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黑夜来临(1)

    夕阳西沉入海,黑夜如同一张天网一般,从高空中飘落,取代了白天的光明,笼罩了整片大地。

    龙雪回到那间用来软禁她的大房间里,不知不觉中又睡着了,等她再次醒来时,发现房里一片黑暗,才知道黑夜来临。

    自床上坐起来,发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都不会痛了,不知道是夜风的药见效,还是她的伤本来就不重,只要稍加休息,就能恢复。

    下了床,找到灯的开关,她开着了房里的灯,灯光很刺眼,也把黑暗扫走了,使整间房变得如同白昼一样明亮。

    那个恶魔外出了,他今天晚上会不会回来?

    龙雪想到了黑曜,秀气的眉忍不住轻拧了一下,随即在心里想着:他不回来最好,最好他永远不再回来,那样她就不用再面对反脸无常,变化多端又冷得可以把人冰成冰雕的男人了,说不定因为他的不再回来,让大家知道她不再重要,她就可以逃出去了。

    这里很宽广,像一座庄园,也很美丽,是集自然以及豪华于一体的美丽,但吸引不了龙雪。

    她觉得还是自己那间小小的租房更舒适。

    她渴望再回到自己的小小租房里,再坐在她那台用了多年的老电脑面前,敲着她的键盘,写着她的三流言情小说,赚点微薄的稿费,可以帮助她那个穷困的家。

    其实她那个家不是她真正的家,她是被亲生父母丢弃的孩子,是养父母把她捡到了,抚养成人,又供她读书。她性子是淡漠了点儿,却不是没有良心的人,从她出来工作开始,她赚的钱大都寄回了家里,给患病的养父母看病,也要供弟妹求学。

    现在她忽然出了事情,父母弟妹都不知道,到了要寄钱的日子里,谁给家里寄钱?父母没有有例行的日子里收到钱,会不会猜到她出事了?

    “咚咚。”

    外面传来了不轻不重的敲门声。

    在她睡着之前,因为担心黑曜忽然回来,又占她的便宜,她把房门反锁了。

    “谁?”

    龙雪走到门前,隔着房门,防备地问着。

    “小姐,你起来了吗,可以吃饭了。”陌生的女音隔着门传来。应该是这里的佣人,龙雪下楼吃过饭,知道这里面很多佣人,不过这里面的人都过着提心吊胆的话,就连她说一句谢谢,都能把佣人吓得脸色大变。

    提到吃饭,龙雪的肚子就不争气地唱起了空城计。

    黑曜带她下楼时,只让她吃粥,两碗粥能撑多长时间?她早就饿了。

    伸手,龙雪开了房锁,拉开房门,没有整个人钻出去,而是探出头去,看到一位年纪和她差不多的年轻女佣人正一脸恭敬地站着,她的视线四处飘荡,搜寻着黑曜的身影,确定没有黑曜的影子了,她才放心地从房里钻出来。

    “小姐,请随我下楼去。”

    女佣恭恭敬敬地说着。

    龙雪直觉地,不喜欢女佣对她的恭恭敬敬,她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她不过是黑曜那个恶魔掳来的人质,不,应该说是囚犯更贴切一点,因为她一点自由都没有。“别叫我小姐,叫我龙雪就行。”

    闻言,女佣脸色煞地白了起来。夕阳西沉入海,黑夜如同一张天网一般,从高空中飘落,取代了白天的光明,笼罩了整片大地。

    龙雪回到那间用来软禁她的大房间里,不知不觉中又睡着了,等她再次醒来时,发现房里一片黑暗,才知道黑夜来临。

    自床上坐起来,发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都不会痛了,不知道是夜风的药见效,还是她的伤本来就不重,只要稍加休息,就能恢复。

    下了床,找到灯的开关,她开着了房里的灯,灯光很刺眼,也把黑暗扫走了,使整间房变得如同白昼一样明亮。

    那个恶魔外出了,他今天晚上会不会回来?

    龙雪想到了黑曜,秀气的眉忍不住轻拧了一下,随即在心里想着:他不回来最好,最好他永远不再回来,那样她就不用再面对反脸无常,变化多端又冷得可以把人冰成冰雕的男人了,说不定因为他的不再回来,让大家知道她不再重要,她就可以逃出去了。

    这里很宽广,像一座庄园,也很美丽,是集自然以及豪华于一体的美丽,但吸引不了龙雪。

    她觉得还是自己那间小小的租房更舒适。

    她渴望再回到自己的小小租房里,再坐在她那台用了多年的老电脑面前,敲着她的键盘,写着她的三流言情小说,赚点微薄的稿费,可以帮助她那个穷困的家。

    其实她那个家不是她真正的家,她是被亲生父母丢弃的孩子,是养父母把她捡到了,抚养成人,又供她读书。她性子是淡漠了点儿,却不是没有良心的人,从她出来工作开始,她赚的钱大都寄回了家里,给患病的养父母看病,也要供弟妹求学。

    现在她忽然出了事情,父母弟妹都不知道,到了要寄钱的日子里,谁给家里寄钱?父母没有有例行的日子里收到钱,会不会猜到她出事了?

    “咚咚。”

    外面传来了不轻不重的敲门声。

    在她睡着之前,因为担心黑曜忽然回来,又占她的便宜,她把房门反锁了。

    “谁?”

    龙雪走到门前,隔着房门,防备地问着。

    “小姐,你起来了吗,可以吃饭了。”陌生的女音隔着门传来。应该是这里的佣人,龙雪下楼吃过饭,知道这里面很多佣人,不过这里面的人都过着提心吊胆的话,就连她说一句谢谢,都能把佣人吓得脸色大变。

    提到吃饭,龙雪的肚子就不争气地唱起了空城计。

    黑曜带她下楼时,只让她吃粥,两碗粥能撑多长时间?她早就饿了。

    伸手,龙雪开了房锁,拉开房门,没有整个人钻出去,而是探出头去,看到一位年纪和她差不多的年轻女佣人正一脸恭敬地站着,她的视线四处飘荡,搜寻着黑曜的身影,确定没有黑曜的影子了,她才放心地从房里钻出来。

    “小姐,请随我下楼去。”

    女佣恭恭敬敬地说着。

    龙雪直觉地,不喜欢女佣对她的恭恭敬敬,她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她不过是黑曜那个恶魔掳来的人质,不,应该说是囚犯更贴切一点,因为她一点自由都没有。“别叫我小姐,叫我龙雪就行。”

    闻言,女佣脸色煞地白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