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七星灵炁

    没有敌人在关键时刻闯进来,而北斗七星接命法已经开始生效,七星灵炁源源不断地注入我的七个大穴。难道说上天终于开始眷顾我了,一向都不顺利总是受打击的我终于时来运转了?

    最初我只是被动地接受,吸收的速度很慢,但就像流水成渠一样,通道形成之后变顺畅了,星光进入我体内的速度越来越快,流量越来越大。

    我按捺着心中的惊喜和紧张,尽可能集中精神多吸收星光,虽然曾师祖的秘笈中没有说吸收到的星光分量与得到的寿元成正比,但以我的猜测是成正比的,吸收越多越好。

    人总是贪心的,更何况我才二十出头,完全没有活够,还有深爱的人等着我长厢厮守,我恨不得再活一百年,至少我也要达到施法的最佳状态延长二十年。我的心蠢蠢欲动,不甘于被动接收,开始试探着主动吸取星光,不料只是心中一动念,星光便倾泻而来,就像我身体里面有强大的引力,把遥远星球上的能量给吸过来了。

    怎么会这样?我暗暗惊骇,但这应该是好事不是坏事!

    七星灵炁起来越快,越来越猛,感觉就像七道瀑布在持续不断地冲入我体内,我开始感到不安了,停止了吸取的念头。但是七星灵炁依旧倾泻而来,无法停止,这种能量迅速溢出七个大穴,不过短短几分钟时间,我就有了身体要被撑暴的感觉。

    我开始恐慌了,这样下去我没有延长寿命就要先被撑死了,也许是施法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错误,也许是我一时的贪心触怒了神灵,总之这绝对不是正常现象,必须立即停止。但是现在还没有到结束时间,强制停止就意味着施法彻底失败,这个结果是我无法接受的。

    无可奈何,我只能引导着全身狂暴乱冲的能量进入气海穴内,经过雷劫之后,我的气海穴内宽广无比,像是一个巨大的仓库,终于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但是新接收的七星灵炁无法完全与我的灵气融合,成为第三种能量,无法随心所欲控制。

    我的气海穴虽然很宽广,却也是有限的,而冲泻而来的七星灵炁却像是没有穷尽,不过十分钟时间我的气海穴就满盈了,又有了那种全身欲爆的感觉。

    我是该强制结束,还是等待着被撑暴?又一次我面临无比艰难的抉择!

    小雪感应到了我的危机,一闪便回到了我体内,她的人状灵体瞬间与我的身体完全重合,倾泻而来的星光便注入了她的七个大穴内,然后再充满了她的丹田……

    七星灵炁终于开始变弱,不到十秒钟就完全消失,而此时我和小雪都到了无法再支撑的状态,再多几秒钟我们就要爆体而完。居然有这么巧的事,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这是天意乎?

    七盏本命灯在七星炁气消失的同时熄灭了!

    我愣住了,施法结束时间还没有到,这是算施法成功了还是算失败了?我们两人已经吸收了无数七星灵炁,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已经获得了大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寿命?

    我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真正能用北斗七星接命的人非常少,成功的人更是凤毛麟角,我曾师祖没使用过,师祖和师父根本没能力使用,周家七化传承中没有一个人真正成功过,所以根本不知道成功之后是什么样子。

    我继续坐在地上不敢动,等待着未知的变化,身体里面的七星灵炁渐渐开始不安分起来,忽冷忽热,冷的感觉渐渐降低,热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与此同时小雪也是忽冷忽热,但她却是感觉越来越冷,与我正好相反。

    “公子,有些不对劲啊!”小雪有些惊慌,“好像我体内热的气息跑到你身上去了,你身上冷的气息跑到我身上来了……”

    我猛然醒悟,我们两人是一个整体,却又各自独立,这与阴阳两仪的原理差不多:我们合在一起是太极,是一个整体,我属阳,她属阴,又是各自独立。现在我们都被一种高级的,我们无法控制的能量填满,这种能量开始自动分阴阳,所有阳气都会归于我,所有阴气都会归于小雪。这样下去,我就会被烤得里焦外嫩,小雪就会变成一个冰美人,真的要变成凝脂了……

    “快离开我!”我急忙在心里大叫。

    小雪立即离开了我的身体,但是阴阳分离并没有因此停止,只是变慢了一些。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我很清楚这样的结果,如果不能立即中止阴阳分离,我们两个都要死!

    我尽一切力量想要控制体内的北斗七星能量,但却根本无法控制。这不是我自己练出来的,而是被强行灌进来的,之前因为压力巨大还可以引进气海穴内,现在失去了外面的巨大压力,已经完全不能控制它们了。

    小雪也不能控制,并且她是灵体,能量不是储存在穴道经脉之中,而是直接包裹于灵体之内,因此约束力更脆弱,影响比我还大。

    “怎么办?怎么办……”我们两个都慌了,心里都是这句话。

    我和小雪共用一个英魄,可以让我们之间进行少量灵气交换,但是现在无法用来调和北斗七星的能量,也来不及调和这么强烈的变化。现在大概只有我们之中一人死了,全部能量归于另一个人身上,才有可能达到平衡。那么是我为小雪付出生命,还是小雪为我付出生命?

    我已经觉得全身像个火炉,这是由内而外的热,比在地下熔岩世界还要难受;小雪则冷得直哆嗦,灵体都快要结冰变成实体了。偏偏我能感觉到她的冷,她也能感知我的热,想像中合在一起会很舒服,但实际上合在一起却是加速死亡。

    我绝对不可能杀了小雪让自己活下去,那么我只有一个选择,反正我活不长久了……

    “不,公子……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就是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小雪颤抖着说。

    “什么办法?快说!”我连死都不在乎了,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阴阳交泰,水火调和……我虽然没有用过,却知道采阳补阴的方法,这是男女之间最容易阴阳互通的办法……”

    我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两人合体!上古之时就有仙人利用这种方式来调和阴阳,获得长生,比如传说中黄帝日御百女白日飞升;后来历代都有人研究房中术,阴阳采补,虽然有很多人把持不住坠入魔道,却也有成功者,密宗的一些派系直到现在还在用这种方法;即使是在民间,最愚蠢的人也懂得男女交合来达到体内的阴阳平衡,让心情愉悦,身体健康(过之则损)。人体是一个神奇的机器,即使是把一些毒药吃进去,也能通过男女之间的交合来消除药效,这是最高级也是最平民化的阴阳调和之法!

    我与小雪之间早已情投意合,在幻境里还拜过堂入过洞房,现在为了救命合体有何不可?这也是我们唯一活命的希望了,但问题是小雪没有实体,我们怎能进行?

    “以灵体进行也许有效……凝魂聚魄,心神随我来……”

    我急忙收摄心神,只觉眼前一亮,已经置身于一片桃花林中,正是以前小雪为了让我看她的容貌带我进入过的地方。小雪蜷缩在草地上,瑟瑟发抖,穿的还是那次的唐装长裙,我急忙跑过去,扶起了她:“小雪,你还好么?”

    “公子……”小雪投入我怀里,双手钩住了我脖子,嘴唇迎上了我的唇。

    我立即感觉到了一股冰冷气息灌进嘴里,像是在沙漠中干渴了一个月的人喝进了一口冰水,但是却是那么少,那股冷意没能达到肚里就消失了,我的身体还是像熔炉一样。

    小雪则像是在冰山上快要冻死的人,终于喝到了一口热水,她含着我的舌头,我也含着她的舌头,彼此贪婪的吮吸。此刻我们并没有**之心,也没有半点异性之间的奇妙享受,纯粹本能的需求。

    男女之间口与口对接,也能进行阴阳交流,大部分鬼邪精怪并不是依靠男女交合来采阴补阳、采阳补阴,而是把人“寐”住了从目标口鼻之间吸阴气和阳气。这样吸到的阴气、阳气虽然比较少,却容易进行,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被人追杀,实为草根级鬼邪采补首选。

    事实证明这种方式是有一定效果的,我们两人如久旱逢甘雨,雪夜送火炉,一番长吸之后都稍稍缓了过来。这时我才感觉到了小雪的舌头虽然有些冰冷,却是那么柔滑,香津清甜,舌头相触的感觉美妙无比。

    我的舌头开始纠缠着她的舌头,用我的火热来温暖她,同时也在享受着相互抵触吮吸带的来**感觉,而我的手也开始在她的背身上游移,摸索着把她的衣服解开。虽然她的身体冷若冰霜,但却依旧柔滑棉软,弹力十足,令我又爱又怜。

    小雪死命地抱着我,贴着我,不想留下任何间隙,简直想要把两个身体融合成一个身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