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被关柴房

    “老夫人、老夫人,不好了,不好了,少夫人昏死过去了!”

    一个仆人,急匆匆地跑进来,看到主子了,才慌忙忙地跪倒在地,惊慌叫道。

    “慌什么。这才打了几下,就昏过去了。她真当自己是公主小姐,千金之躯了?哼!把她扔进柴房去,关她几天!”

    轩辕老夫人一脸嫌恶,淡定地喝着茶,面无表情道。

    “可是老夫人,少夫人还是双身子,有孕在身,刚刚少夫人那还流血了……奴婢恐怕、恐怕……”

    杨嬷嬷面色犹豫,惶惶恐恐地抬头看了老夫人一眼,又不敢直说。

    “娘,我们还是去看看妹妹吧。她出什么事是小,要是肚子里的孩子出问题了,御哥哥回来,定会责怪的。”

    要不是御哥哥最在意的是那个孩子,她才不理会那个贱人是死是活呢。

    最好母子一起死掉,那样御哥哥就能娶她为妻了。

    “也是。御儿就是因为那个孩子,才会把这个贱女人带回来的。”

    轩辕老夫人面色微微凝重,放下茶杯,站了起来,身旁的绿柳姑姑立即弯腰搀扶住她,伺候着她走出去。

    远远的,就看到一道清瘦的,纤细的小小身影,全身是血,狼狈至极地躺在那椅子上,一动不动的。

    若不是微微起伏的弧度,还当真让人以为她没气了呢……

    轩辕老夫人皱皱眉,朝旁边行家法的老婆子们冷声道:“弄醒她。”

    “是。”

    一桶清水浇在昏死过去的小小身躯上。

    云轻歌只觉得全身处在烈火之中,烧得痛不欲生。她想挣扎,却发现无力。

    睁开那双清丽的眸,长长的睫毛之上,都缀满了水珠,在阳光下,璀璨如钻石。

    那睫毛扑在小脸上的阴影处,鼻梁间,恰好点缀着点点雀斑。小小的唇,此时也苍白得可怕。

    因为忍受挨打,唇间还有一丝被贝齿咬过的血痕。

    脑袋迷迷糊糊的,身体没有丝毫力气,她艰难地抬头望着那穿着华服的老妇人,喃喃道:“娘,我没有偷,我真的没有偷……”

    清瘦的小脸上,全是惶恐的泪水。

    “下贱的奴婢!我那套祖母绿的项链,是我亲眼看着从你屋里搜出来的。难道我会冤枉你不成?!还想狡辩!”

    轩辕老夫人气得老脸直颤,指着她的鼻子大骂道。

    “娘~~”这声音,微弱无力,带着丝丝委屈,还有无可奈何。

    “住口!谁是你娘,御儿虽然把你带回家,可是却没有给你过名分。别以为怀了我轩辕家的孩子,就麻雀变凤凰了。连传家之宝都敢偷,真真是无耻之极!”

    “姐姐啊,这次就是你的不对了。轩辕家哪里对你不好了,给你一个来历不明的孤儿好吃的,好住的,让人伺候着。你不但不感恩,还如此伤老夫人的心,真是不应该啊。”

    白艳若艳丽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嘴上,却表现出善解人意的婉约样,她的端庄懂事,让轩辕老夫人满意极了。

    云轻歌艰难地抬头看了她一眼,干裂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却无力说什么。

    除了疼痛,其他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感觉到小腹传来的疼痛,云轻歌有些慌了,艰难地抬手去抚摸自己的小腹,摸到一片温热,顿时流泪满面道:“孩子,我的孩子……”

    也许是急了,也许是痛了,云轻歌只觉得一下子眼前一黑,头一歪,便再次昏死过去,没有知觉了。

    “真是晦气!”

    轩辕老夫人皱着眉看着满脸泪水和血污的她,冷声道:“来人哪,先请大夫给她看看肚子里的孩子,无事就扔进柴房里关几天,好好反省去。等少爷回来,再放出来!”

    “是,老夫人。”

    几个管事婆子立即扶起她来,离开了大院。

    白艳若一看老夫人气着了,顿时笑意盈盈地走过去,亲热地扶住她的胳膊,娇声道:“娘,身体重要,别为这事儿气坏了自己。走,我们进屋去,喝喝茶吃点点心。”

    云轻歌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

    天色已暗,而满天璀璨星辰的光芒,却无法照进这个又脏又臭的黑屋子里。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关在柴房了,而且她性子一向安静,只是呆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试图让自己温暖一些。

    她细长苍白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似乎在确认宝宝的存在。  [本章结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