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精绝古国的传说

    不到七点钟直升机就到了,接走了遗体和受伤的司机,之后还会有人来处理尸体和堪察现场,不必我们操心。我该操心的,是怎么防范土御门神道的人卷土重来,我可不能指望官方能把他们都抓住了。

    卫星在天上是绕着地球转的,连续三天我都是半夜感应到,由此可以推测敌人的卫星只有半夜一段时间经过我们上方,还是有办法防备的。

    我们继续上路了,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居然都会开车,少了两个司机问题倒不是很大,大家轮流着开。

    “队长,那一条巨大的蛇哪里去了?”艾美问,从昨晚战斗之后,她对我的态度就完全改变了,眼光总是在我身上转,带着无限的敬仰和惊奇——其实不止是她,其他人也是如此。

    “那是法术变成的。”我谈谈地说,毕竟一条这么大的蛇太惊世骇俗了,旁边还有两个科学家,用法术来搪塞最合适。

    “哇,太厉害了!队长,你的法术是从哪里学来的,还能喷火啊?”

    “喷火只是小把戏,马戏团的人都会。”我继续装。

    “肯定不一样,你的火一烧,恐怖阴冷气息就消失了。而且他们的刀砍在你身上,你也不会受伤,太神奇了,能不能教我啊?”

    “不是我不教,这个你学不了。”

    “队长……”

    ……

    不仅是艾美问个不停,其他人也很好奇,因为好奇心太强了,以致于明知道我不想说还是打破砂锅问到底,没完没了地问。唉,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啊!

    艾美问:“队长,日本人怎么会在这里,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之前我与安倍健太对话时,他们没有听清安倍健太的话,所以有此疑问。

    这个问题更难回答,我正在想着该怎么说,余成书道:“这个我知道,他们是来盗挖文物的!大约一千六百年前,楼兰等西域古国灭亡消失了,此后一直没有被世人发现,直到1900年著名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发现了楼兰遗址,之后他来偷挖了许多文物。还有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美国人亨迁顿、日本人桔瑞超等先后来盗挖,掠走了大量珍贵文物。小日本贼心不死,可能又发现了某个古国的遗迹,所以从吉尔吉斯斯坦之类的小国边界偷偷入境,又来盗宝……”

    我愣了一下,这个说法很有道理,可能日本人不是专程来找我的,而是他们的卫星扫描到了一个新出现的废墟,所以赶来盗宝。之后他们从某个渠道知道了我在附近,想要抢我的玉符,所以杀上门来。如此说来,他们有一个基地,就在离这里不是太远的地方,他们要找的废墟可能也在这附近,说不定就是上次考古队发现的废墟。

    我急忙问:“艾美,我们能用卫生扫描这片区域找到他们的落脚点吗?”

    艾美摇头:“我们的航天科技发展比较迟,大部分卫星都不能高清摄影,看不到地面太小的东西。而且这片区域太荒凉了,没有专门侦察这片区域的卫星……”

    “把地图给我。”

    陆晴雯拿出地图递给我,我展开细看,本来按照我们的计划,今晚在土垠过夜,明天就能到达罗布泊中央。但是我改变主意了,因为上一次的考古队并不是在罗布泊遇险,而是在罗布泊西南方的沙漠里。假如日本人也是为了这个而来,就会赶在我们前面到达,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再按考古队的路线走一遍,可以直接去他们失踪的地方。

    “改变方向,我们去看看太阳墓,然后直接去考古队失踪的地方……老余,那个地方有什么古代国家吗?”

    余成书急忙道:“有,那里接近精绝古国遗址,距离可能还不到一百里。”

    “精绝古国?”之前我并没有听余成书说到精绝古国的故事,所以没什么印象。

    “嗯,《史记·西域传》记载,精绝城离长安有八千八百二十里,住着四百八十户人家,人口三千三百六十,士兵五百。西汉时精绝城是丝绸之路必经之地,从发掘的精美丝绸、犍陀罗艺术和佉卢文木牍,以及至今仍保存完好的民居和佛塔来看,他们有着高度发展的经济和文化,法律严明。到了唐朝时,玄奘西行路过那儿已经没有人烟,只有废弃的死城,之后就没有任何关于精绝城的记载了。到了1991年,英国人斯坦因意外发现了精绝古城遗址,一切还保留着一千六百年前的样子,有大量残存的房屋、佛塔、陶窑、冶炼遗址等。他在那里挖了半个多月,带走了十二大箱珍贵文物,轰动了世界,被称为‘东方庞贝’。此后他又三次来盗挖,带走了无数文物,这些人简直就是强盗、土匪、恶棍!”

    身为考古学者,余成书对外国人偷挖文物非常愤慨,不过我更关心的是精绝古城怎么能够一千六百年不被人发现,还有它是怎么灭亡的?

    余成书道:“精绝是西域三十六国中灭绝最离奇的一个,最突然的一个,居民们撤离得非常急促,许多官方文书整齐地放置在屋内没有拆阅也没有带走,居民们就像在正常生活时凭空消失了一样。考古学家在废墟内发现一只狗的遗骸,它的脖子上拴着绳子,绳子的另一端拴在柱子上,主人离开时连狗都没有放开。”

    我们几个人都好奇的问:“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有人说是因为战争灭绝,有人说是因为环境恶化迁移,但都没有充足的证据,至今还没有定论。持环境恶化灭绝论者认为,是尼雅河干枯缺水导至人们无法生存,但是考古学家并没有找到尼雅河大规模改道的证据,在古城遗址里,不少住宅周围都有巨树环绕,果园中林木整齐,附近有堆积的淤泥和水塘的痕迹,这说明他们撤离时并不是很干旱。

    持战争灭绝论者认为,那时是中国魏晋时期,中原大乱,无暇顾及西域,精绝这样的小国随时都可能被兼并和消灭,而且从一些发掘的佉卢文解读内容来看,他们曾经受到一个神秘强大部落的威胁,可能是被彻底打败了。但是废墟附近没有发现残存的武器,所有出土的古尸都是平静而又安详的,所有房屋遗址都是完整的,这证明他们不是毁灭于战争……”

    艾美缩了缩头:“好诡异啊!”

    我原以为西域三十六国都是因为干旱缺水而灭亡,看来精绝古国有些不同,那又是什么东西导致居民们消失无踪呢?

    我暗自庆幸没有把队友们都赶走,否则我到哪里去打听这些可靠的历史资料?

    余成书续续讲着与精绝有关的考古发展,我们不时议论几句,都对这片古老的小国家产生了极大兴趣。

    没多久我们到达了孔雀河古河道北岸,看到了壮观的太阳墓。

    这些墓地与我们平常所见的墓地完全不同,由于千百年风沙侵蚀,墓穴只剩下一个小土丘或者完全是平地,但是大量木桩依旧清晰可见。每座墓都是中间用圆形木桩围成七层圆圈,外面用大量木桩组成整齐的射线,呈太阳放射光芒状,整齐、壮观,透着神秘气息。附近七个坟墓,木桩总数不下一万根,占地面积近两千平米,蔚为壮观。

    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绝对是一种吸收阳气的阵法,木能生火,所以用木桩而不是石柱。但是又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僵尸在没有成为旱魃之前,是阴邪属性,是畏惧阳气的,这样只会害死了里面的僵尸。

    再想一想,我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假如死者没有成为僵尸,而是有人把刚死的尸体用某种药物和邪法处理过,放在墓穴里收集阳气,千百年后就有可能直接变成旱魃。这里有七个墓穴,其他地方还有许多,要是都成功了,造出数十个旱魃来,那绝对是毁灭性的灾难,比什么原子弹都要可怕!

    我和小雪仔细感应,没有感应到墓穴里面有邪气或能量波动,却不知是原先的设计者没有成功,还是后来被高人破了,总之现在它与其他土丘没什么本质区别。

    余成书、云飞扬等人忙着拍照,观测,我却已经没有兴趣留在这里,停留了一个小时左右便催促他们继续前进,今夜要在楼兰古城遗址扎营。

    一路上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天黑前我们到了目的地楼兰古城,远远就看到了一座很高的土堆,余成书说那是佛塔。古城墙已经大部分消失了,只剩下一些像是“雅丹”的土堆,古民房的遗迹依然清晰可见,建房子用的胡杨木板、柳枝依然挺立在沙土中。地面有许多木料,低洼处散落着大量陶片……

    千年风沙,已经将昔日的繁华洗尽,但是残留的这些东西,依旧在述说着曾经的骄傲和荣耀,它是那样苍凉和悲壮,依然让人感叹不己。

    这里笼罩着一种神秘的气息,走进废墟,我就感到了一阵阵莫名的不安。这一次的不安与前几次不同,它不是来自天上,也不是来处地下,而是来自我的内心深处,无影无形,不可捉摸,却沉甸甸像一块石头压得我难受。

    太阳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