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意外

    倘大的房里只有龙雪和黑曜两个人了。

    “我的吩咐,从来没有人敢违抗,谁没有完成任务,喂狼!”

    黑曜站到了龙雪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睨瞪着她。

    他如山一般高大强壮的身躯总是散发出强大的气场,轻易就把娇小的龙雪笼罩住。

    下一刻,他手一提,就把龙雪提了起来,随即一丢,龙雪被他丢回到那张大床上,龙雪被他这样一提一丢整得晕头转向的,待回过神来时,他已经粗暴地把她包住身体的被子扯掉,丢到了窗前地板上了。

    龙雪的脸瞬间红如火,她急急地想护住自己的身体,可黑曜根本就不给她保护自己的机会,他坐住了她的双腿,捉住她的双手拉压在她的头顶两侧,他低下头来,就像一头饿狼一般在她的唇上霸道地吻着,霸道地索取她的甜美,龙雪有一种错觉,这个男人似乎对她的唇上了瘾。

    龙雪没有呼救,她自知不会有人来救她,她只是拼命挣扎,明知道挣不脱,可她也不想坐以待毙。

    黑曜把龙雪的红唇吮吻得肿胀不堪了,龙雪快要窒息之时,他才松开对她的钳制。在龙雪还在拼命喘息的时候,他拿来衣服,强硬地帮龙雪穿上了衣服。

    龙雪意外!

    从昨天晚上见到这个男人开始,她就能感受得到他绝对是个不可一世的人,可他竟然亲自动手帮她穿衣,虽然他的亲自动手帮她穿衣是以吻遍她全身为代价。

    “走!”

    黑曜帮她穿上衣服后,扯着她下床,也不管她赤着足,扯着她就往房外走去。他的步伐太大,龙雪身上还有些内伤,被他扯着,又气又急又带着饥饿的龙雪只觉得五脏六腑传来了阵阵的痛楚,痛得她脸色发白,额上直冒汗,被他扯住的小手都在颤抖,

    出了房间,往楼下走去的时候,她连腿都在颤抖了,眼前一黑,她向前栽去,在失去意识时,她听到黑曜发出一声暴怒的低吼:“该死!”

    该死?

    是呀,是他该死!

    她身上的内伤不正是他手下的人造成的吗?

    黑曜在龙雪晕倒向楼梯栽滚下去之前,把她捞住了。

    看到晕倒的龙雪脸色煞白,额上全是冷汗,也没有忽略刚才被他拉在手里的小手颤抖的动作,他的脸色黑得像黑炭。

    这个既淡定又倔强不怕死的小矮人儿,极有可能是他寻找了三年的无情女人,让他非常的感兴趣,他可不能在他还没有毁掉她的清白之前让她死去,要死,也得等他厌恶了她的身体再说!

    旋身回房,沉冷的声音丢到楼下去:“去,把夜风给我找来!”

    楼下马上就有人应着:“是,少爷。”

    然后便是急切离去的脚步声。

    黑曜抱着晕死过去的龙雪回到了房里,把她直接丢回床上,明明就是受了伤晕倒的人,他还是一如往常那般的不懂得怜香惜玉,也不怕自己丢的这个动作会加重龙雪的内伤。

    瞪着晕死的龙雪,黑曜的脸色难看得吓死人,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更让房里的气温跌至零度。

    数分钟之后,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少爷,夜风来了。”

    “让他滚进来!”

    黑曜的语气恶劣至极。

    门马上便被人推开了,进来一位穿着医生的白色大褂,长相斯文的年轻男子,他有着和黑曜一样出色的外表,只不过气质和黑曜完全不一样,黑曜是霸道的,专制的,冷狠的,邪魅无情的。而男子则是温文儒雅,风度翩翩,脸上挂着的惯有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两者形成了非常显著的对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