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第333章 他的痛(2)

    说起十岁以前的事情,黑曜的语气变沉重,俊颜上也流露出了愤怒及对母亲的同情,心疼。母亲的离世,是他此生的最痛。

    “这种生活……”龙雪低叹着气,如果换成是她,她一定会提出离婚的。

    像是明白她的心思似的,黑曜下意识地搂紧她,低哑的声音带着保证:“雪儿,我有了你之后,再也没有碰其他女人,我说过,从今之后,我的世界里只有你一个女人,我的妻是你,我的****也是你,不管是什么角色,什么身份,只要你想,都是你。”溺水三千,他只取龙雪这一瓢。“我母亲不是没有想过离婚,可她舍不得我,也担心后母会虐待我,再者,我父亲在外风花雪月,却死也不肯离婚,大概是怕我母亲分走黑家的财产吧,呵呵,真好笑,我外婆家也是富裕家庭,谁要他那点臭钱……”

    说到这里,黑曜的声音转冷,很冷很冷,带着浓烈的怨恨,如果此刻给他一把刀,他极有可能会砍人。

    龙雪圈上他的腰肢,默默地用她的柔情抚平他的怒火。

    “有一次,我发高烧,是半夜烧起来的,我母亲被吓坏了,连忙打电话给我父亲,结果关机,我母亲只能叫来佣人,那时候,我家里的司机只有一人,就是负责送我父车上班的,佣人也仅是数名,我母亲是个善于居家的女人,她也喜欢自己经营自己的家,却想不到在遇着危急事情时,会让她陷入困境。父亲那天晚上没有归家,那个司机也没有回来,半夜时分也不好打车,我母亲只能和那名佣人轮流背着我往医院里赶,我记得,我那会儿八岁了,我有点重了,虽然烧得有点迷糊,我还有记忆,我睁开眼看母亲的时候,看到她一边背着我气喘吁吁地跑着,一边落泪……到了医院,陪着我输液时,隔段时间,母亲还会打电话给父亲,但是打一次绝望一次。”

    龙雪心疼地拉低了他的头,温柔地吻着他,吻去他凝聚在眼里的泪花,像他这种铁打的无情郎,不是万分的伤心,他是不会落泪的。他十岁之前的生活,是幸与不幸夹杂着的。

    老爷子对他,不可以说不疼爱,可是老爷子对儿子再疼爱,却重重地伤了儿子的母亲。孩子们大都与母亲感情深厚,目睹着父亲伤害母亲,都会留给孩子们不好的印象,或者阴影,黑曜对老爷子当时并不是恨,只是怨,直到他的母亲去世,不出三个月,潘晓如就进门,黑曜才会由怨转恨。

    “我母亲病了,是忧郁成疾,药石无医,她担心在她死后,我父亲娶继室会冷落我,伤害我,病情更重。没想到在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我父亲出了一场车祸,需要做手术,我母亲就在那个时候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暗中收买了父亲的主治医生,让医生在手术时也帮父亲做了结扎手术。父亲不知道,命捡回来时,调养好身体,还是死性不改,而我母亲也无力再看下去,终于撒手归西。我母亲对父亲有爱有怨,临死前才做了那件对不起我父亲的事,却是为了保证她幼子在失怙时不会被生父冷落,伤害。就是那样,我父亲不管有多少女人,他都只能有我一个孩子,他以为是老天爷的惩罚,其实也是在惩罚他……”说起十岁以前的事情,黑曜的语气变沉重,俊颜上也流露出了愤怒及对母亲的同情,心疼。母亲的离世,是他此生的最痛。

    “这种生活……”龙雪低叹着气,如果换成是她,她一定会提出离婚的。

    像是明白她的心思似的,黑曜下意识地搂紧她,低哑的声音带着保证:“雪儿,我有了你之后,再也没有碰其他女人,我说过,从今之后,我的世界里只有你一个女人,我的妻是你,我的****也是你,不管是什么角色,什么身份,只要你想,都是你。”溺水三千,他只取龙雪这一瓢。“我母亲不是没有想过离婚,可她舍不得我,也担心后母会虐待我,再者,我父亲在外风花雪月,却死也不肯离婚,大概是怕我母亲分走黑家的财产吧,呵呵,真好笑,我外婆家也是富裕家庭,谁要他那点臭钱……”

    说到这里,黑曜的声音转冷,很冷很冷,带着浓烈的怨恨,如果此刻给他一把刀,他极有可能会砍人。

    龙雪圈上他的腰肢,默默地用她的柔情抚平他的怒火。

    “有一次,我发高烧,是半夜烧起来的,我母亲被吓坏了,连忙打电话给我父亲,结果关机,我母亲只能叫来佣人,那时候,我家里的司机只有一人,就是负责送我父车上班的,佣人也仅是数名,我母亲是个善于居家的女人,她也喜欢自己经营自己的家,却想不到在遇着危急事情时,会让她陷入困境。父亲那天晚上没有归家,那个司机也没有回来,半夜时分也不好打车,我母亲只能和那名佣人轮流背着我往医院里赶,我记得,我那会儿八岁了,我有点重了,虽然烧得有点迷糊,我还有记忆,我睁开眼看母亲的时候,看到她一边背着我气喘吁吁地跑着,一边落泪……到了医院,陪着我输液时,隔段时间,母亲还会打电话给父亲,但是打一次绝望一次。”

    龙雪心疼地拉低了他的头,温柔地吻着他,吻去他凝聚在眼里的泪花,像他这种铁打的无情郎,不是万分的伤心,他是不会落泪的。他十岁之前的生活,是幸与不幸夹杂着的。

    老爷子对他,不可以说不疼爱,可是老爷子对儿子再疼爱,却重重地伤了儿子的母亲。孩子们大都与母亲感情深厚,目睹着父亲伤害母亲,都会留给孩子们不好的印象,或者阴影,黑曜对老爷子当时并不是恨,只是怨,直到他的母亲去世,不出三个月,潘晓如就进门,黑曜才会由怨转恨。

    “我母亲病了,是忧郁成疾,药石无医,她担心在她死后,我父亲娶继室会冷落我,伤害我,病情更重。没想到在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我父亲出了一场车祸,需要做手术,我母亲就在那个时候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暗中收买了父亲的主治医生,让医生在手术时也帮父亲做了结扎手术。父亲不知道,命捡回来时,调养好身体,还是死性不改,而我母亲也无力再看下去,终于撒手归西。我母亲对父亲有爱有怨,临死前才做了那件对不起我父亲的事,却是为了保证她幼子在失怙时不会被生父冷落,伤害。就是那样,我父亲不管有多少女人,他都只能有我一个孩子,他以为是老天爷的惩罚,其实也是在惩罚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