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第369章 凤莹的狠毒(4)

    孙非非哭着,颤抖着手捡回衣服,赶紧穿上,等她穿戴整齐了,整个人缩到房的角落里去,输液的手也因为反抗挣扎被中断,鲜血流出来,此刻她才有机会按压住针口,地上却滴满了她的血,看起来有点触目惊心。

    凤莹说什么,她只会点头,什么都不敢再说。

    曾经,她以为她很坏,现在她才知道,在凤莹面前,她孙非非还是善良的。

    “站起来!”凤莹命令着。

    孙非非赶紧站起来,怯怯地看着凤莹。

    “把那些相片都捡起来,然后离开这里,按照我吩咐的去做,三天后,我要看到效果。”

    孙非非连忙去捡拾夜风与龙雪的合成相片,耳边还响着凤莹冷狠的话:“你别怪我,恨我,你要怪的人,要恨的人是龙雪,如果不是她,我绝对不会找上你!”

    对,她该恨的人就是龙雪!

    孙非非咬牙切齿,心里的确恨死了龙雪。

    就是因为龙雪得天独厚,独享黑曜的一片真情,才会触怒了同样深爱着黑曜的凤莹。

    “滚!”

    等到孙非非收拾好相片了,凤莹冷冷地命令着。孙非非早想逃离,哪怕凤莹语气嚣张不友善,她也是求之不得。抱着相片赶紧就逃。

    “我警告你,别想耍花招,我会让人时刻盯着你,真惹怒了我,我会让你们孙氏满门从a市消失!”在孙非非迈出病房的那一刻,凤莹还不忘警告孙非非一番。

    孙非非什么都不敢说,逃也似地离开。刚刚发生的事情,便成了她今后的梦魇。

    病房里只有凤莹一个人了,想到自己的阴谋毒计,她阴森森地笑了起来,那张绝美的脸,变成了罗刹夜叉,看着让人毛骨悚然。

    “呕——”

    正冷笑间,她顿感胃泛酸意,接着便吐。

    捂着嘴,她飞快地冲进了病房里的小洗手间,爬在洗手盘里吐了起来。

    妊娠反应。

    吐了一会儿,才略有好转,妊娠反应竟然如此的激烈。她的脸色变得有点儿苍白,带着点点呕吐过后的无力,泪,顺着她的脸滑落。

    腹中的胎儿非她所期待的,但为了报复,她却要承受着妊娠反应的折磨。

    “龙雪!”

    凤莹咬牙切齿,挤出几个字来:“等着瞧!”

    ……

    龙雪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开着车,载着她离开黑帝集团的黑曜,一边扭头看她,一边关心地问着:“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或者我们马上回山庄里,让夜风帮你看看。”

    龙雪抽了一张纸巾,轻拭了一下,听着自家男人紧张的话语,她笑了笑,安抚着:“黑曜,你别这么紧张,我身体好得很,一点事都没有。”打个喷嚏就把她当成了重病号,那她不是整天都要躺在床上度过?

    对不起,她真不喜欢那样的生活。

    “你没听说过吗,打喷嚏也有含义的,一男,二女,三感冒。打一个便是有男性在想你,打二个便是女性在想你,打三个才是感冒。”

    “我刚刚在想你。”

    黑曜反应特快,答着。

    龙雪撇他一眼,想说什么,接受到他投来的眼神,她呶呶嘴,不说话了。好吧,他说他在想她,便是他在想她。孙非非哭着,颤抖着手捡回衣服,赶紧穿上,等她穿戴整齐了,整个人缩到房的角落里去,输液的手也因为反抗挣扎被中断,鲜血流出来,此刻她才有机会按压住针口,地上却滴满了她的血,看起来有点触目惊心。

    凤莹说什么,她只会点头,什么都不敢再说。

    曾经,她以为她很坏,现在她才知道,在凤莹面前,她孙非非还是善良的。

    “站起来!”凤莹命令着。

    孙非非赶紧站起来,怯怯地看着凤莹。

    “把那些相片都捡起来,然后离开这里,按照我吩咐的去做,三天后,我要看到效果。”

    孙非非连忙去捡拾夜风与龙雪的合成相片,耳边还响着凤莹冷狠的话:“你别怪我,恨我,你要怪的人,要恨的人是龙雪,如果不是她,我绝对不会找上你!”

    对,她该恨的人就是龙雪!

    孙非非咬牙切齿,心里的确恨死了龙雪。

    就是因为龙雪得天独厚,独享黑曜的一片真情,才会触怒了同样深爱着黑曜的凤莹。

    “滚!”

    等到孙非非收拾好相片了,凤莹冷冷地命令着。孙非非早想逃离,哪怕凤莹语气嚣张不友善,她也是求之不得。抱着相片赶紧就逃。

    “我警告你,别想耍花招,我会让人时刻盯着你,真惹怒了我,我会让你们孙氏满门从a市消失!”在孙非非迈出病房的那一刻,凤莹还不忘警告孙非非一番。

    孙非非什么都不敢说,逃也似地离开。刚刚发生的事情,便成了她今后的梦魇。

    病房里只有凤莹一个人了,想到自己的阴谋毒计,她阴森森地笑了起来,那张绝美的脸,变成了罗刹夜叉,看着让人毛骨悚然。

    “呕——”

    正冷笑间,她顿感胃泛酸意,接着便吐。

    捂着嘴,她飞快地冲进了病房里的小洗手间,爬在洗手盘里吐了起来。

    妊娠反应。

    吐了一会儿,才略有好转,妊娠反应竟然如此的激烈。她的脸色变得有点儿苍白,带着点点呕吐过后的无力,泪,顺着她的脸滑落。

    腹中的胎儿非她所期待的,但为了报复,她却要承受着妊娠反应的折磨。

    “龙雪!”

    凤莹咬牙切齿,挤出几个字来:“等着瞧!”

    ……

    龙雪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开着车,载着她离开黑帝集团的黑曜,一边扭头看她,一边关心地问着:“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或者我们马上回山庄里,让夜风帮你看看。”

    龙雪抽了一张纸巾,轻拭了一下,听着自家男人紧张的话语,她笑了笑,安抚着:“黑曜,你别这么紧张,我身体好得很,一点事都没有。”打个喷嚏就把她当成了重病号,那她不是整天都要躺在床上度过?

    对不起,她真不喜欢那样的生活。

    “你没听说过吗,打喷嚏也有含义的,一男,二女,三感冒。打一个便是有男性在想你,打二个便是女性在想你,打三个才是感冒。”

    “我刚刚在想你。”

    黑曜反应特快,答着。

    龙雪撇他一眼,想说什么,接受到他投来的眼神,她呶呶嘴,不说话了。好吧,他说他在想她,便是他在想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