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在沙暴中偶遇

    第二天一大早刁爷就往回走了,我们也乘车上路继续前进。出发时是十个人,现在只剩下七个人,多少有些让人伤感的味道和不祥的预兆。

    这一次我们直接往考古队失踪的坐标驶去,两辆沙漠车很给力,在松软起伏的沙地走跑得很顺畅,不出意外两天时间就能到达。

    艾美能随时测出我们所在的经纬度,不用怕迷路,车上有充足的水和食物,可供我们十几生活。而且天气很好,晴空万里,上午的阳光也不是太热,要不是之前遇到了许多凶险,这简直就是一次潇洒写意的旅游。

    阳光能驱散一切恐惧和不安,大家的心情都好转了些,开始说说笑笑。

    我和小雪都觉得昨晚的邪物不像是旱魃,旱魃是至阳邪物,出现必定热浪逼人,阳气十足,昨晚却是非常阴暗的感觉。一山不容二虎,如果不是旱魃,这里又怎会有一个如此强大的邪物,罗布泊出现的许多灵异事件是否与它有关?

    我猜到了一种可能性,白天沙漠中温度很高,很干燥,阳盛阴衰,可能是属于旱魃活跃的时候;晚上很冷,阴气大盛,可能旱魃去睡觉了,换成了另一个邪物活跃。只要找到这个邪物的位置,弄清它是什么样的存在,我相信总有办法对付它。至于旱魃,现在还完全没有头绪,但愿它跟那个邪物有些联系吧。

    我没有对日本人放松警惕,小雪时刻在侦察着我们四周十里之内,我相信军方已经在搜索他们了,他们也会所有顾忌,白天不太可能出现。

    这一天平静地过去了,眼看到了傍晚,我们找不到理想的扎营地点。我可不敢在没有任何遮挡的地方过夜,日本人来袭击的话我们会无险可守,而且松软的沙地上无法布阵防御邪物,大风一次法器和符箓随着沙土移动,阵法就不攻自破了。

    其他人也想到了这一点,都有些焦急不安地望着我,我在心里迅速盘算了一下,笑道:“就在这里扎营,早吃饭早睡觉,晚上十点就起来继续前进!”

    陆晴雯立即道:“好主意,不论是哪方面的敌人都不会太早来攻击我们,半夜之后我们在移动,敌人不容易包围我们,我们也便于逃走。更妙的是敌人想不到我们会改变作息时间,如果原来有什么诡计就会落空了。”

    “队长有统帅之才!”艾美毫不掩饰地拍马屁。

    “优秀的人不管做什么都优秀。”余成书拍的马屁更响。

    云飞扬更直接:“可惜队长已经结婚了,我女儿也还没长大……”

    余成书扫了两个大美女一眼:“还想当队长的岳父,你想得美,没结婚也轮不到你女儿。”

    陆晴雯怒道:“你眼睛古古怪怪地往我身上瞟做什么?”

    余成书呵呵笑道:“小陆长得这么漂亮还怕人家看么?”

    一向沉默寡言的刘平也开口了:“专家,你女儿可以考虑我不?我未婚。”

    “哈哈……”众人皆笑,一边说笑一边忙碌着扎营,准备晚餐。这里没有草木可以生火,只能用汽油炉烧点热水泡方便面,配着压缩饼干吃。

    吃完饭大家先后躲进了自己的帐蓬,抓紧时间休息,特殊时段,我也不练功了,有小雪在放哨我可以安心睡觉。

    不知道是这几天心理压力大,还是我的身体开始衰老了,最近老是容易觉得累和困,躺下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不过我还是没到十点钟就准时醒了,正想起身,却感应到陆晴雯和高峰在说话。两人在营地外较远的地方,我是通过小雪听到的。

    高峰:“……我就真的想不通,他给你灌了什么**汤,他都已经结婚了,你还不死心。”

    陆晴雯:“什么不死心,他已经结婚了,我还能怎么着?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害他变成现在这样,他只剩下几年时间了,我关心他一下、帮他一下也不行吗?”

    高峰:“……”

    陆晴雯:“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去整理东西准备启程吧。”

    高峰:“好吧,不说他,你跟刘平又是怎么一回事?”

    陆晴雯的声音提高了一些:“你什么意思?”

    高峰:“我早就看出来了,去年第一次同行,他就一直在偷偷看你,后来总是找机会接近你,约你出去玩,这一次更是各方面特殊照顾,你对他也越来越好……”

    陆晴雯怒了:“我对谁好是我的事,你管得着吗?”

    高峰:“我……”

    谈话到此结束,陆晴雯气鼓鼓回来了,高峰过了几分钟才垂头丧气回来。小雪在我心里偷笑:“高峰这小子比女人还会吃醋,而且太没道理,人家又不是他情侣,轮得着他来管吗?再说别人对她有好感,她也不能叫别人不要对她有好感吧?”

    “呵呵,恋爱中的人是没有道理可说的。”我打了个哈哈,心里即欣慰又伤感,欣慰的是陆晴雯很理智,虽然对我有好感和幻想,却很清楚各自的立场和位置,不会陷进去;伤感的是我的人生很快就要走到尽头了,改变命运的机会却是那么渺茫。

    半个小时后我们继续前进,因为月光很明亮,不需要开车灯也能驾驶汽车,反正没有路也没坑,只要不往特别高的沙丘上跑就行了。沙漠中一片死寂,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特别白,颇有“大漠沙如雪”的意境,让我这个还没有老的老人心生无数感慨和凄凉。

    陆晴雯因为与高峰闹过之后心情不好,也比较沉默,不过高峰在货车上,我们在越里车里。

    也许是我们改变了行军计划让敌人所料不及,一路上风平浪静,直到天色微亮我们才停下来休息。休息了一个小时我们继续上路,现在离考古队失踪的地点已经不太远了,估计午后两三点就能到达。

    上午十点左右,天气突然变了,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阴云盖住了整个天空,阴沉沉让人心慌。风变大了,地面一层细沙在随风而走,漫天飞洒,打在挡风玻璃上不停沙沙地响,能见度大幅降低。

    我们不敢开门出去,要是停在原地久了,怕车会被沙子陷住,只能放慢速度继续前进。虽然在车里,我们也可以感觉明显变冷了,外面气温估计已经降到了零度以下。

    幸好各种电子仪器都是正常的,这证明这是正常的天气变化,不是妖邪作怪,艾美也说是北方强冷空气南移引起的。刁爷走了,我们都没什么经验,不知道风会不会再变大,该怎么处置。

    负责开车的刘平突然说:“我看过考古队的宗卷,他们出事之前曾经到过一片戈壁和石山,好像离这里不是很远。”

    他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其实大家都是看过的。艾美急忙翻出一个小笔记本查看,很快找到那片石山的坐标,离我们只有十几公里。这种情况下,能找个地方避一下当然最好,万一刮起大沙暴停在这些松软的会移动的沙地上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决定改变方向那石山那边走。

    驶出约五六公里,风更大了,在大风的吹动下,整个沙漠的表面都在移动。有的地方本来是较深的坑,被沙子填埋之后特别松软,货车突然陷进浮沙里动不了了。

    我们急忙下车去帮忙,发现货车左侧的两个轮子都深深陷住了,原地打转上不来。我们试图挖开沙子,但是大风吹来大量沙子,我们挖掘的速度还没有风沙填埋的速度快。无奈只能找出一条钢丝绳,分别绑在越里车后面和货车前面,利用越野车的力量来拉。

    试了一会儿没有拉动,越野车反而被聚集的沙子陷住了。车身挡风,大风遇到车子停下,沙子也就跟着停下,这样下去不用多久,两辆车就有可能被完全埋住。

    我正想放出白蛇来帮忙推车,小雪突然道:“那边有车来了,两辆车……哎呀不好,是上次我们遇到的日本人!”

    我吃了一惊,急忙呼叫大家准备战斗,拿出四支冲锋枪分给艾美、刘平、余成书、云飞扬,叫他们躲在汽车后面,听到我命令时朝大约方向扫射就行了。陆晴雯和高峰站在我旁边,准备使用混元一气符挡住敌人高手冲锋,小雪的任务是尽可能挡住敌人的式神,不能让它们控制了我们的持枪伙伴。

    我就不信在这风沙令人几乎无法视物和呼吸的情况下,乱枪扫射会打不死他们!

    日本人有式神侦察四周,也发现了我们,两辆车停下十几秒钟,然后改变方向朝我们这边冲来。我们都戴了防雾防沙的眼镜,但是几米外就看不清,我是靠小雪的感知力才知道敌人的大体位置。但既使是小雪,此时可以感知的范围也大幅下降,无法知道敌人的数量和武器情况。

    距离我们约两百米,他们的一辆车也陷住了,有人从车上跳了下来,接着另一辆车也停下了,车上的人跳了下来,靠在车子旁边不敢向前。

    环境对我们不利,但同样对敌人也不利,现在他们的高手很难发挥出战斗力,也无法招唤强大的式神,这正是杀他们的最好机会。我咬了咬牙,往陆晴雯和高峰身上各啪了一张混元一气符:“刀枪不入!”

    两人多次见过混元一气符的效果,但从来没有试过,难得有这机会,兴奋地大吼一声:“刀枪不入!”没等我叫冲锋就冲出去了。

    我对自己也使用了一张,跟着冲了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