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血池

    苍梧道人后面跟着两个黑影,正是之前逃走的两个铜僵,虽然现在看起来精神了一点儿,不过对我来说不是太大的威胁,真正的威胁应该是在血池中。

    如果我靠近血池去救凌枫飘和欧阳真菲,血池里的怪物就可能会被惊动;如果我不及时去救,两人就有可能死亡,这时他们已经失血过多昏迷了。

    我强压心中的愤怒和冲动:“苍梧,我和你之间的仇与别人无关,放了他们两个,我跟你单挑!”

    “单挑?哈哈哈……”苍梧狂笑,“贫道从来不与人斗意气争胜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今天你们一个都逃不了,都要献祭给本教真神,我何必与你单挑?”

    这里不可能有什么真神,邪神还差不多,看他如此嚣张,只怕血池里的怪物极度可怕。

    高峰厉声道:“你在玄冥教中是什么职务,长生观是你们的踞点么?”

    苍梧得意笑道:“告诉你又何妨,贫道乃是玄冥教护法长老之一!至于长生观么,确实是本教名下宫观,为的是便于与你们这些所谓名门正派打交道,转移你们的视线。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今日便是你们张天师来了,也要魂飞魄散,万劫不复!啊哈,我忘了,天师嫡传已经在台湾,你们没有天师了。”

    高峰和陆晴雯大怒,立即向前冲,我一左一右及时拉住了他们。我不想跟苍梧多废话,但有一句话却必须趁他得意忘形的机会问。我问:“你们手中的玉符是哪个卦象?”

    苍梧一愣:“你怎么知道我手里有玉符?”

    果然他们手里有玉符!我立即又问:“你们要玉符做什么用?”

    苍梧狞笑道:“把你手里的两块乖乖献出来,道爷会让你死得爽快一点!”

    我放开了高峰和陆晴雯,先向前冲去,喊道:“我拦住两个僵尸,你们先杀了他,小心不要靠近血池!”

    两个铜僵是听令于苍梧,血池里的怪物应该也是听苍梧号令的,擒贼先擒王,所以必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了苍梧。解决了苍梧和两个僵尸之后,我们迅速救下凌枫飘和欧阳真菲,即使惊动了血池里的怪物,我们斗不过还可以撤退,没有人绊手绊脚,这是我眼下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

    血池直径有二十米左右,我们必须保持一定距离绕开血池,所以不可能立即冲到苍梧面前。小雪先飞了出去,从血池上方高空飞过,我和林梅向左边跑,高峰和陆晴雯向右边跑。

    两个铜僵向前跳,左右分开了,苍梧迅速抽出五张符,以打火机点烧,一边烧一边急速念咒:“南无胃浮俺吉俐俺吉俐,张三李四王五赵六钱七,速至速来,有事驱用,呼之立至,不离左右……”

    阴风突起,他后方远处五股黑气有如龙卷风呼啸而至,黑气中各有一恶鬼,张牙舞爪扑向小雪。附近几十米内黑气腾腾,阴邪戾气狂暴如潮,连我都感到了有些难受。倒也不是说这五个恶鬼凶厉到连我也顶不住,而是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阴森鬼气得到了最大发挥,加剧了对正常人的压制。

    后面传来黄亦蓝的惊呼声,然后是圆规突然变大的念佛声,每一个音节都如黄钟大吕,震人令魄。我的不舒服感觉立即消失,附近浓重的阴气、血腥味、戾气被冲淡了许多。

    小雪身为妖类,受阴煞之气影响不大,她现在的修为非同小可,对付同样是灵体的恶鬼更是大显神威:远的用白光能量团投射,近的用爪牙撕咬,六条尾巴忽长忽乱,或抽或缠,矫若游龙,力敌五鬼还占了上风。

    我和林梅迎上了一个铜僵,我一记玄冰爪向它抓去,它吃过我的苦头有些怕我,已经先一步避开我向林梅扑去,双爪齐出采用扑抱动作。林梅不慌不忙矮身,一拳重重击在它的腹部,“呯”的一声巨响,铜僵凌空飞出好几米,她也被震得向后滑移尺许。

    林梅的梅花拳练得很好,服食凤冠仙芝后实力更进一层,几乎达到了精气神合一“浑元一气”的最高境界,拳劲能够透体而入对内脏造成严重伤害。铜僵落地后,停了一秒钟左右才缓过气来,这时我已经冲到了,一记玄冰爪抓在它肩头,另一只手扣着它的手臂一拧,把它的手臂拧断下来。

    铜僵不会说话但会发出简单吼叫声,怪叫着转身要逃,但它受了重创速度已经变慢,我连续两次玄冰爪抓在它背上,把它冰冻。林梅跟着追到,重重一拳砸在它背上,把它轰碎了。

    说来话长,其实从我开始向前冲到现在还不到二十秒钟,铜僵更是不到三秒钟就被我们解决了。陆晴雯和高峰在血池另一边,这时才遇到另一个铜僵,陆晴雯使桃木剑,高峰使天蓬尺狂攻,但是对铜僵造成的伤害很有限,反而被铜僵杀得连连后退,惊险万分——高峰这小子,现在知道铜僵的厉害了。

    我和林梅继续向苍梧冲去,苍梧脸上露出了惊讶错谔之色,想不到我们能这么快就解决铜僵。他完全低估了我和林梅、小雪的实力,一年多一点时间,我们的进步已经远超过正常情况下的十年苦练,他如何能想得到?

    苍梧转身就跑,同时口中大叫:“玄冥尊者速现真身,护吾教门……”

    之前小雪怕放出白蛇会惊动了血池里的怪物,这时顾不上了,而且距离血池也远了一点,白蛇巨大的身体突然在苍梧前面出现,只一扑就把苍梧咬住。苍梧两只腿和一只手乱蹬,还有一只手被咬住根本伸不出来,哪里能挣得开白蛇的神力?他术法高明,阴险诡诈,武功方面看样子不是很强。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要是我突然被白蛇咬住也挣不开。

    白蛇衔着苍梧迅速送到我面前,我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立即叫恶鬼和僵尸停下,否则杀了你!”

    “你们,死定了!”苍梧须发凌乱,一脸狞笑,眼神比疯子还要可怕,没有半点怕死讨饶的意思。

    这时五个恶鬼和一个铜僵已经放弃其他人,向我这边冲来,血池中传来极其强大的气息波动,充满了邪恶暴虐气息,有一种天地之间都被鲜血染红的感觉。

    我能肯定血池中的怪物一旦被惊动,无血不归,连苍梧也控制不了它。此刻苍梧在我手里不仅当不了人质,还会引发所有怪物拼命攻击我,所以我当机立断,抓着他的头用力一转,拧断了他的脖子。

    我给师父和母亲报仇了,但这一刻我并没有爽快的感觉……

    猛鬼和铜僵都是苍梧以特殊的仪式、秘法祭炼供养出来的,能与他心灵感应,苍梧一死,五个恶鬼和铜僵变成无主之物,立即落荒而逃,没有冲向我。我顾不上它们了,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凌枫飘和欧阳真菲,希望能在血池中的怪物出现之前救下他们。

    血池之中正在冒着大量气泡,有一个活物在池底下动弹,池子相当深。这些液体浓稠鲜艳如鲜血,血腥气又非常重,应该是真正的鲜血加入了某种药物不会凝固和腐坏,那么这么多血液需要杀死多少人?既使用的是兽血,也是一件非常恐怖残忍的事。

    凌枫飘和欧阳真菲被人用铁链牢牢锁在约五米高的巨大石像上面,短时间内不可能解开,并且他们的身体前倾悬空于血池上,既使有神兵利器可以砍断铁链,也需要有人帮助才能救下他们。血池里面的动静更大了,血浪翻腾,煞气逼人,我来不及救他们了!

    从这个角度,我看到了欧阳真菲滴血的伤口,原来它的手腕上斜插着一个像龙头钗似的东西,尾部插在血管内,通过中空的小孔血液从龙口中流出来。这个就像是打点滴的反效果,血慢慢往外流,伤口不会凝结,也不会流得太快……好恶毒的手法!

    来不及救下他们了,但我来得及拔下放血的龙头,我迅速向石像上面爬,林梅也在向另一尊石像上面爬。

    其他人都冲到了血池边,圆规拿出一个木鱼敲击着念经,慈悲祥和的梵音能有效驱散邪气;陆晴雯掏出一大叠符纸接二接三连地烧,大多是天师教破邪镇魔的符箓,环境中的负面气息会极大增强鬼怪的能力,驱散附近的不良气息就等于是在降低鬼怪的能力。她用的符估计都是正一教中的高手画的,又是他们门派最拿手的东西,所以效果很明显。

    高峰在步罡踏斗,一边走一边掐动指诀,念着咒语:“天蓬天蓬,万神之宗,威严大道,游行太空,坐南斗内,立北斗中,紫微大帅,天皇赐功……”

    白蛇丢下了苍梧的尸体,也游到了血池边,身体盘成一团,低伏着头准备攻击,看得出来它很紧张,甚至有些害怕。

    整个血池都在波动震荡,中间部分更是血水向上喷涌突起一米来高,凶煞之气有如形波浪一**散开,让人感觉如置身于水血之中难以呼吸。

    终于我够得着欧阳真菲的手臂了,探手把那个邪恶的放血装置拔出。这时怪物也从血池中露出了头部,撇了一眼,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了。即使从池中跳出一个丑恶到了极点的夜叉、天魔、罗刹,或者是跳出一个凶猛无比的上古异兽,我们早有心理准备,也不会如此吃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