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斗魔

    我握紧了魔刀,准备趁着芦屋光正在对抗第六天魔王的力量时杀了他,不料我的灵气注入刀内,立即发现刀内的黑暗邪气特别活跃。这种气息与芦屋光体内的魔气有共通之处,并且产生某种感应,像是故友重逢的样子,竟然想要挣开我的手向他飞去。

    我心中一凛,难道这把刀,或者这把刀中的魔气与第六天魔王有关?刚才我刺中他的心窝,不仅没有令他受到重创,反而进一步激发了他的魔性,我要是再砍他几刀,岂不是加速第六天魔王降生?而且他刚才就能用空手抓住了我的刀,现在肯定还能,再要是被他抓住,这把魔刀又“临阵叛变”,极有可能被他夺去。

    上一次芦屋光魔王附体的样子我还记忆犹新,速度奇快,神力无穷,没有人能接他一招,白蛇被他一个五星芒法诀就打趴下了。我现在冲过去与他肉搏,估计不是他的对手,万一刀被他夺走,他就更是如虎添翼了!我当机立断,以灵气压制刀内的邪性和魔气,左手凌空抓起不远处地面的刀鞘,还刀入鞘,收进小雪的乾坤袋内。

    芦屋光还在咬牙切齿,全身颤抖,脸上神情变幻不定,显然还在与体内的魔性对抗。如果他完全魔化,芦屋光就等于死了,这里是日本,第六天魔王要大开杀戒的话,我也喜闻乐见,那么我不必出手阻止他。但万一完全魔化之后,他还有芦屋光的记忆和仇恨,对我来说就是噩耗了,所以我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现在冒险出手?

    树林里面人影晃动,五个穿着白色紧身衣的蒙面人出现,跃纵如飞,迅速向芦屋光靠近,却是地洞里面的人从另一个出口出来了。

    我暗骂晦气,叫小雪拿出火鳞穿山龙内丹,喷出了三昧真火。来吧,今天让你们尝尝三昧真火的厉害!

    内丹发出了耀眼的红光,但冒出来的却是极淡的透明火焰,形成火鳞穿山龙模样,先护住了我自身。同一时间芦屋光身上也冒出了大量透明火焰,同样是透明的,但感觉却完全不同:我发出的火焰给人纯净、活泼、明亮的感觉;芦屋光发出的火焰却带着黑暗、阴沉、暴虐的气息。

    想要以火对火么?

    我一念未已,两个蒙面人已经靠近了芦屋光,抱着刀道:“芦屋大人……”

    芦屋光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两手分开向后虚抓,黑暗魔火立即喷涌而出。两个蒙面人立即惨叫,身上着火,倒地滚动几下就变成了残缺不全的焦尸,身体大部分地方已经完全变成飞灰,剩下一点残渣也已经完全碳化,连烟都没有再冒。

    我有些意外,另三个蒙面人更是惊呆了,向前几步想要救同伴,发现同伴不过两秒钟时间就烧化了,吓得又急忙止步,然后转身逃跑。

    芦屋光怒吼一声,屈指一弹,最先反应过来想要逃开的蒙面人立即惨叫倒地。另两个刚转过身,芦屋光双手虚抓,把两人凌空扯了过来撞在一起,落地时也全身是火焰,身体一边挣扎一边变少,等到不会动时已经基本成灰了。

    小雪骇然退到我身边:“他,他这是大义灭亲么?”

    “他疯了!”我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喜的是强敌自寻死路,不用我动手芦屋光就要完蛋了;忧的是芦屋光身上的衣服都炸碎飞开了,只剩下一条小内裤,我没看到有玉符掉出来,也不可能塞在他的小内裤里,那么玉符就没在他身上,他要是疯了我找谁要去?

    芦屋光盯上了我,一步一步向我走来,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魔火越来越猛烈,同时黑暗的感觉铺天盖地而来,似乎连满地的冰雪也变成了黑色。不过他的魔气无法影响到我身边三米之内,任他魔气滔天,我如海浪中的礁石岿然不动。

    距离五米,我心念一动,一股拳头大小的火焰向芦屋光射去。大片火焰虽然看起来很拉风,实际上面积大了压力就小,集中在一处才具有更大的穿透力。

    芦屋光左手挥出,一股小脸盆大的魔火迎了过来。两股火焰相撞,我的三昧真火从魔火之中突入,两者相距足有一米,然后“轰”的一声迸散了,我和芦屋光都被震退一步。

    芦屋光右手挥出,魔火如一条长鞭向我抽来,火鳞穿山龙状的火焰立即蜷缩像一个圆球护住我。又是一声震响,魔火之链碎散,我也没受什么影响。

    经过两次试探性攻击,我心里已经有数,论内气之强盛霸道,我逊他一筹,但我的三昧真火对他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并且我能够灵气源源再生,硬拼打消耗战也不用怕他。不过芦屋光已经处于狂乱状态,攻击必定很猛,跟他硬拼不太理智……

    芦屋光果然发动猛攻,怒吼一声,双手一合,所有魔火集中形成一个直径足有两米的巨大火球向我砸来。他的神智虽然狂乱,本能的战斗意识还在,因为他的实力比我略强,所以采用了这种巨石压卵的打法。

    我完全以意念控制三昧真火,形成锥状急速旋转迎着大火球。无论是什么样的火焰,旋转起来就会威力倍增,我的灵气分为阴阳两股,在气海穴内本来就是旋转的,所以能够很容易就能控制气息或火焰进行旋转。

    我的三昧真火像是一支急转的钻头,钻进了大火球内,形成大火球的力场被冲破了,牵一发而动全身,整个大火球炸散开了,魔火往四周飞散,没有一星半点沾到我身上。实际上三昧真火也好,魔火也好,它是一种精神力和气息,不是真的火焰,精神和气息一散就完全消失,连树木都没有着火——当然如果以树木为目标,又能立即把树木化为焦炭。

    虽说撞散了火球,我也受到了沉重的冲击力,这一瞬间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芦屋光一击无效,立即又双手掐诀聚气。这个法诀我认得,他曾经用这个法诀直接把白蛇打趴下了。法诀对妖魔鬼怪的杀伤效果是很强的,对人一般无效或效果轻微,我就不信他能用法诀把我打晕,所以我没有逃,而是运起盛实法、实意法,坚定意志紧守心神。

    一股怪异的气息结成五星芒状撞向我,只是把我撞退几步,没有能影响我的精神和内息。我敢肯定芦屋光此时神智不清了,否则不会用这样的法诀来攻击我,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我心念一动,巨兽状火焰猛地扑出。

    芦屋光急忙以双手舞动魔火阻挡,但是火焰巨兽不仅是我发出的三昧真火,还有火鳞穿山龙的残魂和气息,凝而不散,强大灵活,将他整个包围住寻找一切间隙攻击。芦屋光身上发出的魔火很快结成一个圆球状护住了他的身体。

    我开始调节气息,只保留对芦屋光完全围困状态,一点都不浪费,准备跟他打持久战和消耗战。我要把他累趴下,生擒他并逼问出玉符的下落,以及土御门神道的情报。

    我有些担心芦屋光顶不住时会冲过来跟我肉搏,但是他没有冲过来,站在原地表情非常可怕,眼晴变得越来越红,越来越亮。

    “小心他的眼神摄魂夺魄。”小雪提醒我。小雪还没有出手,要等时机到了再助我一臂之力,同时也是为了随时“救火”。

    我没有直视芦屋光的眼睛,现在他的身上至少有一大半是第六天魔王的能量和心性,天魔最擅长的正是控制别人的**,影响别人心智,这比直接攻击还要可怕。

    果然,被他瞪视之下,我的思绪不知不觉开始混乱了,脑海中闪现各种各样的念头和幻像:师父指着我怒骂,指责我不该赶走了陈星,气得吐血倒下……煮石道人一脸诡异笑容,给我妈吃的是假的还魂丹……陆成山杀了林梅、凌枫飘和欧阳真菲,把玉符全抢走了,向陆成山告密的竟然是小雪,小雪因为我对陆晴雯动了真情生气了要报复我……突然之间我又回到了后精绝国那个山洞里面,陆晴雯在我身下扭动着,呻吟着,而我身上竟然没有衣服……

    “公子不要上当,全是假的,全是假的!我从来没有怀疑你,你也从来没怀疑我,你正在跟芦屋光拼命,排除杂念,清心寡欲,不喜不怒,无我无他……”

    小雪的话一字一句撞进我脑海,幻影纷纷破散,我纷乱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然后吓出一身冷汗来。确实,最近我对小雪有了那么一点点怀疑和不安,小雪也对我在山洞内与陆晴雯做过什么有心结,这一点点不信任居然被第六天魔王发现并加以利用,几乎令我们陷入万劫不复之中。幸亏小雪也是控制心智的高手,所以她能保持清醒,并帮我防御敌人心智方面的影响,这也是小雪的强项。

    芦屋光的眼睛亮到了可怕的程度,感觉就像两道光芒照射在我身上,人的眼睛怎能亮到这个程度?他已经完全魔化,变成第六天魔王了。他的眼睛突然射出了实质的光芒,凭直觉这种能量我无法抵抗,所以我停止了三昧真火向旁边闪去。不料在他强大的气势和摄魂夺魄的眼光之下,我的动作不协调,身体仅是一歪,没能完全避开。

    在芦屋光眼射异光之际,小雪把一件东西塞进我手里,我以为是火鳞甲盾,急忙举起一挡。举起之后我才发现,这东西不过巴掌大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