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被埋没的真相

    我无法确定云飞扬和余成书是真的疯了,还是被刘平害死了。从道理上来说,刘平去找我之时并不知道我已经“失踪”,那么他对陆晴雯、高峰和艾美说两个专家发疯的消息应该是真的。但此人深沉狡诈,也不排除是他计划好了一切,害死了两个专家再去骗我,准备支走了我之后再对其他人下手。

    两个专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且高峰去找他们离开已经快五个小时了,如果不是遇到意外早该回来了,难道是刘平还有其他诡计?

    来时十个人,信心满满,热热闹闹,现在只剩下我和陆晴雯,孤单凄凉。我感到极度疲惫,浑身无力,颓然坐在沙地上。

    我真的累了,这段时间我精神一直高度紧张,步步小心,可是还是出问题了。而且这几天研究阵法耗费了我大量精力,刚才救陆晴雯又是费力费气费神,我的身体在明显衰弱老化,现在经不起折腾了。

    “你怎么了,脸色很难看啊?”陆晴雯紧张又不安地问。

    我不能说累,队友们下落不明,也许正在等我救援,我还不能休息。我说:“艾美被他杀了,其他人也有可能遭了他的毒手……”

    “啊?”陆晴雯惊呆了,接着不顾形像破口大骂,什么禽兽畜生卑鄙无耻全骂了。她真的暴走了,如果刘平只是因爱生恨骗了她,现在刘平已死,她还能自己骗自己当成是我,可是刘平居然杀了艾美,还有可能杀了其他人,她不能再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了。

    刘平是陆成山派来的,幸好陆成山此时不在这里,否则我敢打赌陆晴雯会把他的所有胡子都拔下来。陆晴雯拿出手机,却没电也没有信号,气愤摔在地上,掩脸号陶大哭。

    我知道她心里很郁闷和痛苦,哭一哭发泄一下也好,于是就任由她哭了。这时我才想起小雪不知哪里去了,她离开我有好一会儿了,这个地方也透着诡异气氛,不会她也出事了吧?

    我开始以心灵感应呼唤小雪,还好小雪很快有了反应,不到半分钟她就飞回来了,一回来就怪叫:“公子,你下手太狠了吧,把她弄得这么惨?”

    “胡说什么呢,你到哪里去了?”

    小雪有些得意:“你在享艳福,在却跑断了腿,我把十里之内都找遍了,没有两个专家的影子,但是我找到了车子,高峰没有在车上。”

    我的心弦又崩紧了,高峰为什么弃车而走,为什么不回来?我顾不上别的了,叫陆晴雯别哭跟我走,按小雪指示的方向快步走去。我一边走一边说,把我进入墓室的经过说了一遍,包括我的推测都说了。

    陆晴雯连连叹息,为吕煜和公主有缘无份,相爱不能相守而惋惜难过,再想到她自己,又怎能不叹息?

    走出了约七八里,果然找到了车子,车头朝向我们这边,车子是完好的,附近没有打斗过的痕迹。陆晴雯检查了一下,汽油已经用完了,高峰可能是因此弃车步行,回去的途中偏离了方向迷路了。可惜下半夜风大,已经看不出他的脚印了。

    小雪的乾坤袋里还有几桶汽油,我拿出一桶加进油箱,然后陆晴雯驾车开始找高峰,我趁机靠在座位上小睡一下。睡觉之前我把曾师祖那个特殊的罗盘借给了陆晴雯,有了这个罗盘才不会迷路。

    我很快就睡着了,但是睡得很不安稳,感觉车子在动,又感觉像是在与什么人恶斗,找不到什么东西心慌慌。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刺眼的阳光惊醒,发现车子已经停下了,陆晴雯正趴在方向盘上,肩膀在微微耸动着,她在无声地哭。

    “咳……”我假咳一声。

    陆晴雯抬头,但并没有转身:“你醒了……已经绕了好几圈了,没找到我师兄。”

    “以他的武功和法术,不论是遇到人还是鬼怪都应该有些自保之力,应该没事的。”我尽可能地安慰她,但实际上我不这么认为,考古队就是在附近失踪的,罗明中的修为绝对比高峰深厚,最终也没能逃过。

    陆晴雯抹了一把脸发动了车子:“这里不可能找到他们了,再找也是浪费时间,我们去拿了玉符立即回去。”

    我默然,我不想放弃,但是我不得不放弃,在沙漠里找几个人,与大海捞针没什么两样,再在这里耗下去,有可能我们两个也迷路或发狂,以后找不到废墟和公主坟,我们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我们带上了艾美的遗体,直奔公主坟,一个半小时后到达,停好车我立即带陆晴雯进阵。只剩下最后一个伙伴,我不敢再让她离开一步,而且陆晴雯非常想看看公主,无论如何要进去的。

    为了避免把她弄丢,我拉住了她的手,按顺序走到特定的位置,我们被传送进了墓室内,然后来到公主睡觉的地方,一切还与我离开之时一模一样。

    陆晴雯不敢开口,指了指公主,再竖起拇指顶了顶,表示真的很漂亮。我则指了指门口,并起两根手指朝下做出走路的样子,叫她站在门口随时准备逃走。

    陆晴雯依言走到我后面,伸长脖子看着。我屏住了呼吸,收敛体内灵气,慢慢靠近木床,慢慢伸手去掀起锦被。我的心悬到了嗓子眼,这可是旱魃啊,从旱魃手里偷东西,比老虎嘴里拔牙不知要危险了几百倍,要是惊动了她能来得及逃走吗?

    丝绸的锦绣被子丝滑柔顺,颜色鲜艳,一千多年过去了也没太多变化,正如床上活生生的美女。丝被一点点掀开,露出了下面很高挑的身段,我低垂下眼光不敢直视她的身体,因为眼神专注时容易精气外泄,可能会惊醒了她。

    我的手很稳,没有丝毫颤抖,不过我的心真的有一点点颤抖。终于,她的双手露出来了,手指洁白修长有如春葱一般,她穿的居然是露脐装,腹部露在衣服外面,双掌交叠压在肚皮上,隐约可见手掌下面有鲜红色的玉块,厚度和弧线都与我手中的玉符很相似。

    这可有些难办了,不移开她的手我是不可能拿到玉符的,要移开她的手就必须碰到她的肌肤,能够不惊醒她吗?

    事到如今,只能赌一把了,我轻轻放下锦被,调节体内灵气使体温下降,然后轻轻扶起她的一只手移开,再轻轻扶起另一只手移开,露出了玉符。

    我伸出左手去拿玉符,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扣住了我的手腕,正是那牛奶一样洁白、手指像春葱一样纤细浑圆的手——公主手!同时她睁开了眼睛,体内的温度急速升高,炽热狂暴带着强烈煞气的真阳气息从抓握之处狂涌而来。

    我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运功抵抗并挣扎,但是她的手就像铁钳一样,哪里能挣得脱?并且我的右手来不及缩回,也被她扣住了。

    早已非常紧张的小雪和陆晴雯都忍不住发出了尖叫声:“啊……”

    我双臂如被烈火焚烧,只能奋力运攻抵抗,此时不仅是被她握住的地方传来热流,她的身体也在升温,整个石室都在急速升温。

    “你们是谁?”我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这是直接的思想交流,没有语音障碍,但依然可以感觉到女子特有的柔婉和外族人特有的语气。

    我无法抵抗她强大如瀑布冲击的火热阳气,若是激怒她片刻之间就会变成一堆灰烬,我只能以意念回答:“我是吕煜吕耀之的朋友。”

    “吕耀之……”公主露出思索之状,显然对这个名字有印像,但又不能完全记得,不过她发出的狂爆真阳气息还是减弱了许多。

    我脑海中快如闪电闪过许多片断和残影,有的是沙漠绿洲中人们载歌载舞欢庆的场面,有的是“我”与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花前月下恩爱异常的情景。幻像有很多,其中最清晰的是那个很英俊很潇洒的男子仗剑出城,杀敌如砍瓜切菜斩杀大量骑士。但是大量黑气滚滚而来,黑气中许多红眼獠牙,浑身长毛的敌人来了。男子走着禹步,念念有词,挥手之间放出大片火焰,焚烧黑气,砍杀敌人,场面惨烈。敌人源源而来无有穷尽,黑气遮天蔽地,土城里的人惊惶之极,“我”请求国王派兵支援,国王不肯,并且下令关门,“我”苦苦哀求却没有用,最后男子消逝于黑暗中……

    这一定是公主生前的记忆,因为她情绪强烈波动以致于我也感应到了。原来废墟石碑上面的记载不是完全真实的,国王见死不救导致吕煜险入危险,公主以为他死了,羞愤加悲痛而自杀。吕煜回来后愤恨国王无情,又心痛公主香消玉殒,所以无视这些“背信弃义”的人生死,想要以逆天之法复活公主。

    看来考古得到的证据也是靠不住的,历史都是经过美化的。

    公主回忆往事心情激荡,抓着我的手不知不觉松开了,我急忙收回来。只见她脸色越来越凶狠,越来越狰狞,眼睛变得血红,唇内突出獠牙,之前的美丽已经荡然无存,状如魔女。她体内发出的热量和煞气越来越重,片刻之间便像火炉一样热浪逼人,更加可怕的是我体内的灵气也不受控制地转化成阳性,带着暴戾气息。

    我暗叫不妙,她虽然有记忆,却无法控制自己,只怕马上就要暴走了。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冒险向跌落在床上的离卦玉符抓去,想要抢了就跑。可是我的手还没有碰到玉符,一股热浪撞来,我身不由己向后飞起,直撞在墙壁才停下来。

    “啊……”

    公主怒吼,满头长发炸起,整个房间内炽热如同熔炉,锦被、纱帐等等都冒烟起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