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第190章 其实这个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看着面前仅剩的一名黑衣人。梵轻梵轻的眼中划过暗芒。战灵是不能再使用了,琴声只会将另外几个黑衣人引过来。不能用大力度的攻击,而嗜血鬼藤的战技又太消耗录力。就算有冰泪的帮助,撑死也只能用两次。看了看手中药粉的数量,也只能有一次的份了。他们有四个人,如果都不会赶回来当然最好,要是回来……一咬牙,算了,是祸躲不过。我就不信这小命这么容易就交待了!

    将瓷瓶握在手中。这药是让季飞扬帮忙炼的。加入了暗系元素,名“蚀心。”是目前为止她所能炼制的最高级药粉。虽然排名<毒绝>中连一层都还未达到,但已经让人闻风丧胆了。

    “蚀心”,接触到皮肤就会无声无息地融进内脏。从心脏开始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往外腐蚀。这药不折磨人,没有痛苦。但最适合现在这种情况使用。只怕等他发现端倪的时候,是看到自己什么都没有那一刻!

    将灵力在脚部经脉上递转。身孑马上转灵起来,微微吸一口气,“嗖”地就朝他冲去。

    “什么人?!”黑三看着在他身边疾驰而过的于影,沉声道,“阁下是何人?还请出来一见。”从他的速度上看,这个人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不是光凭自己就能够对付的了的。

    回答他的是一片静谧,接着一道沙哑的男声响起,“只是路过而已。”

    黑三松了一口气。如果是那丫头的人。他们这次的任务就完不成了。“嗯?”手臂上着心感觉有什么东西?又看了看,什么都没有,是自己多心了?

    突然看见前方躺着一只瓷瓶,走到那拿起来看了看。“这怎么会是空的。”他也找不出什么头绪来。只听见,“嘭”的一声,瓷瓶掉到地上。他瞪大着眼睛,满是难以相信。他……他的手怎么没了?!这怎么回事?

    他又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也在渐渐消失,可并没有任何痛处。他颤抖着将仅剩的一只没有消失的手伸到消失的地方摸了摸,一怔,又去反复摸了几次,“我的腿呢?这怎么可能?啊!!!”

    在他还没在惊恐中缓过神来,就已经被腐蚀殆尽,只剩一套黑色劲装残存在那,证明着他的主人曾经是真的存在过的。

    梵轻又,“刷”地移了回来。苦笑着注视前面的一摊衣物,叫得那么大声要堵住他的嘴已经来不及了。另外三个人应该会快就会回来,一个念头逐渐在脑海中形成……

    她从流光中取出一套自己平时穿的衣物,又拿起黑三的衣服开始摆弄着。男/人和女/人的衣物纠缠着,零零散散地落在地上,一路向一处草丛中延伸而去。

    梵轻偷笑这看了看自己的杰作,咳咳,其实这个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不过...容易让那些心不纯洁的人想歪,嗯,就是这样,这不得不说是她个人的恶趣味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