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情毒

    艾美的尸体已经冰冷僵硬,流出来的血都已经凝固,这证明死亡时间比较久,凶手已经逃远了。沙地上有许多脚印,虽然无法从脚印分辩出谁是凶手,但是可以从脚印找出凶手离开的方向。

    经过仔细观察,我发现去后精绝国废墟的方向有车轮印和一来一往两排脚印,回废墟的脚印是最后留下的,因为只有它覆盖别的痕迹,它没有被别人印痕覆盖。而且回去的脚印比来时的脚印要更清晰一些,这证明凶手是从废墟方向步行过来,欺骗高峰和陆晴雯开车离开,然后杀了艾美,毁了电台拿走补给,再往废越方向走去。显然他杀了人之后没想逃走,还要回去继续坑害陆晴雯和高峰,夺取车子。

    此人之阴险、冷静、毒辣达到了令人不寒而栗的程度,绝非一般人能做到,余成书和云飞扬都是真正的学者,应该不具备这样的能力,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刘平了,他本来就是一个特工!他已经露出了獠牙,只怕来这里之前已经对余成书和云飞扬下手了……

    我惊怒悲愤交集,急忙使用土遁术飞往废墟,结果又是法术失效,连试三次都失效。天阴偏逢连夜雨,我真要抓狂了,为什么总是到了关键时刻就不灵光呢?

    无可奈何我只能往废墟方向飞奔,跑了几步我又停下来,我不能把艾美的遗体丢在这里,于是回头找一块遮雨布把她包好,其他有用的东西收进乾坤袋,叫白蛇衔着她与我一起往废墟方向前进。

    赶了一会儿路,我稍冷静了一些,才想到土遁术失效的原因。后精绝国建在一个含铁量极高的石山上,磁场异常,电子仪器在附近会受到干扰,当年吕煜指点精绝国的人迁移到那里的原因是那儿可以限制野蛮人巫师的能力。综合这些可以确定废墟具有干扰施法和影响导航定位的特殊效果,土遁术无效可能是因为这个。

    同样道理,公主墓的土丘上面也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可能也会影响土遁,毕竟我的土遁还是属于半吊子的。幸好我之前没有飞回城,否则飞不回来,需要再从头走来不仅要花费大量时间,要找到这两处地方也绝对不容易。

    当然我要回去也是可以的,先在磁场影响之外放一些东西作为参照物就行了,不过现在我倒不是太担心林梅了,因为那天我做的梦可能不是预感,而是吕煜的思想影响了我。

    我奔跑的速度几乎比沙漠车还快,只用了一个小时多一点就到了废墟附近,但是这里没有越野车,也没有看到人。难道我来迟一步,刘平已经害死了陆晴雯和高峰逃走了?

    我怀着极度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废墟,看到了一些本来是完好的陶罐被打破了,一些土墙木壁倒塌了,像是发生过剧烈搏斗,不过没有看到血迹和尸体。之前刘平和两个专家在这里也搭了个帐蓬,现在帐蓬已经不在了,食物和水也不知去向,只剩下一些乱七八糟的垃圾。

    我快要疯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人都到哪里去了?凶手步行速度没有我快,到达这儿应该不会太久,怎么会陆晴雯和高峰连同车子都不见了?

    假如凶手已经抢到了车子并离开,他没有理由带着其他人或尸体,也不会大发善心给所有人稳妥安埋,那么至少被他杀了的人遗体还在附近,说不定还有人是被打晕了没有死。

    “仔细搜索这片区域的每一个角落!”我对小雪说。

    在这里小雪的遥感能力受到了一定的限制,无法侦测到太远的地方,所以让白蛇和玉兔也帮忙寻找,兵分四路进行拦式搜索。废墟是在石山的北侧,大半已经被沙漠埋住,只有高处的一些建筑露出来,除了废墟外还有占地十几亩的乱石山,之前我们只是大略看了一下,没发现有价值的东西。

    几分钟后我们搜索到了石山东侧,小雪突然听到了一些正常人很难听到的微弱声音,像是呓语声,又像是呻吟声。循声找去,却是从一个用毡布遮住的小山洞内传出来,洞口很不起眼,加上毡布遮得严密,要不是有一点儿声音,即使是我从附近走过也会忽略了。

    靠近洞口声音就清晰了,是陆晴雯的声音,但却非常古怪,断断续续似喘不过气来:“大哥,大哥……嗯……啊,我好难受……”

    这声音和急促的喘息声对已经结过婚的我来说是非常熟悉的,立即联想到是什么状况,女人只有在床上很兴奋时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和呢喃,并且我已经已经感应到了山洞里面有两个人堆叠在一起。

    这……怎么会这样?

    我正要冲进去,里面却传出了一个同样气息急促的男人声音:“你说,你说,你再说一次,你爱的到底是谁?”

    陆晴雯立即道:“爱你,真的爱你……快点,快点啊!”

    我愣住了,因为那个男人的声音非常像我,而且陆晴雯称之为大哥,可以肯定不是高峰也不是刘平,在我们这一群人中,她只有可能这样叫我和对我。可是我明明站在外面啊,难道我又遇到幻境了?

    我向前两步,一把扯掉了毡布,山洞并不深也不大,大半人高,此时两个人躺在毛毯上已经占据了三分之一空间。压在陆晴雯身上的人发现身后异常,急忙撑起上半身并转过头来,这一对脸,他惊呆了,我也惊呆了。

    那个人赫然就是我!

    小雪怒吼:“他是刘平!”

    我也看出来了,他确实很像我,但是大惊之下表情怪异,已经露出了一些刘平的特征和习惯。陆晴雯曾经说过他擅长化妆,绰号“千面”,却又说他化妆技术很烂,我就以为所谓的化妆是容貌美化之类,只是年轻人闹着玩,哪想到是妙到颠毫的易容术!

    刘平急忙翻身扑向旁边的冲锋枪,但是他的手刚碰到枪,小雪已经打出一团灵气撞在他头上,他一阵眩晕。我紧接着蹿进去,重重一拳砸在他脑袋上,把他打晕了。

    刘平翻开之后,露出了下面的陆晴雯,上半身虽然还穿着内衣,却已经敞开两边,一览无余,雪白傲立的双峰触目惊心。下半身更是一点布料都没有,平坦的腹部,丘陵起伏,芳草稀疏……

    刘平也是内外衣尽解,所以一时之间无法确定他们进行到了哪个程度,而且他是冒充我骗了陆晴雯,我真的有些慌了手脚,这个麻烦大了!

    山洞低矮且狭小,无法站立,我斜蹿进去攻击刘平之后半扑在地上,紧贴着陆晴雯,甚至压住了她一条脚。我刚转过头来,没想到她突然翻身抱向我:“别走,别走,我要……”

    措不及防我被她抱住了头,并且正好脸贴在她胸前,顿时陷入无边柔软温暖和芬芳之中。我急忙挣扎并去掰她的手,不料刚掰开她又猛力抱过来,脚也勾住了我,身躯扭动着。

    “不好,她中了情毒,神智不清了!”小雪惊呼。

    所谓情毒便是春药!我急忙用力分开她的手把她按在地上,果然她脸上潮红,凤眼半闭,眼眸荡漾似要滴出水来,娇躯不时耸动颤抖,急切索求。

    我急忙问:“怎么解?”

    “只能阴阳调和……不行,不能这样,我不许你碰她!”

    天地良心,我本来就没往这方面想啊,我还在头疼怎么解决这件事呢。而且我是很尊重小雪的,她说不让我碰,我便松手了,不料我一松手,陆晴雯又挺身抱住我。还是刚才的角度,所以我还是脸对着她的胸,几乎就把一个大仙桃塞进了我嘴里。

    “可恶,讨厌,不要脸!”小雪很生气,“快,快拿冷水浇她试试!”

    旁边就有刘平放置的食物和水,我急忙推开陆晴雯,可是两只手压住了她哪里还能拿水袋?没办法只能用我的身体压住她,迅速探手取过水袋旋开盖子,向她脸上淋去。

    冰冷的水淋下,陆晴雯总算是清醒了一些:“玄明哥,是你吗?你怎么把水倒在我头上啊?”

    我急忙放开她说:“刘平化妆成我的模样骗了你,你之前遇到的人是他不是我,他对你下了春药。”

    陆晴雯眼神还是有些茫然:“你说什么?刘平在那边等你呢,玄明哥,你喜欢我吗?你说过你爱我的……”

    我倒,还是没有清醒啊!我再用冷水浇她的脸,不好意思帮她穿衣服,只能直接用毛毯把她包住。然后拿出安倍健态自杀用的那把短刀抵在刘平脖子上,几个耳光把他扇醒过来:“快把解药拿出来!”

    刘平嘴角带血,毫无畏惧之色,阴沉沉地笑了一声:“你听说过春药有解药么?而且这是特制的,不合体就会死人,嘿嘿,倒是便宜你了。”

    我怒喝一声,短刀轻轻一拖割开了他一点皮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到底是什么人?”

    刘平猛地一咬牙,脸上抽搐了几下,嘶哑着声音说:“我本不想害她,可她爱上的是你……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说完他又抽搐了几下,眼神散涣,嘴里流出些口涎和泡沫来,像是中毒了。我急忙拍他的脸:“快说,其他人呢?”

    就这么几秒钟时间,他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

    ps:老四一直在很努力写,希望大家投票和订阅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