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12章 废物白二

    玄武国。云溪省都城。

    今日阳光正好,懒洋洋地散落大地。

    门阀世家云家。

    那光影斑驳,葱葱郁郁的树枝间,一个小小的身影,斜靠在那,沉沉地睡着。

    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打落在她洁净的脸上,一层淡淡的莹白光晕,围绕着她。

    她的睫毛很长,浓密,卷翘,风儿吹过,像蝴蝶的翅膀一般轻轻地颤动。

    她的脸上,有着点点可爱的小雀斑,她的鼻,有些小,不起眼,她的唇,微微嘟着,有着不太健康的苍白。

    天空很高,蔚蓝澄净。周围很静,静得仿佛是不愿打扰这一幅唯美的画卷。

    “白二!原来你在这里!你这只猪,大白天躲在这睡觉偷懒!测试开始了,就差你一个人了!”

    云华庭掐着腰,看着躺在树上瘦弱不堪的少年,很不客气地吼道。

    这个白二,身为云家嫡子老二,却生了个虚弱空洞的身子,不仅脑子是白痴,还半点武魂都没有,真是丢尽了云家的脸~~

    本来自己就是个垃圾,偏偏生了比城墙还厚的脸皮,仗着自己嫡子的身份,四处捣蛋,装痴扮傻,将整个都城搞得乌烟瘴气,成了都城所有门阀纨绔子弟最垃圾的代表。

    没半点武魂和武技,竟然还敢耍横跋扈,到今天没被人杀了真是运气!

    整个都城的人都知道云家有个白二,白痴老二!

    被云华庭喊做白二的云轻歌懒洋洋地睁开眼,睫毛打落的阴影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加上眸中还带着丝丝雾气,像极了慵懒餍足的猫儿。

    一双清幽的眸子,静静地望着来人,头微微歪着,不知道是没听到他的话,还是没听懂他的话。

    一副傻乎乎的样子。

    “白二!我是无所谓你去不去,反正你这个废物去了测试也是零分。但是连累了一干兄弟姐妹还有叔伯们等你,小心你的屁股!上次一百大板,还打得不够吗?!”

    说到这个云华庭就有些得意,上次他们所有人骗白二换了地方练武,这个白二傻乎乎地信了,结果一整天地缺席,后来被大伯罚了一百大板,打得屁股开花,真真让人看着痛快!

    云轻歌站了起来,她身后深蓝色的天幕光滑似绸缎,一阵风拂过,树上的绿叶徐徐飘落,渐起飞舞。

    斑驳陆离的阳光将她剔透的脸染成斑斓的色泽,倾了一地光华,出尘如月。

    美丽如同黑宝石的双眸大雾茫茫……

    慵懒,妩媚,妖娆,风情……

    有那么一瞬间,有着一种与世隔绝的美。让云华庭看得一怔。

    哎呀!嘭!

    就在云华庭忘了言语的时候,一声重重落地的巨响惊醒了他美好的幻想!

    他眨眨眼,恰好看到云轻歌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身上全部是灰尘和落叶。云华庭摇摇头,一头黑线,刚刚那美景,果然是幻觉!

    这个白二,怎么可能和美有关!

    刚刚摔下来的样子,真是丑死了!

    云华庭一脸鄙夷。

    “死不死是你的事,我懒得管你!哼!”

    云轻歌拍拍自己衣角的灰尘,看着云华庭离去的背影,淡淡的,扯出一抹笑。

    若不是有个认定了她就是云家人的父亲,她真不想留在这。

    虽然不情愿,但是云轻歌还是慢悠悠地去了武堂。

    那里,是所有云家子弟修炼武魂,学习武技的地方。

    今天,是一年一度,云家最重要的武魂武技测试!

    云轻歌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哈欠,昨夜去搅了一个夺魂殿的分坛,本想补觉,看来又不行了。

    云轻歌来到武堂,所有的人都到了。

    所有人都用一种鄙夷和厌恶的目光望着她。

    除了一个人。她名义上的父亲。

    她是十一岁的时候被云家人发现的,当时的她昏倒在都城的一条小巷里,无意中被云家的奴仆救下,又无意中被云家三爷看到,便认定了她是他从小失散的女儿。

    而她,根本不认识他。也根本不承认是他的女儿。

    看她不信,他取来了一张画像。

    那里面的女人,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自己更小,更瘦弱而已。

    那是她的娘亲。这是老头子云君邪说的。

    当时她受了伤,记忆出现了混乱,一时忘了自己是谁,加上也需要一个假身份,所以便没有否认,自此留在了云家。经过一系列冗杂的事件后,她终于被认祖归宗。

    只不过,云轻歌有些不解的是,为何老头子云君邪要求她一定要女扮男装,还允许她易容,戴着人皮面具,掩饰住绝美非凡的脸。

    这几年,她完全阐释出了作为一个纨绔子弟的形象。只干坏事,只说浑话,只是个没武魂没武技,仗着身份横行霸道,飞扬跋扈的废物。

    整个云家,也就是她老爹还把她放在心上。其他人,简直把她当做垃圾一样。

    记忆慢慢恢复后,她便以这个白二的废物身份作掩护,隐秘地,开始做自己的事。

    “哟,我们家的天才,日头都快落了,还没睡醒么?”云家大爷的嫡子云加彰一见睡眼惺忪的云轻歌,便止不住地讽刺道。

    旁边站着的是去喊云轻歌的云华庭,也就是云家三爷的嫡子,不屑道:“是倒是天才,不过是天上掉下来的蠢材!”

    其他嫡子嫡女,以及妾室们生的庶子,以及不是直系血脉的云家子弟们,纷纷鄙视地看着云轻歌,笑声不断。

    这群人,一向以云加彰为首,专门欺负呆呆的,傻傻的,像哑巴一样,很少说话,又没武魂武技的云轻歌的。现在,自然不会放过她。

    “华庭,放肆!”阴沉冰冷的云三爷,看了一眼儿子,冷冷斥道。

    但是看向云君邪的眸光中,骄傲之色的无法掩饰的。

    云大爷眉头微皱,脸色也有些阴沉。他的身上萦绕着稳中大气,一派大家长的噱头。

    现在云家老爷子,也就是云轻歌的爷爷年纪大了,不理事后,就是他在管理整个云家。

    自然,身为管理者的云大爷,有着一种雍容的霸气和冷傲。

    只见他垂了眼,看都不看云轻歌一眼,宣布道:“既然人来齐了,那第一轮武技测试便开始吧。今年加了新规矩,成绩最后一名,不仅要罚扫宗祠三十天,还要抄写云家祖训一百遍,负责云府所有衣服的清洗一年。”

    云大爷面无表情地说完,虽然对这些小孩来说,这些算得上是极恐怖的惩罚了,但是谁也没有半分惊恐,大家都暗自幸灾乐祸地低笑。

    云老爷子虽然没点名,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很明显的,这些惩罚都是针对白二嘛!

    谁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最低分都是白二独占鳌头!

    武魂的测试,白二永远是:没有!

    武技的测试,白二永远是:零分!零分!零分!除了零分,还是零分!

    云家总排名:一!不过是倒数第一!

    云君邪儒雅尊贵,气度非凡的脸上,闪过一抹冷意,这些惩罚,明显了都是针对他的歌儿!本想说什么,但是却被突然拉住自己手的云轻歌阻止了。

    云君邪一回头,恰好撞进云轻歌的傻笑中,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是却让云君邪觉得莫名的安心。

    唉,孩子,委屈你了。他知道大哥为难轻歌,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当初,老爷子本来是想把云家传给他的。只是因为他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女人,云老爷子一气之下,才会把云家传给了大哥。这些年来,大哥三弟一直都释怀不下。这才连累了自己什么都不会的女儿。

    若是轻歌不扮成男孩,想必以她的天赋,爹和大哥根本不让她进入族谱吧。

    云轻歌感受着来自老爹的歉意,眸光幽幽地扫了云大爷一眼,很快,又是波澜不惊的空洞,一如往日。

    她打了个哈欠,有些漫不经心,更多的是傻乎乎地跟着其他兄弟姐妹,走向中间测试的武堂。期间,被其他叫不出名字的兄弟姐妹,绊了五次!

    每一次,她晃悠的姿势都丑的要死,偏偏,怎么都不会跌倒在地。

    云华庭瞪着她,这个运气好的白二!

    不过有她也好,不然同样没什么天赋的自己,肯定最后一名,有白二垫底的感觉,真不错~~

    云轻歌一脸呆像,几次差点被绊倒都是傻兮兮地笑。

    低下头的瞬间,谁也没有看到,她嘴角一闪而过的邪恶。

    华庭弟弟,这次对不起了,也让你和你老爹尝尝,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感觉……

    我记得,除了我这最后一名的废物,很不巧,没什么天分的你,就是第一名……

    往日没什么惩罚还无所谓,这次打扫祠堂,抄云家祖训,洗一年衣服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云家的祠堂实在太大,祖训实在太长,衣服实在太多啦~

    唉,不得不,稍微那么,努力一点点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