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浴火重生

    两道白色极光划破天边,又很快消失殆尽。

    宛如流星划过,了无痕迹。

    若是听说过死神的人,都知道她杀人时,最常用的有“死神镰刀”之称的十招,而她刚刚使出来的便是十招之一:云影刃!

    快!狠!准!

    影子般鬼魅,杀人于无血。云光如利刃,眨眼间消逝!

    一招一式,如天仙炫舞般唯美,舞罢,干净利落地收手。

    棋和书不敢置信地倒地而亡,双目圆瞪,里面充溢满赤~裸裸的恐惧……

    云轻歌淡淡扫过倒在地上两个黑衣人,瞥了一眼赤,低声道:“赤,接下来的,就交给你了。”

    她低头,半蹲下身子,抚摸了一下杨嬷嬷苍老而冰冷的脸颊,又说了句:“记得好好厚葬一下她。”

    赤静静地站在一旁,空茫的双眸,似在深深地凝视着她,柔情万千。

    云轻歌说完,迎着火光,还有巨大的爆裂声,倒塌声离开这座老宅。

    狂风肆作,群魔乱舞,长发轻舞飞扬。不知道为何,本来墨色的发丝,光芒照耀之下,竟隐隐透出一种琉璃般剔透的血红。

    而她眼角的那朵血红色莲花印,在她惊艳般的绝杀下,妖娆绽放,眼角媚眼如丝。

    曾经的云轻歌,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在一片黑色灰烬中,消失不见。

    第二天清晨,一场暴雨突然滚着黑云席卷而来。

    这场大火被雨水浇灭,一片狼藉。

    当轩辕家的人赶到老宅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整座老宅里,除了因为睡过去而逃过一劫的三个守卫,发了疯的少夫人和伺候她的杨嬷嬷,都没有及时逃出来,尸骨几乎烧成了灰烬,只有一点点骨头,牙齿残骸还有一块云轻歌随身带的玉可以证明那是他们。而曾经用来锁住云轻歌那个房间的黑锁,也莫名地消失无踪。

    轩辕御,南宫破晓,轩辕老夫人,还有白艳若站在枯叶泥泞,冷风萧萧的院子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御哥哥,刚刚那三个守门的人说了,昨天没有人进来过,应该是云姐姐脑子受了刺激,一时想不开,一把火烧了这老宅。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要太难过了。”白艳若心中幸灾乐祸,但是表面上,还是一副悲伤模样,安慰神情有些怪异的轩辕御道。

    轩辕御怔怔地站在那,望着眼前的黑色灰烬,心口处,有种说不出的空洞和怅然……

    她死了……她竟然死了……

    几日前,他还告诉她,要好好活着。可是,今天,她却死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么瘦弱却格外坚强的她,会自杀。是他逼的吗?

    “御,不要多想了。也许,这是她的命。”南宫破晓在轩辕御的肩头沉重地拍了拍,神情微微憔悴道。

    轩辕御突然想起那日,她流着泪,微笑着问他:“轩辕御,如果换做是我,你可会为我,做到这般?”

    他摇头了。

    他想起破晓后来告诉过他的,那个孩子,她狠心地划破自己的肚子,亲手拿出来的。那般血腥狠辣的手段,竟然是像她这么瘦弱怯懦的人做出来的。

    她,真的比自己的命还要爱那个孩子吗?

    她和他的孩子……

    而他,自私地毁去了她唯一的希望,却还要让她好好活着。

    轩辕御,你真是笑话!

    你欠云轻歌的,这辈子,你都还不清了?

    如果有下辈子,这债,你还不还?

    轩辕老夫人看着自己神情寡漠,一言不发的儿子,吩咐下人道:“将少夫人和杨嬷嬷厚葬了。杨嬷嬷也算是个忠心护主的奴才。将老宅彻底封了,今后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出这里。”

    她要将那个可恶的下等女人,在自己儿子生命中的留下的痕迹,彻底清除!

    “是。老夫人。”众人恭敬道。

    轩辕老宅不远处,一抹白色的昳丽身影,脸上蒙着面纱,静静地站在一棵大树下,眸色冰冷地凝视着那高大挺拔,但是今日格外寂寥哀伤的背影,红唇紧紧地抿成,双拳紧握,满脸怒气。

    “御哥哥,你在为那个该死的女人悲伤吗?还是你的心里已经有了她?!”

    琴和画轻巧如燕般来到她的后面,恭敬道:“属下见过小姐。”

    “怎么样了?”琴、棋、书、画,是从家里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四个贴身侍卫,平日里在暗处保护她,她召见的时候替她去办事。

    “小姐,从昨天晚上后,棋和书,便失踪了,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是问你们那个女人到底死了没有?!”白色身影,寒光四射,圆眸冷冷扫过琴和画。

    琴和画面无表情的脸,闪过微微悲痛,但依然恭敬道:“除了守门的三个人,其他人,都死了。”

    “御哥哥没有察觉吧?”

    “没有。”

    “那三个人,也去暗中解决了吧!”高傲冰清的白衣女子,冷冷吩咐。

    “是,小姐。”

    “去查清楚棋和书到底出什么事了?顺便从家里,再挑两个人来代替棋、书!”绝美的女子,不以为意道。

    这种不放在心上的语气,让琴和画心中一痛。他们做下属的,对主子来说,只是一个没生命的代号罢了。

    生死,根本不必在乎。

    “回去吧!这里,脏死了!”她皱着小鼻子,厌恶之色,从美眸中流淌而出。

    琴和画沉默地跟上。

    …………

    天色渐亮,一个黑影,抵达了一座郊外山间的秘密基地,然后在所有守卫安静地迎接下,一路很顺畅地抵达了自己单独的小阁楼。

    一个婴儿,正安安静静地躺在秘制的药水中,他的周身被浓厚的药味萦绕,而且氤氲袅袅,走近看了,柔嫩的肌肤已经泡得有些发皱。

    若是其他孩子,受着这样的折磨,早就哭个不停。

    可是这个孩子,却安静沉默地闭着眼,像在休憩一般。

    当黑影靠近,小孩敏感地睁开了眼,如同一汪水般澄澈剔透的眸子,静静地望着她。

    “宝贝。”当云轻歌看到躺在药水中续命的儿子,一向冷血无情的她,鼻子一酸,美丽的眸,便落下泪来。

    “宝贝,妈咪对不起你,让你受这么多苦。妈咪向你保证,今后只要妈咪活着,你将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没有任何人,能再伤害你。若有人敢欺负你,我遇神杀神,遇佛弑佛。龙有逆鳞,触者即死。宝贝,你是今生唯一的逆鳞。”云轻歌抹着泪,微笑着,如此宣誓道。

    “宝宝,记住,你叫倾天,云倾天。你长大后,必将,倾城天下,傲然于世。”

    “……”当她喊他宝贝,又自称妈咪的时候,婴儿平静的眸,终于晃动了一下,涟漪阵阵,疑惑丛生,只是因为太小,小小的唇,蠕动了一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静静地看着这个满脸宠溺,眼中全是爱意和泪水,绝美出尘的女人,原来她就是他的妈咪。

    她和他说,龙有逆鳞,触者即死。而他,是唯一的逆鳞。

    自出生以来,所有经历的痛苦,在她温柔似水的目光下,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

    婴儿的嘴角,缓缓地扬起,扯出天真无邪的笑。

    今后,请多关照。我的妈咪。

    我们一起,袖手天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