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最后一个守护者 给所有朋友拜年!

    一阵神侃取得了欧阳宜明的信任,然后我指着地图中央的两个塔的图案说:“乌山和于山就相当于太极图中阴阳鱼的眼睛,这两座塔则很有可能是用来镇住乌山和于山的灵气,使之不会产生强烈波动。一旦这两座塔出现问题,就会导致整个太极福地失去平衡,轻则气运衰弱,灾祸连绵,重则引发天翻地覆的大灾难,这个龙虎相冲的损耗也会更可怕。”

    欧阳宜明的脸色很难看,似在思索着什么,我接着说:“根据我这几天的观察,福州的大部分地面都是淤积层,还有大量地下水,非常不稳定,风水格局一破,最快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许多地方地面下陷,地下水上升,那么将会有许多大厦倾倒,许多地方产生内涝。”

    欧阳宜明惊疑不定地问:“你是说有人要炸掉两座塔?”

    “不,我只是猜测有人要破坏风水,而破坏风水最有可能从这两座塔下手!听说这儿有一个和尚离奇死亡,白塔附近的一栋别墅里也连串发生灵异事件,这不是偶然事件,是同一个人或同一伙人干的。昨晚有一个会邪术的日本人在白塔附近死了,这张地图就是我从他身上找到的……”

    欧阳宜明脸色大变:“那么他们会怎么做?”

    我无奈地摊摊手:“我不知道,所以来找你问一问,了解一下这两座塔的来历和传说,也许可以猜出敌人想要做什么。”

    欧阳宜明以很古怪的眼光看我,然后又看凌枫飘,看得我们两人都有些心里发毛了,他才一脸肃穆地说:“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就是乌塔的守塔人!”

    “守塔人?”我和凌枫飘都瞪大了眼睛。

    “是的,我的远祖是一个和尚,不知什么原因还俗,担负起了守护乌塔的职责,并且代代相传,欧阳家每代必须有一个男丁练习祖传武功,暗中守护乌塔,至今已经有两百多年。唉……我那个逆子,说什么也不肯练武,更不肯当这守塔人,从小就跟我对着干,现在干脆躲到外地不回来了,偏偏搞什么计划生育,他生了一个女儿就不让再生了,我连孙子都没有,几百年的传承就要断在我的手里了!”

    欧阳宜明很伤感和失落,我与凌枫飘面面相觑,难怪欧阳真菲的父亲总是不在家,欧阳真菲并不是传人,所以她什么都不知道。

    欧阳宜明又说:“白塔也有一个守护家族,姓曹,是道家的传人,与我远祖同时开始守塔的,现在也绝传了,连住宅都换了外姓,唉……”

    我能理解他的悲哀,因为我师父的身上也经常有这种萧瑟和无奈,有太多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传承在他们这一代人身上断绝了。

    欧阳宜明定了定神,收拾情怀说道:“乌塔本名‘崇妙保圣坚牢塔’,因塔身为花岗岩青石所砌呈乌黑色,故称乌塔。它始建于唐贞元十五年(799年),唐乾符六年(879年)被毁,闽永隆三年(公元941年),闽王王审知第七子王延曦在旧址上重建九层宝塔,建到第七层时,王延曦被臣属所杀,所以后来只有七层,高35米,每层塔壁均有浮雕佛像,嵌有塔名碑、建塔塔记和祈福题名碑等。白塔本名‘报恩定光多宝塔’,唐天元年(904年)闽王王审知始建,高约41米,外围砌砖,内壁架木,七层八角,外敷白灰,故名白塔。”

    “坚牢”、“定光”字眼摆明了就是用来镇压风水的,我更加确定了这两座塔的作用。因为塔原本是佛教的建筑,所以塔名会有佛教的字眼,但这并不妨碍它用来镇压风水。

    凌枫飘说:“既然确定了有人要破坏这两座塔,我们报警吧?”

    我望向欧阳宜明,他也正在望着我,我们都有些犹豫。这件事关系重大,最好是报警,但是我们这一类人——和尚、道士、阴阳师、武林中人、异能者等等都是很排斥公安的,不会借助官方的力量。而且这只是我们的猜测,报了警要是没发生大事件,我们要受牵累,真要是出了大事,公安根本解决不了,所以报警不是明智之举。

    我说:“我们没有证据,也不知对方什么时间下手,现在还不能报警。”

    凌枫飘突然说:“我不懂看风水,倒是听我师父说过塔一般是用来镇压阴魂和阴气的,今天是鬼节,又是月圆之夜,小鬼子要是动手,一定是在今晚。”

    欧阳宜明猛然道:“对了,我在一位祖宗的纪事(笔记)中看到过,要特别注意中元节之夜,就是今晚!而且这两个塔下面传说都有宝物,白塔建塔之时地基下面就发现了一颗光芒四射的宝珠,所以叫做‘定光’塔,后来应该还是埋在下面;乌塔下面据说有一颗仙丹……我家祖上有相关记载,抗日战争期间遗失了,那时我还很小,所以我也不是很确定。”

    我开始紧张起来,破坏风水又可以盗取宝物,这不正是邪魔歪道最喜欢做的事么?事情如此紧迫,又是关系到上百万人的安危,我一介平民怎能妄加决断?征得欧阳老爷子同意后,我拨通了王队长的电话,把我的猜测说了一遍,但隐瞒了从日本阴阳师身上找到古地图的细节。

    打完这个电话我就开始后悔了,奇人异士不愿与公安接触是有道理的,王队长根本不信有人会破坏黑塔和白塔,更加不信这两座塔会影响到整个城市。不仅不信我的话,还要我们去派出所配合调查,警车过来接我们,于是我光荣地“二进宫”了,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我们三人被接到派出所,被分开来问话,反反复复地问,那个样子根本不是把我们当成揪出特务的功臣,而是把我们当成了造谣生事制造混乱的不法分子。

    从上午一直折腾到了傍晚,民警还是没有放我们走的意思,也见不到王队长,我火大了,大吵大闹一翻,才把王队长给吵了出来。他一进来我急忙说:“你就算不相信我的话,也应该把那个‘台湾摄影师’暂时控制起来,派几个人把两座塔看住,还有欧阳真菲也要保护,可能……”

    王队长冷笑一声:“用不着你来教我,我已经查过了,那个摄影师是真正的台湾人,以合法的身份入境,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两座塔我也派人盯着了,现在你还是好好担心你自己吧,妖言惑众,诬陷台胞,扰乱社会治安,哼哼……”

    我强忍住骂人的冲动,好汉不吃眼前亏,骂了他最后倒霉的还是我。我能忍得住,小雪却忍不住了:“公子,让我惩罚他一下吧,这些狗腿子太可恶了!”

    “不行,千万不要乱来!”我不许小雪随便现身,在路上走时甚至不敢轻易与她交流,怕会意外撞上高人,被人感知到了妖气,又增加许多麻烦。

    “那么让他小小地糊涂一下,放我们走可以了吧?”

    我没有反对,因为我实在待不下去了。

    我没看到小雪做出什么行动,王队长却突然糊涂了,两眼发直,神不守舍,连连向我道歉,说抓错人了,然后对办事人说我们可以走了,立即办理相关手续让我走。他的属下虽然有些疑惑,却也没敢多问,很快就送我出门。

    我有些惊讶:“小雪,你对他用了什么法术啊?”

    小雪很得意:“嘻嘻,一个小小的迷糊术而己。媚惑、迷糊、丧志等等,我最擅长的就是控制人们的心智和情绪,不过我现在修为还没有恢复,无法影响修为深厚的人,至于衙门里的这些小捕头,只是普通人而己,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我严肃地说:“法术不能对普通人使用,更忌讳对‘公家’的人使用,以后你必须得到我的同意才能出手。”

    “好啦,好啦,我早知道啦!”小雪大发娇嗔。

    凌枫飘和欧阳宜明很快也出来了,他们的脸色也很难看,凌枫飘咒骂:“日他先人板板,老子以后就是房子着火也不会报警了!”

    欧阳老爷子也连连叹气:“唉,时代不同了,连我生的儿子都不相信我说的话,更何况是大盖帽乎?”

    我问:“老爷子,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要我眼睛还能睁开,就要看着乌塔,不管他们有没有派人去,反正我要去守着。”

    我肃然起敬,他祖祖辈辈守护着乌塔,不为名不为利,其至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只为了一个责任或者说是信念,如今这个浮躁的时代最缺少的就是这种人。

    “我跟你一起去!”我凭直觉今晚不会平静。

    “我也去!”凌枫飘说。

    欧阳宜明很高兴,双手分别按着我们的肩头:“好,你们都是好孩子,走!”

    在路上我给林先生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已经出来了,因为之前他有打电话给我,我告诉他在派出所协助破案。林先生证实,白塔旁边有几个人守着,看起来像是便衣民警或武警,王队长虽然不相信我的话,还是做了预防措施。

    有武警守着,应该没有人能够靠近破坏乌塔和白塔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