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三节 真相大白

    xxxx武林明曰大结局,这几天就算新书冲榜,无力爆发,被人追的疲于奔命,也没有放弃更新武林,月底完结的承诺,今天清晨起床,一直在写武林,终于完成了一万以上,新书《纨绔才子》冲击月票榜,地位不保,请支持武林的朋友,把月票投给新书纨绔才子,支持墨武,多谢。

    xxxx林逸飞一声断喝后,声音鼓舞回荡,似乎整个甬道都回荡着一个声音,完颜烈,完颜烈……

    油老鼠震的面容失色,颜飞花却是只是笑,她虽然身负重伤,却好像比完好无缺的时候还要开心,她笑的是什么,她既然知道大哥在此,为什么要此刻才来?

    林逸飞只是喝了一声,就已住口,可是却已经如同喝了千声万声一样,他当然明白,完颜烈若是在此,断然没有听不到的道理!

    “是谁?”林逸飞喝声才发出不久,一个声音略带低沉磁姓的声音,已从石门里传了出来,隔着石门竟然还是让人听的清清楚楚,如在耳边,那声音转瞬带了一丝疑惑,或者惊喜,“萧别离,是你?真的是你?”

    林逸飞听到那个声音,握紧了拳头,一向平静的面容竟然也是改变了颜色!

    完颜烈听不出萧别离的声音,只是因为萧别离已经不是八百年前萧别离,林逸飞听得出完颜烈的声音,只是因为,那个声音还是八百年前的完颜烈!

    石室‘咯吱吱’的打开,如同锈住一般,只不过霍然加速,转瞬一阵光亮透了过来,林逸飞愣住,饶是他心志如铁,却也不能不震撼眼前的一切。

    一个身材魁梧之人站就立在石门之处,双眸如矩,只是望着林逸飞,眼中透出一丝疑惑,这人如果说八百年前的战场上如同野人一般的打扮,那么现在的这个人可是说的再文明不过。

    他少了长辫,头发梳理的还算整齐,但是也是相对以前而言,只不过看起来脸是几天不洗一次,好像全心的专注一件事情,只不过从前黝黑的头发已经变的半花半白,脸上的皱纹,虽然彰显他的苍老,却比孔尚任看起来还要年轻一些。

    脸上文人清冷的气质更加的浓郁,双目依旧是光芒闪现,只不过却是少了一分寒意,多了一分睿智的光芒。

    他八百年前,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个纵横疆场,威猛无俦的猛将,只不过八百年后如果路上偶遇,谁都会认为,他不过是个温文儒雅的学究老人罢了。

    可是让林逸飞最惊诧的还不是这些,因为他一直假设着完颜烈的存在,眼前这人正是完颜烈,和他想像的并没有什么差距,他的年纪大了,面容老了,功夫更加精纯了,但是精通内功之人,能够保持鹤发童颜,实在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可是他却绝对没有想到的是,完颜烈手中竟然拿着的不是魔炎刀,却不过是块晶片!

    他的身后,并非帝王将相的府邸,金碧辉煌,镶金嵌玉,一排排的再先进不过的机器有的静静的躺着,有的忙碌异常,十数个已经白发的老人正在机器前全神贯注,显然就是完颜烈劫持的科学家,他们虽然被劫持过来,却是没有什么怨言,显然是在进行着他们认为,十分伟大的工作,他们的身后,都有一台恐怕就是美国国防部都没有的计算机进行仿真,对面的墙上,竟然是用巨大的电子荧屏铺成,里面切割成十数个窗口,展现的有的是曲线,有的波形,甚至还有一个人体的结构,林逸飞目光一扫,发现一个人躺在平台上,全身被个近乎透明的物体笼罩,不知道是水晶打造的,还是一种高科技的材料,不时的一阵阵七彩的霓光从上面闪过,那人还是,静止不动。

    林逸飞只是望着那些设备,完颜烈却是在望着林逸飞。

    他的妹子就在林逸飞的身边,他却好像视而不见,石门一开,他就站在石门的后面,石门一开,他的目光就已经落在了林逸飞的身上。

    萧别离虽然改变了模样,可是他的武功却不会改变,一个高手,只是站在那里,不要说举手投足,就算是凝立不动,都是渊渟岳峙,无懈可击。

    完颜烈眼中兴奋之意随着疑惑之意越来越浓,突然间一声暴喝,一拳击出,他这一拳也不算快捷,只不过拳到半途,这才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啸,让人忍不住感觉诡异非常。

    林逸飞心中一凛,划臂成弧,一掌击出,陡然微微缩回,二人拳掌相交,蓦然静止不动,再过片刻,一阵闷鼓般的密响传了出来,林逸飞脸色微变,竟然‘腾腾腾’的退后数步,嘴角一丝苦笑。

    完颜烈厉喝一声,“你不是萧别离,你是谁?!”

    他身形陡然跃起,苍鹰一般,单掌一划,已经变成层层叠叠的压下,林逸飞嘴角竟然还有一丝微笑,凝立不动,等到完颜烈来到身前,这才一掌击出,却是正中完颜烈的胸口。

    颜飞花只是望着二人缠斗,脸上淡淡的笑,并没有任何焦急之色,反倒多少有了一丝喜意。

    完颜烈被林逸飞一掌击中,身形空中一凝,脸上反倒露出喜意,一个倒纵回到了原地,吐了一口气,这才说道:“萧别离,原来真的是你,这世上能举重若轻破我这招峰云叠嶂,绝无一人!只不过你到底怎么回事?招式虽然有所长进,心法也是不错,只不过内力却是退步了太多,你就算和我妹子一样,三年前来的,还算年轻,内力却已经比当初差了很多,”说到这里,他好像才看了完颜飞花一眼,却是皱了下眉头,“难倒你觉得自己以前不够英俊,或者太过苍老,这些时间无心学武,内功不进反退,跑到国外整容了不成?”

    林逸飞却是知道,完颜烈醉心科学,竟然对自己的一切茫然不知,反倒是完颜飞花,知道的更多一些,他在石门内听到自己一掌拍出,内力雄厚,知道这世上已经是罕见,说是老朋友,这才想到自己,只不过一出来看到自己已经变了模样,不过是个年轻人而已,并非当年分手的模样,不由的猜忌,这才出掌试探,内功这点,绝对做不了虚假,他一掌就已经试出自己的心法虽然一模一样,内力却是与大大有不如,只不过后来看似暴怒,出手却已经收了几分内力,招式试探下,林逸飞却是丝毫不差,反击了他一掌,这招时机精准,招式浑圆,实在是修炼了一生一世一样,完颜烈一眼看出招式不差,实在比当年的萧别离还要胜过一筹,不由的疑惑。

    完颜烈说到整容的时候,似乎觉得有趣,大笑了起来,笑了几乎流出了眼泪,只不过再过了片刻,笑声已如野狼嚎叫一般,渐为凄厉。

    “大哥,你以为自己已是遭遇最不幸的人?”颜飞花终于叹息一声,“可是萧大侠似乎比你,还有不如,他来到这里,不过是个灵魂罢了。”

    “灵魂?”完颜烈一怔,止住了笑容,神色有些诧异,盯着林逸飞一霎不霎,“你难倒就是传说中的鬼上身?”

    林逸飞点头苦笑,“这个名称虽然不雅,不过倒也更能让人理解,那个,根据我的设想,如果一个意志坚强,或许脑电波就会非常强烈,如果他脑电波非常强烈的话,游离出体外,碰到意志薄弱的人,时机巧合,有可能引起记忆,不知道我这么解释,你明白没有?”

    “脑电波虽然称作是电波,可是其中的复杂,人类目前远远无法理解,只能用这个名称来形容,用的什么示波仪器,不过是粗浅的分析,谁能从示波仪中分析一人想的是什么,没有吧?现代的所谓科学,其实也是滑稽可笑!”完颜烈大手一挥,“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只不过萧别离,你的说法还有些错误,就算是单纯的波,也有波峰波谷的区别,也就是常说的正负之分,你的脑电波就算再强,碰到了非常弱的的脑电波,倒有可能能量抵消,不见得一定能够引起叠加,遇到反方向强的,你可能记忆能量一丝不存,也就是民间常说的魂飞魄散,你这种情形虽然十分罕见,多半是你附身的人,本姓懦弱,意志不坚,也可能是一无是处,但是这种现象也并非绝无仅有,古人鲍靓,葛洪什么的,都留下过这种记载,只不过,”他说到这里,也是叹息一声,“我只是恨你把我带到这里,但是从现在看来,你似乎比我更加的不幸,还有那个马特利,说的和你差不多,只不过他是个骗子,狗屁的科学家,一点基础知识都没有。”

    林逸飞本来以为自己的理论完颜烈无法接受,却没有想到他说出的一番言论,竟然比自己还要超前,而且波峰波谷什么的,显然已经有了深入的研究,不由有点目瞪口呆,竟然说不出话来。

    “大哥。”颜飞花甜甜的叫了一声,满是笑容。

    “你又来干什么?”完颜烈对这个妹子,反倒不如对林逸飞亲近,“我警告你,你莫要再来破坏我的科学计划,三年前,你已经让我的研究功亏一篑,我看你是我的亲妹子,既往不咎,若是今天在我大业将成的时候,你还过来捣乱,就算是亲妹子,我也绝不手下留情!”

    林逸飞本来以为完颜烈比谁都清醒,可是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什么大业?你难倒还想着什么王图霸业?”

    “萧别离,没有想到你内功没有进步,嗯,这也不能怨你,”完颜烈放声大笑,“不错,脑电波虽然可以把人的记忆带过来,却不能把人的内功一块带过来,你完全重新来过,能有今天的成就,也算是个奇才。只不过你纵然是武学奇才,可是思维还是如此僵化,现在还有什么王图霸业,那不过是尘埃黄土罢了,再说,你就算有了王图霸业又能如何,”他伸手一指周围,笑声渐淡,神色中有了一丝苍然,“你可知道,这是谁的墓室?这就是当年赫赫有名的一个皇帝的墓室,可笑就算他有如此规模的墓室,有着无数的机关又如何,他躺着的,不过是个几尺的方圆,我把他请了出去,随便找个黄土埋了,他的墓室,让我改成这个科学基地,你说是不是更有意义?”

    “那你说的大业?”林逸飞沉声问道。

    “你这么聪明,如何想像不到?”完颜烈笑了起来,“我这种规模,其实经营了十数年,既然我们可以来到八百年后,又如何不能去了八百年前。”

    林逸飞变了变脸色,“去了八百年前又如何?”

    完颜烈突然一愣,望了林逸飞半晌,“你何必多此一举,你难倒不想回去?”

    “他不想回去。”颜飞花淡淡道:“你既然都看穿了王图霸业,尽归尘土,他又怎么不觉得,八百年的沧桑,不过是场镜花水月?”

    “你胡说什么,快走快走,”完颜烈突然急躁起来,“莫要乱了我的科研思路,萧别离,你若是留在这里,我当然不会阻挡,可是你若想和我妹子一样,过来捣乱,你可莫要怪我以武欺人,你现在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我妹子,”他看了颜飞花一眼,突然有些诧异,“你中了毒,受了伤?天底下还有谁能把你打伤?难倒是萧别离?”

    他只是望了林逸飞一眼,摇头道:“他当然有这个能力,可是他不会出手,”他本来醉心科研,突然见到妹子受伤,多少现出了一丝人情,目光一转,突然喝了一声,“孔尚任,出来!”

    他这一声呼喝,简直可以说的惊天动地,石壁都是震的簌簌作响,林逸飞缓缓道:“孔尚任真是你的手下?”

    远方脚步声传来,孔尚任孤身一人,垂着手臂,“博士,你好。”

    林逸飞有些讶然,有有些好笑,不知道孔尚任如何这么称呼完颜烈。

    “他不是谁是?”完颜烈目光一凝,叫出了孔尚任,却不理睬,只是望着林逸飞,“你没有和他交过手,你若是和他交过手,绝对没有认不出他的道理,他可是说是我的弟子,萧别离,你没有收两个徒弟消遣一下,他是你打伤的?”

    完颜烈目光犀利,能够一眼看出颜飞花中了毒,当然也能看出来,孔尚任已经受了伤。

    “你不要什么事情都要扣在我的头上?”林逸飞有些苦笑,“我没有和他交手过,不过我觉得,他好像并不是你唯一的弟子?”

    “哦?这你也知道?”完颜烈目光一动,“你也见过君忆?”

    “原来她真的是你的弟子。”林逸飞叹息一声,“只不过颜飞花,你到底搞的什么名堂,你既然知道他们都是你大哥的弟子,你却执意和他们为难?”

    完颜烈目光闪动,突然又是喝了一声,“君忆,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现身?躲躲藏藏的,不是你的姓格。”

    “她不能不躲藏,”颜飞花淡淡道:“她要杀我,显然还在忌恨三年前,我把她驱逐出草原,大哥,你现在变了好多,只不过一个是你的情人,一个是你的妹妹,如果二人反目成仇的话,你会帮助哪个?”

    “你胡说八道。”完颜烈冷冷笑道:“她不是我的什么情人,她不过是我的徒弟,为我尽心做事而已,你的本事我还不清楚,只要你不惹别人,那人已经是烧高香的。”

    “但是目前受伤的是我,而不是她,”颜飞花身形晃了一下,好像勉强站立的力气都没有,“我总不成,自己觉得太过惬意,把这一线穿放到了自己的身上。”

    “一线穿?”完颜烈又是皱了一下眉头,“这倒有趣。”

    油老鼠是这里最不清楚的一人,听到这句话,却只觉得完颜烈是个疯子,他妹妹中毒,他竟然说是有趣?

    “一线穿本来就是伊贺流的不传之密,不过那是八百年前的绝学,八百年后,伊贺流还会存在?伊贺流还有高手能让你中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逸飞听到这里,有些骇然,“你莫非不知道你妹妹如今已是伊贺流的宗主?”

    他本来以为很多都是完颜烈的暗中艹纵,如今看来,他竟然一无所知,如果他连妹妹已经是伊贺流的宗主都不知道,那他这几年难倒真的足不出户,只是潜心研究?

    “他当然不知道,”颜飞花笑了起来,“他现在眼中还有什么伊贺流,还有什么妹子,就算萧别离来了,他也不过觉得多少有些触动罢了,他现在一门心思的只是研究科研,我只以为我若是受伤,他还念记兄妹之情,能够多少有些关心,如今看到,我就算死了,他最多也是长叹一声,继续回去研究他的大业。”

    “全是废话,”完颜烈挥挥手,有些烦躁,“一线穿算个屁,给你一天的功夫,凭借你的内力,运功逼出来,完全不是难事,你故意让毒气上升,做出一幅可怜的样子,当我不知吗?不但我知道,萧别离显然也知道,不然以他的妙手,给你医治又有何难!”

    林逸飞看到他竟然还是如此清醒的头脑,不由有些佩服道:“完颜烈,看来一切都还逃不过你的眼底。”

    “君忆,出来吧,”颜飞花突然说道,她声音虚弱,却是有着一种执著,“你算计了良久,和服部玉子合谋,不就是为了这一天?这么精彩的戏份,缺了你,怎么还会演成?”

    她声音落下,四周一片寂静,就算完颜烈都是忍不住望向甬道的尽头,目光有些复杂。

    “我大哥觉得对你不住,避而不见,现在你已经击败了我,破了当初的试验,我又顺了你的心意,让他出来,你还是不见吗?”颜飞花笑笑,“他已经说出来,你不是他的情人,不过是他的弟子,不知道你听到这里,有什么想法?”

    四处静寂,良久才有脚步声传了过来,一个老妇,拄着拐杖慢慢的走了出来,满头白发,颜容却也不算苍老,林逸飞看了,心中一震,竟然依稀从她脸上看出了百里冰的影子,服部玉子竟然也走了出来,不过离的远远的,好像不敢上前。

    老妇腰板虽然挺直,神色却有些凄然,出来后,只是望着完颜烈。

    完颜烈目光和她一接触,转瞬移开,淡淡道:“原来你果真也来了?”

    别人的目光都是望着君忆和完颜烈,只有孔尚任出来后,一直垂着头,目光露出了一丝怨毒,很重很重,宛如几十年的积累一样。

    “你真的还想回去?”老妇开口问了一句,咬着牙。

    “当然,不然我费劲心思做什么?”完颜烈挥挥手,“都走吧,我只当做了一场梦罢了,我还要研究,我的大业就要成功。”

    他说话的声音有些低沉,听起来有着说不出的意兴阑珊,“我的大业就要成功,谁都不能阻挡我,”他目光落在了透明罩中的那个人,望着不停闪动的七彩流光,眼神有了一丝疲惫。

    “既然都来了,不如我把前因后果说说,”颜飞花扶住了林逸飞的肩头,好像站住都有些困难,可是却还是不出口要求别人救助,林逸飞皱了下眉头,看她竟然不运功抵抗,不由有些担心,“大哥,你说我把事情说出来,让萧大侠听听,好不好?这里的人,都是多少明白一些当年的事情,萧大侠虽然绝顶聪明,推测了一些当年的端倪,毕竟还是不全。”

    “说吧,说吧。”完颜烈挥挥手,“说完就走,莫要停留,我的大业已经被你耽误了一段时间,我还要完成大业。”

    林逸飞看到他这一回的功夫,不断的重复那个什么大业,皱了下眉头,完颜烈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精明,分析问题也是丝丝入扣,但是现在显然已经陷入了研究,难以自拔。

    “事情还要从几十年前说起,我大哥那个时候,来到了这个世上,”颜飞花笑着望了一下君忆,“君忆,你们显然都已经知道,我大哥是个八百年前的人物?”

    君忆冷冷的望了颜飞花一眼,“这何须你来说明,对于你大哥,我知道的比你还要清楚。”

    颜飞花也不恼怒,林逸飞看着二人,却有些感慨,二人并非一个时代的人物,却是更加凸现出岁月的无情,君忆以前看起来,如果真的和百里冰比较想像的话,那长的也算不错,只不过她的痴情,显然没有任何回报!

    “你知道的多有什么用?你还是劝阻不了他的回归,不过你知道我是他的妹子,多少有些意外吧?”颜飞花冷冷的笑道。

    君忆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我,我大哥,还有眼前的这个林逸飞,或者更准确一点的说,是萧别离,都算是八百年的人物,当初的萧大侠神功盖世,就算我们兄妹联手,都是勉强能战个平手,只是可笑君忆你自以为聪明,却还在不停的试探,只不过当年因为一个非常奇异,不可预测的原因,我们三人都来到了这里,我大哥比我早来了几十年,所以他看起来虽然比我老上了几十岁,但是无论如何验证,就算做什么dna的分析,他还是我的亲大哥,任何人不能更改!”

    众人听到这里,都是楞了一下,目光却都是投向了林逸飞,显然对于颜飞花的古怪,他们早有察觉,但是林逸飞竟然也是穿越的人物,他们并不知情。

    “原来如此,”君忆有些恍然道:“我一直以为,林先生是你的弟子,或者说,是颜烈的弟子,没有想到,没有想到……”

    说到这里的她,有些摇头,却有些兴奋,仿佛想到了什么,飞快的望了孔尚任一眼,正巧孔尚任的目光也是望了过来,二人目光一触即分,好像有什么交流,又有什么隔断。

    “我呢,来到这里是在三年前,萧大侠是这里最惨的一个人,他是半年前来到的这里,来的不过是个元神,或者说是个魂魄,这如果让我大哥碰上,多半会神经分裂的,但是他无疑又是这里最幸福的一个人,因为他终于重新的确定自己的位置,八百年前的萧大侠就是急人所难,为世人排忧解难,八百年后,虽然自身遭遇了大难,当然,可能有些人认为是风光,但是对于我们三个人而言,无疑都是磨难,他不但恢复了武功,而且继续发扬乐观助人的精神,八百年后的他,虽然最惨,却是过的最幸福,还有一个女人一直跟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的,就算我看到了,都觉得有些艳羡,不忍拆散他们。”

    说到这里的颜飞花望了君忆,若有深意,君忆浑身震了一下,忍不住的垂了目光,不敢正视颜飞花。

    “他这算什么?”完颜烈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在我的眼中看来,他是一事无成罢了。”

    林逸飞只是笑笑,好像有些无奈,望了一眼颜飞花,正巧颜飞花也望了过来,二人一笑,反倒觉得最了解自己的,无疑就是身边之人。

    “人生的意义,个人的看法不同,”颜飞花继续说了下去,“我大哥来到这世上最早,肯定也是经历过一段很难熬的时光,他去了当年我们大战的地方,以为萧大侠不死,于是专心的等待,希望萧大侠能够回去,当时他可能记得我这个妹妹,但是更想念的却是萧大侠,因为在他的心目中,这个妹子永远的都是无足轻重。”

    “废话,废话,”完颜烈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耐烦,连连摇头,只不过看着妹子的目光多少柔和了一些,这毕竟是他的亲妹子,血浓于水,他关注她的时间太少,这回脸上露出一丝歉然,头一回的没有说什么着急回转,完成大业。

    “他等在那里的功夫,并没有放弃主动的寻找,所以他收了个徒弟,叫做君忆,”颜飞花说到这里,众人的目光都是望向了君忆,只看到她仍然望着的是完颜烈,心中不知道为什么都是酸酸的,不是味道。

    “他画了三副画,让君忆带着中一幅画去找萧别离,画上是个夜叉,别人不知道其中的寒意,可是萧大侠一定明白,因为那是他的恋人,疆场上生死与共的恋人,只是可惜那时候,萧大侠并没有到,他到来的时间是半年前。”

    众人的目光又都是望向了林逸飞,有些感喟。

    “我大哥的一番心思用在了空处,可是却因为这件事,让君忆对他产生了爱慕,一个女人爱人并不可叹,可叹的就是爱的人,一颗心不放在自己的身上,”颜飞花望向了君忆,“君忆喜欢我大哥,可是我大哥喜欢的,只是,只是八百年前的一个人,他现在这么的钻研所谓的大业,说穿了不过是想回去,见他喜欢的人一面!”

    完颜烈这次并未说话,只是握紧了拳头,凝望向林逸飞,他却没有看到,两行清泪顺着君忆的脸颊流下,落入尘埃!

    “君忆为了我大哥的找人的心愿,不辞辛苦,这一路上吃尽了艰辛,她先后认识了方震霆,杨虎和百里守业,只是可惜,三人虽然喜欢的是一个人,君忆的心思,却是只放在我大哥的身上!”

    说到这里的颜飞花,目光略过了孔尚任,有了一丝讥诮,林逸飞捕捉到了她的目光,若有所思。

    “大上海的时候,君忆和杨虎成亲,只不过想引起我大哥的嫉妒,却没有想到她是大失所望,因为我大哥根本没有把她放在心上,百里守业爱恨成狂,一直守在君忆的身边,却得不到心上人的喜爱,却也不想心上人到了别人的怀抱,所以勾结当时大上海的黑帮,血洗了杨虎的基业,君忆出手救下了杨虎,却心伤之下,和百里守业离开大上海,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知道的只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了,君忆,我说的这些,是不是对的?”

    君忆目光还是凝望在完颜烈的身上,却是换不来他的一丝目光,眼眸中终于透出了恨意,冷冷说道:“你不愧是他的妹子,心智也是和他一般地聪明,也是和他一样,一如既往的铁石心肠!”

    颜飞花娇笑了起来,“承蒙夸奖,愧不敢当,萧大侠,对于几十年的事情,不知道你清楚了没有?”

    林逸飞缓缓点头,只是道:“原来你早就知道。”

    “我当然早就知道,”颜飞花满是笑意,很开心的样子,“你来了半年,就已经知道的七七八八,我来了三年,岂能一事无成!”

    众人都是沉默,颜飞花又接着说道:“我大哥一计不成,等了萧大侠你十几年,就已经放弃了等待,他断定你说不定死去,或者根本没有穿越,因为我这个妹子也没有出现过,所以他放弃了寻找,开始转为研究回去的方法,只是这个时候,君忆肯定也在找他,我大哥找到了这个地方,把里面的皇帝请了出去,又经过了不少年头,你们看看,现在这里倒可以说是时空理论最为先进的地方,这里的科学家也是他请来搞科研的,科研需要经费,需要科学家,他自己在学,又感觉到不算方便,所以收了第二个徒弟,也就是孔尚任,他教了孔尚任的武功,然后全心的搞研究,就算我这个妹子也是不放在心上。”

    颜飞花说到这里的时候,好像有些累了,顿了一下,这才说道:“然后三年前,我就来到了这里,碰到了呆在这里的君忆,君忆那个时候,显然已经找到了我大哥,只不过和没有找到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她就算呆在这里几个月,也是见不到我大哥一面,我碰到了她,有些好奇,一言不合的和她动手,重伤了她,却是多少有些好奇她的武功,因为千里凤鸣本来就是我的内功心法,我大哥也知道习练的方法,她又是从哪里知道?我逼她立下了狠话,如果此生不击败我,再也不会出现在我面前,她一气之下,远走海外,只不过我好奇之下,进入了这个陵寝,又和孔尚任交手,重伤了他,只不过他倒是忠心,死也不肯放我进去,我当时佩服他是一条汉子,所以飘然而去,却是偷偷的转回,见到了我大哥!孔尚任,你虽然聪明,可是却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孔尚任脸色微变,一言不发。

    “我看到的大哥其实和现在没有什么两样,张口的大业,闭口的伟业,听我说话的功夫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听了我这么久的言论,还没有不耐烦,实在是头一次,”颜飞花叹息一声,“三年过去了,看来他还是痴心一片,萧大侠,这点来看,他倒有些不及你的。”

    “你不用激我,我都是百来岁的人,难倒还会中了你的激将法?”完颜烈听了前因后果,索然无味,却还是听着她讲完,“妹子,你已经不小,有自己的事情,大哥这里的事情,你莫要管了。”

    “难倒他们追杀我,不让我活命,你的妹子眼看就要危在旦夕,你这个大哥还是忍心不理?”

    颜飞花脸色有些愤怒,又有些哀求,“大哥,当年的你何等的豪迈,又有什么放不开的?怎么到了现在,反倒糊涂起来?”

    完颜烈眼中却流露出一丝痛苦之意,“你说的恰恰相反,我就是因为放得开,所以才会遗憾终生。”

    “你说什么?”颜飞花一愣,头一回出现了茫然。“你莫要管了。”完颜烈又有些不耐烦,“君忆,我对你不起,可是我教了你的武功,指点了你的几个宝藏,也算是对你的一些补偿,无论如何,我喜欢的都不是你,拜托你,你也是几十岁的人,我也将近百岁,大家都是眼看入土的人,就不要在此纠缠不清,我妹子打伤了你,我给她赔礼道歉好不好,你放过了她好不好?”

    林逸飞听到这里的时候,有些皱眉,却有些骇然,完颜烈的冷淡绝情执著都算是世上少有。

    “我放过她?”君忆言语透出了一丝寒意,“这话应该反过来说,我应该求你的妹子放过我才对!这几年来,我就算到了海外,她还是对我紧逼不舍,总是过来和我捣乱,我已经是忍无可忍!”

    “什么?”完颜烈有些诧异,转瞬神色怫然,“我明白了,飞花,这一切都不过是你的诡计,你引他们前来,故意受伤,就是为了逼我出手退了他们,你大错特错,我已经不是八百年前的完颜烈,为了一己恩怨就要大动干戈,你怕一计不成,又把林逸飞引了过来,不过是想借他的例子,劝我放弃大业,你费了这么多的心机,实在是不可理喻,我要告诉你,你不要总是搞这么多的花样,这都是徒劳无功,你也不用装的可怜兮兮的,你中的毒,你自己能解,不用解药,就算你内力都是足够,你不解毒,无非是想让我觉得你要死了而已。”

    “原来这都骗你不过,看来我就算死在你面前,你也不会掉一滴眼泪,”颜飞花叹息一声,终于直起了腰板,脸色慢慢红晕起来,“服部玉子,你真的以为一线穿是无药可救?”

    服部玉子和君忆都是变了脸色,脸上露出了惊恐之意。

    颜飞花中气变得十足起来,“大哥,你这么聪明,为什么对于回去却是执迷不悟?”

    “道理很简单。”完颜烈突然放声狂笑,“我要回去,只不过想见一个人一面,对她说一句话,说我当年是大错特错,我不说了这句话,我这一辈子,就算死了,都是绝不瞑目。”

    颜飞花神色一动,“是谁?”

    “我又何必对你说?”完颜烈冷冷道:“你虽然是我的妹子,可是从来不明白你大哥我的心思,你总是一味的知道破坏。”

    “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颜飞花淡淡道:“那你就大错特错。”

    她伸掌拍了两下,沉声喝道:“木忍者!”

    “在。”一人从暗处闪了过来,高高瘦瘦,手中拎着一人,神色恭敬。

    颜飞花身形倏然而动,再回来的时候,手中已经接过那人,伸掌拍了一下,那人抬起头来,面容惘然,颜飞花神色胜券在握,淡淡道:“大哥,你看看,这又是谁?”

    完颜烈脸色大变,失声叫道:“是你。”

    他目光激动,只是上前了两步,一把握住那人的手掌,声音都有些哽咽,“清照,真的是你?”

    林逸飞早就认出那人就是苏嫣然,不出意外,只不过听到完颜烈叫出了清照两字,神色一变,变的极为难看,显然想到了什么不妥之事,颜飞花也是脸色一变,向林逸飞望去,二人的眼中竟然都有了一丝困惑恍然,还有那种骨子里面的担忧。

    林逸飞山崩于前不变声,完颜飞花运筹帷幄,算无遗策,也有这种神色,他们忧虑的,又是什么?

    (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