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马头鬼

    我和欧阳宜明向前冲,前面的日本阴阳师和忍者也被惊动了,还是像上次一样,忍者冲出来阻挡我们,阴阳师急忙去抓住欧阳真菲用来挟迫我们。

    地道深入地下数米,没有任何自然光线,所以两个日本人必须使用手电筒,这样他们在亮的地方不容易看到暗处的我们,我们却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他们,对我们是有利的。而且一支小小的手电,照亮的范围有限,其他人都只能看到一个大概,只有我能够清晰地看到一切。

    忍者刚冲到通道口,我在欧阳宜明背上轻轻一推,他立即加快速度向前冲,迎住了忍者大打出手。他修为深厚,拳脚刚猛,忍者根本不敢与他硬碰,左跳右蹿地闪避,通道的宽度约有一米五,我看准忍者侧避之时,灵敏地冲了过去。

    隐身之后连影子都没有,但是快速移动还是会带起空气波动,忍者已经感应到了气流变化,微有些惊讶,但是欧阳宜明的攻击让他手忙脚乱,没有时间和精力多想为什么地道里会有风吹过。

    我以最快最轻的速度冲进了里面的石室,这是一个“凹”字形的空间,我进来的入口在凹字的底部中间,宽约两米,长约六米,两头各有一个长廊,宽度与我进来的通道相同,长度未知。我前面突出来的一大块地方,应该就是塔的基座,上面有一个像是神龛的小平台,有香炉烛台,却已经没有神像。

    小雪引着马头鬼已经跑到了右侧的通道,日本阴阳师气急败坏地抓着欧阳真菲跑到了通道口,也就是我身边,但是他看不到我。

    “八格……”他愤怒咒骂,举起匕首按向欧阳真菲的脖子。

    我出手了,左手闪电似地扣住了他拿匕首的手腕向外拧,右手狠狠砍在他的肩关节处。他的肩头吃痛,力量便松懈了,手臂被我毫无悬念地拧了过来。

    我是想要直接废掉他这条手臂的,不料他的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立即丢下欧阳真菲,身体顺势转动,而马头鬼感应到了主人有危险,以奇快无比的速度钻进了他的身体。我没能把他的手臂拧断,倒是他的手臂上传来一股强烈阴邪气息,把我的手弹开了。

    日本阴阳师看不见我,以为我是灵体,丢掉匕首双手飞快地结了一个外狮子印,指向我大喝一声:“とう!”

    我感觉一股强大的灵力向我撞来,如受电击,感到莫名的心悸和虚弱,只想躺在地上再也不动一下。本来我不至于这么不济,主要是刚才画隐身符消耗了大量灵气和精神,此时还没有完全缓过气来,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用的其实就是人们很熟悉的道教“九字真言”,中国正版的九字真言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日本人盗版时因为太紧张,抄成了“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用的手印和发音又是盗自东密的九会曼荼罗真言,后来又加入了一点日本本土发音,念作りん、びょう、とう、しゃ、けい、じん、れつ、ざい、ぜん。

    虽然是盗版的大杂烩,却不能低估它的作用,不仅日本忍者用它,许多阴阳师也会用,我不知道他们的根底,差点就阴沟里翻了船。

    下一瞬间小雪从我头顶钻入,我立即缓过气来,但此时我和小雪都处于疲惫亏虚状态,与对方拼法术和灵气是不明智的。我毫不犹豫抽出腰间那柄五步蛇妖尾刺制成的匕首捅了出去,因为这柄匕首带有阳性剧毒,能对灵体和阴邪之物造成巨大伤害,虽然以前没有捅过人,我想对活人应该也有一点效果吧?我现在需要的就是对灵体和活人同时伤害!

    日本阴阳师刚才没有破掉我的隐身效果,还不能直接看到我,只能通过式神感应到我,所以反应不是那么快,虽然做出了闪避动作,右胸部还是被毒刺匕首刺中了。他立即发出了一声怒吼,飞快地后退,以手按着伤口,那儿没有多少血流出来,倒是有丝丝黑气发散,并且越来越明显,有一种黑洞开始塌陷的感觉。

    日本阴阳师脸上露出痛苦、绝望和疯狂的表情,猛地发出一声恐怖之极的嚎叫,全身急剧颤抖并且怪异地扭曲变形,连脑袋也在变形,脸部拉长,身躯肌肉暴突,身体拉高……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很震惊,下意识地后退,妖魔鬼怪变化成人形不奇怪,血肉之躯变成妖怪的形体我却是第一次见到。

    小雪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法术,看起来像是某种兽化,我以前认识的一个罗刹国朋友能够变成狼……”

    我们俩交流之际,日本人已经变成了马头鬼模样,马头人身,头顶有双角,身高近两米,全身肌肉把衣服都撑裂了,但与之前的式神马头鬼稍有不同,他有两个眼睛。真没想到捅了一刀,没有毒死马头鬼,反而变成一个**的马头鬼了!变身之后,他胸口的伤口就毫无影响了。

    这时欧阳宜明已经放倒了忍者,冲了进来,刚好挡在我和马头鬼之间,他看到了眼前的马头鬼,也吓得连连倒退。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牛头马面吗?而且是把“牛头”和“马面”拼合到一起了。

    马头鬼怪吼着向我们冲来,气势骇人,脚步落地发出沉闷的撞击声,连地面都在轻微震颤。我想起了小毛,也许马头鬼没有小毛那么厉害,但是它也是灵体与**的结合,其强悍程度绝对超越了人类的极限,我们不可能是它的对手。

    欧阳宜明向前迎去,大叫:“小兄弟你快走!”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是想舍命拖住马头鬼,让我带着欧阳真菲逃走,然后让外面的武警来对付这个怪物,可是我又怎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去拼命给我留活路?我也向前冲,目标是通道出口地面的匕首,但看起来却像是要逃走。

    马头鬼猛地加速冲撞过来,与欧阳宜明撞在一起,“呯”的一声,欧阳宜明立即被撞飞出去,我甚至没有看清他是怎么被撞飞的。

    我向前一扑抓住了地面的匕首,立即翻身向前蹿,匕首从马头鬼的小腿处划过,凭着手感匕首入肉并不深,它体内坚硬的肌肉和强悍的邪气令锋利的匕首也无法深入。马头鬼立即以手来抓我的背部,但是它低估了我的速度,抓空了。

    马头鬼向我追来,显然它现在能直接看到隐形的我,隐身已经没有意义,反而影响我的行动和快速消耗灵气,所以我停止了隐身状态,迅速转身刺向它的肋部。肋部没有什么肌肉,气息也不容易运达,所以称之为“软肋”,应该能捅进去吧?

    刀尖刚刚刺进马头鬼的皮肤,马头鬼的手掌便打中了我的手背,巨大的力量把我的手荡开,匕首也差点被震飞了。我急忙往外翻滚,刚好避开了它的一次重重踏击,我不敢站起来,又一次翻滚。

    正面这条通道宽度只有两米左右,马头鬼的双臂伸开差不多就可以碰到两边石壁,所以我根本不可能绕过它。两头的通道更窄,只有一米五左右,如果被它逼到里面,就更不可能逃出来了。

    欧阳宜明怒吼着冲了过来,一腿踢中了马头鬼的背部,马头鬼只是晃了一下,反手一掌又把他打飞出去。马头鬼的速度比欧阳宜明快很多,手臂长,力量大,在这样的狭窄空间中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没有人能与它硬碰硬。

    “小雪,有办法吗?”我紧张地问。

    “我对它是没办法了,它现在具有灵体和肉身的双重优势,又是狂暴状态免疫一切媚惑类法术……”

    马头鬼把欧阳宜明拍飞,连头都没有转回去看一下,继续向我冲来。我要从它旁边冲过去是很冒险的,不冲过去就只能退入左侧更窄的通道内。我突然灵光一闪,狭窄的地方对我不利,对马头鬼也是不利的,它巨大的身体无法灵活行动,然后我与欧阳宜明就可以两面夹攻他,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我向左侧通道内撤退,一边退一边左躲右闪,做些假动作迷惑马头鬼,拖延时间等欧阳宜明追来。欧阳宜明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被马头鬼两次重击受伤不轻,却是一落地就跳起,不顾一切地冲过来。

    我连连虚刺吸引马头鬼注意力,欧阳宜明从后面跃起拳打马头鬼头部,马头鬼就像后面长了眼睛一样,头一歪避开了他的拳头,突然加速向我扑来。我没想到它会不攻击欧阳宜明反而突袭我,闪避不及肩头被他拍中,撞到了石壁上,一阵眼前发黑。

    欧阳宜明落地立即向前扑,抱住了马头鬼的一条腿奋力一拉,把它拉倒了,往外拖去,同时大叫:“小兄弟快跑!”

    这种打法实在有失武林高手的风范,但是在这么狭窄的地方却比什么绝招都管用,马头鬼无法扭转过身体,双手够不着他,只能用另一只脚踹他,但欧阳宜明无论如何不肯放手。

    我有些无语,年龄差距真的有代沟啊,老爷子没有明白我的战术!但是现在也是我攻击马头鬼的绝好机会,因为它的头部暴露在我眼前,双手也不容易打中我。我追上了上去,匕首往它脖子处插下,拔起再插,拔起再插……本来要用横割比较有效,但是我追在它后面,角度不对无法拖割。

    随着我的匕首起落,马头鬼的鲜血如喷泉般标射,我以为成功击杀它了,这时小雪却在我脑海中惊叫一声:“不好,快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