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20章 他要出去了(2)

    “是,少爷。”

    保镖恭恭敬敬地应着,扭身就去替黑曜备车。

    龙雪觉得黑曜的命令很像古代的那些老爷们,出门时,吩咐一声:“爷要出门,备轿!”

    汗!

    在这个时候,龙雪竟然还有心情在心里yy无限。龙雪为自己的分心懊恼了一下,黑曜要出去了,对她来说是不是一个机会?逃出去的机会。

    握着她的大手忽然紧了紧,龙雪扭头,就接收到身边黑山老妖深沉的注视,她撇他一眼,别开视线,不想看他。

    黑曜沉沉脸,抿抿唇,只是握紧了龙雪的手,倒是没有其他动作。

    数分钟后,数辆车子如同一条龙一般开到了黑曜的面前。

    属于车盲的龙雪,一辆车的车型号都认不出来,不过她猜测黑曜的车座肯定是名车。

    “我要出去!”

    耳边骤然传来男人低沉冰冷的声音,龙雪再次扭头,赫然发现黑曜不知道什么时候逼近她的脸了,他高大如山,她又矮又小的,他的逼近需要弯腰。他眼神深深地瞅着她看,吐出来的话带着提醒,让龙雪挑着眉,不明白他话中的深意。

    他要出去就出去,还要告诉她吗?她又不是他的谁,她也不认为他这是在告诉她。

    捕捉到她大眼里的不解,黑曜嘴角微弯,让龙雪有一种错觉,他正在笑,但细看下,又看不到他在笑。

    “丫头,我要出去了。”

    龙雪拧一下眉,抿紧唇不说话。

    龙雪只是拧眉,没有说话让黑曜有几分的不悦。从昨天到现在,这个小矮人说的话都不多,要不是逼不得已,他发觉她甚至都不想动嘴皮子。她不仅是个无情的女人,也是个不多话的主。

    “丫头,你该送我出门!”

    他想尝尝被人相送的滋味。

    闻言,龙雪掩不住她的诧异,不过她依旧没有任何动作。

    “如果你不送我,我便不出去了。”

    黑曜低哑地说着,眼里却掠过了戏谑。

    龙雪张张嘴,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转身,她就朝屋里而回。

    他要是不出去了,就不必扯着她站在屋前当雕像了。

    下一刻,她被扯进了黑曜的怀抱,她的头撞在他的胸膛上,让她吃痛,觉得他的胸膛硬得像城墙。下巴一痛,黑曜修长又粗暴的大手又捏住了她的下巴,她被迫着抬头,灼热的气息罩来,双唇就遭到了捕捉。

    又强吻她!

    龙雪抬手就去扳那只捏住她下巴的大手,双唇也紧紧地抿着,抵挡着他霸道的攻占,可惜她的抵挡对于黑曜来说,显得微不足道,不管她如何躲闪,如何的抵挡,他总是有法子吞噬她的甜美。

    狼!

    这个男人就是一匹狼!

    龙雪在心里腹诽着。

    黑曜喜欢吻龙雪!

    从他把她掳上了车,强行吻她开始,她的清涩,她的清甜,让他喜欢。短短两天时间,他强吻她多次,上了瘾。

    这种现象是他从未有过的,但他很享受。

    龙雪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他抽光了,他好心地带她下楼吃饭,不,他吃饭,她吃粥。吃饱了有力气了,好让她承受他的非礼?

    霸道的一吻之后,黑曜短暂地满足地松开了她,龙雪早被他吻得全身软软的,他那只在她背后的放肆大手也带给她一种陌生的触感,要不是他松开了她,她都怕她会沉醉那种陌生的触感当中。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足够让龙雪懊恼一段时间了。“是,少爷。”

    保镖恭恭敬敬地应着,扭身就去替黑曜备车。

    龙雪觉得黑曜的命令很像古代的那些老爷们,出门时,吩咐一声:“爷要出门,备轿!”

    汗!

    在这个时候,龙雪竟然还有心情在心里yy无限。龙雪为自己的分心懊恼了一下,黑曜要出去了,对她来说是不是一个机会?逃出去的机会。

    握着她的大手忽然紧了紧,龙雪扭头,就接收到身边黑山老妖深沉的注视,她撇他一眼,别开视线,不想看他。

    黑曜沉沉脸,抿抿唇,只是握紧了龙雪的手,倒是没有其他动作。

    数分钟后,数辆车子如同一条龙一般开到了黑曜的面前。

    属于车盲的龙雪,一辆车的车型号都认不出来,不过她猜测黑曜的车座肯定是名车。

    “我要出去!”

    耳边骤然传来男人低沉冰冷的声音,龙雪再次扭头,赫然发现黑曜不知道什么时候逼近她的脸了,他高大如山,她又矮又小的,他的逼近需要弯腰。他眼神深深地瞅着她看,吐出来的话带着提醒,让龙雪挑着眉,不明白他话中的深意。

    他要出去就出去,还要告诉她吗?她又不是他的谁,她也不认为他这是在告诉她。

    捕捉到她大眼里的不解,黑曜嘴角微弯,让龙雪有一种错觉,他正在笑,但细看下,又看不到他在笑。

    “丫头,我要出去了。”

    龙雪拧一下眉,抿紧唇不说话。

    龙雪只是拧眉,没有说话让黑曜有几分的不悦。从昨天到现在,这个小矮人说的话都不多,要不是逼不得已,他发觉她甚至都不想动嘴皮子。她不仅是个无情的女人,也是个不多话的主。

    “丫头,你该送我出门!”

    他想尝尝被人相送的滋味。

    闻言,龙雪掩不住她的诧异,不过她依旧没有任何动作。

    “如果你不送我,我便不出去了。”

    黑曜低哑地说着,眼里却掠过了戏谑。

    龙雪张张嘴,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转身,她就朝屋里而回。

    他要是不出去了,就不必扯着她站在屋前当雕像了。

    下一刻,她被扯进了黑曜的怀抱,她的头撞在他的胸膛上,让她吃痛,觉得他的胸膛硬得像城墙。下巴一痛,黑曜修长又粗暴的大手又捏住了她的下巴,她被迫着抬头,灼热的气息罩来,双唇就遭到了捕捉。

    又强吻她!

    龙雪抬手就去扳那只捏住她下巴的大手,双唇也紧紧地抿着,抵挡着他霸道的攻占,可惜她的抵挡对于黑曜来说,显得微不足道,不管她如何躲闪,如何的抵挡,他总是有法子吞噬她的甜美。

    狼!

    这个男人就是一匹狼!

    龙雪在心里腹诽着。

    黑曜喜欢吻龙雪!

    从他把她掳上了车,强行吻她开始,她的清涩,她的清甜,让他喜欢。短短两天时间,他强吻她多次,上了瘾。

    这种现象是他从未有过的,但他很享受。

    龙雪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他抽光了,他好心地带她下楼吃饭,不,他吃饭,她吃粥。吃饱了有力气了,好让她承受他的非礼?

    霸道的一吻之后,黑曜短暂地满足地松开了她,龙雪早被他吻得全身软软的,他那只在她背后的放肆大手也带给她一种陌生的触感,要不是他松开了她,她都怕她会沉醉那种陌生的触感当中。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足够让龙雪懊恼一段时间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