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秘道

    我和凌枫飘、欧阳宜明一起回到石塔会馆,发现乌塔旁边也有两个便衣守着,附近还有三个暗桩,总共是五个人。

    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小鬼子不可能来很多人,即使来了三五个,也不敢公开破坏吧?

    石塔会馆紧临乌塔,坐南向北,四面围墙,是清代的旧建筑,已经有些破旧,占地约五百平方米,馆内南面是戏台,北面是大殿,供着关帝神像。此处建筑已经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欧阳老爷子表面的身份就是看守石塔会馆。

    进去之后,欧阳宜明张罗着给我们烧水泡茶,我则拿出古地图继续研究。小鬼子非常狡猾,地图上没有作何他们的标记,如果不是我刚好懂一些风水学说,拿到这张地图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现在我虽然严重怀疑他们要破坏两座塔,但是从这张地图上也看不出他们具体计划。

    小雪突然说:“公子,你太不了解东嬴细作了,他们不会把塔推倒,只会悄悄地把塔下面压着的宝物偷走,这样也是可以破坏风水的。”

    我吃了一惊,但却有些想不通,即使两座塔下面真有宝物,不把塔推倒也不可能盗走吧?

    小雪道:“那么挖地道呢?换了是我就从地下挖地道过去。”

    小雪的本体是狐狸,所以很容易就想到了打洞,但这不合理,因为挖地洞是一个大工程,需要长时间挖掘,况且挖出来的洞口和大量泥土一定会被人发现,人跟狐狸挖洞可不一样。

    “那么如果有现成的古地道呢?以前我就钻过很多古墓……”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瞬间吓出一身冷汗来。林先生的别墅离白塔很近,石塔会馆也紧挨着乌塔,都是很早建成的,谁能保证这些古建筑下面没有密道?说不定这两处建筑,就是用来掩藏两座塔的地下出口!

    林先生别墅里发生的灵异事件,我一直以为是日本阴阳师想要偷玉符,但从他身上搜出来的地图证明他不是来偷玉符的。他制造灵异事件是为了把林先生一家吓跑,才好在别墅里寻找地道入口,但他也怕会引起中国修真界的重视,所以最初没有弄出太大动静。林先生不肯离开,我和凌枫飘、陆晴雯、高峰又加入凑热闹,离鬼节越来越近,日本阴阳师急了,这才驱使犬鬼把陆晴雯他们赶走,昨晚又亲自来找密道……

    我急忙问正在泡茶的欧阳宜明:“老爷子,这里有地下密道吗?”

    “地下密道?没有,没听说过。”

    “那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比如能深入地下的古井、深沟深坑之类?”

    欧阳宜明急忙道:“有,这个有,还是一口大井呢。据说有一次福州闹大瘟疫,有位道士把草药放进井水中,治好了很多人的病,后来立了一块石碑,名做‘西丹井’……”

    “快带我去看看。”

    欧阳宜明也紧张起来,急忙放下茶壶,带着我往外跑,我一边走一边把我的猜测说了出来。

    古井没有井栏,已经用两块半圆形的石板拼成圆形盖住,井口地面处用四根大条石砌成个“井”字形。我们挪开石板,井壁是用青砖砌成,直径两米左右,从水面到地面有两米五左右,水底下无法确定有多深。像这样的大水井在南方是很罕见的,石塔会馆不可能有大量人居住,用得着这么大的井么?

    我正想脱衣服下去,小雪说:“不用下去,我已经感应到了,井底有一个机关,可以进入一条狭窄通道,通道就是通往乌塔方向。这种机关不容易解开,要按照一定的顺序把砖块压进去才能打开,如果按错了,整个通道都会崩塌。”

    我抬头问欧阳宜明:“老爷子,下面有密道,要把一些砖块按照一定的顺序压下去,你知道开启的方法吗?”

    欧阳宜明皱起眉头,“我根本不知道下面有秘道,更不要说开启秘道的方法了……不过我祖上倒是有留传一段口诀,与数字有关,我一直以为是练功口诀,百思不得其解。这口诀是……”

    “不要说出来!”我急忙阻止了欧阳宜明,虽然附近没有人,却不能保证没有被人安装窃听器,按照小雪的说法,日本阴阳师往往也是间谍,肯定有这些器材。

    很显然没有人下过井,更没有人进去过,只要欧阳宜明不说就没有人能进去。既然这里有秘道,那么林先生的家里也一定有,林先生不知道有没有在别墅里……我急忙掏出手机,拨出了林先生的手机号码,但是语音提示对方已经关机。

    大半个小时前我还给林先生打过电话,怎么突然就关机了?而且那时他还在别墅里!我开始紧张起来,对凌枫飘和欧阳宜明说:“林先生家肯定也有密道,上次那个鬼子搞出灵异事件来,就是要逼他离开。刚才林先生还在别墅里,现在却关机了,只怕有些不对头!”

    “赶紧报警……”凌枫飘刚说出四个字,急忙闭上了嘴,给自己一个响亮地耳光,我们还敢报警么?

    “这里他们进不去,暂时没问题,我们快去于山看看。”我急忙跑到欧阳宜明住的地方,拿上之前就存放在他这儿的小布包,里面是我的法器和施法用的东西,绑在背上与两人往外走。

    凌枫飘问:“老爷子都不知道有密道,鬼子怎么可能知道?”

    “早上老爷子不是说了,他们家祖上有相关记载,抗日战争期间古书遗失了,肯定是落到了鬼子手里。还有曹家的后人好赌成性,要是有心人靠近他,有什么秘密挖不出来?最后他意外死亡,只怕也不是意外。”

    欧阳宜明立即道:“有道理,小张你的头脑转得很快。对了,这段时间有个中年人经常来找我下棋,跟我谈些古阵法之类的东西,还送了我一副棋子,两盒茶叶,难道也有问题?”

    毫无疑问也是日本人,我急忙问:“你都对他说了些什么?”

    “这个……就是一些闲聊吧?我还是知道轻重的。我说的就是今天早上你们来找我时见到的那个人,现在想来他确实有些可疑,还好你们来找我,否则他今晚肯定也会用什么办法来对付我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一直怀疑“台湾摄影师”接近欧阳真菲别有目的,假如他绑架欧阳真菲逼老爷子说出口诀怎么办?我曾要求王队长派人去保护欧阳真菲,但估计他没有当一回事。我急忙掏出手机,拨打欧阳真菲家店铺的公用电话。

    “谁啊?”电话那头传来欧阳真菲母亲的声音。

    我急忙说:“小菲在家吗?”

    “不在,出去玩了!”

    我更加心惊:“什么时候出去的?去哪里了?有没有民警跟着她?”

    “好啊,又是你,自从你来了之后她就收不住心了,整天往外跑,从现在开始不许找小菲,明天就给我搬出去,醒应忙(神经病)……”

    欧阳真菲的母亲很生气,“拍”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我很无语,把电话交给欧阳宜明,当媳妇的不能掐公公的电话吧?不料欧阳宜明打了三次对方都不接。

    “老爷子,你还是回家去看看吧。”

    欧阳宜明稍一犹豫,立即摇头:“不必,也许她是去同学家玩了,如果日本人真对她下手,现在我回去也太迟了,还是去白塔要紧!”

    难得他能如此镇定,我暗生敬佩,要是我遇到这样的事估计要阵脚大乱了。

    乌塔与白塔直线距离不远,只隔着八一七中路、法海路两三个街区,主要是无法直线前进要绕不少路。我和欧阳宜明跑得快,凌枫飘在后面追得气喘吁吁,渐渐掉队。

    不到半个小时我和欧阳宜明就到了林先生的小院前,里面黑漆漆一片,没有看到协警,也没有看到保安。前一晚的事情应该处理得差不多了,协警可能都撤走了,可是保安呢?

    我示意欧阳宜明放轻脚步,靠后一些,我先潜了过去,因为我有夜视的优势,脚步也特别轻快。

    大门是关着的,我轻推了一下,从里面锁上了,那么里面一定有人!我侧耳静听,却又没有听到声音,也没有感应到异常的气息。

    我后退一些,抬头往上看,有一扇窗户没有关住,并且二楼有外伸的走廊,于是助跑几步,轻轻一跃钩住了走廊边沿,翻身上去。

    小雪告诉我楼上没有人,这时下面传来了一声轻微的闷响,我进入屋内,轻手轻脚沿着楼梯向下。走到大厅也没看到人,那么敌人就是在某个房间里,我没有急着去找人,先打开了大门让欧阳宜明进来,然后示意他轻声,还是跟在后面。

    我严重怀疑林先生已经落进日本人手里,所以想要突然袭击,把林先生救出来,否则我们会非常被动。

    又有一声轻微闷响传来,感觉是在脚下,但我脚下地面却是完整的。其他房间的门都关着,只有林先生的卧室门半掩着。

    小雪道:“我感应到了,我们脚下有一条秘道,有三个人正在推一扇石门……密道入口在那边主卧室内,里面还有两个昏迷的普通人。”

    两个昏迷的人应该就是林先生和保安,看来敌人都下地道推石门去了,来得正是时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