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一节 机关

    丁作飞听着林逸飞一条条的说出自己的破绽,只有种衣服被一件件扒光的感觉,林逸飞目光平静,颜飞花目光犀利,在二人的眼光下,丁作飞只觉得无所遁形。

    “你什么都知道,可是为什么还要和我过来?”丁作飞冷冷笑道:“其实在我看来,你不过是事后诸葛亮而已。”

    “知道是一回事,怎么做是另外一回事。”颜飞花已经替林逸飞回答了这个问题,“人有不为,而后可以有为,林逸飞知道是知道,可是他来到这里,已经是势在必行,他这个人可以放弃自己的安危,却不能放开朋友的姓命!林逸飞本人处事谨慎周密,不过若说林逸飞也有弱点的话,那无疑就是朋友二字,”颜飞花说到这里的时候,竟然也叹息一声,“不过如果说这也算一个弱点的话,就算是我,也情愿有的。”

    “你也可以有这个弱点,关键是你为还是不为。”林逸飞目光闪动,缓缓说道。

    “如果我们能出去,或许我能考虑你说的话。”颜飞花秀眸转动,淡淡说道。

    林逸飞却是心中一凛,颜飞花惊才绝艳,八百年前,已经是锋芒暗藏,只不过一直身在大哥的羽翼之下,倒看不出什么,如今八百年后,已经是锋芒毕露,武功超绝,由始至终,她对阵自己,都是稳处上风,什么事情,都已经落在她的算计之内,如果就算是她,都觉得出了这地下陵寝的可能不大,那到底是什么危机让她如此的想法?

    丁作飞听到二人如朋友般的交谈,如芒在背,眼珠子却是转个不停,显然是在思考对策,或者是求生之路,颜飞花却是笑了笑,“不用再想了,现在我们都已经没有了退路,只有找到孔尚任,你还可能出去。”

    “你们的恩怨纠葛,我不清楚,既然如此,我留在这里,又什么作用?”丁作飞眼珠一转,沉声说道。

    “你真的没有作用?”颜飞花突然冷笑道。

    丁作飞心中一寒,竟然说不出话来。

    “对付没用的人,我通常都是只有一个方法,”颜飞花挥手作势,“杀了了事,不然这里危机重重,岂不累赘,这里的四人之中,林逸飞当然最有用,杀不得,这个油老鼠嘛,有把自己埋在土中的本事,还有林逸飞关照,当然也不能杀。”

    油老鼠一愣,嗄声问道:“你看到了我?”

    “我当然看到了你,”颜飞花淡淡道:“只不过我生怕林逸飞找不到这个入口,才让你继续呆在土中,那些人我只不过点了穴道,只不过想到我虽然留了他们一命,却有人留他们不得,丁作飞,既然你没有什么用处……”

    “等等,”丁作飞叫了一声,却是不敢有丝毫逃走的念头,颜飞花绝对不会虚言恫吓,这么说,退路已经是死路,现在只有前进,才是唯一的活命之法,“你既然大张旗鼓的来到这里,我想必然确认了孔尚任就在这里,出路已经被你封死,我们只要继续找下去,我想不难发现孔尚任的行踪,既然左右都是死,我愿意当先带路。”

    “那好。”颜飞花一挥手,‘叮’的一声响,对面石壁上竟然出现了梅花般的一个标志,“你可要小心行事,我这透骨钉上又抹了迎风散加肠寸断,中了它的人,只是恨不能马上死去,全身一动不动的只能忍受肝肠寸断的痛苦,若是不小心的落在你身上,那可就不是我的过错。”

    丁作飞只有苦笑,望了林逸飞一眼,看到他只是望着前方的通路,知道自己身份既然泄漏,就不用指望他来援手,实际上,自己把他引来,他不把自己大卸八块已经是很仁慈的举动。

    四人组成了一个奇怪的组合,陵寝甬道虽然宽阔,看似四个人并排走都是没有问题,丁作飞心中产生诡异的同时,又不由感慨工程的浩大,只是想着,不知道到底有谁能有这个荣幸,能够死在这里,丁作飞想到这个念头的时候,哭笑不得。

    丁作飞在前,颜飞花在他身后三步的距离,林逸飞和油老鼠并肩而行,他本来准备让油老鼠走在颜飞花的身后,自己殿后,油老鼠却是畏缩的不敢上前。

    颜飞花行走的时候,回眸一笑,“林逸飞,一般我不会让别人走到我身后,那会给我一种威胁,但是你是例外。”

    丁作飞已经无暇研究颜飞花口气中的深意,他小心翼翼的在前面带路,已经没有刚才和林逸飞说的那种鲁莽,他是个很谨慎的人,他也知道,把颜飞花带到孔尚任的面前,那已经是他的唯一活路。

    甬道错综复杂,前面的不时出现几个岔口,丁作飞有些犹豫,颜飞花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只走左边的道路即可。”

    丁作飞犹豫一下,迈步前行。

    “这里好像和渡劫迷宫有些相像。”颜飞花头也不回,前面的岔道不多,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有三个。

    油老鼠心中一凛,扭头望了林逸飞一眼,看到他还算镇定,多少有些心安。

    “是吗?我不清楚。”林逸飞笑笑,全神戒备,表面却是看不出异样,“你让江海涛套取地下迷宫的样图,难倒没有亲身过去一查?”

    颜飞花身形一凝,停下了脚步,丁作飞却是继续前行,显然不知道颜飞花止步,四个人行走在静寂的地下陵寝中,有如孤魂一样,只不过却只能听到两人的脚步声音,颜飞花林逸飞一步迈出去,都比狸猫还要轻捷,看似只是轻轻的一点,落叶一般。

    缓缓的移动脚步,颜飞花微笑了起来,“看来这也瞒不过你。”

    “你其实一直没有放弃那个渡劫迷宫,”林逸飞沉声道:“只不过很可惜,那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

    “真的?”颜飞花头也不回,“那你还对那个渡劫迷宫还是一如既往的守护,就算江海涛要救命,你也不过给了他假的地图。”

    “不是假的,那只是给他救命用的地方。”林逸飞淡淡道:“但是落在别有用心之人的手上,当然觉得是假的。”

    颜飞花‘咯咯’笑了起来,“林逸飞,我其实也想了很久,我认为问题一定出现在你的身上,不是别人的原因,你又是唯一一个从渡劫迷宫出来的,总有些古怪,所以我难免要去那里看一看,我大哥显然也想到了这点,所以他也也找人去探,只不过我们显然都没有成功。”

    丁作飞和油老鼠显然都不知道二人之间的恩怨,油老鼠知道些事情,只是在想,难倒那个严先生是她的大哥?只不过他却是做梦也想不到,颜飞花的大哥完颜烈,几十年前,已经让马老三几个人去寻找,正因为这件事情,方震霆的父亲才会死在里面。

    “你大哥?”林逸飞缓缓的问了一句,终于忍不住道:“你大哥在哪里?”

    颜飞花不等回答,丁作飞又碰到了个三岔路口,也有些头晕,忍不住扭头问道:“这次还是选左边的一条。”

    “当然。”颜飞花笑笑。

    丁作飞看到一路无事,不再犹豫,迈步上前,才走了两步,突然疾风大作,惨叫了一声,油老鼠吓了一一跳,向前看去,甬道还是漆黑一片,只是丁作飞已经没有了踪影。

    “原来左面这条路有翻板机关,有趣有趣,不知道翻板下面是什么,是长矛林立,还是刀锋纵横,不知道再走下去,会不会有什么冷箭毒水,毒蛇毒气的,我只以为这辈子,再也看不到这种装置,没有想到一个地下陵寝,虽然比不上渡劫迷宫,却也相差不远。”颜飞花停下了脚步,笑了起来,只是就算油老鼠都听出她笑中的寒气,不由懦弱的向林逸飞身边靠靠,因为他现在已经明确的知道,这里能够救他的,只有林逸飞一人。

    “你何苦让丁作飞送死。”林逸飞叹息一口气,“他不过是奉命行事,罪不至死。”

    “萧大侠,你什么时候,也有这种菩萨心肠?”颜飞花此刻才叫了一声萧大侠,刚才却是一直都在称呼林逸飞,显然不想让丁作飞知道什么,“现在你最应该关心的,应该是自己,还有你的几个朋友的安危,这种人,死了多少,又有什么可惜。”

    林逸飞默然,望了油老鼠一眼,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苦笑道:“你若是不想死,最好不要乱动。”

    “林老弟,你说什么?”油老鼠问了一句,眼前的颜飞花突然也是消失不见,不由怪叫了一声,以为她也莫名的掉到了翻板里面。

    陡然间一股大力传了过来,油老鼠只觉得身子凌空而起,只觉得眼前的景象呼啸而过,洞壁排山倒海中的压来,那种情形竟然好像坐在过山车行驶,想要再叫,扑面的迎来的风声已经压住了他的呼吸,让他心中恐怖莫名。

    这种情况并没有过了很久,却在油老鼠心中造成了永恒的震撼,突然觉得脚下踩到了实地,油老鼠双腿一软,心中一寒,就要跌到地上,林逸飞却已经伸手扶住,油老鼠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一座石门的面前,颜飞花竟然再次出现!

    他才有些明白林逸飞跟着颜飞花,带他过了那个机关甬道,却见到颜飞花长笑一声,衣袂无风自动,整个人好像被风鼓动一般,才要发问,就见到颜飞花手臂一圈,伸掌拍出,只是听到‘轰’的一声巨响,石门竟然被她一掌拍开,石屑四溅,颜飞花大步迈了进去,冷冷笑道:“孔尚任,我已经中了你安排的巧计妙计,现在来了,你还不出来迎接吗?”

    石门开启,灰尘散尽后,油老鼠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又来到一个更为宽广的石室,辉煌壮丽,有如皇宫一样,最上的一张椅子上坐着一颇有老态的男人,满脸愁容的望着颜飞花,淡淡道:“颜飞花,三年了,别来无恙!”

    (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