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绝处逢生

    听到她求救的低喃,知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圈套的南宫破晓,这个浪子忍不住心中一软,难得对她有丝愧疚。

    轩辕御急忙往下一看,这才发现,那里已经缓缓流出血水来。

    “快!回府去!看样子,她要生了!”南宫破晓急忙吩咐道。

    “可怀胎的日子还不足,怎么会……”

    轩辕御从来没有过子嗣,自然不知道生孩子这回事。

    “是早产。”南宫破晓面色微沉,郁色浓烈。

    生孩子最忌讳的便是早产和难产了。这下,麻烦了……

    南宫破晓拍了一下发呆的轩辕御,吩咐道:“你先回府,我去取配药需要的药材。记住了,在我来之前,先不要做任何事。否则药的事,就功亏一篑了。”

    “嗯。知道了。”轩辕御看了一眼东方惜水,心疼道:“水儿,你和白艳若妹妹一起坐马车过来吧。那药,据说要现配现服。”

    “知道了,御哥哥。”东方惜水,一副柔弱无力的样子,乖乖应道。

    轩辕御低头看着奄奄一息的云轻歌,轻声道:“放心,没事的。我这就送你去回家。”

    他的声音和触摸,难得第一次,出现了让轩辕御留恋的暖意。

    冷峻的脸上终于有了裂痕,不是一直以来的冷情漠然。

    “御……”虽然云轻歌还在昏迷不醒中,可是仿佛能感受得到他的柔声安抚一般,疼痛减少了很多,冰冷的心也温暖了许多。

    睡梦中,清瘦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坚强无比的微笑,轻柔的笑如同绽放在悬崖顶端的花朵,幽雅而美丽,让那张只能算是清秀的脸在瞬间显得无比的美丽耀眼,似乎一切的疼痛和不安都消融在她的微笑里。

    第一次,轩辕御对这个拒绝了解,拒绝对她付出任何感情的小女人,着迷了一瞬间。

    虽然短暂,但却惊心动魄。

    ——————————

    轩辕府邸,在匆忙布置好的产房中,虚弱不堪的云轻歌躺在床上,痛得冷汗直流,全身打滚。

    府里的很多管事婆子都做过接生的事,已经在房间里忙来忙去,准备着等一下接生需要的种种用具。

    孕妇的羊水已经破了,正是好时机。只是少爷久久不下令开始接生,她们也无可奈何。

    “少爷啊,再不接生,少夫人等一下可能没了力气生孩子,那可是一尸两命啊!”杨嬷嬷急得眼睛都红了,犹犹豫豫地来请命。

    轩辕御徘徊在门口,第一次发现,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他的目光触及到和白艳若一起进来的,清丽脱俗的东方惜水,突然想起自己对她的承诺,当即狠下心,寒声道:“再等等。在南宫少爷来到之前,不许轻举妄动。明白吗?!”

    杨嬷嬷走进屋子里,看着血色尽褪,快要力竭而亡的云轻歌,眼中闪过丝丝同情,摇头叹息道:“少夫人真是命苦,嫁进这个家也没享过什么福。连生孩子,都要如此痛苦。少爷真是的,根本不把少夫人和孩子的安全放在眼里。羊水都破了,还不给奴婢为少夫人接生,等那个南宫少爷赶来,不知道少夫人还挺不挺得住……”

    云轻歌在极致的疼痛中昏昏沉沉地醒来。

    在听到杨嬷嬷的唠叨后,明白了这一切的起始,她的心更痛了。

    她可以原谅御对她做任何事。唯一无法原谅的,便是他连自己的孩子都不在乎。

    竟然无视孩子的死活,明明羊水已经破了,还要等南宫破晓出现,才能替她接生。

    云轻歌双拳紧握。

    脑中,涌现一股不愿醒来,沉沦下去的冲动。

    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

    就算让她失去所有,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她的宝贝……

    她紧紧地闭着双眸,眼角,流淌出滴滴冰冷的泪珠子。

    本以为来到这个世界后,发生这么多纷纷扰扰,好不容易才从那个可怕的地狱里逃出来,以为能过上平平凡凡,简简单单的日子。能有相公,有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却没想到……

    轩辕御,今天,我们恩断义绝!

    是我傻,妄想你真的爱着我……

    不爱自己孩子的父亲,没有半分值得原谅!

    我云轻歌,不要你轩辕御了!

    你们所有人希望我死,我云轻歌,偏偏不会死!

    就算忍到灵魂破裂,我也要活着!我的宝贝,也会活着!

    众人又等候了大约半个时辰。

    产房里的云轻歌,从一开始的隐忍低吟,到最后痛得汗水直流,痛得死去活来……

    那撕心裂肺的痛呼声,让守在门口的几个人,心境各不一样。

    有愧疚的,有幸灾乐祸的,还有巴不得她死了的……

    最后,众人都觉得云轻歌叫得嗓子都变哑了,声音嘶哑衰竭,最后没有丝毫气力再喊了。

    她的生命力,也快抵达痛苦的终点。

    在云轻歌声音慢慢弱下去,几乎听不到之后,南宫破晓,终于匆匆赶到了。

    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轩辕御,南宫破晓有丝不好的预感,“御,怎么样了?”

    轩辕御摇摇头,“我不知道。怕是不行了。”

    南宫破晓没有再多说,急忙掀开布帘,闯进产房里。

    这里是异世大陆,男女观念并没有其他朝代封建守旧,对南宫破晓的举动,众人虽然觉得有些惊诧,但是并没有异议。

    南宫破晓望着痛得几次昏厥又几次靠意志力醒过来的云轻歌,心中一惊,眸中透出愧疚。

    她……在生生死死间徘徊了那么久,竟然还不放弃!

    他南宫破晓大陆人称鬼医,并不是什么仁者善医,也没有什么慈悲之心,可是当他看着云轻歌死死地握着拳头,睁着眼,对死亡不屈的样子,还是深深折服了。

    “你来了。南宫鬼医。”瞳孔已经开始扩散放大,整个人也开始慢慢没有知觉的云轻歌,突然歪过头来,望着南宫破晓,绽放出一抹柔和的笑容,因为忍耐而咬破流血的嘴角缓缓的上扬,一瞬间,从眼到脸上都是如此的笑容,虽然看起来只是平淡,却给人一股耐人寻味的优雅感觉,似乎这一瞬间,所有周边的一切都失色了,被这样的笑容映射的黯淡无光。

    更神奇的是,她的语气,平淡无波,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怎么会如此淡定从容呢?

    为什么之前,他们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平凡清秀的小女子的特别?

    “放轻松。我来了,你可以放心用劲了。”南宫破晓急忙稳住情绪,迅速开始行动。

    之前都被他耽误了,现在不能再让这个可怜的女人受苦了。

    “嗯。”云轻歌迷乱地点点头。

    “用劲!!使力啊!还差一点点,就能出来了!”

    “热水,热水啊!”

    “少夫人,为了孩子,为了你自己,一定要支持住啊!”

    “怎么办,少夫人慢慢没有力气了,这样下去,孩子出不来啊!若孩子胎死腹中,那少夫人自己,也危险了啊!”

    南宫破晓也发现了云轻歌的危在旦夕,她已经没有力气了。

    该怎么办?南宫破晓急得大汗淋漓。

    “如果没有耽误时间,羊水刚破就生,怎么可能一点力气都没了~~少夫人真是太可怜了。”杨嬷嬷不忍道。

    南宫破晓自然知道她的意思,但是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顿时骂道:“哭什么哭!还不快点拉住她的手,替她鼓劲!这时候,可千万不能没力气。”

    杨嬷嬷急忙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握住云轻歌的手,大声道:“少夫人,您一定不能放弃啊。孩子,孩子快出来了。”

    云轻歌像听到了一般,挤着脸,拼尽力气,咬牙使劲起来!

    “好。少夫人,你做的很好。”杨嬷嬷回头看南宫破晓,问道:“南宫少爷,怎么样了,出来了吗?”

    南宫破晓摇摇头,满脸无奈,“她的骨架子太小了,胎儿头颅太大,出不来啊。”

    “那怎么办?”

    南宫破晓灰心丧气道:“已经太晚了。救不了了。去,让你们少爷准备好吧。”

    “这怎么可以……少夫人,少夫人!”连南宫少爷都说没办法了,那少夫人是死定了吗?杨嬷嬷老脸泪水纵横,觉得这结局实在凄惨至极。

    南宫破晓第一次觉得无力,一向潇洒的背影都变得有些颓唐。

    就在他掀开布帘准备出去宣布这个噩耗的时候,一个气若游丝的微弱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南宫鬼医。等、等等。”

    南宫破晓愕然地回过头去看她,不等他有所反应,已经虚弱到极致,靠意志力强撑的云轻歌已经接着道:“拿刀来,我自己给自己接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