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第209章 你肯定是下面那个!

    沧翎简直想骂娘了,一把搂过梵轻的腰,“你觉得我是弯的?谁告诉你的?我怎么样你还不清楚?看来要让你弄个明白了!”这小妮子不教训不行了!竟然觉得他和鸢是一对?什么意思!

    抱住她的脑袋,薄唇就压了上去。辗转缠/绵间,梵轻脑袋一片空白?事后才晕乎乎的想到,原来她男/女通吃啊……

    如果沧翎知道她这么想,只怕连办了她的心都有了,虽然他一直都这么想……咳,年轻嘛,血气方刚,很正常……

    而一边各做各事的都停了下来,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这大白天要不要那么激/情?!他们不是人吗?不要这么自顾自吧!秀恩爱,分的快。众人阴测测地想。

    闻人鸢楞楞道,“二哥,没想到你平时这么冷冰冰的,竟然这么……热情如火啊?”

    沧翎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闻人鸢心里默默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让你多嘴!让你多嘴!待会这祖宗又发泼了,那不是作死吗?

    梵轻勾了勾嘴角,这还真是个国宝,唉,他们竟然不是一对,好可惜。唉,不是都说男/男才是真爱吗?一个男/人喜欢女/人,那是那是因为没有碰到让他们心动的真爱!

    这么一回,梵轻的扭曲思想完全暴露了,事实证明,她以前肯定没少在老婆子的房间外面听墙角……

    闻人鸢嘴角抽了抽,他想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嫂子!!你怎么能这么想?我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阳光无敌美少年,你竟然说我跟二哥那面瘫。。有那什么?!”

    沧翎闻言挑起眉毛,面瘫?听他这么说。他还很委屈了?面色却不动声色。

    梵轻笑了起来,“面瘫?”就他那死不要脸的样子,哪像面瘫了?

    “诶诶,嫂子,快跟我说说,你觉得我跟二哥他,谁是攻,谁是受啊?”闻人鸢的眼睛闪闪发亮,不过他人听见了,只是投给了他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真是,伤疤都还没好就忘了痛,没看见那位脸上越来越黑了吗?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孩纸!

    闻人鸢却沉浸在自己的YY中,丝毫没有察觉到一旁的阴气已经蔓延到了他的周身。

    梵轻状似认真的想了想,“我觉得吧。你应该是下面的那个,翎他肯定是上面的啊!”

    “什么?!就他那样,要是真的喜欢男。人肯定是下面那个!!”闻人鸢不服气道。

    梵轻突然找到了种知己的感觉,正准备兴冲冲地拉着他继续意【莹】下去,闻人鸢却被沧翎又拉回了那个角落。

    “呵呵,皮痒了啊?我们哪个是攻,哪个是受?!”沧翎笑着给了他几拳。

    “唔。唔。”闻人鸢惊骇地看着沧翎,他怎么把这煞星给忘了!!

    “看我这样就知道我肯定是下面那个?!嗯?”又直接把他的手给卸了下来。

    嫂子,救命啊!!闻人鸢在一边默默流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