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旱魃

    在这样怪异的古墓里,无论看到什么样的鬼怪和尸体都在预料之中,我都不会太意外,可是我现在看到的却是一个有呼吸有心跳的美女!

    不可能有活人住在这里面,所以眼前这个必定就是旱魃!

    我们一直推测旱魃是吕煜,并且我一直无法摆脱旱魃是从僵尸进化来的观念,认定旱魃是青面獠牙浑身恶臭的。因为旱魃能导至赤地千里,潜意识中我就认为它浑身火红,眼一瞪能够生烟,嘴一张能吐火。所以我想像中的旱魃是一个红发红脸,英俊中透着邪气,长有一对獠牙的年轻男子,哪曾想到是这般千娇百媚吐气如兰的少女?

    直到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厉害,吕煜不是把自己变成了旱魃,而是把公主变成了旱魃。旱魃是一种很高级的存在,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所以恢复到了最初本来的面目,也就是生前的样子。

    这个真不能怪我孤陋寡闻,实是是旱魃太难见到了,连活了快一千年的小雪都没有亲眼见过,此刻都惊呆了。

    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之后,我想到的是杀了她,为民除害并寻找离卦玉符。但是我立即想到了石碑上的故事,吕煜把她变成旱魃一定是为了救活她,也许她从来没有主动害过别人,我这样把她杀了是不是太残忍……

    小雪道:“公子你可不要看见美女就心软啊,打开天眼你就能看到她身上发出的光芒是跟活人不一样的。而且她现在处于沉睡中,邪气内敛了,一旦清醒过来邪气外放,就会变得很可怕。”

    “这不是美女丑女的问题,而是她没有威胁到我,我也没有看到她的恶行,还有她和吕煜之间的爱情太感人了,设身处地想一想,怎么下得了手啊!”

    小雪是妖,更能体会异类生存的艰难,长长叹息了一声:“为了玉符,有些事不得不做……”

    我突然对我一直坚持并努力的目标产生了动摇,假如我为了自己的幸福,去扼杀别人的幸福甚至生命,那么我与那些抢劫、诈骗、盗窃的人有什么区别?同样是为了自己的**和需求把痛苦强加在别人身上,人要是没有了自己的原则和底线,活着也等于是死了。

    小雪有些急了:“公子,现在可不是伟大的时候啊!”

    我从来都不伟大,但我是善良的,所以我还是犹豫,即使撕掉了所有虚伪的外衣,即使我为了自己的幸福可以不惜一切手段,我也不忍心杀了她。她和吕煜之间的生死不渝的爱深深感动了我,她为了吕煜自杀,吕煜为了救活她不惜逆天行事,现在要我去充当破坏者,我无论如何做不到。

    如果旱魃主动做过很多坏事,早有天雷灭之,不会存活到现在,即然天道没有灭她,就说明她没有主动做过很多坏事啊。

    我在说服小雪,同时也是在说服我自己:“以我的能力,是不可能破解阵法回到地面的,那么唯一知道出去方法的人就是她,我要是杀了她就等于是活埋了自己。所以我们现在先要确定离卦玉符有没有在她身上,有没有其他出去的路,弄清了这些才能决定怎么做。”

    “好!”小雪有些感动,不过我不能确定她是为了吕煜与公主之间的真情感动,还是为我的坚持原则感动。

    我不敢靠近床上的人,怕惊醒了她,小雪小心翼翼以神识探查被子里面的情况。旱魃虽然在沉睡中,几乎没有邪气波动,但实际上是有影响的,在这里小雪的感知力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并且小雪怕惊动了她,不敢产生太强的妖力,意识不敢碰触到她的身体,所以只能很模糊感应到被子里面的情况:旱魃双手交叠放于腹部丹田上,双手下面压着一块东西,从形状来看很像八块玉符之一。

    我有九成把握,这一块是离卦玉符。

    接下来我们要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转头四顾,我的注意力很快落到梳壮台上,那里有一叠粗糙的纸张。我走过去伸手拿起,不料一碰之下全碎了,这些纸已经放一千多年,虽然很干燥也已经完全酥脆了。

    我愣在那儿,毕竟不是考古出身的,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碎纸片中可以看到一些毛笔写的繁体隶书汉字,字迹酋劲却不失飘逸,不必多说这是吕煜写的。

    我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吕煜哪里去了?他把公主弄成旱魃,那是希望能与公主再相聚,那么他应该没有死。可是人类能够活一千多年吗?真要是一千多年不死,已经是神仙了!

    我试着还原碎片,但是这些碎片都是酥脆的,轻轻一碰就碎成更小碎片了,拼凑了许久也没一句完整的话。内中有“吾妻”、“肝肠寸断”“罪孽”等字眼,应该是吕煜写给公主的信件。

    把碎片拂去之后,我发现最下面有一页因为贴在桌面上,被我碰过之后虽然破损,有字的地方却还算比较完整,上面有几行小字和一幅完整的奇门遁甲盘图案。

    上面的字迹是:吾自知命不久矣心忧身后之事自卜一卦千年之后当有同道高人进得此间一念仁慈必不伤吾妻躯骸故留出路赐以阵图吾恃才傲物一意孤行逆天行事造无穷杀孽必不得善终吕耀之绝笔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心脏呯呯狂跳。“耀之”应该是吕煜的字,古人除了名外还有字,煜字就有照耀的意思,所以这些信件确定是吕煜写的。他竟然算到了千年之后我会进来,没有伤毁他妻子的躯骸,所以给我一条生路,这是多么惊人的推算能力!如果我刚才心生恶念,动手攻击旱魃,未必能一下杀死,剧斗之下所有纸张成灰,只怕我永远都出不去了。

    小雪也长长舒了一口气:“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这才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千年前的古人也不能欺负啊!

    “他写的是‘躯骸’,那么他死的时候,公主还没有变成旱魃……”

    我和小雪都黯然沉默,很同情吕煜,他明知道这样做是逆天行事造无穷杀孽,出于深情还是做了,结果却没能等到公主醒来,造化弄人,一至于斯!换了我是他,我会为了爱人这样义无反顾么?

    沉默许久,小雪问:“那我们还要拿离卦玉符吗?”

    我长长呼吸几次,尽可能冷静下来:“我们先出去,安顿好了其他人,了解更多情况后再决定怎么做。她现在应该不需要玉符了,如果它不会害人,我们拿了玉符走人不杀她;如果她真的有很大危害,就交给陆成山来处理,这叫谋定而后动。”

    “好主意,陆成山一定喜欢做这些,说得好听是卫道士,说得不好听就是刽子手!”

    “……”

    奇门遁甲盘上有标注走法,这东西我现在已经熟悉无比,看一遍就牢牢记住了,轻轻一吹把纸张吹成无数碎片。

    往外走时我头脑还是一片混乱,吕煜最后怎么样了?那个阴暗的邪物是否与他有关?旱魃为什么沉睡不醒,现在是什么样的状况?吕煜能算到我的到来,那么也应该能算到她的未来和结局啊,应该有所安排啊,太多疑问了。

    另外两个石室里面看起来像墓室,都是陪葬品,我没有动任何东西,回到大厅按照图谱上的走法开始走。走了一遍,眼前一晃便已出现在土丘顶上,清新的空气迎面而来,这时是晚上,天依旧阴沉无星无月。

    我和小雪都真正地松了一口气,终于出来了!

    土丘附近的沙地上面有很多凌乱的脚印,但是一个人都没有。我的心很快又悬起来了,队友们应该发现我不见了来寻找过,脚印是他们留下的,但是他们知道我是在这儿消失的,至少要留一个人在这里等我啊,发生什么大事了?

    我急忙向艾美等我的地方跑去,远远就看到了我的帐蓬倒在地上,东西乱七八糟一片凌乱,没看到人影,越野车也不在。

    “有血腥味!”小雪先飞了过去,很快惊叫,“不好,艾美死了!”

    “什么?”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了,一路狂奔过去,看到了有一只脚露出帐蓬之外,穿的正是艾美的鞋子,同时也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我急忙掀起倒下的帐蓬,艾美侧躺在沙地上,双眼圆睁,苍白的脸上带着愤怒的表情。她胸口衣服上有一个小洞,鲜血染红了半边身体,沙地上却不多,那是因为渗入沙子下面了。

    她的身躯已经冰冷!

    一个风华正茂热情活泼的可爱少女,就这样永远消逝了,我又惊又怒,悲痛莫名,是谁用枪杀了她?陆晴雯和高峰到哪里去了?

    接受卫生信号的电台就在旁边,但已经被人砸坏了,水和食物已经荡然无存,显然是有人故意杀了她,毁坏了电台,带走了食物和水。凶手一定是艾美认识得人,所以她中枪之后极度愤怒,死不瞑目。

    内奸!

    我心里一阵阵发冷,一定是有内奸潜伏在我们队伍之中,之前畏惧我的实力一直不敢动手,知道我失踪了才露出狰狞面目,那么其他人也有可能已经遭了毒手……

    “王八蛋!”我仰天怒吼,愤怒得胸膛都差点要爆炸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