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17章 虐待她的胃

    “你要带我去哪里?”

    被黑曜拉着走的龙雪,有点意外这个恶魔刚才那般霸道地要求她伸出手,原来是想拉着她走,她还以为他想打她呢。嗯,算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黑曜不答话。

    因为龙雪身上有伤,哪怕吃过了药,夜风毕竟不是神仙,不可能吃了药马上就好,所以黑曜这一次拉着她走得很慢。

    得不到回答,龙雪也懒得再问,她本来就不是多话的人。

    不过看到被他有力的大手紧捉住的手,龙雪还是觉得非常的不自然。

    偷偷地仰头看他,他高大得像一座山,她想看他还要努力地仰头,在他的面前,她简直就是一个孩子。一仰头,就接受到他深不可测的眼神,他也刚好看向了她,龙雪就像做贼被人当场抓到一般,顿时就心虚起来,赶紧别开了视线,不想再看这个魔鬼。

    出了房间往楼梯下面走去,龙雪又忍不住偷偷地打量着自己看到的一切。她不是欣赏这里的豪华,她是想着熟识一下环境,找个机会逃出去。

    一路而下,龙雪看得眼睛都直了,每一处的楼梯上都站着一名佣人以及一名黑衣人,不知道是等着随时侍候黑曜,还是在防着龙雪逃跑。龙雪认为那些人是等着随时侍候黑曜的,她可不认为她重要到要让黑曜花这么大的心丝防着她逃跑。

    她充其量,不过是黑曜看中的玩物,因为还没有得到,所以才会暂时吸引着黑曜。

    那些人在黑曜拉着龙雪下楼的时候,都恭恭敬敬地叫着黑曜:“少爷”或者“少主”。

    对于龙雪,他们都不敢多看一眼,生怕会触到黑曜专制霸道的神经,替他们招来灾难。

    黑曜拉着龙雪下到一楼,径直就进了餐厅。

    龙雪这才彻彻底底明白黑曜伸手的真正目的,原来是要带她下楼吃饭。

    嗯,她也真的饿了。

    这个恶魔也真是的,要带她下楼吃饭直说不就行了,干嘛闷不吭声地伸手到她面前,害她误会了,才会一次又一次地挑战着他的底线。

    下楼的时候,龙雪因为走路又扯动了受伤的五脏六腑,虽然不像第一次醒来那般晕倒,但也让她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要不是经历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原来那般的脆弱,如同瓷娃娃一般,一摔就碎。

    吃药的时候,黑曜会吩咐佣人把药端进房去,怎么吃饭的时候,黑曜不让人把饭端进房里给她吃呢?

    呃?

    龙雪为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抱怨念头吓到了。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抱怨念头?

    “坐下!”

    冰冷而酷酷的话传来,龙雪飘远的思绪马上就回来了。

    龙雪本能地坐下,双眼是不受控制地就往桌子上扫去。别怪她这般心急,她饿得要命,此刻谁给她饭吃,她就把谁当成大爷的。

    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色香味俱全又中西式结合的美味佳肴,看得龙雪肚里的馋虫直抓她的心,让她恨不得刮一阵龙卷风,来一个席卷残云。

    一碗散发着大米清香的白粥摆在她的面前。

    龙雪两眼陡地圆睁,这个恶魔不会是让她吃眼前这一碗白粥吧?

    他竟然要虐待她的胃!“你要带我去哪里?”

    被黑曜拉着走的龙雪,有点意外这个恶魔刚才那般霸道地要求她伸出手,原来是想拉着她走,她还以为他想打她呢。嗯,算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黑曜不答话。

    因为龙雪身上有伤,哪怕吃过了药,夜风毕竟不是神仙,不可能吃了药马上就好,所以黑曜这一次拉着她走得很慢。

    得不到回答,龙雪也懒得再问,她本来就不是多话的人。

    不过看到被他有力的大手紧捉住的手,龙雪还是觉得非常的不自然。

    偷偷地仰头看他,他高大得像一座山,她想看他还要努力地仰头,在他的面前,她简直就是一个孩子。一仰头,就接受到他深不可测的眼神,他也刚好看向了她,龙雪就像做贼被人当场抓到一般,顿时就心虚起来,赶紧别开了视线,不想再看这个魔鬼。

    出了房间往楼梯下面走去,龙雪又忍不住偷偷地打量着自己看到的一切。她不是欣赏这里的豪华,她是想着熟识一下环境,找个机会逃出去。

    一路而下,龙雪看得眼睛都直了,每一处的楼梯上都站着一名佣人以及一名黑衣人,不知道是等着随时侍候黑曜,还是在防着龙雪逃跑。龙雪认为那些人是等着随时侍候黑曜的,她可不认为她重要到要让黑曜花这么大的心丝防着她逃跑。

    她充其量,不过是黑曜看中的玩物,因为还没有得到,所以才会暂时吸引着黑曜。

    那些人在黑曜拉着龙雪下楼的时候,都恭恭敬敬地叫着黑曜:“少爷”或者“少主”。

    对于龙雪,他们都不敢多看一眼,生怕会触到黑曜专制霸道的神经,替他们招来灾难。

    黑曜拉着龙雪下到一楼,径直就进了餐厅。

    龙雪这才彻彻底底明白黑曜伸手的真正目的,原来是要带她下楼吃饭。

    嗯,她也真的饿了。

    这个恶魔也真是的,要带她下楼吃饭直说不就行了,干嘛闷不吭声地伸手到她面前,害她误会了,才会一次又一次地挑战着他的底线。

    下楼的时候,龙雪因为走路又扯动了受伤的五脏六腑,虽然不像第一次醒来那般晕倒,但也让她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要不是经历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原来那般的脆弱,如同瓷娃娃一般,一摔就碎。

    吃药的时候,黑曜会吩咐佣人把药端进房去,怎么吃饭的时候,黑曜不让人把饭端进房里给她吃呢?

    呃?

    龙雪为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抱怨念头吓到了。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抱怨念头?

    “坐下!”

    冰冷而酷酷的话传来,龙雪飘远的思绪马上就回来了。

    龙雪本能地坐下,双眼是不受控制地就往桌子上扫去。别怪她这般心急,她饿得要命,此刻谁给她饭吃,她就把谁当成大爷的。

    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色香味俱全又中西式结合的美味佳肴,看得龙雪肚里的馋虫直抓她的心,让她恨不得刮一阵龙卷风,来一个席卷残云。

    一碗散发着大米清香的白粥摆在她的面前。

    龙雪两眼陡地圆睁,这个恶魔不会是让她吃眼前这一碗白粥吧?

    他竟然要虐待她的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