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13章 恶有恶报

    “云加彰!”

    “在!”

    在喊了云加彰的名字后,自有一番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气息的云加彰便像骄傲的孔雀,挺直着背,第一个进行测试。

    众人紧张地看着他,等待着考试结果。

    因为,云加彰,可是云家这代子弟中,最有前途,最有可能成为门阀云家的下任家主……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云加彰的测试上,就云轻歌不耐烦地站在那,又打了个哈欠,微微皱起的鼻子,像只娇憨的小猫……

    云君邪无奈又宠溺地看着又呆又嗜睡,还话都不怎么说的女儿,揉揉她乱七八糟的头发,低声道:“放心吧歌儿。就算得了最后一名,爹也会想办法让其他人帮歌儿去做那些杂活的……”

    这个无条件宠爱自己女儿,不管她是天才还是垃圾都一个样的奇怪老爹,是这个云家,对云轻歌来说,唯一特别的存在。

    看到云轻歌呆呆地看着他,依然没啥反应。

    云君邪俊美如月的脸上,疼爱之情愈发明显,“离歌儿离家出走那一年已经过去两年了,歌儿怎么还是和回来的时候一样瘦。”

    在云轻歌十四岁,也是她来云家三年后,因为受不了这些兄弟姐妹的欺辱,在一次毒打后,便消失了。直到两年前,她才被人捡回来。

    回来后,脑子更笨,神情更痴呆了。

    本来就良莠不齐,清瘦纤细的身子更是弱得惊人。

    养了这么久,还是没长出来一点肉。

    “……”

    云轻歌又听到老爹自责,朝着他,傻乎乎地咧嘴一笑。

    两年前回来,是因为那场埋藏在心底,时时刻刻在隐隐作痛的殇……

    有些痛,是永远无法消失的。

    有些伤疤,也是永远无法愈合的。

    “云加彰!八十六分!”

    云加彰听罢,神色骄傲地收手,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据说,云家只有两个人超过过九十分。一个是不问世事的老爷子,另外一个就是玩世不恭,风流倜傥的二老爷云君邪。两人都被称为天才……

    其他人,都目光崇拜地望着他。八十六分,好厉害!

    唯独除了一人——云轻歌。

    阳光下,嗜睡的她眼睛颤抖着闭上,头颅像母鸡啄碎米一样咚咚咚地往下点……

    一副睡眠不足,对其他事毫不关心的蠢样!

    云加彰眼中闪过一抹冷酷和嘲笑!

    接下来,其他子弟一个接一个地按顺序去接受测试。

    “云福来!六十三!”

    “云思雨!六十!”

    ……

    “云华庭!五十九!”

    测试后,云华庭在父亲不满和严厉的目光下,垂头丧气地走下来。

    现在,他是最低分啊……

    直到看到站着也能睡着,还小鸡啄米一样的云轻歌,这才有了自信,重新牛气哄哄地挺直了腰杆。

    有那个白二在,他有什么好担心的!

    “下一个,白……云轻歌!”

    连负责报名的管家,都差点喊出了私下称呼云轻歌的绰号……

    良久,没有反应。

    管家又皱眉喊了一遍:“下一个,云轻歌!”

    依然……没有反应。

    “云、轻、歌!”

    管家咬牙切齿,抓狂道。

    “呃……”

    在管家压低的巨吼中,云轻歌慢悠悠地醒来……

    “哈哈……”众人看到她这副模样,又呆又白目,指着她哄堂大笑。

    云轻歌伸了个懒腰,垂着眸,迟钝的,慢悠悠地走上台去。

    一向亲自测试的云大爷,眉头已经皱成了川字型,神色不善地看着没个正经的云轻歌。

    “老二,准备好,我开始了。”

    云轻歌皱眉,老二……这个称呼,好直白好不雅~~

    云大爷说完,便向云轻歌出招。

    每次测试的分数,都是从对招的次数来决定的。云大爷的招数都很基本,都是平日里交给这群子弟们的招式,同时也教了他们对抗的招式。

    这种测试,非常考验他们的武技,灵活度,攻击力,以及综合能力。

    云大爷出手测试,而旁边坐着的云家长老们评出分数!

    比如说,云加彰一共支撑了八十六次回合,加上武技灵活度攻击力都表现正常,所以综合能力是八十六分。

    云轻歌呆呆的,迟疑地退了一步,避开云大爷的第一招,歪了歪头,看了一眼下面目光极其期待她零分的云华庭,突然朝他憨憨一笑,就在众人以为她会像之前一样站在原地,动都不动,就直接输了成零分的时候,云轻歌却突然,回击了!

    因为没有武魂,她的招式非常的笨拙,而且姿势很丑,又别扭又慢,可是偏偏,在她漫不经心间,却招招都恰到好处地解了云大爷的攻击……

    众人愕然地望着眼前诡异的一切。

    在云轻歌东倒西歪的躲避中,云大爷的攻击,怎么都无法触及到云轻歌!

    有人甚至轻声数着:“二十三、二十四……三十六、三十七……五十八、五十九……”

    云华庭愣愣地站在那,额头一滴汗水,不知何时,滚落而下。

    双手,也紧张地颤抖起来……

    什么时候,白二这个废物,竟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甚至,要超过他!

    虽然她用的不是正规教的武技,但是众人不是傻子,看得出来,这没规律可循的招式更让人觉得难缠!

    “六十……”

    有人不敢置信地说出了这个数字。

    云大爷的额头,溢出薄薄的汗水,他的眸光,带着寒意的阴沉,似乎要把眼前这个白痴当场给毙了!

    可是,偏偏在她看似惊恐害怕得到处躲避的丑陋姿势中,他怎么都无法攻击到她……

    是巧合,还是……她的真正实力?!

    此时,已经过了六十……

    照这样下去,她很有可能创造出一百分的天才分数来!

    云大爷突然发力,用了他们从来没有学过的招式,凛冽如刀地向云轻歌攻击而来……

    “三品狮哮技!大爷的攻击武技之一!”

    虽然只是三品,但是这种夺命,又用了三品武魂的攻击武技,对一个不会武技,又没武魂的云轻歌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众人心中一惊,紧张地看向云大爷,还有云轻歌!

    云轻歌依然皱着眉,一副很困扰很茫然的呆样,在云大爷的攻击之下,退后,又退后,就在众人以为她继续测试的时候,她突然脚步一顿,往台下一跳。

    她平凡蜡黄的脸上带着白痴,睁着空洞的眼睛,用嘶哑的,怯懦的,很不自信,却又透着委屈的声音,道:“我不测了。有些人,真不要脸,以大欺小。哼哼。”

    说完,头也不回地打着哈欠往云君邪的方向走去,头一歪,便靠在云君邪有些硬的肩头,皱着眉,嫌弃着枕头不软地睡过去了……

    云君邪低头望向云轻歌脸颊的目光,从潺潺如溪水般的柔情,在抬头望向云大爷时瞬间变得风雨骤来般的凛冽和阴沉!

    虽然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不想惹事,但是并不代表,他会怕任何人!

    谁想伤害他的女儿,他就让谁生不如死!

    “好硬……额额……”

    云轻歌皱眉梦呓。

    众人一阵无言……

    那是什么梦……

    这个白二,真真是二啊!

    就算云大爷真的“以大欺小”了,你何必这么赤~裸裸地说出来呢……

    大家心知肚明不是更好……

    台上的云大爷,就像正在茅厕里畅快淋漓地准备大干一场,却突然发现,屁都放不出来一个,像得了便秘一样难受地站在台上,尴尬无比地收回刚刚难度超高的武技……

    “就算不测,成绩还是要算的。”一心想让云君邪的孩子吃亏的云三爷冷冷道。

    显然,他刚刚没有注意数着云轻歌接了的招数有多少……

    云华庭脸色煞白,小心翼翼,满头大汗地拉了拉老爹的衣角,低声道:“爹,你听我说……”

    云三爷皱眉,“松手!”

    甩开儿子的手,他继续道:“此次测试,本来就是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怎么可以为一个人而改变……”

    众人望着云三爷,那目光,不知该说是怜悯,还是在望一个白痴……

    刚刚还想出手的云君邪,突然双拳一握,冷静下来,温雅一笑,淡淡接道:“那是自然……三弟,就由你来宣布歌儿的成绩吧!”

    云三爷先是疑惑了一下云君邪的反常,但还是大步走到长老们面前,接过一张纸条,一打开,想也不想,便念道:“云轻歌。

    刹那间,云三爷所有的神思戛然而止!

    云轻歌那个白二,怎么可能是六十分!

    他死死地瞪着手中的纸条,望着上面的分数:武技六十,灵活度六十,攻击力六十,综合能力六十!

    六十!六十!六十!除了六十,再多没有!

    不多不少,比他的孩儿云华庭多了一分!

    但只是一分,便咫尺天涯!

    云君邪没看云华庭惨白的神色,以及摇晃的身躯,有些经历,是成长中,注定要去经历的……

    宠溺地看了怀中睡着的猫儿,他勾唇一笑,风华绝代,“那么,最低分,便不是歌儿了……”

    他的神色似乎有丝不忍的柔情,望向云华庭,叹息道:“华庭侄儿,那么多活儿,不要太累了。二伯一定会派人去守着你,如果你有危险,随时救你的!”

    根本没睡熟的云轻歌嗅着云君邪身上的淡淡青竹气息,听着他温柔哀怨的话语,心中忍不住腹诽:原来这个老爹,也是个腹黑中的极品啊……

    表面上是去守着保护云华庭,实际上是看着他是否偷懒逃脱惩罚或者是其他人暗中帮忙吧……

    果然,云华庭额头的汗水大滴大滴地滚落而下,烫得惊人。

    明明要气得昏倒过去了,还是得咬着牙,恭恭敬敬对云君邪道:“谢谢二伯的关心,侄儿心领了。”

    “那大哥,三弟,各位长老,君邪就不打扰你们了。”他不好意思地看着云轻歌笑笑,“我儿天真无邪,不懂事,我先带她,回屋去了。”

    月牙色的长袍,一头墨色的发丝,云君邪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种飘逸而出尘的高贵气质,让众人忍不住,心生崇拜。

    只见他,抱着瘦弱的云轻歌,飘然离去……

    留下,一地惊艳。

    云华庭恨恨地望着被云君邪抱着离开的云轻歌,几乎气得吐血身亡……

    这个白二,到底还是无比的运气好!偏偏多他一分!

    云大爷也很快便离开了,看向云三爷和云华庭的目光中,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恼怒……

    “哼!”看了一眼儿子,云三爷非但没有半分安慰,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留下云华庭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完全不知道今天为什么结果变成这样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