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梦回故乡

    我和林梅、凌枫飘回到福州,住在欧阳真菲祭炼仙童的那个村子里。

    几天过去了,我一直想不出可以对付那条龙的办法,所以心情烦恶。打了几次电话给血里玉想要问问她的主意,可是她的手机都是关机状态,估计她是到野外深山,手机没信号了。

    这件事我不想求陆成山帮忙,第一是不信陆成山能有什么办法,第二是我对陆成山的动机有了些怀疑,他帮我找玉符只怕不仅是为“赎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得有些保留,不能让他知道我的所有行动。

    我打电话问陆成山最后一块玉符的下落,陆成山说还没有头绪,叫我安心等待,可是我哪能静得下心来?而且这几天林梅的妊娠反应更明显了,头晕恶心,吃什么吐什么,浑身不舒服,明显憔悴了。

    我空有一身法术咒语,却治不了她的病,只能带着她去看医生,但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说妊娠反应没有特效药,也不能随便吃药。每个人体质不同,反应有轻有重,同一个人每次怀孕反应也不一样,不需要特殊的治疗,只要保持心情放松,好好休息,过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我虽然强颜欢笑,我的心事却瞒不过林梅,她又怎能真正开心起来?这一天晚上我练完功,突然发现林梅脸上有泪水,不由吃了一惊,急忙问:“你怎么了?”

    “没事……”林梅急忙把头转到了一边去,擦掉眼泪。

    我心里痛惜,摩挲着她的头和柔顺和长发:“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每一块玉符都不容易,但是我都拿到了,现在只差两块,还有至少三年时间,我一定能找到的。”

    “不,不,我不是担心这个。”林梅转过头来,眼睛有些发红,“我是梦到我爷爷了,想他和我爹娘。”

    “你爷爷?”我从来没有听林梅说过她爷爷的事,连她父母都极少提起,我为了不触及她的伤心黑暗童年,也尽量不问她,所以完全不知道她爷爷的事。

    “嗯,小时候他经常给我讲故事的,还会做弹弓给我。其实我也记不清他的样子了,但是梦里我知道他就是我爷爷,他拉着我的手叫我回家……我,我心里舍不得你,所以没有跟他一起走。”

    我笑了笑,帮她整理有点凌乱的头发:“只是做梦而己,最近你身体不舒服,睡眠不好所以做梦了。”

    林梅微皱眉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好像我昨晚也梦到他了,以前很少梦到他啊。”

    我有些警觉起来,林梅现在体虚气弱,容易被外邪入侵,而且欧阳真菲就在离这儿不远的地方天天施法祭炼仙童,有可能引来一些阴邪之物。我在心里问小雪:“这两天夜里,你有没有发现不正常的东西?”

    小雪有些无精打采:“有你这个**师在旁边,谁敢靠近啊。”

    想一想也对,以我现在的修为,一般的邪物哪里敢靠近?也许只是林梅身体状况不好,睡得不踏实所以做梦了。

    我安慰了林梅一会儿,让她枕着我的手臂睡了。

    第二天我想起这事,有些不放心,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呢,还是做些防备。于是画了几张镇宅符贴在门窗上,又以封门断路咒法封闭了四面八方所有进出口,其咒有云:开天门闭地路,留人门闭鬼路,月影来壁缝断,天井来水面断……此咒法经有实力的人施展后,本宅便如铜墙铁壁,鬼邪休想进入。

    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夜里林梅突然惊呼一声醒来,把我吓了一跳。我急忙问:“怎么了?”

    林梅以手按着胸口,定了定神:“我,我又梦到我爷爷了,而且他带着我回到了故乡……”

    我抱住了她,轻拍她的背:“别怕,别怕,做梦回故乡是好事啊。”

    “可是……可是我看到了陆成山也在那儿,他,他杀了好多人,全身是血,地上也到处是血。”

    我暗叹一声,这一定是她小时候看到陆成山杀了蛇肠谷许多人留下的可怕记忆,现在串连到梦里去了。不过连着三夜都梦到她爷爷,着实让人有些忐忑,这又是怎么回事?

    林梅问:“会不会是我爷爷托梦给我,要我给他报仇?”

    “不会的,只是你最近心神不宁,所以晚上容易做梦。”

    “可是我连着三天都梦到我爷爷啊?”

    “如果是你爷爷来托梦的话,我和小雪一定会知道的,而且我已经封断了所有门路,不可能有灵体靠近……”我极力劝说,但连我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林梅会连着三夜都梦到了她爷爷?

    每个人都有自己执着的东西,或是放不下的东西,林梅对什么都看得很淡,唯有蛇肠谷的灭门血仇无法释怀。这是她最深的痛,是她内心最黑暗的地方,连我也无法照亮,但是陆成山等人当年是在“执法”,我们不能因此向他寻仇,况且我现在还有仰仗陆成山的地方,所以我无法解决她这个心病。

    接下来几天,林梅没有再梦到她爷爷,也没有发生什么不正常的事,但是她郁郁寡欢,心情沉重,再加上妊娠反应,整个人都消瘦憔悴了。我很焦急也很心痛,但是劝解没用,想带她出去散散心,她也不想动。

    这一天晚上我陪着林梅看电视,我心不在焉,心里想的还是找玉符的事,林梅突然来了精神:“大哥你看!”

    我从梦游状态回过神来,原来电视节目里面在介绍梅花拳,难怪她有兴趣。节日中介绍了梅花拳的特点、起源和历史、现在传承的状况等,这几年兴起了武术热,到处都在办培训班,梅花拳也热起来了,不但国内许多学校在练习,甚至传到国外去了。最后节目还介绍了梅花拳的发源地河北省平乡县,那里有祖师祠堂,有领导题字“梅花拳圣地”,梅花拳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等,总之荣誉很多。

    林梅眼中闪动着向往和热切的光芒,我有很久没有看到她这种热切的眼光了,于是问:“我们去那里玩好吗?”

    “你说电视里面?很远吧?”

    “不算远,反正我们现在没什么要紧的事,就去走一走,也许你祖先就是那附近的人,算是回去祭祖了。”

    林梅很高兴:“好吧,只是你没有别的事要忙吗?”

    我笑道:“我现在的任务就是陪你,想去哪里玩,想吃什么,尽管开口。”

    林梅靠在我身上,脸上有了些红晕:“大哥真好。”

    我打趣道:“你现在才知道我好啊,难道以前我就不好了。”

    林梅道:“以前也好,现在更好。”

    小雪叫了起来:“肉麻死了,受不了了,我睡觉去!”

    “……”

    第二天我们就出发了,只有我和林梅上路,凌枫飘选择留下来陪欧阳真菲,第一是不想当电灯泡,第二是欧阳真菲确实需要护法,如果不是特殊情况,我也是要留下的。

    林梅有了精神寄托,心情舒畅,妊娠反应神奇的好了许多,能吃得下些东西了,坐车也没有晕车。我猜她一再梦到爷爷和家里人,是一种思乡病,人在虚弱的时候就会特别想念家乡和长辈的庇护。她没有真正的故乡,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就连暂住的蛇肠谷也被毁了,所以她连思乡的机会都没有。更糟糕的是连我家也被小鬼子烧了,还没有重建,她完全没有地方可以寄托,所以梦到了并没有什么印像的爷爷。

    我没有收入,身上的钱已经花光了,只好卖了两件从日本拿回来的古董,在去河北的路上坐最好的车,住最好的酒店,绝对不能让林梅受委屈了。小雪的乾坤袋里还有大量古董和一些珍宝,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捐给国家有点不甘心,自己留着好像有点不应该,只好暂时保管着了。

    路上走得慢,五天后我们才到刑台,一路换车去平乡县后马庄,距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这天上午我们在等车时,有几个中老年人在旁边议论纷纷,很愤概的样子,说的是当地方言,我完全听不懂,林梅却听懂了几句,低声告诉我:“好像是在说有人要拆他们的房子。”

    我点点头,我没空管别人的家长里短,也不便多嘴,所以当耳边风就行了。

    议论了一会儿,有一个中年人用普通话说:“奶皮,以前是破四旧,建新社会,现在是建旧屋,拆新房,颠地来倒过去,玩我们老百姓啊!”

    这话实在有些反动,却也是大实话,以前怎么破怎么建我不清楚,不敢妄言,现在流行到处建仿古建筑倒是真的,至于拆新房……

    我能忍住不问,林梅却忍不住了:“大叔,你在说什么呢?”

    那个中年人看了我们一眼,气愤地说:“前几年说要建新城,强制把我们村拆了,我们花了钱买了新建的房子,住进去还不到两年,现在又要拆掉,这还让不让人活啊,谁能经得起这样折腾啊!”

    林梅为:“为什么要把新房子拆掉呢?”

    众人情绪激动,七嘴八舌道:“谁知道当官的怎么想。”

    “我们准备去上访,去省里告他们,省里告不了就去京城告御状,俺就不信真没人管了。”

    “听说是以前的领导落马了,这个项目是他批的不合法,所以要全部拆掉……”

    我有些疑惑,贪官落马就落马,也不能把他批示建好的新城全部拆掉啊?就在说话之间,几辆有特殊标志的大巴开过来,车里面清一色是武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