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第332章 他的痛(1)

    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黑曜连忙把龙雪自他的怀里推开,紧张地看着龙雪,问着:“雪儿,你有没有吓到?我刚才的车速……嗯,挺快的,你刚有身孕。”黑曜的话里充满了自责,暗怪自己一生气就忽略了爱妻。

    龙雪似笑非笑地瞅着他,“你还知道你的车速太快呀。”

    黑曜面露窘色,但更多的是对龙雪的歉意及自责,他双手托着龙雪的脸,修长的手指带着疼惜,轻轻地抚着龙雪的肌肤,一寸一寸地吞噬着,低柔地说着:“雪儿,对不起,我的确很生气,真的很生气。我告诉过你,我父母的事情吗?”看到龙雪淡淡地摇摇头,她知道他与父亲的心结好像是因为他母亲,但细节,她并不清楚,她问过他,他当时不愿意回答。

    倾过身来,黑曜用自己的脸贴着龙雪的脸,肌肤相亲的触感,让他的心安起来,下意识地,他把龙雪搂入怀里,贴着龙雪的脸也移开,他的下巴抵在龙雪的头顶上,大手轻抚着龙雪柔顺的发丝,闻着他发丝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他才慢慢地,轻轻地,第一次主动地告诉龙雪,他对父亲的怨,对潘晓如的不待见真正原因,他主动的诉说,也代表他已经把龙雪当成了他最亲密,最信任的人。

    “我母亲算是个名门闺秀,打小就和我父亲相识,算是青梅竹马,两个人感情很深厚,后来结了婚,婚后初期,两个人感情还是很好的。可是随着我的出生,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父亲开始混迹于风花雪月场所,加上他黑帝集团总裁的身份,主动贴上来的女人多得数不胜数,他几乎来者不拒……”黑曜略停顿一会儿,在没有掳来龙雪之前,他也像父亲那般,女人太多。父亲是玩乐为主,而他则是带着报复,他讨厌那种带着目的贴来的女人。

    “你妈……很难过?”龙雪轻轻地问着。站在女人的立场上,她认为所有女人都会难过的。

    黑曜点头:“我母亲伤心,痛苦,和我父亲吵过,闹过,可是父亲仅是口头上承诺不会再和其他女人有染,实际上还是死性不改。我有记忆之后,父亲已经变本加厉了,他说他的身份,他的地位,让他没有办法,拿他的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我母亲是个心善也有几分软弱,她已经被父亲伤透了心,再也没有力气去争去吵了,除了默默忍受之外,再无他法。我记得,每天晚上,我母亲都会在楼下等着我父亲归来,有时候我也会陪着她一起等。厅里的那盏灯豪华夺目,映照出来的却是我母亲的孤寂,绝望……雪儿,我经常在半夜醒来,还看到我母亲坐在灯下,脸色凄楚,憔悴不堪,有时候她也会在等待中睡着,可常常是她睡醒了,我父亲依旧未归,他留恋温柔香,早就忘记了和他青梅竹马,生了儿子的发妻……”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黑曜连忙把龙雪自他的怀里推开,紧张地看着龙雪,问着:“雪儿,你有没有吓到?我刚才的车速……嗯,挺快的,你刚有身孕。”黑曜的话里充满了自责,暗怪自己一生气就忽略了爱妻。

    龙雪似笑非笑地瞅着他,“你还知道你的车速太快呀。”

    黑曜面露窘色,但更多的是对龙雪的歉意及自责,他双手托着龙雪的脸,修长的手指带着疼惜,轻轻地抚着龙雪的肌肤,一寸一寸地吞噬着,低柔地说着:“雪儿,对不起,我的确很生气,真的很生气。我告诉过你,我父母的事情吗?”看到龙雪淡淡地摇摇头,她知道他与父亲的心结好像是因为他母亲,但细节,她并不清楚,她问过他,他当时不愿意回答。

    倾过身来,黑曜用自己的脸贴着龙雪的脸,肌肤相亲的触感,让他的心安起来,下意识地,他把龙雪搂入怀里,贴着龙雪的脸也移开,他的下巴抵在龙雪的头顶上,大手轻抚着龙雪柔顺的发丝,闻着他发丝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他才慢慢地,轻轻地,第一次主动地告诉龙雪,他对父亲的怨,对潘晓如的不待见真正原因,他主动的诉说,也代表他已经把龙雪当成了他最亲密,最信任的人。

    “我母亲算是个名门闺秀,打小就和我父亲相识,算是青梅竹马,两个人感情很深厚,后来结了婚,婚后初期,两个人感情还是很好的。可是随着我的出生,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父亲开始混迹于风花雪月场所,加上他黑帝集团总裁的身份,主动贴上来的女人多得数不胜数,他几乎来者不拒……”黑曜略停顿一会儿,在没有掳来龙雪之前,他也像父亲那般,女人太多。父亲是玩乐为主,而他则是带着报复,他讨厌那种带着目的贴来的女人。

    “你妈……很难过?”龙雪轻轻地问着。站在女人的立场上,她认为所有女人都会难过的。

    黑曜点头:“我母亲伤心,痛苦,和我父亲吵过,闹过,可是父亲仅是口头上承诺不会再和其他女人有染,实际上还是死性不改。我有记忆之后,父亲已经变本加厉了,他说他的身份,他的地位,让他没有办法,拿他的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我母亲是个心善也有几分软弱,她已经被父亲伤透了心,再也没有力气去争去吵了,除了默默忍受之外,再无他法。我记得,每天晚上,我母亲都会在楼下等着我父亲归来,有时候我也会陪着她一起等。厅里的那盏灯豪华夺目,映照出来的却是我母亲的孤寂,绝望……雪儿,我经常在半夜醒来,还看到我母亲坐在灯下,脸色凄楚,憔悴不堪,有时候她也会在等待中睡着,可常常是她睡醒了,我父亲依旧未归,他留恋温柔香,早就忘记了和他青梅竹马,生了儿子的发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