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安全的地方 为 alzq加更

    雪亮的车灯撕破夜空,沿着316国道向北飞驰,我坐在副驾驶坐上心潮澎湃无法平静。师父就这样永远离开我了,母亲和林梅生死未卜,怎能不让我心焦?

    我借用电话打回去过,把我家附近的杂货店老板半夜吵起来,他去我家看过了,说是敲门没有人开。

    我应该相信林梅,她有着过人的冷静和坚强,从那次在井洞遇险来看,她也有极好的应变能力,应该能够平安无事。

    凌枫飘没有跟我一起走,警方需要一个亲历者配合调查白塔事件,让我先走已经是法外开恩了,凌枫飘必须得留下,他说过两天会来找我。

    地道内的白塔基座上有一个小神龛,我怀疑林先生家的女神像是白塔的守护者曹家后人从里面拿出来的。至于为什么里面会有一个如此灵异的神像,两座塔下面为什么要留密道,为什么日本人要选择在七月十五这一天动手,我都不得而知。也许白塔和乌塔下面还镇压着什么东西,但这个与我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也不想操那份心。

    日本人撬开了白塔塔基的几块石板,但我进去时并没有看到发光的宝珠,也没有看到别的东西。据我猜测,日本人虽然在四十年代得到了欧阳家的秘密记录,知道了两个塔的来历和作用,又从曹家最后一个主人那儿知道了进入白塔密道的方法,却不知道宝物的准确位置,被我们打乱了部署没有足够的时间盗宝。

    昨天与欧阳宜明下棋的人,就是其中一个忍者,如果不是我和凌枫飘突然出现,很有可能他也像曹家的最后一个人死得不明不白,进入密道的方法被盗取。

    这件事对我来说已经结束了,该怎么善后和封锁消息,怎么防止白塔和乌塔再次被人盗窃和破坏,那就是陆成山、王队长这些人的工作了,不在其位不谋其事,我不想再管。

    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没有多少伟大的情怀和高尚的精神,只想过平凡、平静的生活,对我来说,我的亲人才是最重要的,可是我师父却被人杀了!他那么善良的一个人,一辈子没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一辈子都在受苦,眼看我可以让他享福的时候,却被人杀害了,我岂能不恨,岂能不怒?为了一块玉符,竟然忍心对一个重病缠身的老人下毒手,便是苍天无眼放过了这个禽兽,我也绝不会放过他!

    小雪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公子,你现在还是先冷静一下,抓紧时间调息恢复灵气,万一回去遇到敌人,现在这样子我们可打不过别人啊。”

    我“嗯”了一声,还是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

    “我觉得不是陆成山干的,此人虽然心狠手辣,却很自负,自诩为正道泰斗,不会搞暗杀盗窃的事。陆晴雯这小丫头虽然很讨厌,却没什么心机,看她那急怒的样子,可能陆成山真的在云南……”

    我不以为然:“有其父必有其子,那么从徒弟也可以看出师父,从孙女也可以看出祖父,陆晴雯会用诈骗的手段,陆成山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是因为她还小不懂事,平时被宠坏了。”

    “你还替她说话啊?”

    “我才没替她说话,我是就事论事嘛!”小雪有些郁闷。

    其实我也知道陆晴雯的本质不坏,只是她从小养成的骄傲和任性导致她很让人讨厌,不过我不愿意这么想,如果师父真是陆成山杀害的,我即使不杀她,也要让她饱尝失去亲人的痛苦!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我稍平静下来,要想报仇必须有实力,最好是能够学会刀枪不入的符法,可是为什么我无法触发坤卦玉符内的符法呢?是不同的玉符需要的修为不同,还是另有什么诀窍?此时我灵气还没有恢复过来,无法测试,只能以后再找时间试试了。

    隐身符虽然好用,但是画符太耗灵气了,画一张符就差点把我和小雪的灵气抽干了,实在有些用不起。我有些奇怪,高难度的符法一般要沟通神灵借助灵力,为什么那个老人传授给我时却没有存思请神的步骤?因为没有借助神灵的灵力,完全是凭我和小雪的灵力画成,所以才会消耗这么严重。

    这个问题有些麻烦,因为我不知道隐身符是谁传下来的,属于哪一派,所以不知该请与哪位神灵沟通。

    小雪突然道:“你怎么犯糊涂了,这个玉符需要用阴阳诀的灵力来破解,肯定是你们阴阳家的老祖宗传下来的,请你们阴阳家的神灵就没错了。”

    “真聪明!”我恍然大悟,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呢!

    “是你太笨了。”小雪娇嗔着。

    显然她并不是真的说我笨,我心中莫名一荡,怎么有点像是在打情骂俏?嗯,不对,是小雪知道我心情不好,故意闹一闹让我分心。

    我还是继续思考画隐身符的问题,因为这么好用的符法,以后肯定要经常用的,必须找到省力的画符方法。阴阳家并没有专属的神仙,神系与道教是一样的,只是偏重有所不同,比如九天玄女、东岳大帝之类,在道教中不是很显赫,在阴阳师家中却很受重视,下次画符我与哪位神灵沟通呢?

    司机知道我心急,一路开得很快,却也花了五个多小时才到我家乡。这时是凌晨五点,夏天天亮得快,已经天亮了。车一停稳我就急忙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师父麻烦你了,要是不急着回去就先去我家,吃过早饭再走。”

    “等等!”司机急忙下车,递给我一个纸包:“这是林先生叫我交给你的,吃饭就不必了,你有事快去忙,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从纸包的形状可以看出来里面是钱,可能是三万块。我很感动,收了钱但拒绝了他帮忙的好意,我现在已经成了不祥之人,不想拖累别人,林先生那里只能请他代为感谢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跑向我家,到了门口大声叫:“妈,妈……林梅……”

    没有人回应,我急忙掏出钥匙开门进去,发现卧室的门是打开的,门轴已经断裂。再往里面一看,衣橱、箱柜、抽屉都已经被人打开,东西翻得乱七八糟。

    我迅速查看了一遍,三间卧室的门都是被人暴力破开的,里面都被人彻底搜寻过,但前后门却是完好的。那么敌人是怎么进入的?会不会抓走了我妈和林梅然后关上大门走人?

    最后我才发现阳台的门没有关,我家的阳台很高,普通人没有借助工具是不可能爬上去的,但难不倒身手敏捷的练武之人,也许是有人从阳台的门进去,打开大门让更多人进入,翻找之后又把大门关上走了。

    我稍放心了一些,如果敌人真是从阳台进入,那说明是我妈和林梅走了之后他们才进来,可是她们会躲到哪儿去呢?虽然我对林梅的能力有信心,但是她也有缺点,她对人情世故还是不太明了,没有对付敌人的经验……

    我匆匆出门,跑向师父家,在师父家门口就见到了几个人,其中有师父的弟弟周沐,正一个个愁眉苦脸,看见我出现像是得到了救兵,急忙迎过来。

    我还是不愿相信师父真的仙逝了,急忙问:“我师父怎么样了?”

    周沐一脸悲呛:“唉,你总算是回来了,可惜没来得及给你师父送终……”

    我脑袋“嗡”的一声,残酷的现实终究是逃避不了,师父真的离开我了。我踉跄着往里面走,大厅里面有几个妇女和老人在抹眼泪,师父穿着整齐的寿衣躺在门板上。

    “师父……”我跪倒在地,号啕大哭,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全***放屁,那是因为还没有到伤心的时候。

    我哭得天昏地暗,撕心裂肺,师父的亲友们上来劝我,说些节哀顺变之类,可是我的悲痛哪里能止得住?痛痛快快哭了几分钟,我胸口才不那么闷痛了,然后开始问他们昨夜发生的事。

    最早发现情况的是师父的牌友,他就住在附近,因为狗叫得凶所以出来看看,发现师父家的门没有关,于是进去找师父聊天。进去之后他才发现师父躺在床上没有气息,床前吐了许多血,房间里面被翻得乱七八糟。因为最近几天都是林梅在服侍师父,所以他立即跑去我家找林梅,那时还不到晚上十点。

    林梅给我打完电话就不见了,师父那位牌友左等右等不见林梅回来,只好再去找别人,这才惊动了许多人,但他们弄不清楚师父是被小偷害死的,还是生病死的,只好先给他换了寿衣,等天亮再说。

    我看了一下师父的手腕,确实有一圈淤痕,现在看起来已经像是尸斑,应该是有人抓住了他的手,真气贯入他体内,引发他的病情才吐出大量血来。

    “昨天傍晚或者晚上有陌生的人进村吗?”我红着眼转头问。

    众人互相看来看去,最后都摇头,其中一个说:“昨晚狗叫得那么凶,应该是有外地人进村了。”

    “有人见过我妈和林梅吗?”

    众人还是摇头,我的心又开始悬了起来,现在已经天亮了,林梅和我妈如果平安无事的话也该出来了……

    这时楼上探出了一声头,惊喜地叫道:“大哥,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我抬头一看,那不是林梅还有谁?真没想到她会在此时此刻现身,从大悲之中转为大喜,我一阵气血翻腾,险些喷出血来。

    小雪在我心里说:“修炼的人最忌大喜大悲,你不要命了么?几天没见也用不着这么激动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野丫头还挺机灵的,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躲到这里来了。”

    确实,不论行凶的人是谁,杀了我师父又彻底搜查过,肯定不会再回来了,这里才是全村最安全的地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