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冰水煮烤鱼 为第六天魔_王加更

    七星灵炁依旧在我和小雪的身体里面自动阴阳分离,火热与冰冷有增无减,幻境内我们嘴对嘴的气息交流只能稍稍缓解,根本来不及也不可能完全调和,那么只能寻求进一步的交流了。

    我解开了小雪的外衣,露出了她洁白浑圆的肩头,以及内衣没有包裹住的上半截酥胸,线条是如此的优美和诱人,手抚过的感觉如同羊脂白玉。现在我终于相信了她说的丰腴才是美的话,若是皮包着骨头,怎能有如此珠圆玉润柔若无骨的感觉?

    我不知道这个空间小雪是怎么弄出来的,所有感觉都像真的一样。人的所有感觉都是源自大脑,也许我们只是大脑互相交流,但又不止于此,因为我们嘴对嘴能够进行阴阳调和,这证明我们之间有实质的交流……嗯,这个问题太深奥,不是我现在该想的。

    烈火焚身的感觉让我有些急躁,身体的亲密接触也让我有了生理反应,我有些迫不及待地去扯小雪的胸衣。小雪突然松开了我的嘴,睁大眼睛盯着我,娇喘吁吁道:“公子,要不是为了救命,你愿意跟我合体么?”

    这个时候怎么还问这个问题?但是小雪显然很介意这个问题,我不能不认真回答。说实话现在我已经分不清自己更爱的是谁了,以我与小雪之间的情意,以及她的美貌,我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但是我又觉得有些对不起林梅,特别是林梅现在生死未卜,下落不明,我与小雪亲热多少感觉对不起她。

    “我非常愿意,但如果不是为了救命,我不会在今天,也不会这么草率……”我如实回答。

    小雪当然知道我的意思,露出了羞涩的笑容:“我们已经结婚了,算不得草率……小雪未经人事,还望公子怜惜……”说完又堵住了我的嘴,现在就像是缺氧的人需要氧气筒一样,我们离不开对方的嘴啊!

    事已至此,还需要多说什么?我摸索着解除她的衣裳,她也在摸索着脱下了我的衣服,不一会儿便寸缕不留,坦诚相对。

    我曾暗中想过很多次在清醒状态攀上她的玉女峰时是何感觉,此刻真正拥有了,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因为一切语言文字都无法准确描述,无法真正形容,那种美妙是直透心灵深处的。再加上此刻一个如烈火焚身,一个如置身冰窟,都急切需要从对方身上获取相反的温度来缓解自身,心里的需求便更加迫切,肌体的接触更加敏感。

    “公子,我要,我要……”小雪的唇离开了我,急促地喘息着,紧紧贴在我身上的娇躯扭动着,不时的颤抖一下。

    我曾经道听途说,初夜不能太过急切,否则会让女方感觉很痛苦,所以我只是紧拥着她,双手在她丝绸般光滑的背上、纤细柔软的腰肢上、浑圆饱满的臂部来回摩挲。此时的美妙感觉,却又与正面的亲密接触不同,别有一翻滋味。一个人若是美时,便是一根手指,一根脚指头也能让人**,更何况是腰臀之间?柔顺起伏,此处之妙不比胸前差也!

    小雪柔软却冰冷的小手突然握住了我那滚烫如同烧热了的铁棒,凑往她最私密之处,身躯勇敢地往前迎。在她冰冷纤指的刺激下,我的小兄弟更加亢奋和暴怒,感觉前面虽然很紧很窄,难以前进,却是湿滑而柔软,透着丝丝凉意,比干渴的人看到冰水更加诱人千百倍,我哪里还能忍得住。我能知道她的想法,此刻她非常渴求,并不畏惧,于是几翻来回轻轻试探之后,便抱住了她猛力一顶。

    “啊……”小雪紧紧地抱着我,那声呼叫不像是痛,更像是一种满足。

    我感觉自己下面被很柔软、很湿润的东西紧紧包裹着,无比美妙,舒服得难以形容,而心灵上的满足和成就感,更要胜过肌肤之间的快感,我情不自禁地也低呼了一声。

    我试探着进一步深入,被包裹并紧紧挤压着的美妙感觉更明显了,而小雪也不知是痛还是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她里面不是那么冰,而是透着丝丝凉意,令我无比享受,同时她也从我的火热和强硬之中获得了充足和舒适的感觉,人间最美妙的事莫过于此。

    更加神奇的是我能感应到她的感觉,她也能感应到我的感觉,于是我知道该做什么来让她愉悦,她也知道该做什么来让我愉悦,和谐之极。其实两人若是情意浓时,互相想要为对方奉献,一切水到渠成,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难,那么痛。

    嘴对嘴,肉连肉,阴阳交流却还是很慢,我的身体还是火热,小雪的身体还是冰冷。小雪在我耳边说了一些很私密的话,我才明白简单的两人合体并不能进行阴阳调和,因为此时两人之间虽然沟通了,阴气和阳气还散布在自己身体内的各处地方,必须进行交战(活塞运动),等到双方将泄未泄之时,全身阴气和阳气往下行走聚于交合这处,才能彻底进行阴阳交流。

    房中术是大学问,小雪也不太了解,但总体原则还是知道的,那就是多动少泄或不泄。于将泄之时保持不泄,如持满盈之器,称为“持满”,此时神与意合,调息运气,“御神”往来,进行阴气和阳气交流,才能延年益寿,百病不生;若是耽于肉欲感受,“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大泄特泄狂泄,则损精伤骨,气血枯竭,严重损伤身体健康;还有的损人利己,只吸不出,短期见效虽快,最终却没有好结果,这就是堕于魔道了。

    为了达到最佳效果,还有各种前戏、各种交接姿势、各种心法、各种意念控制,非常复杂。小雪只是从一本古籍上看到的一些,半解未解,反正我们也没想靠这个练成绝世神功和长生不老,所以也不必纠结,能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就行了。

    我奋勇冲杀,似在策马狂奔,纵横驰骋,倒也不是我天生异禀如此神勇,第一次就能如此持久,而是体内阳气太盛,自然久战不衰。

    小雪的娇躯柔若无骨,尽力逢迎,媚眼如丝,神态**,喘息与呻吟声此起彼伏。在我的不断冲击之下,她身若腾云驾雾,胸前波涛汹涌,一浪未平一浪又起……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雪突然道:“公子快停下……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啊……”

    我急忙停下,感觉到了她体内大量冷气通过相连之处传导过来,而我身体里面的热量也在往下聚集。硬的越发硬,软的越发软,冷与热在交融,阴与阳在调和,血肉相连,轻微的蠕动和抽搐都清晰无比,比起刚才的冲锋陷阵又是另一翻滋味,个中奇妙难以形容。

    我们紧紧相拥,我抵着她的最深处,冰霜在融化,火焰在熄灭。此时我们已经忘了自己体内的冷和热,忘了男女之间的**畅快,心里只有那浑浑融融无比温暖舒服的感觉。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过去,我们体内的气息也在源源不断地阴阳调合,调合之后的气息已经不再是七星灵炁,而是我们自己的精气,可以被灵气吸收,纳入我的气海穴和小雪的丹田穴。

    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时间过了多久,阴阳调和的过程已经渐渐变慢趋于停止,小雪的身体已经变得温暖,我的身体温度也基本正常,肌肤相亲又是另一番滋味,我怀里的人真个变成了软玉温香满怀抱。我开始抚弄她的身体,在她身体内部的那一部分也开始慢慢进出,轻轻搅动,体验着各种接触带来的美好感觉。

    之前是为了救命,现在才是为了享受,我用十二分的温柔和爱意来弥补她,让她飘然欲仙,神魂荡漾。不知不觉我们的动作又快速猛烈起来,我的兄弟严重抗议已经舒麻难当,无法忍受了,我却苦苦忍耐着继续冲锋陷阵……

    “不好,有人来了!”小雪突然惊呼一声。

    吃惊下之她那里面突然收缩并蠕动,刺激很强烈,而我同时也心神失守,再也忍耐不住,像一筒烟花被点燃,呯……

    眼前突然变黑,我回到了现实中,感觉身体还在哆嗦,下面极为舒畅,貌似以前梦里也有过这种感觉。不过这一次我可以确定没有什么东西留在裤子上,难道留在小雪身体里面了?可是她是灵体啊,怎能承载我千万个子孙?真是奇哉怪也!

    下一秒钟我就没有心情思考这个高难度的问题了,因为凌枫飘和欧阳真菲正在洞口与几个人对峙着,眼看就要动手。这些人有男有女,有道有俗,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嚣张模样,唉,终究还是被人找到洞口了!

    看了一眼地上的七盏本命灯,还是熄灭的,铁一样的事实摆在我眼前:延寿失败了,修为却大幅提升了。我极度渴求的没有得到,没想要的却自己撞上门来,修为再高没命享受又有什么用?大概只有得了绝症,却意外买彩票中了几亿元的人才能明白我此刻的心情。

    彻底的绝望,最美好时刻被打搅的愤怒,让我想要杀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