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食人蛇树

    为了避免云华庭给自己惹麻烦,云轻歌直接敲昏他,将他一起带走。

    云轻歌寻了一个隐秘的灌木丛林里掩藏的小山洞,才刚刚爬进去,就整个人痛苦地蜷缩在一个角落里,整个身体突然变得血红,之前被她压迫下去的红色火焰,此时又重新覆上了她的身体,周身包裹。

    而她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变得通红而透明。

    她的身体里,一颗红黑色的珠子,化为可怕的亮丽光芒,开始慢慢移动,然后涣散,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最后,慢慢地集中于她刚刚戴上手镯的那只手腕上。

    “啊!!!”

    云轻歌的整个身体,骨骼像错位了一般,开始变形,扭曲,痉挛。

    本来昏迷的云华庭被这凄厉的叫喊吓醒了。

    他茫然地睁开眼,目光游离了一下,这才看到不远处,角落中仿佛在一团火中蜕变,涅槃的云轻歌。

    他这才反应过来,那凄厉可怕的喊声,竟然来自云轻歌!

    如此陌生又可怕的云轻歌,他从来没有见过!

    云华庭突然心中一跳,有些不知所措。

    云轻歌突然全身一个跳动,不受控制地从地上悬浮起来。

    而那惊人的光芒,慢慢的,彻底集中灼烧在手腕处,化为一个点……

    而就在这时,她手腕上的肌肤,仿佛裂开的泥土一般,从那血肉中,缓缓地,长出一棵诡异的金色小树出来……

    此时,在极致的疼痛中面前咬牙醒来的云轻歌,也睁开眼,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腕处,从裂开的血肉中,长出一棵蔓藤一般的可怕生物来!

    那生物,仿佛一株与她融为一体的植物,她的血肉,她的武魂,便是它的养料……

    长只见它,着又矮又粗的树身和一簇簇针状的枝芽。

    看上去瘦小柔韧,但抓力却相当大。

    它们的边缘是刺,象匕首般的芽齿。

    这些枝芽伏在地面上十分诱人,好像铺好了的、挂着绿色帷幔的卧榻。

    当人的脚在接触到这些可怕枝芽的一刹那间,它们便立刻象巨蛇一样跃然而起,把人的身体严严实实地网在里面,变成了不能动弹的茧。

    云华庭呆呆地望着,很快,这倒霉孩子终于清醒过来,吓得大吼道:“啊啊啊啊!鬼啊鬼啊!”

    呼喊着,就要跑出山洞逃命。

    就在这时,这小树仿佛活了一般,突然挥舞着自己的蔓藤,瞬间变长,那坚韧的枝条,迅速将逃跑的云华庭卷过来,同时,这些枝芽迅速用自己的“匕首”刺入云华庭的身体,仿佛要吸尽最后一滴血,才肯把他抛到一边。

    云华庭早就吓得脸色一白,翻了个白眼,又昏死过去。

    云轻歌一个皱眉,急忙喊道:“住手!放开他!”

    那小树似乎像人一样有意识,听到她的命令,疑惑了一下,这才有些不甘愿地将如同死尸一样的云华庭扔到地上。

    漫天飞舞的枝条,也立刻恢复原状。又成了一株金色的,可爱的,无害的小树。

    云轻歌慢慢飘落在地,看了一眼地上差点全身是血窟窿的云华庭,又愣愣地望着从自己手臂上长出来的,仿佛群蛇共舞的金色小树……

    脸色一沉,有些难看。

    md!那颗夺魂珠,竟然不是珠子,而是一颗以人为载体的诡异植物!

    她之前一不小心碰了它一下,竟然被它缠上,现在在她身上生根发芽了?!

    刚刚它依靠她的武魂作为生长肥料长出来,一下子竟消耗了她所有的储存武魂,让她从武神级别,一下子变成了零级别!

    好可怕的树!好巨蛇的食量!

    云轻歌盯着这宛如蛇蝎般的小树,仿佛在看一个可怕的东西。

    而那小树,似乎觉察到了她的厌恶,竟然有些委屈地收起自己的枝条,一副恹恹的,可怜兮兮的样子。以此来博取云轻歌的同情!

    云轻歌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眸!

    这小树真的有人的意识?!

    到底这是一株植物,还是一种诡异的植物系兽类?!

    云轻歌不知道。

    只是看到刚刚差点将云华庭当做第一顿早餐吞入腹中的可怕样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食人蛇树?!

    就在云轻歌愣神的时候,诡异的金色小树突然抖了抖自己的枝叶,如同婴儿般,突然奶声奶气地无辜道:

    “主人~~我饿~~”

    额,出现了小云云的第一个贴身伙伴啦!食人蛇树:奠柏。绰号:小金~ 因为它是金色的~~双生夫妻种子,还有一颗呢~~在另外一个美男身上~~

    没有了云华庭那个现成的大餐。

    小金出现的第一个夜晚,总共吃了那个山洞旁边五只昏昏欲睡的兔子,四条剧毒的眼镜蛇,两头野猪,一只级别低的魔兽。

    所谓级别低,其实足以和普通三品武尊相媲美!

    蛇状枝条的食人树小金抖动着它金光闪闪的蔓藤,这才满足地打了个嗝。

    如若不是云轻歌及时阻止,恐怕它还要继续吃完整座森林的活物……

    而且事后它望向云华庭的目光中,还闪烁着那巴不得一口吞吃入腹的欲望光芒~~

    那光,足以让一向冷静淡定的云轻歌,全身毛骨悚然。

    小金,果然是食人树。对人的兴趣,果然比对其他生物强很多~~

    如果它一会儿见到更多的人,会不会受不了控制和诱惑地直接扑上去?!

    经过一夜的蜕变,云轻歌瘫坐在地,斜靠在山石,可以平静地看着吃饱后有些神虚的小金,无奈地叹息。

    “小家伙,现在吃饱喝足了吧?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好好谈谈,约法三章了?”云轻歌白了一眼只知道吃的危险生物小金。

    小金勉强晃悠着枝条,嘶嘶嘶了几声。

    “第一,没我的允许,不许吃人。

    第二,没我的允许,不许莫名其妙从我的手腕上爬出来吓人。

    第三,没我的允许,不许胡乱再吞噬我的武魂!

    第四,总之,没我的允许,不许做任何事!

    记住,我们两个中,我才是老大!如果你不听话,我敢保证,一定连根把你给拔除了!”

    云轻歌说的很温柔很轻,但是,却饱含寒意和杀机!

    赤~裸裸的威胁!

    小金吓得全身一抖,在云轻歌的眼神瞪视下,顿时委屈地焉了。枝条收缩成一小团,又乖又可怜。

    云轻歌却不为所动……

    要知道,因为这个小家伙,害她现在一点武魂都没了。

    空荡荡的身躯,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最为虚弱最废物的时候……

    现在真的是随随便便出现一个强者或者知道她是死神的敌人,就能立即把她解决了的。

    云轻歌长叹一声。

    “成交了?”

    受到淫威胁迫的小金可怜兮兮地摇动枝条,点头。

    云轻歌这才满意了。

    皱着眉起身,看了一眼旁边的云华庭,无奈地扛起这具“死尸”,又偷偷摸摸地溜回营地。为了避免云华庭给自己惹麻烦,云轻歌直接敲昏他,将他一起带走。

    云轻歌寻了一个隐秘的灌木丛林里掩藏的小山洞,才刚刚爬进去,就整个人痛苦地蜷缩在一个角落里,整个身体突然变得血红,之前被她压迫下去的红色火焰,此时又重新覆上了她的身体,周身包裹。

    而她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变得通红而透明。

    她的身体里,一颗红黑色的珠子,化为可怕的亮丽光芒,开始慢慢移动,然后涣散,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最后,慢慢地集中于她刚刚戴上手镯的那只手腕上。

    “啊!!!”

    云轻歌的整个身体,骨骼像错位了一般,开始变形,扭曲,痉挛。

    本来昏迷的云华庭被这凄厉的叫喊吓醒了。

    他茫然地睁开眼,目光游离了一下,这才看到不远处,角落中仿佛在一团火中蜕变,涅槃的云轻歌。

    他这才反应过来,那凄厉可怕的喊声,竟然来自云轻歌!

    如此陌生又可怕的云轻歌,他从来没有见过!

    云华庭突然心中一跳,有些不知所措。

    云轻歌突然全身一个跳动,不受控制地从地上悬浮起来。

    而那惊人的光芒,慢慢的,彻底集中灼烧在手腕处,化为一个点……

    而就在这时,她手腕上的肌肤,仿佛裂开的泥土一般,从那血肉中,缓缓地,长出一棵诡异的金色小树出来……

    此时,在极致的疼痛中面前咬牙醒来的云轻歌,也睁开眼,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腕处,从裂开的血肉中,长出一棵蔓藤一般的可怕生物来!

    那生物,仿佛一株与她融为一体的植物,她的血肉,她的武魂,便是它的养料……

    长只见它,着又矮又粗的树身和一簇簇针状的枝芽。

    看上去瘦小柔韧,但抓力却相当大。

    它们的边缘是刺,象匕首般的芽齿。

    这些枝芽伏在地面上十分诱人,好像铺好了的、挂着绿色帷幔的卧榻。

    当人的脚在接触到这些可怕枝芽的一刹那间,它们便立刻象巨蛇一样跃然而起,把人的身体严严实实地网在里面,变成了不能动弹的茧。

    云华庭呆呆地望着,很快,这倒霉孩子终于清醒过来,吓得大吼道:“啊啊啊啊!鬼啊鬼啊!”

    呼喊着,就要跑出山洞逃命。

    就在这时,这小树仿佛活了一般,突然挥舞着自己的蔓藤,瞬间变长,那坚韧的枝条,迅速将逃跑的云华庭卷过来,同时,这些枝芽迅速用自己的“匕首”刺入云华庭的身体,仿佛要吸尽最后一滴血,才肯把他抛到一边。

    云华庭早就吓得脸色一白,翻了个白眼,又昏死过去。

    云轻歌一个皱眉,急忙喊道:“住手!放开他!”

    那小树似乎像人一样有意识,听到她的命令,疑惑了一下,这才有些不甘愿地将如同死尸一样的云华庭扔到地上。

    漫天飞舞的枝条,也立刻恢复原状。又成了一株金色的,可爱的,无害的小树。

    云轻歌慢慢飘落在地,看了一眼地上差点全身是血窟窿的云华庭,又愣愣地望着从自己手臂上长出来的,仿佛群蛇共舞的金色小树……

    脸色一沉,有些难看。

    md!那颗夺魂珠,竟然不是珠子,而是一颗以人为载体的诡异植物!

    她之前一不小心碰了它一下,竟然被它缠上,现在在她身上生根发芽了?!

    刚刚它依靠她的武魂作为生长肥料长出来,一下子竟消耗了她所有的储存武魂,让她从武神级别,一下子变成了零级别!

    好可怕的树!好巨蛇的食量!

    云轻歌盯着这宛如蛇蝎般的小树,仿佛在看一个可怕的东西。

    而那小树,似乎觉察到了她的厌恶,竟然有些委屈地收起自己的枝条,一副恹恹的,可怜兮兮的样子。以此来博取云轻歌的同情!

    云轻歌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眸!

    这小树真的有人的意识?!

    到底这是一株植物,还是一种诡异的植物系兽类?!

    云轻歌不知道。

    只是看到刚刚差点将云华庭当做第一顿早餐吞入腹中的可怕样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食人蛇树?!

    就在云轻歌愣神的时候,诡异的金色小树突然抖了抖自己的枝叶,如同婴儿般,突然奶声奶气地无辜道:

    “主人~~我饿~~”

    额,出现了小云云的第一个贴身伙伴啦!食人蛇树:奠柏。绰号:小金~ 因为它是金色的~~双生夫妻种子,还有一颗呢~~在另外一个美男身上~~

    没有了云华庭那个现成的大餐。

    小金出现的第一个夜晚,总共吃了那个山洞旁边五只昏昏欲睡的兔子,四条剧毒的眼镜蛇,两头野猪,一只级别低的魔兽。

    所谓级别低,其实足以和普通三品武尊相媲美!

    蛇状枝条的食人树小金抖动着它金光闪闪的蔓藤,这才满足地打了个嗝。

    如若不是云轻歌及时阻止,恐怕它还要继续吃完整座森林的活物……

    而且事后它望向云华庭的目光中,还闪烁着那巴不得一口吞吃入腹的欲望光芒~~

    那光,足以让一向冷静淡定的云轻歌,全身毛骨悚然。

    小金,果然是食人树。对人的兴趣,果然比对其他生物强很多~~

    如果它一会儿见到更多的人,会不会受不了控制和诱惑地直接扑上去?!

    经过一夜的蜕变,云轻歌瘫坐在地,斜靠在山石,可以平静地看着吃饱后有些神虚的小金,无奈地叹息。

    “小家伙,现在吃饱喝足了吧?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好好谈谈,约法三章了?”云轻歌白了一眼只知道吃的危险生物小金。

    小金勉强晃悠着枝条,嘶嘶嘶了几声。

    “第一,没我的允许,不许吃人。

    第二,没我的允许,不许莫名其妙从我的手腕上爬出来吓人。

    第三,没我的允许,不许胡乱再吞噬我的武魂!

    第四,总之,没我的允许,不许做任何事!

    记住,我们两个中,我才是老大!如果你不听话,我敢保证,一定连根把你给拔除了!”

    云轻歌说的很温柔很轻,但是,却饱含寒意和杀机!

    赤~裸裸的威胁!

    小金吓得全身一抖,在云轻歌的眼神瞪视下,顿时委屈地焉了。枝条收缩成一小团,又乖又可怜。

    云轻歌却不为所动……

    要知道,因为这个小家伙,害她现在一点武魂都没了。

    空荡荡的身躯,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最为虚弱最废物的时候……

    现在真的是随随便便出现一个强者或者知道她是死神的敌人,就能立即把她解决了的。

    云轻歌长叹一声。

    “成交了?”

    受到淫威胁迫的小金可怜兮兮地摇动枝条,点头。

    云轻歌这才满意了。

    皱着眉起身,看了一眼旁边的云华庭,无奈地扛起这具“死尸”,又偷偷摸摸地溜回营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