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肉搏魔女 为第六天魔_王 加更

    我感觉我的腿有点发软,被吓软了。

    我曾多次杀人,也曾经一招毙敌,但我是被欺负、被逼迫无奈才出手,杀人之后心情很沉重。血里玉却是一眨之间就杀了三个并没有威胁到她的人,还能笑得如此轻松,浑若无事,一个人的心性到了如此程度,只怕真的会吃人了!再说以她的实力,我怎么可能接住她三招?

    一个大魔女!

    血里玉笑盈盈地问:“你们害怕了?”

    凌枫飘根本不能说话,欧阳真菲吓得说不出话,我心念急转,这魔女喜怒无常,心性与常人不同,只怕不喜欢别人怕她,于是急忙说:“前辈已经说了不杀我们,我们没有害怕的必要啊!”

    血里玉眉头一挑:“你又叫我前辈?”

    我很想做个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可惜我怕死,也怕师弟师妹遭毒手,只能丢掉节操有些无耻地说:“大姐真厉害。”

    “呵呵,你不用怕,我出招之前会告诉你用什么招式,让你有防备的机会,你也可以主动出击以攻代守,现在可以开始了么?”

    今天不跟她硬拼三招,是不可能离开了。北斗七星接命法似乎没有增加我的寿元,倒是大大提高了我的灵气量和强度,加上阴阳诀已经提升到了第三层,我的实力已经暴涨一截了,挡她三招不死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我咬了咬牙,往前走两步:“可以开始了!”

    “大师兄……”欧阳真菲和凌枫飘都很紧张,邪道第一高手的名头,以及血里玉刚才杀人的威风把他们吓坏了。

    小雪道:“这位姐姐,我跟他形如一体,我代他接一招可以吗?”

    血里玉根本不理她,盯着我说:“第一招比武功,我数三声开始出手,一……”

    我急忙聚神提气,运起本经阴符七术之分威法,这个心法的要诀是像潜伏的巨熊一样,突然出击,以强大的意志、勇气和力量对敌人发出致命一击。我不会坐以待毙,必须反击,分威法可以以静制动,又有一往无前的拼命气势,最适合用在此时。

    “二……”血里玉报出了第二个数字,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的气势迅速攀升,山洞里面没有一丝风,我的衣服却像是在风中起伏,鼓动不休。血里玉脸上微现惊讶之色,眼中闪现异样光芒,身边突然涌现惊涛骇浪般的真气波动,同时她身边刮起了一阵旋风,把附近的灯吹灭了一部分,但她的衣服却纹丝不动。

    这一刹那间,我感觉她整个人变得像一座山那样高大、坚固,无法撼动。

    小雪惊呼:“怎会还有如此高手?”

    我只能竭尽全力提升自己气势与她相抗,论修为我远不如她,但是在分威法的帮助下,我的精神力和意志力都远超正常状态,更有一种宁死不屈绝地反击的气势。实际上我这时不像熊,更像是一条盘着身体的五步蛇,也许她可以一掌打死我,我也必定要咬她一口!

    “三!”

    血里玉大喝一声,气势更强,无形气势有如山峰倒倾向我压来。刚才被迫无奈叫她一声“大姐”,我已经觉得是莫大的羞耻,自尊心大受伤害,现在怎能再示弱?我咬紧牙关,置之死地而后生,气势再度提升。

    我以为血里玉会挟着排山倒海之势发动攻击,不料她站着没动,强大的气势突然消失了,身边又起了一阵旋风。

    “这一招算平手。”血里玉微笑着说,“姐姐不能靠修为高来欺负你啊,要是我与你一样年纪,我是打不倒你的,所以就算平局了,你同意么?”

    “同意……”我长长吐了一口气,有一种全身要散架的感觉,背上全是冷汗。没有直接交手,却像激战了半个小时一样累。

    “好!”小雪和欧阳真菲都鼓掌欢呼,凌枫飘捂着嘴也哼哼几声,敢怒却不敢言。

    血里玉道:“刚才本来是想试你武功的,结果变成比修为了,那么第二轮再比武功,不用真气和兵器,直接用拳头,一柱香时间内打倒对手算胜。”

    本来是说好三招的,第一招明显是她放水算平局了,所以第二招改成“第二轮”我也不能提异议。不过却有个大问题,她穿得这么暴露,酥胸半露连内衣都没有,下面只盖到大腿根,动手之际不是露这里就是露那里,我的眼睛该往哪里放?我的手又该往哪里打?再要是不小心扯了一下她的皮裙,一对玉兔整个跳出来……

    小雪知道了我的想法,这次居然没有吃醋,在我脑海中说:“哪里好打就打哪里,打死这个贱货!”

    嗯,血里玉不用真气的话,我可以用擒拿手扣住她,还真有机会杀了她……但是她貌似没有真的想杀我,否则举手之间就能杀了我们四个,真的要找机会杀她吗?万一杀她不成,激怒了她,我就是真的找死了!

    “看打!”血里玉带着一股香风冲过来,挥拳就打。

    我急忙打起精神挡格,反击,我还真没有勇气往她的两座高峰下手,而是打她肩头处。打这儿既不致命也容易被躲开,实在不是理想的攻击目标。

    她的动作很快,但却没有我快,连着几拳都被我挡住或闪开。双手大幅度挥动之际,她的深v低领忽开忽合,两只大玉兔在里面蹦蹦跳跳,肉光致致,雪白耀眼。不方便看又不能打,这哪里叫公平比斗啊,分明是在作弊!

    我微一失神,腰部被她踢了一脚,后退两步距离拉开了一些,她立即连连出腿踢击,我只能连连后退。她的腿踢高之际,短裙根本遮不住下面,春光无限,这又是作弊啊,我不看就要被她打中,看了却心神不宁。

    好不容易我扣住了她的手腕,却是一手温暖滑腻感觉,难免心神一荡,结果还没扣紧就滑脱了。我急忙一拳打出,她跟我差不多高,所以出拳最容易打到的就是她的胸部,恰好这时她的双手张开,雪峰半隐半现,我又本能地收住了力量。

    血里玉呵呵笑着挡开我的手,趁机打了我一掌,却也没多大力量。很明显她故意不用精妙招数,也不用大力气,纯粹是跟我玩儿,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调戏我。

    我真的很无奈,如果血里玉是个很淫荡的人,我会把她当成一块臭肉随便打,毫不客气下狠手。问题是她貌如观音,气质高贵,穿得虽然很暴露却像女神一样神圣不可侵犯,令我既惊艳又不敢生亵渎之心,不敢往她敏感的部位攻击。再说我要是用“下流”动作,惹怒了她,我们都必死无疑,有了这两重顾虑,我哪里还能发挥出实力?

    小雪急了:“公子,你真会怜香惜玉啊,你想要输给她吗?”

    我心中一凛,看准她踢过来的腿避开,左手抓向她喉咙,右手捞她的腿。血里玉挥手挡格,我用的其实是虚招,一把抓住了她的右臂,同时右手捞住了她踢空的腿,出脚扫向她站立的小腿。

    “唉哟!”血里玉向后倒,不料她猛地一挺身,竟然借着我双手的力量,整个人在空中翻身,骑向我背部,另一只手臂勒住我的喉咙。我大吃一惊,急忙松开她的腿,抓住她的手臂向前一个背摔。

    血里玉双腿钩紧了我的腰,左臂勒住我的喉咙,右臂与我较劲,我连甩三次也没能把她甩下来,倒是背上一阵又一阵棉软**的感觉。

    “你输了,呵呵……”血里玉得意地笑了起来。

    我猛地一挺身用力向后倒,正面摔不了就来一个真正的“背摔”,反正一个玉人垫着,肯定不会摔痛了我,她要是不放开我,就必定是她先着地,那么输的就是她。

    血里玉发出惊叫声,她的手臂上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震开了我的手,在即将着地时一个鲤鱼倒穿波掠了出去,已经用上了真气。

    我收势不住,屁股先着地摔了个四仰八叉,相当狼狈。

    “你耍赖!”血里玉喘着粗气,脸上有两团红晕,却不知是气的还是急的,或者是羞的。

    我跳了起来:“你使用真气,犯规了!”

    血里玉脸上的红晕刚刚消失,又有些红了,白里透红更显娇艳:“好吧,这一轮算你赢。看来你还算是正人君子啊,要不然就要吃苦头了。”

    我还没明白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胸前的皮衣内爬出了一只白花花的大蜘蛛,似乎在对我示威舞动着一对前爪。我不由一阵毛骨悚然,刚才我的手要是碰到她胸部,必定要被大蜘蛛咬一口!羊脂白玉似的胸脯内爬出这样的东西来,比什么都要吓人!

    “呵呵,第三招比法术,我只出一个法术,没有限制随你怎么化解。”

    我的心又悬起来了,她是一个很高傲的人,这最后一招肯定会很强悍,干脆利索取得胜利,以此体现她的实力。她是一个养毒虫会放蛊的人,那么用的法术必定跟毒虫有关,我该如何抵挡?

    犹豫了两三秒钟,我说:“可否先容我画几张符备用?”

    “既然是竞技,当然可以。”血里玉笑着说,已经恢复到了她刚出现时的从容和优雅。

    隐身符和混元一气符我有好几张备用的,但这不能用来对抗毒虫,我必须使用一个新的强**术,但这个法术在此之前我没有使用过,没有辅助材料也不知能不能成功发动……

    不管他了,先把需要用到的符画出来再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