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被困古墓 为无肉不欢呼加更

    我沿着通道向前走出不远,在另一条通道中部钻出来,这条通道比较宽大,平整的石壁上用彩色颜料画着许多人物和建筑,人物大多骑着或牵着骆驼,戴着帽子,深目高鼻,腰间挂着弯刀,有着浓重的古西域风格。看起来这是墓室通道。

    两边看上去都差不多,我先往左边走,没走几米拐了个弯,前面出现一个六七平米的方形石室。石室内有两排石柱,靠墙站着一些持枪的泥俑,廊柱壁画等都是古西域的风格,华丽而古朴。壁画上有大量女子跳舞的场面,或持奇异的乐器,或作妙曼的动作,笔法夸张却细腻。地面上堆放着一些奇形的陶罐器皿,纹饰精美而神秘——余成书要是到了这儿,必定欣喜若狂。

    石室内另有两个石门,都是关着的,小雪探测不到门后有什么,我只能硬着头皮去推。来回推了几下推不动,再换另一个门却有些松动,我奋力一推,头顶上石缝细沙洒落,门轴发出难听的咯吱声打开了。

    拿着夜明珠一照,我有些意外,里面的通道竟然像我刚进来的通道一样很粗糙,没有任何装饰,看样子不是墓室的主要区域。不过既然打开了,我还是往前看看通往哪里。

    通道不长,尽头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借着夜明球的微光一看,我着实吓了一大跳,眼前尸山尸海,竟然是数不清的干尸杂乱堆在一起!尸体我见得多了,再难看恶心的尸体我也能坦然面对,但是这么多干尸堆在一起,还是让我很震惊和惊惧。

    本来大量尸体堆在一起,会有强烈的阴气、死气和异味,但是这里任何异样气息都没有,所以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我定下神来仔细一看,这些干尸都是较年轻的男性,生前应该颇为高大强壮,穿着类似的服装,每一张脸都带着惊恐和绝望的表情。

    明明是尸体,却没有尸体的特征,像是一大堆人形木俑泥偶,这场面更让人觉得诡异和忐忑不安。

    小雪叹息了一声:“这些一定是修建墓室内部关键部分的工匠,修建好之后就被杀死在里面了。后来他们的魂魄、尸气都被旱魃吸得干干净净,点滴不留,所以现在跟一堆泥土一样,连尸体都不算了。”

    在后精绝国看到石碑记载之后,我对吕煜是很同情和敬佩的,他变成旱魃有不得己的苦衷;之后看到圆木太阳阵同时也是一个奇门遁甲阵,我更是佩服到了五体投地,希望吕煜是本门的一个前辈,能够与他交流,劝他收敛阳气不要祸害世人,以和平的方式拿到离卦符。但是现在我惊醒过来了,现在的吕煜绝对不是刚从中原来西域的吕煜了,他不仅害死了这些人,还致使西域三十六国灭绝,使千万倾良田变成荒漠,这是涛天的罪恶。无论生前是什么样的人,变成旱魃之后都是没有道理可说的,就像神与魔,光明与黑暗不可共存!

    我心情沉重,默默后退,关上了石门。另一个石门无论我怎么用力也推不开,我只好原路返回到进来的地方,向右边的通道探索。

    往前走出不远是一个大厅,遍地都是尺许高的圆木桩,数量和形状与土丘上面的圆木阵一样,只是缩小了一些。我认真细看,发现较高的木桩与土丘上面的阵是不一样的,这是奇门遁甲中的另一个局。

    现在我已经对奇门遁甲有了更深的认识,这是一个可以进行空间置换和跳跃的神奇东西,迈出一步就有可能到达千里之外。土丘上的阵只是入口,走错了没有危险,走对了可以进入墓穴。但眼前这个阵就不同了,这个阵是专门用来防止外人入侵的,走错一步就有可能在火星上出现,永远回不来。同时这个阵也隐藏着出去的路,如果不研究出正确的走法,就永远出不去。

    破这个阵需要很多时间,伙伴们要是发现我不见了,怕要急坏了。而且我也需要充分的休息,才有精力来研究这个阵法。

    进来之后没有发现出去的路,我并不急,因为有进来的路也就必定有出去的路,最糟糕的情况下我还有五行遁法可用,随时可以用土遁出去。现在就要用到土遁了,我集中精神开始发动五行遁法之土遁,心里想着的是土丘顶上,念完咒语喝了一声:“疾!”

    没有动静,我还是在墓室通道内。我愣了一下,聚精会神,掐诀念咒再来一次,结果还是没有动静。不可能是因为我精神疲惫法术失效了,那么就有可能是在完全密闭的地方无法使用这个法术,也有可能是这个墓室里有什么特殊的设置,无法使用土遁。

    我开始手心冒汗了,不能用土遁出去,就必须解开这个阵法。解开这个阵法不仅需要大量时间,还需要几十上百次测试,但现在我是不能乱试测的,只要走错一步就有可能陷入必死绝境。

    我困在这里出不去,要是伙伴们遇到危险怎么办?万一林梅遇险了打电话过来,我不能去救她怎么办?我全身都开始冒冷汗了。

    虽然我还没有确定旱魃在里面,也没有感应到明显的邪气,但实际上一直有一种神秘的邪气在影响着我,之前我就差点与高峰打起来。这时心神一乱,又被邪气趁虚而入,变得越来越急躁、颓废甚至绝望,按奈不住心中的冲动,恨不得一头撞死在石壁。

    “公子冷静,我们进来还没有多少时间,不会发生意外的!”

    确实,我们进来还没有多少时间,陆晴雯等人可能还没有发现我消失,我不必太急。但是我又想到了一个之前没有想到的问题,旱魃的邪性会影响到我和高峰,那么也就会影响到陆晴雯、刘平和艾美,特别是刘平和艾美没有修为,要是在土丘附近呆久了就会受到影响……

    小雪柔声道:“现在你不要担忧他们,静下心来先吃点东西,喝些水,休息一会儿再研究这个阵。现在你已经对奇门遁甲阵有了更多了解,又是同一个人布下的阵,必定有许多共同点,就像同一个人写的书法一样,有其笔法和特点,你一定能很快就解开。”

    我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由衷地说:“小雪你真好,要是没有你提醒我、救我、帮我,我肯定活不到今天。”

    小雪有些酸溜溜地说:“应该还没有林梅好,你想她的时间比想我的时间更多。”

    “那是因为她没在我身边啊,你时必跟着我不是更占便宜么?”

    “才不是呢,本来说好一人一夜,可是你跟她连续四夜恩爱得不得了,跟我却只有迫不得己的一次。毕竟人家有身体,是货真价实的,我没有身体只是虚拟的,不能比啊!”

    汗,原来她是因为这个吃醋。以前因为觉得对不起林梅,所以我与小雪“阴阳调和”一次之后就没有再在幻境里亲热;后来与林梅结婚了,因为分别在即,又是新婚燕尔,当然是争分夺秒陪着林梅,把小雪给冷落了。

    等逃出这里就加倍补偿,我在心里想,小雪立即知道了,没再说什么。

    我吃了些东西,强迫自己冷静,闭目养神了半个小时左右,精神恢复了不少,开始认真研究眼前这个奇门遁甲阵。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小雪提醒过我已经过了半天,我还是没有猜出布阵者的意图,又不敢轻易偿试,怕走错了陷入死局。

    奇门遁甲有四个盘,分别代表八卦、八门、九星、八神,一个盘转动一格就有很多种变化,全部盘转动就有四千六百多种变化,再配上天干地支、四季的影响,有数不清的变化。我根据较高的木桩确定它是什么格局,可以把范围缩小到几百种变化,再根据我的猜测,比较有把握的还有几十种变化。如果可以测试,我相信以我现在的认知,不需要一个小时就能解开。但是现在我不能测试,万一走错后果不堪设想。

    不能测试,想要找到唯一正确的答案,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靠运气去睹的事我也做不到,于是就这么僵住了。

    想了很久,我才从僵局中跳出来,离开这里的方法我找不到,但是越过这个阵继续前进的生门我是可以看出来的,那么不如先越过这个阵,到前面去看一看。

    我一步一步走了进去,没有触动意外的变化,有惊无险走过了大厅。大厅里面是一个不大的石室,正面和左右都有门,我一眼就看到了正面的门内是很大的空间,并且布置华丽,于是直接走了过去。

    里面布幔珠帘,有床有桌有柜,梳妆台上还有角梳、玉佩、金钗、彩翎、胭脂水粉之类。这哪里是墓室?分明是一个中西合璧的女子闺房!

    “床上有个活人,是女人……”小雪对我说,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在颤抖。

    我举着夜明珠一步步走近,看到纱帐已经分开挂在金钩上,宽大的木床上铺着精美的锦被,乃是中原之物。有一个少女正睡在被中,皮肤很白像奶油,眉毛很长,鼻梁高而挺直,下巴尖而翘,头上戴着银制的环状头饰,有许多垂珞。一块薄如蝉翼的带着漂亮花纹的轻纱罩住了她黄棕色的头发,并且遮住了下半截脸,若隐若现,朦朦胧胧,更显得美丽和神秘。

    她嘴边的轻纱在随着她的呼吸微微起伏,我感应到她身体散发出的体温与正常人差不多,那长长的睫毛像是立即会分开醒来。

    这难道是精绝国的公主?她还活着?我惊呆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