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噩耗

    小雪的视力、听力和感知力比我更强,有她替我侦察,我可以放心前进。我靠近林先生的卧室,从半掩着的门往里面看,只见床铺已经被挪开,地面有一个洞口,旁边堆着两块石板、一些青砖和泥土。

    我闪身进去,看到了林先生和保安躺在墙角,昏迷不醒并且被绑着,既然还绑着证明他们没有生命危险,我反而松了一口气。

    我正要到洞口去看看,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掏出手机翻开盖子一看,却是我老家的区号。我的手机号码只告诉林梅,没有告诉别人,所以一定是她打来的,她习惯早睡,这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如果不是有要紧的事,她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来的。

    我示意欧阳宜明守住洞口,不要让里面的人跑出来,然后我飞快走出卧室,跑上二楼再摁下接听键:“谁啊?”

    “大哥,大哥……”林梅的声音带着哭腔,“你快回来,师父……师父仙逝了。”

    “什么?”我像是被人当头敲了一棍,一阵眼前发黑。怎么会这样,昨天打电话时,林梅还说师父咳得好一些了,我还准备去接他进城治病呢,怎么就突然去世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无意识地喃喃自语,我无法接受这是真的。

    林梅抽噎着:“晚上我给他煮饭,他还吃了两碗,说我煮的菜好吃,精神也不错……刚才有一个经常跟他一起打牌的人来我们家,说他……说他去世了。我去师父家,看到他吐了好多血,家里的东西被人翻得很凌乱,他的手腕上有青紫淤痕,我觉得他是被人打死的,呜呜……”

    “什么?”

    我感觉有一股冷水从头灌到脚,然后又有一股烈火从脚下冲到头顶,头发都炸起来了,体内阴阳二气乱冲乱撞,几乎喘不过气来。

    师父家里没有值钱的东西,不可能是一般的偷盗和打劫,那么就一定是有人来逼迫师父交出坤卦玉符和藏宝图,师父不肯说才被杀。只有陆成山会猜到玉符和藏宝图在我手里,我不在家所以他就去找师父,刚好师父家里就有坤卦玉符上面的图案,所以他就用残酷的手段逼迫师父……

    陆成山这个王八蛋!

    我恨得牙齿都差点咬碎了,我一定要杀了他给师父报仇!可是就是杀了他,师父也不能复活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那该死的玉符和藏宝图拿回家,更不该交给师父研究。还有王队长这个狗娘养的,要不是他刁难我不让我离开福州,今天早上我就回家,这时师父已经在城里治疗了……

    伤心、愤怒、内疚,各种强烈的情绪在我心里冲撞,我体内灵气开始乱蹿,头脑昏昏沉沉,这时小雪的声音突然响起:“公子,你再不清醒一下就要走火入魔了,要是你死了谁给你师父报仇?”

    我清醒了一些,但是痛苦还是像一把尖刀在往心里扎。我从小失去父亲,缺少父爱,虽然师父的形象离我心目中的父亲甚远,但是他为我所做的一切,他对我的关爱早已超过了大多数人的父亲。我受他深恩未报,竟然一别成永诀,没有机会回报了。

    小雪叹了一口气:“我现在才发现,其实你的心是很脆弱的,而且用情太真,爱恨过激,最受伤的结果还是自己……”

    我听到了手机里面传来林梅的声音:“大哥,大哥,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林梅现在一定很惊慌和无助,我必须振作起来。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陆成山没有在师父那儿找到想要的东西,很有可能会到我家去找,我妈和林梅都有危险!我急忙问:“二师父在家吗?”

    “不在,这几天都没有看到他了。”

    “你快回家,带着我妈到外面去避一避……”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该叫她躲到哪里去,去亲戚家有可能会拖累了亲戚,除了去亲戚家又没地方可去了。林梅应了一声,没等我多想就挂断了。

    楼下传来大呼小叫的声音,凌枫飘大叫着冲进客厅:“哥,哥,快来帮忙,我被狗咬了,好厉害的小母狗……”

    “臭骗子,贼无赖,看你往哪里跑!”一个少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那是陆晴雯的声音!这一刻我真的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陆成山杀了我师父,我就杀了他孙女,让他知道失去至亲的人是什么味道!

    我冲下楼梯,刚好看到陆晴雯进入客厅,我立即如恶虎扑羊向她扑去。小雪也痛恨她,主动出击,灵体从我头顶冲出,比我更快凌空一爪抓向陆晴雯的脸。

    屋里没有开灯,仅有外面一点月光从大门映照进来,陆晴雯从亮处冲到暗处,感应到异常气息扑面,急忙转身挥手。她的反应算是非常快了,脸上还是被小雪抓中,气息一滞,我紧跟着冲到,重重一拳轰在她的心窝处,轰得她整个人离地向后抛飞。

    换了是一般人吃我这一拳,必定骨折吐血,但陆晴雯内功基础很好,居然没有受到重创。后面一个高大的道士紧接着冲到接住了她,但他也被冲击之力撞得身形不稳,小雪冲上去咬住了陆晴雯肩头,我飞起一脚,把两人都踢倒滚出门外。

    小雪的直接攻击对修为深厚的人伤害有限,但是速度快,可以起到很好的扰乱作用,否则我不可能一个照面就把两人放倒。凌枫飘逃进了卧室,这时里面也传来了打斗声,应该是欧阳宜明与日本人打起来了,这个情况实在有些不妙,我们等于是被两面夹攻了。

    如果是在平时,我绝对会先避开,让陆晴雯与日本人拼命去,但这时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红着眼就冲了出去。

    “大胆妖孽!”

    一个人影快如闪电横撞过来,劲风凌厉,我急忙一拳打出,与他对了一掌。“呯”的一声,我整个人向后跌,手臂发麻,胸口像是被大铁锤撞了一下。

    这人是一个有长胡须的老道士,我甚至没来得及看清他的长相,腰间又被他一脚踢中。他这一脚正好踢在我的手机上,发出了一声脆响,估计手机已经碎尸万段了。

    小雪扑到老道士身上连连抓咬,但老道士却毫不在乎,继续向我进攻,嘴里还说:“小小年纪就不学好,被妖精迷了心窍,到处招摇撞骗,贫道今天就代你师父教训教训你……”

    我一边招架一边后退,心中震惊,哪里跑出这么厉害的老道来?

    陆晴雯、高峰和另一个英俊少年冲了进来,分左右向我包抄,高峰攻左,陆晴雯和少年攻右。我对付一个老道已经招架不住,如何能顶得住他们群殴?这时小雪突然放开老道,跳到了那个少年面前,对他喷出了一口气,少年立即两眼发直,突然转身向陆晴雯抱去。

    陆晴雯完全没有想到同伴会向她出手,被抱了个正着,急忙叫:“小司马,你干什么?”

    复姓司马的少年根本不理她的话,右手搂住她的腰,左手捞起她两条腿,打横向老道砸去。老道吃了一惊,急忙向侧面跃开,怒吼一声:“混小子,还不醒来!”

    老道这一声吼没有聚集足够真气,小司马没有被叫醒,倒是高峰被老道突然闪过来挡住了攻击我的动作。这时小雪一闪钻进我身体里面,我下意识地一脚踢出,正中高峰腹部,高峰跌飞出去,弯着腰直不起身来。这一脚是我和小雪的力量叠加在一起,够他喝一壶了。

    狂乱的人往往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小司马抓着陆晴雯乱挥乱砸,势若疯虎。陆晴雯一时之间挣不脱,老道投鼠忌器,既怕伤了陆晴雯,又不便去抓她的身体,有些手忙脚乱。

    我还想趁机下手攻击老道,小雪焦急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快退!”

    我的位置就在林先生的卧室门口,而且欧阳宜明和凌枫飘都在里面,所以我毫不犹豫就退了进去,关上门。进去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卧室里面别无出路,还有日本人在,这不是在往狮子笼里面钻么?

    卧室里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欧阳宜明正在与一个全身穿深色紧身衣的人打斗,这人连脸都用黑布包裹住,只有两个眼睛露出来,双手各持一柄极短的刀具,出手快速凌厉……忍者!我几乎失声惊呼,连电影里的忍者也出现了!

    欧阳宜明拳脚带风,招数大开大合刚猛无匹,但灵巧不如忍者,空手也不能硬接匕首,所以处于下风,衣服已经多处被划伤,有的地方甚至有了血迹。凌枫飘不知从哪里找来两柄高尔夫球棒,正在疯狂地敲打地洞口,比我曾经玩过的一个叫打地鼠的游戏还要亢奋……他在阻止里面的人冲出来。

    就这么一眨眼时间,外面的打斗声已经停止,紧接着是猛烈的撞门声。这道门林先生可能特别加固过,里面夹有钢筋铁板之类,外面的撞击力虽然非常大,却无法立即撞开。

    门再坚固也挡不了多久,被他们冲进来,我们就真正两面受敌,必须立即干掉眼前这个忍者,然后破窗而出,如果时间拿捏得好,可以让冲进来的老道与地道里出来的日本人大打出手。

    小雪也不喜欢“东嬴人”,没等我开口就已经冲了出来,给那个忍者头顶来了一爪子,。忍者一阵晕眩下,胸口被欧阳宜明打了一掌向后退,背上又挨了我一拳,不料这时他身体一晃突兀地消失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