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以假乱真

    陆晴雯语气非常坚决,不可能是在开玩笑,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了我,陆晴雯为什么这么做?

    中年道士停了脚步僵在那儿,脸色非常难看:“小雯,你这是干什么?”

    陆晴雯道:“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不能就这样杀了他!”

    “这是掌教真人的命令!”

    威严的中年人也一脸怒容:“我接到的命令也是格杀勿论,你这是胡闹!”

    “呯!”的一声,陆晴雯开枪了,不过枪口向上偏,子弹射向了天空,紧接着她手枪又横过来枪口对准脑门:“我阻止不了你们,但我可以跟他一起死!”

    所有人都僵在那儿,没人敢轻举妄动,这个刚烈的姑娘说得到做得到,谁要是逼死了她,回去绝对不好交差。

    仅是一两分钟时间,人影晃动,三个老道到了陆晴雯旁边,正是曾经到过仙岩顶的三个老道,瘦的姓陆,貌似年轻的姓张,白须白发的姓曾。紧接着又有三个人飞奔而至,却是两个人挟着一个手里拿双拐的人,不是冤家不聚头,陆成山竟然带着双拐亲自来了。

    姓陆的瘦老道冷笑一声:“陆成山,你养的好孙女啊!”

    陆成山本来脸色就有些苍白憔悴,不太好看,这时变得铁青就更难看,怒喝道:“过来,把枪放下!”

    陆晴雯身躯颤抖了一下,但还是昂然而立,握着枪的手暴起了青筋,带着哭腔道:“爷爷,放过他们吧,我知道他们是真的没有做坏事,是真的想化解仇怨……”

    “闭嘴!”陆成山气得浑身哆嗦,双拐拄在腋下,指着陆晴雯道:“糊涂,你糊涂啊,像他这样丧心病狂的人,你居然还护着他!”

    “我就是相信他!”陆晴雯不知怎么突然来了勇气,大声地说,并且转过身面对我,露出了一种惨淡的微笑,“玄明哥,我知道你没有想要毁坏美军基地,没有想要引发两国大战,也没有抢‘别人’的东西。不管别人怎么说你,误解你,我都相信你,别的我做不到,但是我可以陪你一起死……”

    我暗叫不妙,她这是左右为难,不想活了!好在这时我已经卸掉了一部分灵气,勉强能动了,我站了起来:“你何苦如此?再说我不想死,凭这些人又怎能杀得了我?这里的事跟你没有关系,你快离开吧。”

    陆成山等人都吃了一惊,颇为紧张,那天我挡了翠湖子两掌很多人都看见了,我的实力不容置疑,而且此时聚集在我身上的压力还是很大,他们摸不透我的底细。

    事实上我还需要些时间,现在还不能动手,只能装狂吓一吓他们争取时间。我故作不屑的样子扫视他们一眼,最后停在陆成山脸上:“陆成山,你给我安排了这么多罪名,可是连你亲孙女都不信,又怎能让别人相信?我不想杀人,但不代表我不会杀人,今天是你们自己万里迢迢送上门来的,怨不得我,不过看在小雯的面子上,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立即滚蛋,从来里来的滚到哪里去,不要等我出手!”

    几个老道纷纷怒骂,什么目无尊长、嚣张狂妄、不知天高地厚之类,但谁也不敢先跳出来当先锋。一方面身份越高面子就越大,也就越怕出丑,以我能移山倒海之力,他们岂能不惧?另一方面也怕陆晴雯真的扣动了扳机。

    陆成山对那个威严的中年人使了一个眼色,中年人用英语快速说了几句,然后对我说:“立即交出玉符,否则就杀了他们三个!”

    我的心一沉,他们居然无耻地用上了这一招!陆成山啊陆成山,你真的是太过分了,无药可救了,名门正派的人居然做出了这种事。

    不仅是我和陆晴雯变了脸色,连陆、张、曾三个道士也皱起了眉头,但是授意者虽然是陆成山,执行者却是那个军官,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中年人又喝道:“我数三声,不交出玉符全部击毙!一……二……”

    我这时还在受压力影响,无法正常发挥,四周已经被美军士兵围住,而且凌枫飘和欧阳真菲被他们抓住并用枪抵着,我绝对无法救出他们。

    中年人举起了手,眼看就要叫出“三”字,我只能屈服了:“等一下,我可以交出玉符,但是必须让我们安全离开,你们要是不答应,永远也别想见到玉符!”

    中年人迟疑了一下,望向陆成山,陆成山点了一下头,他的“三”字才没有喊出来。我说:“先放人,我再给玉符!”

    中年人道:“不行,先交出玉符,后放人!”

    “开什么玩笑,我拿出玉符,你就开枪了,我凭什么相信你会放了我们?”

    “你没有别的选择!”

    我本来也就没指望能先放人后给玉符,漫天要价着地还钱,拖时间而已。我说:“都不让步的话,就没什么可谈了。要不这样,我先把六块玉符放在地上,你们让开一个缺口让我往后退,同时也我的同伴向我靠近,这个时间你们不能把玉符拿走。等到我们四人会合,你们保证不开枪,我再交出最后一块玉符,要是你们反悔或者乱来,我就把我手里的一块毁了。”

    中年人皱着眉头,又望向陆成山。陆成山最清楚八块合一才有奇迹,我拿着一块没什么大用处,所以点头同意了。

    我慢吞吞拿出了六块玉符,一块块面向陆成山让他看过,分别是乾、坎、离、震、巽,最后一块是兑卦,我给他看的是反而,他也没注意到——我拿出的六块都是从宝藏里面得到的假玉符,真正的兑卦符还在青龙嘴里,不可能在我身上,所以我不能让他看清正面的图案。

    其实我也是在赌运气,因为司马南没有死,他知道义和团的宝藏里面有六块假玉符,如果他告诉过陆成山,陆成山就会起疑。不过我赌他受了伤,又死了师父,心里想的都是报仇,对于已经失去的宝藏和玉符不会多想,未必会把宝藏中有假玉符的事对陆成山说过。

    六块假玉符看上去与真玉符几乎一模一样,区别的是里面蕴含的灵力,拿到手上才能清楚分辨出来,现在隔了十几米远,陆成山没有看出问题来,没有丝毫起疑,谁能想到我身上带着六块如此相似的假玉符?

    我开始慢慢后退,中年人用英语与美军指挥官交流,让他们放开欧阳真菲和凌枫飘,林梅扶住了他们两个向我靠近。我不知道中方与美军达成了什么样的协定,但这里的事情肯定是陆成山等人说了算,美军士兵只是协助。

    出人意料的是陆晴雯也向我们靠近,还是用枪指着自己的头,陆成山的卑劣行为让她非常失望,她是铁了心要帮我们了。

    凌枫飘和欧阳真菲的伤并不是太严重,特殊子弹虽然穿透了混元一气符的防护力场,已经被抵消了大部分冲击力,入肉不太深,他们两个都已经逼出了子弹,并自己止血了。

    我们四人会合了,陆晴雯也走到了我前面,挡在我前面,明显是要用她的身本来给我们挡子弹。陆成山气得快要吐血了,怒吼道:“你给我回来!”

    陆晴雯摇头,凄楚的说:“爷爷,我不敢说是您错了,但是您做的事显然与平时教我们的做人道理不同,我没有背叛您,没有反对您,我是在按您的教导做我觉得该做的事。”

    “你,你……”陆成山几乎晕倒,怒吼,“开枪,给我开枪杀了这畜牲!”

    没人开枪,能听懂的人都知道这是气话,听不懂的人当然也不会听他的命令。

    我们继续后退,中年人喝道:“现在该交出最后一块玉符了!”

    我把一块玉符拿在手里,朝他们晃了晃:“不要跟我玩阴谋诡计,只要我一捏就变得粉碎,你们永远不可能凑齐八块。现在让他们四个离开,给她们一条小艇,我确定他们安全之后就把玉符给你们。”

    中年人立即道:“不行!”

    我说四个人已经包括了陆晴雯,她这样对我,我当然不能把她留在这儿,但是陆晴雯却说:“不,我不走,我做的事我自己负责!”

    林梅道:“我也不走,他们两个先走就行了。”

    我平静地说:“他们两个受伤了,没人照顾怎么行?你放心跟他们一起去吧。小雯你也走,你爷爷正在气头上,你先到其他地方玩几天,等他气消了再回去。”

    陆晴雯还是摇头,她认定的事,没人能改变。不过林梅同意了,她知道我有办法脱身,他们没有离开反而影响我行动。

    中年人和陆成山本来是不同意的,但是姓张的老道发话了:“让他们走,吾等乃是名门正统,道门宿老,便是对付奸恶之徒也不能采用逼迫亲友的手段。”

    中年人和陆成山的脸色都很难看,我笑道:“看来还是老老道懂道理,早说这话不就什么问题都没了。”

    张道士森然道:“朝廷和官府之事我不管,但是你伤我门子弟子,当众羞辱本派,却是饶你不得!”

    我知道,肯定是高峰等人回去说了许多坏话,激怒这三个老道了,今天绝对不可能善罢干休,但是只要能让林梅等人脱身,我怕他们个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