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疲于奔命 为馨语晴闻加更

    凌枫飘、陆晴雯、高峰等人都是年少气盛,被敌人两次陷阱伏击早已按耐不住,急于报仇;圆规和黄亦蓝虽然心性稳重一些,却一腔热情想要帮我,所以我离开之后他们很快达成共识,分头去帮我打探苍梧道人的下落。

    他们认为只是暗中打听,不会有多大的危险,哪里知道这些村寨暗藏的危险?其它村子很可能也有老巫婆,却未必再有一个黄超杰,他们要是被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陆强说陆晴雯和高峰一组,凌枫飘和欧阳真菲一组,圆规和黄亦蓝一组。我和林梅不能再分散,否则遇到敌人只是送死,所以我只能去追其中一组人,可是先去找谁呢?

    我和陆成山有言在先,陆晴雯和高峰的安危自己负责,现在他们擅自行动,出事了不能怨我;凌枫飘和欧阳真菲自保能力较强,论关系是我师弟师妹,帮我是合情合理的;圆规和黄亦蓝没有武功,遇到一只猛兽都有可能丧命,而且他们只是我的朋友,没有责任和义务帮我,所以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先去找圆规和黄亦蓝。

    我叫陆强还是在原地等待,不论谁回来都在这儿等着,不许再分开,然后我和林梅朝圆规和黄亦蓝走的方向跑去。

    一路慢跑,大约跑了一个半小时,终于看到了一个小寨子,我们绕着小寨子走,很快小雪就找到了躲在树林里的圆规和黄亦蓝。他们两个都是比较谨慎的人,没什么近身搏斗能力,几个村民就能撂倒他们,所以行事小心,没有进村,只躲在外面观察,到现在为止还毫无所获。

    我稍松了一口气,也没骂他们,只叫他们立即跟我走,边走边把我经历的危险说了一遍。回来的速度较慢,花了两个小时多一点,到达长生观附近时已经是傍晚五点,另两组人员都还没有回来。

    天已经快黑了,如果没有出意外,另两组人也应该快回来了。我和林梅奔波了一整天,饱受惊吓精神紧张,已经很疲惫了,不吃点东西休息一下,遇上敌人没动就要先趴下了,所以只能先休整一下。

    一个多小时后,陆晴雯和高峰也回来了,他们也没有收获。这时已经天黑,欧阳真菲和凌枫飘还是没有回来,我们都很焦急,他们要么出事了,要么是就发现了重要线索,否则应该在天黑前回来。

    其他人没有照明不便行动,使用灯火会暴露自己,所以还是我和林梅去接应,其他人原地留守。我对圆规和黄亦蓝要客气几分,对陆晴雯和高峰就不客气了,临行时严厉警告,要是再不听我安排乱行动,回去我就叫陆成山惩罚他们。

    我与林梅又是一路急走,真是奔波命啊!

    我迫切希望凌枫飘和欧阳真菲会在我前面突然出现,但是一直都没有,走了大约一个小时,我突然发现路边有折断的树枝和压倒的野草,像是有人在这儿搏斗过。我们很紧张,在附近搜索,小雪也出来帮忙寻找,打斗的痕迹不是很明显,范围也不是很大,这证明战斗很快结束,实力相差比较悬殊。

    “这是欧阳真菲的桃木箭!”小雪在树林里叫了起来。

    我急忙往那边跑去,果然看到了地上有一枝桃木箭。师父曾送给我一副柳弓桃箭,我较少使用,后来在太行山隐居练功时转赠给了欧阳真菲。现在箭在这里,说明战斗痕迹是他们留下的,柳弓桃箭主要是用来对付鬼邪灵体,这说明敌人之中有鬼怪阴魂之类,经过短暂的战斗之后他们被敌人抓走了。

    小雪拥有兽类的灵敏嗅觉和感知力,在前面带路飞快前进,我和林梅紧追在后面。走过较松软的泥地时,我看到了一些脚印,勉强可以分辨出是三个人留下的。这些脚印都是平底布鞋留下的,但却有明显不同,走在中间的人脚印较浅,脚掌前后差不多深,是正常人的脚印;走在两边的人脚印很深,并且脚后跟特别深,就像走路时重力都落在脚后跟上。

    小雪边走边说:“两边的脚印是僵尸留下的,他们走路时关节僵硬,所以落地时后脚跟的力量特别大,而且它们挟着小菲和小疯子,所以整个脚印也深。”

    僵尸!我想到了云顶山黑松林里的那个僵尸,接着又想到了苍梧的四个弟子变成的活尸,这些东西真的是太可怕了,不怕死不怕痛不会累,比我使用了混元一气符还要牛逼。

    能够控制僵尸,又能役使猛鬼的人,即使不是苍梧道人,也百分百是玄冥教的人!

    林梅道:“一定是他们,他们擅长炼制僵尸,据说湘西赶尸人的赶尸方法就是源自这个神秘教派。”

    小雪说:“我也听说过,五六百年前他们炼制的僵尸非常厉害,但有多少传承到现在就难说了。”

    我忐忑不安,自然形成的僵尸已经让人很头痛,邪道中人炼制的僵尸肯定更可怕。敌人没有杀了欧阳真菲和凌枫飘,而是活抓带走,只怕是有意引我去送死,可是明知如此,我又怎能不去救?

    之前的小路是在山梁上,我们往山坡下走,穿过树林到达山谷。山谷最低处有一条宽不到十米的深涧,由于上方有浓密的古树森林遮盖,站在远方高处根本看不到。走到山涧旁边,立即有一股阴冷之气扑面而来。

    山涧虽窄,却很深,最深的地方可能有二十米以上,石壁上有一条不是很规则的石阶通往下面。石阶宽约一米,上有大量青苔和杂草,显然最近一两年走过的人很少。

    小雪在前,我和林梅在后,放慢速度,放轻脚步往下走,小心翼翼防止敌人袭击。不一会儿我们安全到达深涧下面,可以看出地面有许多地方是修整过的,有不少石像被砸碎了,损坏得很彻底,难以辨认原先是什么样子。石壁平整的地方可以看到一些残破的符文、篆字,虽然难以辨认,却还透出一股古朴神秘气息,显然是大几百年前甚至上千年前留下的。

    所有破坏的痕迹都不像太久,风化不明显,可能是最近十几年破坏的,我们有些惊讶,难道玄冥教已经被人彻底捣毁了?

    这时是枯水期,深涧中没明显的水流,但是很阴冷潮湿,让我觉得很不自在,不过僵尸、阴魂之类很喜欢这样的地方。

    往前走出不远就到了山涧尽头,大量崩塌的碎石堆住了一个洞口,但是现在又被人清理出一个小洞,显然凌枫飘和欧阳真菲是被人带进这个山洞里面了。

    林梅低声问:“要回去叫他们过来帮忙吗?”

    我有些犹豫,之前不让陆晴雯他们来,是因为他们不使用灯火行动不便,使用灯火则有可能被敌人发现。现在已经找到了敌人的老巢,我们的行动没有必要保密了,陆晴雯和高峰都有很强的战斗力,圆规能很好的压制鬼魂之类,黄亦蓝要是暴走了还能“禁法”,他们赶来会对我有很大帮助。但问题是我怕时间拖久了,凌枫飘和欧阳真菲会有生命危险。

    “你回去通知他们,我在这里守着。”我采取了折中的方案。

    “你确定你不会先进去?”林梅明亮的眼睛盯着我,早已看透了我的用意。

    我只能苦笑:“我隐身进去弄清地型和敌人实力,尽量不动手等你们来。放心吧,这次不会再遇上一个能看破我隐身的老巫婆了。”

    林梅深情地望着我,后退几步,咬了咬嘴唇,转身飞奔而去。她看似柔弱娟秀,却有一颗坚强的心,比许多男人更有决断力,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

    我站在洞口,努力冷静下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我必须尽可能了解敌人的情况才能动手。可是敌人就像是在迷雾里,找到这个地方了,我还是对他们一无所知,猜不透他们的现状和目的。

    “小雪,如果这里是他们的老巢,为什么会毁坏成这样?”我问小雪,有疑难时,我们需要互相交流和询问,往往会引发出对方或自己的灵光一闪。

    小雪说:“依我看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玄冥教早就被人灭了,一些余孽躲在外面,风声过去了又潜回来,准备重建玄冥教;还有一种情况是玄冥教已经放弃了这里,因为某种原因现在又准备启用。”

    “那么他们应该能想到,我可能会追踪而来找到他们的老巢,作为一个非常神秘的门派,会冒着被人发现老巢的风险吗?所以我认为这不是他们的老巢,只是想要利用人质在这里设伏杀我。”

    小雪想了想:“有武功和法力的人炼成僵尸战斗力肯定很强,这也算是炼器的极品材料,玄冥教如果想要东山再起的话,最需要的就是抓一些修道者来炼制僵尸。假如他们有足够的实力,那么就可以故意把我们都引过来,我们变成了送上门的肥羊……”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苍梧道人抓走欧阳真菲和凌枫飘是为了当人质,不会立即杀了他们;如果是玄冥教的人抓走了两人用来制作僵尸,立即就会动手,我再迟疑片刻,只怕见到的不是活人而是僵尸了!

    我果断使用隐身符,向洞内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