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隐身符 为熊猫女皇加更

    我实在是无计可施了,才会想到两块玉符中隐藏的符法,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破解,更没有时间来研究和破解。但是就像溺水的人抓到一根稻草,明知道不能对它抱以希望,还是会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它身上。

    “给我几分钟时间!”我对欧阳宜明说,前几天我把全部灵气注入坤卦玉符时,曾有过一瞬间的恍惚,凭着直觉,我认为那是解开玉符秘密的关键。人处于绝境时,往往能激发潜力,也许这一次我能成功。

    欧阳宜明焦急地说:“我怕他们毁了白塔,要是我为了小菲遗祸全城,我欧阳家将会是千古罪人,万世不得轮回……”

    “无论如何给我几分钟时间,你挡住通道防止那个忍者冲出来!”我不由他多说,迅速把藏在腰间的坤卦玉符掏了出来,盘腿坐下,双掌合着玉符,聚集灵力开始注入玉符之中。

    小小的玉符就像无限的空间,不论注入多少灵气也没有拥挤膨胀之感,这一刻我已经置之死地而后生,没有任何保留地注入了所有灵气,但是并没有出现上次那样的幻觉。我无法再输入更多灵气了,除非我动用本命元气转化为灵气,但这样会损伤我的身体和修为,甚至缩短我的生命。

    假如拿我的命去拼,能够逆转大局,也许我急了真的会拼命,问题是到了这个程度我还没有任何新的发现,动用本命元气也未必会有结果,我不能这样蛮干。

    “小雪,来助我一臂之力。”我突然想到了小雪的灵气可以借给我,于是在心里发出了呼唤。

    小雪虽然没有在我体内,因为魂魄相通,也能感应到我的想法,立即回到我的身体里面,化为精纯的阴属性灵气,源源不断地注入坤卦玉符中。这时我感觉到了玉符内微有满盈之感,但还是没有感应到任何东西,玉符表面也没有任何变化。

    我有些颓废,也许这不是灵气份量不够的问题,可能与修为境界有关,比如第二层阴阳两仪与第一层太极混沌的灵气是完全不同的,第三层四象化生肯定也不同,每一个境界都是量变到质变,那么我现在输入再多灵气也没有用。还有可能我的想法本身就是错误的,注入灵气并不能激活什么。

    小雪道:“你不是还有一块玉符吗?拿出来试试。”

    欧阳宜明已经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随时都有可能不顾一切冲进去;另一头凌枫飘以小司马当挡箭牌,也正在向这边撤退,形势万分危急。我死马当成活马医,拿出了坎卦玉符,开始注入灵气,小雪也急切地开始注入灵气……

    突然之间,我发现自己处身于一片虚空之中,雾气腾腾,上不见天日,下不见山川,四面八方都无边无际。我正在惊讶,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长须的老人,身上穿着宽大的粗麻布长袍,腰间束了一条黄绦,浑身上下仅这两件服饰,连鞋子都没有穿。

    他没有理会我,自顾自地在虚空中布罡踏斗,念诵咒语,然后以剑指凌空画符,符文的样式赫然是坎卦玉符上面的图案……这,这难道是在教我画符?

    说来话长,其实只是那么一瞬间的感觉,可能还不到一秒钟,但是他所念的咒语,走的步法,掐的手诀,甚至连存思运气的过程我都完整地记住了。事实上并不是我看到、听到的东西记了下来,而是直接获取了一段记忆,所以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记住了全部东西。

    这道符法名为隐身符,可以隐形藏体让别人无法看到你,移动和攻击敌人也不会显现身体,但是行动发出的声音和产生的空气波动还是存在的,有可能被修为很高的人看破或是用法术破除。隐身符不同于一般的护身符、平安符,带在身上就起作用,它使用时需要激活,隐形期间持续消耗灵气或真气,所以没有修为的人是无法使用的,灵气耗光了效果也会消失。

    那个老人的面貌我没有看太清楚,好像有些秃顶,额头高广,大鼻阔口,相貌伟岸苍古,动作飘逸潇洒……怎么感觉有点像师父家里古画中的鬼谷祖师?

    突如其来的收获和巨大的惊喜让我愣了足有两秒钟,然后急忙跳起来,迅速解开背上的小包袱,拿出纸笔朱砂,开始掐诀念咒,布罡踏斗。

    “啊,你,你这是……”欧阳宜明傻了眼,他虽然已经知道了我是一个阴阳先生,却想不到我会在这火烧眉毛的时候还“装神弄鬼”,难道施个法术就能让日本人投降?法术要是这么好用美国人当年也不要扔原子弹了。

    我完全无视他的惊讶和焦急,提笔开始画符,这是一种最高级的宝符纹,大多由点、线、圆圈、三角形之类几何图案组成,看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是每一个点,每一条线都要以特定的聚气方式注入大量灵气,还要使整张符的灵气贯通起来,严格来说这就是一种小型的灵气阵法,是非常不容易画的。

    如果只凭我现在的修为,这张符估计无法画成功,但是有了小雪这个巨大的灵气仓库,我的灵气量几乎是正常修炼到这个水平的人的4-5倍,应该是足够用的,每一笔每一画都尽可能灵气充足,以免符法失灵。

    这么高级的符法,我根本不知道以我的水平画出来有没有灵验,机会却只有一次,如果我失败,欧阳真菲必无幸免,甚至有可能整个福州都陷入可怕灾难之中,我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一次比在云顶山黑松险遇到毒虫围攻更严重!

    终于我画完了,我和小雪的灵气都消耗了九成左右。这可大大不妙,因为那个日本阴阳师还有一个式神马头鬼,如果没有小雪牵制住它,我的计划就不能实施。

    小雪道:“不用担心,我可以虚张声势把马头鬼引开,马头鬼只是一种比较低级的式神,智力有限。”

    “好吧,你要小心。”我同意了小雪的建议,因为我对她的知识、见闻、能力都很信赖,她说没问题就没有问题,而且这是唯一选择,没有别的办法了。

    后来我和小雪才知道我们错得非常厉害,小雪对日本阴阳师的了解也很有限,式神的强悍程度,绝对不能以式神的种类、身阶来判断,比如一根普通的绣花针,在东方不败的手里比别人的神兵利器更可怕。我们的错误估计,险些酿成了不可挽回的惨剧……

    我凑到欧阳宜明耳边低声说:“老爷子,等会我在你背上推一下,你就向前冲,无论如何缠住那个忍者,并且要把通道腾出一点空间让我潜过去,我负责救小菲。鬼子要用她来威胁我们,还想用她当挡箭牌逃走,不到必要时不会真的杀她,还是有一点希望的。”

    欧阳宜明强压住激荡的心情,沉声道:“小兄弟,多谢你了,只要能救出她,我这把老骨头丢在这没关系,但是……如果真的没办法救她,必须以保护白塔为第一,个人生死事小,千万人生死事大!”

    我重重地点头,感觉眼眶有些湿润,说实话我很少有这么伟大和高尚的情怀,我也不知道当我真正面临这样的抉择时我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师父遇难让我暴怒到了几乎失控的程度,是欧阳宜明这种牺牲自我顾全大局的精神把我从疯狂边缘拉了回来。突然之间我发现他与师父有相似的地方,当年家乡树妖为祸时,师父也是像他一样不计个人得失,顾全大局。

    也许人性本善,不论平时是否自私和狭隘,绝大多数人真正面临这种选择时,都会像我师父和欧阳宜明一样。

    小雪对于我的想法有些不以为然,但她越来越了解我了,知道我现在心情不好,也没时间跟她争论,所以只是腹黑,没有吭声。但既使只是腹黑,我也知道了。

    后面凌枫飘利用狭窄的通道暂时挡住了迷藏老道和武警,我和欧阳宜明开始向前走,他在前我在后,小雪更快一步向前冲去。

    通道前端的马头鬼立即惊觉,主动向前迎来,小雪凶狠地扑过去,乱抓乱咬,攻击几次之后就甩开它向里面跑,马头鬼立即追了进去。

    我开始默念咒语,念完把隐身符往胸口一拍,一阵奇异的能量立即扩散到了全身,感觉有一股气场包围了我,紧接着便由我体内的灵气开始供应支持这个气场。

    我还是可以看到自己的身体,难道失败了?

    我一颗心直往下沉,事到如今也只能硬冲了,尽人事而听天命,能不能救出欧阳真菲只能看她的造化了。

    这时欧阳宜明回头望了我一眼,但他的眼光并没有在我脸上聚焦,来回扫视并且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接着他下意识地做了一个有些可笑的动作,伸出手来摸我,因为通道内非常黑暗,以他的视力本来就不容易看到我。

    欧阳宜明碰到了我的手,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一瞬间我兴奋莫名,我成功了,我成为隐形人了,这个距离他其实可以看到我的,只是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其实隐形并没有想像中那么神奇,人之所以能看到物体,是因为光线照射到物体上,被物体阻挡并反射到人的眼睛,再传递给大脑,从而判断出目标的样子。隐身符的原理就是在身体外面形成一层灵气屏蔽,令光线绕过身体不被反射,那么就没有人可以看到我了。这一层屏蔽可能是单向的,所以别人看不到我,我还是可以看到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