”

    “什么火?难道是异火?”云轻歌皱了一下眉,她曾经听赤说过关于这片大陆上的所有奇异之物,其中一项,便是那异火。

    “什么是异火?”云华庭又化身为好学宝宝。

    云轻歌看着他,也对,他还是初级子弟,云家人肯定没有告知过这些东西给他。

    “异火是一种产生于天地之间的天火。传说如果可以将它融入身体中的话,会让你超越一个普通的封号武神了。只不过这异火非常邪乎,如果你武魂太弱,而且没有其他东西辅助就像去吞噬那异火的话,简直是以卵击石,会被异火反噬,烧得尸骨无存,化为灰烬。”云轻歌看了一眼他,淡淡道:“像你这样的水准,只是靠近异火,就会灰飞烟灭了。”

    云华庭听着,顿时双眸吓得瞪大起来,“那这么说,那异火简直是世间最危险之物啊,哥,不管他们是不是去找什么异火,反正我们见到能跑多远就多远吧。”

    云轻歌看着他极其认真严肃的样子,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

    “他们要干什么,不关我们的事。总之,我们安全地离开这里就行了。”蹭过去在他柔嫩的脸颊上捏了一把,这才心满意足地睡去了。

    这几日和他们在一起,简直是发疯地赶路啊。而且路线非常偏僻陡峭,虽然避开了魔兽那些麻烦,但是一个不小心都会尸骨无存的,让没有武魂的云轻歌觉得累极了。所以能休息的时候,她就抓紧休息。

    至于那什么异火的,她对危险的东西,实在没什么兴趣。

    她的身体里,有一个危险的小金生物,就够了。

    第二天又是起了大早,他们这一赶路,便过去了足足七天。

    待他们从早上走到下午,暮色西沉,霞光满天的时候,云轻歌终于得到来自布蜃的好消息,他们终于抵达目的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