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大沙暴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安倍健太召唤出来的白虎还不知怎么对付,神秘的邪物又现身了。

    白虎停止了攻击我,跳在空中张牙舞爪,强大的能量一**往外扩散,瞧那样子就像是一只公虎遇到了让它戴绿帽子的另一只公虎,非常愤怒。众日本人大概以为突然的变化是我们弄出来的,也骇然止步,高峰和陆晴雯已经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趁机往回跑。

    我不知道邪物此时是不是针对我来的,但至少已经救了我们三人的命,帮我们渡过了一次危机。

    沙暴巨旋直径数百米,高不知尽头,我们像掉进了一个巨井一样。里面的空间目前还算比较平静,但是巨旋在迅速缩小,所到之处沙尘冲天而起,与后面连成一片黑暗和混沌。面对眼前这一切,我只想到了一个成语:灭顶之灾!

    留在后方的云飞扬、余成书、艾美、刘平慌慌张张向我这儿跑来,因为他们那边是沙暴巨旋的边沿,我这里差不多是中心,只有向我这儿逃才能暂时不被沙暴卷走。我猛然想到了车和物质,小雪急忙向那边飞去,距离太远了她不能把东西收进乾坤袋。

    可惜已经太迟了,车上的物质像是失去了重力纷纷飞起,卷入沙尘中不见了。小雪知道我最关心的是卫星电话,只来得及抢到接收卫星信号的电台,其他东西都消失在沙暴中。

    白虎又叫又跳,非常愤怒,但是在这毁天灭地般的沙暴中,它也显得很渺小和可怜。无边的黑暗和沙尘根本不理会它的愤怒,只是急速地旋转,坚定不移地向中间收缩,我们还没有被卷进去,精神却快要崩溃了。

    “队长,队长……”伙伴们跑到了我身边,以惊恐和期望的眼光望向我。

    现在我应该能自己驾土遁逃走,可是我能丢下伙伴们逃走么?无论是责任感还是人性,我都不能这么做!

    敌人的敌人有时还是敌人,我们不可能与日本人同舟共济,即使我们联手了也没有可能对抗沙暴。但此时此刻,敌我双方都在想着自救,倒也没有趁机攻击对方,也许是希望对方能做出什么有效举动,给自己也带来一线生机吧?

    眼看沙暴已经逼近,只剩下直径五六十米的空间了,这个空间内气压极大,地面的沙粒没有飞起来,但却在贴着地面移动,整个沙地像流水一样移动着也形成了一个漩涡。

    白蛇吓得盘成了一团,我灵机一动,急忙呼叫并挥手,示意伙伴们聚拢拥抱在一起,然后命令白蛇把我们盘在中间。白蛇长达二十米,最粗的地方直径超过一米,重量估计有上万斤,而且它的鳞甲很光滑,身体圆滚滚的不容易受风,加上它用力往下扎的话,应该不会被风吹走。

    我们迅速靠拢,互相紧紧抱成一团,白蛇巨大的身体转了过来,一圈圈堆叠把我们“堆”在中间。我们立即像是进入了坚固的保垒,一切平静下来了,恐怖的呼啸声也变弱了,但白虎的啸叫声还是直接传入脑海中,惊心动魄。

    通过小雪我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白虎发出一阵阵气流和旋风往外冲撞,想要撞破大沙暴。它发出的气流和旋风换了是在平时,也算是惊天动地了,但现在却渺小而脆弱,都消失在沙暴中无影无踪。它现在就像是一只被困在铁桶里面的小虫子,无能为力。

    沙暴巨旋上方突然合拢撞向白虎,白虎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浪把沙暴推开,沙暴又再次合拢把白虎的气息和能量绞碎了许多。如此连续冲击,每一次冲击之后白虎的能量就减落了许多……

    沙暴巨旋进一步缩小,白蛇和我们被沙暴淹没了,狂暴的能量影响了我和小雪的感应,我无法看到外面的情况了。尽管白蛇的身体盘得很紧,还是有许多沙尘从它的鳞甲之间洒进来,洒得我们满头满脸。我相信此时此刻每一个人都在祈祷白蛇不要被风吹走,否则我们绝无幸免,生命是那么珍贵却又是那么脆弱,这种时候才能让人明白活着是多么可贵,功名富贵都是过眼云烟。

    稍定下神来,我才注意到在前面紧紧抱着我的人是艾美,左边是余成书,右边是陆平,后面是陆晴雯,高峰在陆晴雯后面紧抱着她,云飞扬则护着余成书和艾美。高峰和云飞扬都是高大强壮的人,显然不是抢不到里面更安全的位置,而是有意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别人。行为虽然一样,境界却有天壤之别,一个是保护心爱的人,一个是舍己为人。

    地面在震颤,呼啸声有如裂帛,沙土连续不断地落下,但是白蛇用身体堆成的堡垒非常稳,没有一丝松动。

    白蛇里面的空间其实还是挺大的,其他人都稍放松了一些,只有艾美还是紧紧抱着我,我能感受到她身体的温暖和柔软,以及快速跳动的心脏。我觉得她只是想要安全感,没有太多别的意思,所以也不忍心推开她。却不料陆晴雯发现了她的小秘密,也加大了拥抱我的力量,把她的身躯毫无保留地贴紧在我背上。

    前后夹攻,四座高山顶着我,这,这……下次我还是带着林梅同行吧!

    过了一会儿,陆晴雯太概是气愤最好位置被艾美抢了,而且我还拥着她,竟然用手掐住了我肋下的软肉开始旋转起来。我痛得哆嗦了一下,却不敢叫出声来,她大概发现下手太狠了一些,于是又轻轻地揉了起来。这一揉奇痒难当,比痛苦更难忍耐,我身躯不由自主抖动起来……我早已不怕冷不怕热,所以衣服一向穿得不厚,给她有了可趁之机。

    可恶的陆晴雯还要问:“队长,你一直哆嗦做什么?”

    “呃,呃,有点痒,好几天没洗澡了。”

    ……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我们几乎被漏进来的沙子完全埋住了,可怕的风啸声才停了下来,又过了两三分钟,外面完全安静了,白蛇才抖动身体放开我们。我们急忙从沙堆里爬出来,吐沙子,挖耳杂,蹦跳着抖落一身沙土。

    天空还是阴沉沉的,冷风刺骨,沙地已经完全变了样。四周一扫视,我看到了远处有一辆半埋在沙里的越野车,那是日本人的车子,并且地上还有凌乱的脚印。

    日本人一定还没有逃远,这次绝对不能放过他们!我立即沿着脚印追去,其他人也跟着我跑。没跑出多远,翻越一座沙丘之后,前向几千米外出现了一片不是很高的黑暗石山,似乎还有些残破建筑的样子,日本人留下的脚印是向着石山去的。

    我停了下来,陆晴雯很快跑到我身边:“那是我们要找的石山么?”

    “不,那里有很阴邪的气息,而且还有建筑……恐怕是考古队发现的神秘废墟!”我的心猛地一沉,这是我们急于寻找,但又害怕靠近的地方。

    其他人也到了,议论纷纷,艾美掏出定位仪器摆弄了几下失望地说:“gps信号接收机的天线部分在车上弄丢了,测不到我们的坐标了。”

    99年的时候,卫星定位仪器还没有普及到民用,接收仪器分为两部分,手持的部分较小,带着天线的部分较大,一般人也不懂怎么使用,现在艾美只剩下手持的一部分了。

    我叫小雪把电台拿出来,问艾美:“这个有用吗?”

    “这个是接收电话信号的。”艾美从随身小背包里掏出大块头的受话器,开始调试,但很快就说:“收不到信号,受干扰了。我们的所有补给都没了,又联系不到外面,不知道自己的位置……”

    众人尽皆变色,这简直像是收到了死刑判决书。紧接着所有人又望向我,眼巴巴看着他们会“变魔术”的队长。

    我平静地说:“不用太紧张,吃、喝、住的问题我会解决,也一定会带你们走出去,但是必须尽快恢复卫星电话通信,因为我随时会接到求救电话。现在你们在这里等着,小心戒备,我到前面的废墟看看。”

    众人不知道我说的求救电话是什么意思,但得到了我的保证,都放心了许多。陆晴雯说:“日本人有好几个,我和师兄跟你一起去!”

    我不能确定这场大沙暴是因为安倍健太召唤的白虎激怒了邪物,还是邪物有意毁掉我们所有东西,断绝我们退路,让我们到它的老巢里送死。但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日本人进去都没有好果子吃,我进去未必要战斗。

    余成书很激动:“我也要去,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时刻,也许我将发现一段被埋没的历史!”

    云飞扬道:“我也要去,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没有不进去看看的道理,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要进去!”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所有人都争先恐后要去,可能他们觉得跟着我更有安全感。

    我沉下脸来:“所有人听从指挥,我第一个进去,确定没有大问题之后,高峰和陆晴雯陪着两位专家进去。艾美和刘平在附近走走,寻找有信号的地方,但不要跑远了。”

    我的威信早已建立,没人敢不听,而且我的安排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开始大步向前走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迟早要面对这个神秘又强大的东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