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神秘废墟

    前面那片石山占地十几亩,中间最高峰离地可能还不到十米,附近散布着参差不齐的岩石,整片地势并不高,实际上称不上一个“山”字。

    在岩石与沙漠交接的地方,露出一些残墙断壁,有少数建筑还算完整,风格与楼兰废墟相似,但没有佛塔之类的东西。这里所有岩石都是黑褐色的,许多地方像是渗出了暗红的血迹,残破的建筑也带着阴森森的气息,令人极度不安。

    靠近之后,我与小雪都感觉这里虽然有阴邪的气息,却与我们前两次遇到的邪物的黑暗气息不同。看样子这里的一切都是沙子被吹走之后刚露出地面,并且曾经死过许多人,阴气大多是因此而来。

    有四个日本人在废墟里躲躲藏藏,但他们走进去的脚印已经出卖了他们,并且小雪已经感应到了他们的位置。

    这里应该不是罗明中说的废墟,也不像是那强大邪物的老巢,所以我大胆地向前走,并且挥手示意后面第二梯队可以前进。

    我站在废墟边沿大喝一声:“里面的人都给我滚出来,你们能在里面躲一辈子么?”

    里面的人犹豫了一两分钟,垂头丧气走了出来,一个是安倍健太,一个是受了重伤的高手,两个面无人色的阴阳师。他们距离我约二十米停下了,安倍健太用沙哑的声音说:“你们已经失去所有物质了,现在应该先想办法离开这里,我们可以提供帮助……”

    “哈哈……”我怒极反笑,“你们自身难保了,居然还想帮我们,是不是太善良了一些?可惜的是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忙,你们也没有机会等到你们的救援了。”

    安倍健太本来是一个很俊美,很有贵族气质的美男子,现在却灰头土脸,憔悴而虚弱。召唤白虎已经严重透支了他的精神和灵力,他现在虚弱得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但他还是极力保持着平静,挺直腰杆:“你想怎么样?”

    我一字一句道:“我不打落水狗,把本来属于中国人的玉符留下,今天我让你们离开这儿。”

    安倍健太的脸抽搐了一下:“我没有带在身上,并且我也不可能交给你!”

    “那就没什么好说了,你们偷渡入境,企图盗窃中国文物,又袭击我们,死有余辜,我先杀了你们,然后到日本抢回来,谁敢挡我便杀谁!”

    陆晴雯和高峰跑到我身边停下,陆晴雯道:“不杀他,扣留他为质,用来换玉符!”

    “休想!”安倍健太脸很愤怒,面孔扭曲,咬了咬牙拔出腰间一把短刀,猛地向心脏部分刺去,嘶吼道,“东江太郎会为我报仇的!”

    我们都愣了一下,想不到他外表俊秀,心性却如此刚烈。

    使单刀的那个高手把刀往地上一插,三两下撕开了上身早已破烂不堪的上衣。我还以为他是想要拼命,他却拔出武士刀,朝向可能是东边的方向跪下,倒转刀身双手握住刀刃,刺进了自己腹部,慢慢向下切……

    高峰和陆晴雯想要冲过去阻止另两个阴阳师自杀,被我拉住了,虽然是敌人,但他们的行为却让我肃然起敬,不能羞辱他们。

    两个阴阳师也自杀了,但没有安倍健太那么绝决,也没有那个日本武士那么惨烈,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勇气和决心。

    “可惜了,要是能活捉他,逼他家里人用玉符来换就好了。”陆晴雯一脸宛惜样子。

    我摇了摇头:“他们是高傲的人,不会拿玉符来换的,那样会逼他们用更可怕的手段来对付我的亲人和朋友。”

    高峰道:“没有亲手杀他们总觉得不解恨。”

    我扫了他一眼:“反正他们死了,怎么死的又有什么区别?”

    陆晴雯问:“你怎么知道安倍健太手里有一块玉符?”

    “那天他伏击我们,逃走时说玉符是他们的,我就怀疑他手里至少有一块……东江太郎是谁,日本第一高手吗?”

    陆晴雯和高峰都茫然摇头。

    云飞扬和余成书都气喘吁吁跑过来了,扫了四个日本人尸体一眼便跑进废墟内,此刻不要说刚死的尸体了,就是有倾国倾城的美女脱光了衣服,他们估计也没有兴趣多看一眼。对他们来说,还是破铜烂铁和干尸之类更有吸引力。

    虽然安倍健太说玉符没有在他身上,我还是仔细搜查他全身,找出不少零零碎碎的东西来,其中包括了他用来召唤白虎的东西。那是一块柔软古旧的皮革,上面有二十八宿中的西方七宿星图连成白虎之状,另外还有五星芒图,金木水火土五行,还有许多我不认得的文字和图案。这种西没有特定的咒语、法诀和运气方法是无法使用的,我不可能破解,但还是收下了。

    安倍健太用来自杀的匕首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手柄上镶着宝石和精美的花纹,护手上还錾有几个古拙的铭文,看起来应该是古物,但却没有什么磨损的痕迹。我拔出一看,长度只有一尺左右,刀的两侧分别铸有梅纹和竹纹,冷光吞吐,滴血不沾,没有一个缺口,简直跟新刀一样。

    没有找到玉符,除了这两件东西,其他的我没兴趣,留给他陪葬吧,毕竟是个有能力的人,不好意思让他空手着去阴间。

    确定废墟里面没有敌人、野兽和邪物之后,我往回走去找刘平和艾美,收不到信号我实在放心不下。不一会儿我就找到了他们,并且有好消息,离开废墟远一点就有信号了。更巧的是林梅在这时打电话过来了,告诉我一切安好,要我放心并注意安全之类。

    我这才放下心来,叫刘平和艾美原地守着,我的乾坤袋里有我以前用过的全套野外生活工具,包括帐蓬、铁锅、米面,于是“变”出来给他们,先安置一个落脚点。

    我走回废墟。两个专家正在翻着破烂东西,很兴奋的样子,陆晴雯和高峰则很无聊,因为他们帮不上忙,余成书甚至不让他们动任何东西。

    “大专家,有什么发现吗?”

    “有,有,你看这个……”余成书从一个坛子里拿出一卷木简小心翼翼放在地上摊开,上面有些鬼画符的字迹,我一个都看不懂。

    余成书兴奋地说:“这是佉卢文,这证明这里是一千多年前的古国之一,或者是某个国家附属的部族,其实这里的建筑风格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这里以前是有水的……”

    我打断了他的话:“你能认得这些文字吗?”

    “懂一点,但是需要比较多的时间研究。”

    我叹了一口气:“考古挖掘和整理可以慢慢再来,现在我需要你以最快的时间确定这个废墟属于哪个国家,发生过什么大事。”

    余成书露出为难之色,考古是一件严谨的事,不可能短时间下结论,但他也知道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最终说:“好的,好的,我明白了。”

    我四处走了走,看到了许多干尸和白骨,大多是死在家里,干尸是完整的,附近没有发现刀枪箭矢。这些人如果不是得了急病死掉,就是饥渴而死。

    云飞扬很快解开了信号受干扰之迷,这里的黑色岩石含铁量极高,可能有较强磁性,影响了电子仪器和信号。那些暗红色的痕迹其实是氧化铁,也就是铁绣。

    余成书在通道尽头最大的那间废墟里叫了起来:“队长,队长,这里有重要信息……天哪,这里才是精绝古国!”

    众所周知精绝古国早已被斯坦因发现,快过去一百年了,余成书曾经给我们讲过许多关于精绝国的故事,现在他却说这里是精绝古国?

    我们急忙跑过去,这栋建筑可能是官邸或王宫,隐约还可见当年的华丽和辉煌。大厅的地面上有一个石碑,两个干尸偎依在旁边,手里还拿着铁锤和錾子。余成书正在盯着石碑上的佉卢文看,激动得直搓手。

    “不对,不对,我翻译错了,应该是这样的意思:精绝国的人匆匆离开了他们住了很久的家园,来到这里,是为了躲避强大的敌人,这里可以保护他们。中间很远的地方……不,中原来了一个奇怪的人,长得很神圣,不,是他像神一样强大,帮助他们打败了敌人……”

    余成书说得很混乱,因为这种文字早已失传,现代人是根据非常有限的资料加上猜测来解读,并有些字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叫他先不要急,研究清楚了再完整地说。

    等了足有一个小时,余成书才开始讲一个很传奇的故事,事先他声明石碑上的文字他只能解读五成左右,有些内容是他根据前后文推测出来的,有些细节是他为了故事的完整性自己添加的。

    一千六百多年前,精绝国的居民住在尼雅河畔,他们很重视环境保护,在居住的地方大量种植树木,生活用水和农田灌溉都有法律规定,浪费水要受到严罚。往来的商队给他们带来了税收和精美的货物,他们过着富足安逸的生活。突然有一天,一队强悍野蛮的人攻击了他们,并且打败了他们,从此这些野蛮人经常向他们索要各种东西,毫无理由地杀他们。就在他们绝望的时候,一个很英俊的中原年轻人跟随商队到了这儿,帮助他们一次又一次打败了野蛮人。但是他们的水源被破坏了,并且也不堪野蛮人的袭击,于是少年指引他们到另一个地方定居,新的地方野蛮人的巫师神力会受到限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