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单刀赴会

    会以未婚妻自居的人,只有陈星;会被误以为是我未婚妻的人只有两个,林梅此时就在我身边,那么信上所指的人毫无疑问就是陈星!

    现在我最想做的是就是把陈星揪出来,活祭了我师父和母亲!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只是没有同意跟她苟合,还没有直接拒绝婚事,她就带外人来逼死了我师父,吓死了我母亲,我与她不共戴天,她死了活该!

    林梅在一边小心翼翼地问:“怎么办?”

    “让她去死!”我极为怨毒地吐出了四个字。

    林梅犹豫了一下又说:“我的意思是……我觉得她没有那么坏,也许她是被人逼迫的。”

    我怒道:“要是她不说,别人怎么知道玉符在师父手里?要是她不带路,别人怎么会找到师父家里去?假如是你落到了敌人的手里,你会带着敌人去害死我师父和我妈吗?”

    林梅立即摇头,她即使自己死一百次、一千次,也绝对不会害了我的亲人。

    小雪突然说:“这张纸上有朱砂的味道,墨是上等的松烟墨,所以这字肯定是臭道士写的,我们去杀了他们,给你师父和母亲报仇!”

    此言正合我意,不过对方肯定有好几个人,并且已经有了周密的计划,我却对他们完全不了解,直接去肯定要吃亏——连着两次沉重的打击,我没有疯狂,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冷静到了冷血的地步!

    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师父,不能再让二师父涉险,所以这件事不能让老林知道,也不能让林梅去,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必须我自己来解决。

    小雪道:“可以使用隐身符,提前赴会,他们一定不知道你靠近了,突然袭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然后抓住那个坏女人挖出心来看看是不是黑的!”

    我也想到了这个方法,不过画隐身符太耗灵气,要消耗掉我和小雪九成灵气,现在离约定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画符之后来不及恢复,以疲惫空乏之身去报仇可不是明智之举。但是左想右想,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敌人既然敢约我前去交换,肯定已经有了周密的计划和安排,不用隐身符我没有机会。

    我立即开始净手、净口、摆香案,布罡踏斗,念各种画符前的必需咒语,一切按最高要求进行。我走的是先天八卦步法,左手持通灵神木印,开始存想与东岳大帝勾通,只有借到神力,我才有可能以较少的消耗画成隐身符。

    以前师父教我的符法,都是与固定的神灵沟通,比如画五雷符沟通的是雷神,如果与别的神灵勾通效果就会很差甚至没有效果。可是我从坎卦玉符中学到的隐身符却没有沟通神灵这个环节,所以我真不知该请谁才好。

    几分钟过去,我一点感应都没有,没有特定的步罡、手诀、咒语,是很难与神灵沟通的,否则随便一个有灵力的人都可以请神了,像玉帝这样知名度高的还不忙死了?还有的神灵必须在做特定的仪式或者画特定的符箓时才可以沟通,因为这些仪式或符法是ta们所传,包含有与ta们沟通的方法。

    对了,传我隐身符的老人像是鬼谷祖师,他早已经是神仙了,请他也是可以的。隐身符是他传的,我是他的门人弟子,请他老人家应该会容易一点吧?

    我开始试着与鬼谷祖师沟通,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还是没有什么明显的感应。这显然是方法不对的原因,凭着我极好的灵根和威力强大的通灵神木印,以前与神灵沟通都是短短几秒就成功,哪里用得着这么长时间?

    突然我灵光一闪,坤卦玉符和坎卦玉符内都蕴含无穷的灵气,却不知是做什么用的。鬼谷祖师没有传授沟通神灵的方法,会不会是直接利用玉符内的灵气?这种可能性是绝对存在的!

    我立即放下神木印,拿出了坎卦玉符握在左手,开始进行画隐身符的“热身运动”,布罡踏斗,念诵咒语。我拿起笔时还没有什么明显反应,但是等到我开始集中精神和灵气画符时,左手掌中的坎卦玉符就源源不断地传来纯净的灵气,比我和小雪的灵气不知要纯净多少倍,注入我的气海穴内,然后传到右手注入符中。

    轻轻松松我就把一张隐身符画好了,我只消耗了自己一成左右灵气,小雪完全没有消耗。趁着状态极好,我又画了一张,有备无患。画完两张符,坎卦玉符内的灵力明显减弱了,看样子这个也不是无限制使用的,最多画五六张就会用光,不知道它会不会自动恢复灵气。

    敌人是道士,可能会用上一些法术,所以我要带上自己的法器。整理的时候,我发现毒刺匕首蕴含的灵力没有以前那么强了,可能是刺中魔气时受到了污染,也有可能是使用几次之后,它本身蕴含的毒性减弱了。这种毒性与我的灵气不同,也找不到同样毒性的东西来淬炼它,看来只能当成消耗品使用了,以后不是必要时刻不能用它。

    桃木剑砍杀魔气也沾染了一些不良气息,不过桃木剑是我长期温养的,灵气与我相通,可以花些时间修复,问题不大。

    林梅见我收拾各种应用之物,并没有带她同去的意思,忍不住问:“大哥,你不准备带我去吗?”

    “这是我跟陈星之间的事!”我冷冰冰地回答,我不愿意她跟我一起去冒险,也不愿意她的手沾上血腥。

    “可是……可是你是因为我才赶走她啊,再说给师父和伯母报仇,我也应该去。”

    “不对,赶走她是因为我不爱她,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的语气很生硬,心里有些不忍,于是又放缓了声音说,“我可以隐身,你不能,你去了只会拖累我,还是我一个人去更方便。”

    林梅欲言又止,最终没有再坚持,我怕她会偷偷跟来,又叮嘱了一句:“你不要跟来,要是影响了我的计划,我会很生气的。别的事我都可以让你跟我一起承担,只有这件事不行,必须我自己独力解决。”

    林梅终于点头了,我收拾好平时必带的法器、工具,还额外带了一柄刃长一尺多的短刀。这是前不久老林用上好的碳素工具钢给我打造的,极其锋利,我却因为锋芒太甚,杀气太重很少携带,今天我就是想要杀人,所以要带上它。

    害死师父的人可能是因为我不在,所以离开了,现在知道我回来,并且没有报警,所以贼心不死又回来。他们一定还不知道林梅已经撞见了他们,知道陈星是与他们一伙的,所以还用陈星来威胁我。他们选择在小河边见我,是因为那儿地势开阔,如果我带了许多人去他们远远就可以看到。河岸边有大量芦苇,他们得手后钻进芦苇丛就没人能找到他们,可以迅速撤离。

    但是他们犯了三个大错误:第一我恨不得陈星死,根本不用顾忌人质;第二他们不知道我会隐身,可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第三,这里是我的家乡,每个地方我都比他们熟悉,所以他们必死无疑!

    我再三叮嘱林梅不许跟来,在家里关好门等我,然后独自出门。这时已经过了午夜零点,路上静悄悄的没有人,小雪的感知力比我还强,我们能够确定附近没有人在盯着我。

    夜空晴朗,半轮下弦月挂在天空,换了是在以前对我有些不利,但现在无妨了,远离目的地我就催发了隐身符的效果,然后快步向小桥头走去。

    现在我已经比较熟悉隐身符的效果了,只要我身体表面被那一层特殊的力场覆盖,别人就看不到我,那么即使是拿在我手里的东西,灵气延伸覆盖,别人也看不到。但是我不知道灵体能不能看到我,万一对方有养鬼,或者有侍神、式神,或者开了天眼,我还是会被看破……

    小雪突然说:“你这个隐身术很高级,一般的灵体和开天眼是看不到的,比如我现在离开你就不能直接用眼睛看到你。但是灵体的感觉一般非常灵敏,而且有的是用听力来定位,有的是用冷热来感应,有的是用嗅觉来感应,防不胜防,有时难免还会被看破。”

    这一点我能理解,灵体都是妖魔鬼怪,当然有许多是跟人不一样的,但是像我这样身上跟着一个狐狸精的也绝对是万中无一,所以被人看破隐形的情况也不会常遇到。

    小桥头边的防洪堤上有一个人,正在向村庄方向张望,时不时还转头看一眼下游的河岸,毫无疑问,他的同伙和陈星都在下游的荒苇丛中,距离不会太远。

    我直接绕开他,翻过防洪堤向下游走,没走出多远小雪就对我说:“左前方有五个人,四男一女,肯定就是他们!”

    我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激动,冷静得我自己都有些吃惊,既然必须以血来偿还,那么就用刀子来说话,有什么好激动的?

    杀师害母之仇不共戴天,今夜有我无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