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骨女

    我不能确定很多人跑到青木原树海自杀的原因是自然形成的,还是人为造成的,但我敢肯定这种情况已经被人利用,并且极有可能是被芦屋家族的人利用。血里玉说芦屋千丈曾经在深山中隐居多年,莫非就是这里?

    我与中山直树聊了一会儿,他已经在这儿住了十几年,见过太多到这儿来自杀的人,但并没有见到其他特别的东西,最近也没人来过。据他说在树林深处有一处废弃的旧屋,原本是一个富商建造的渡假别墅,后来因为太多人到这儿来自杀,没人敢住也卖不出去,所以荒废了。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看,所以他没有去过,不知道具体地点。

    老头说不能为我提供修车的服务,但可以留我在这儿过夜,我哪里真的有车坏了?所以感谢过他的好意之后,在他疑惑之极的眼光中离开了。

    我记清了小店外面附近的样子,以便于以后传送,然后向老头说的废弃旧屋方向走去,这也是大多数自杀的人走的方向。

    地上有较厚的积雪,不过还是可以分辨出是一条小路,没走多远我就看到了一个警示牌,上面是日文,从一鳞半爪的汉字和偏旁勉强可以猜出内中有“珍惜生命,禁止自杀”的意思。在一些积雪没有覆盖着的地方,可以看到散落的布料、矿泉水瓶,其中一根树枝上还挂着一个遮阳帽,估计都是死人留下来的。

    再往前走已经没有小路了,树木巨大,浓荫蔽天,古藤垂挂,阴森森非常吓人。虽说我完全不怕一般的鬼怪,但是这种气氛还是会影响我,让我觉得紧张和不安。到了这里就无法分辩出方向了,我拿出罗盘看了一下,还是正常的,曾师祖的这个罗盘能够不受地磁影响。

    我继续往北方走,没走多远小雪就发现了雪地中有一个骷髅头和少量细碎的骨头,看上去已经有不少年头了,却不知为什么没人收走,也没有身上其他部分的骨头。

    “你看那边,还真有人上吊呢!”小雪突然叫起来。

    我以小雪的视域看到,右前方不远处有一个人斜靠在一个大树上,耷拉着头,脚离地只有尺许,脖子上挂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系在树身较高处。

    我走过去细看,这人约三十来岁,穿着工作服,因为天冷还没有腐烂,但皮肤已经变成了青蓝色,一张脸疲惫憔悴并且有点脱水,看起来很吓人。

    我有些背上发冷,不是死人的样子让我感到害怕,而是他上吊的方式。因为他的脚离地面很近,当他被勒得窒息时,难道就不想用脚惦着地面,或者用脚撑在树上脱离绳套?在我的印像中,中国人上吊都是悬空挂在很高的地方,套进去了就是反悔也没有办法脱离。或许是日本人特别有毅力,能够临死都不挣扎吧?可是有这样的毅力还有什么事做不成,还要自杀?

    小雪说:“有可能他自杀之前已经迷失了心智,不会觉得痛苦。”

    这个可能性很大,被鬼怪迷惑或是受邪气影响自寻死路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或者是处于幻觉中认为自己在做非常伟大神圣的事,义无反顾地去死。那么这么多自杀的人来自不同的地方,是在外地就受到了影响,还是到了这里才受到影响?这个真的是太奇怪了。

    继续往前走,我们又看到了不少骷髅和尸体,以及许多死者遗物。奇怪的是这么多人死在这儿,我们却没有遇到一个阴魂,森林里只是显得阴气比较重而己——这进一步证实了我的猜测,有人充分利用这些“资源”,把阴魂拘走了。

    “公子,有一件事我们可能疏忽了,以芦屋光的实力,血里玉胜他都非常勉强,上次是芦屋光受了重伤才会被血里玉追得很惨。现在芦屋光的伤可能已经好了,可能还有帮手,你觉得凭我们的实力有几分胜算?”

    我没有忽略这一点,而是我不能因为敌人强大就退缩,所以我不去想这个问题。至于胜算就真的很难说了,修为、法术虽然是主要指标,影响胜败的还有时机、地型、环境、策略等等,至少有一点我占了优势:芦屋光不知道我直接飞到这里来了,我可以给他一个惊喜。

    树林很茂密,加上大部分地方有积雪很不好走,我虽然提气奔走,前进速度也不快。走了一个多小时,前方出现一条小河,居然没有结冰,河水清澈,袅袅冒着热气。顺着小河往上游看时,我真以为我看花眼了。

    二十多米外,一个女子坐在小河边的大树根上,赤脚泡在水里,正在用一把梳子梳洗着瀑布般的长发,一身雪白的和服白得连冰雪也失去了光彩。她歪着头,侧脸和下巴对着我这边,虽然没有看到整张脸,那种温柔端庄的美丽已经让我忘记了呼吸。

    “啊,好美的女子!”小雪惊呼一声,紧接着又说,“一定不是人!”

    我也立即回过神来,绝对不会有活人半夜三更到这儿来梳头洗脚,再说她穿得那么薄,是人的话早已冻得瑟瑟发抖了,怎会如此从容?但是她身上没有很明显的阴邪之气,只有清冷脱俗的感觉,与天地冰雪融为一体,非常和谐,又不像是鬼怪。

    那女子转过头来,对我微微一笑,那种柔婉之美简直无法形容,我几乎要忍不住迈步向前走去。

    小雪一闪现身了:“喂,你是人还是鬼,半夜三更在这里做什么?”

    那美女立即变了脸色,她的脸还是那么美丽,但温柔已经完全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嫉妒、怨恨,指着我快速说了几句日语,转身就走。

    我没有听懂她的话,但不知怎么听懂了她的意思,她的意思是:你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还来找我做什么?

    我真的是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我不是来找她的啊,莫非她在等另一个人,把我当成那个人了?

    “喂,喂,你去哪里?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小雪大叫着,灵体之身飞过小河,向那女子追去。那女子双袖飘飘,举步从容,看起来速度不是特别快,实际上却比小雪飞得还快,眨眼我就看不到了。

    我急忙向前跑,跳往小河中央一块石头上,借力再跃到对岸,提气急追。追出几百米,不但没追上那个女子,连小雪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我想要以心灵感应呼叫小雪回来,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不由惊出一身冷汗来,以前小雪即使离开我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也可以感应到她,一呼即至,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感应不到她了。才这么一眨眼功夫,她不可能到太远的地方去,她遇到什么危险了?那个美丽绝伦的女子又是什么东西?

    我焦急地往前跑,同时观察和感应四周,突然看到一棵大树底下有一栋屋子。大树底下当然不能长出房子来,准确地说是好几棵像榕树一样的巨树,长着无数大大小小的须根,把一栋很宽大的房子包围住了,以至于这个房子看起来像是顶着树根从泥土中钻出地面一样。

    好诡异的房子!

    我停步细看,这是一栋两层青砖建筑,虽然破烂还算完整,看起来有点像古代的教堂,大门和窗户几乎被大量树根和藤条完全封住了,里面一片漆黑,我虽有夜眼也看不太清楚。附近积雪很少,地面有厚厚的落叶,散发出阴郁**的气息,这附近的地气比别的地方高。

    这栋房子应该不是老头说的别墅,建造之初应该不是在树根下的,而是后来几十年,大树生长根须把屋子包围住了。但奇怪的是树根都没有往墙里面钻,全部是贴着墙往下长,所以房子才能这么完整。

    这栋房子必有古怪!我开始凝神感应里面,并且绕着房子向前走。房子里面有很重的阴气,凝而不散,摆设的东西还算整齐,从窗口看进去地面没有多少垃圾和落叶,这也显得很不合理。

    走到另一侧的后门时,后门居然没有被树根封住,并且里面还有闪动的灯光。我非常意外,如果是鬼魂不会使用明火,可是活人又怎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我正在迟疑着,里面灯火移动,并且传来“咯咯”的木屐落地声,一个古装日本美女提着灯笼走出来。又是美女,但与之前见到的截然相完,这一个妖艳妩媚,浓装艳抹,头上插着许多银饰,身上穿着紧身大红底色樱花图案的和服,上挺下翘,纤腰一握,走路扭着蛇腰。

    我暗颇眉头,同样是美女,差别咋就这么大呢?而且这个身上有明显的阴邪之气,绝不是善类,我想不通的是她如果是鬼,怎能提着灯笼穿着木屐?

    那女子走到离我三四米停下,轻启朱唇:“公子一定是迷路了,不要怕,我是好人,我会热情招待你,等天亮了再走。”

    她嘴巴虽然在说话,我却是大脑直接感应到信息,并且有阴邪之气侵入,想要控制我心智。

    我提神聚气阻挡住邪气,灵识聚于双眼一瞪,天眼自开,眼前哪里是什么美女?分明是一件衣服和一张人皮挂在一副完整骨架上。

    那女鬼发觉不妙,惊呼一声丢下灯笼转身就跑。我左手掐起阳雷指向前一戳,女鬼惨叫扑倒,黑气弥漫,等到黑气散去,只剩一张瘪了的人皮包着白骨,衣服、头发和木屐都是真实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