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古塔阴谋 为萝莉敏加更

    我与王队长互瞪了不到十秒钟,王队长的眼光开始闪烁,然后避开了我的眼光:“呃,你叫张玄明是吧?”

    “是的。”

    “你与林**是什么关系?”

    “这个我已经回答过了,我是他的顾问。”

    “具体什么顾问?”

    “投资理财,居室摆设等等,他想知道什么我就回答什么。”

    “你有什么资历可以当别人的顾问?”

    “这个决定权在林先生身上,他觉得我有资历我就有资历。”

    “你认识死者么?”

    “不认识。”

    ……

    王队长东问一句,西问一句,我有些不耐烦了,正要反驳他几句,他突然不说话了,从文件夹中抽出一张放大的相片递给我:“这个你有什么看法?”

    我眼光落到相片上面,不由得暗吸了一口冷气,这是一具干尸的头部和上半身,看起来极度恶心。如果是真正的干尸,可能还没有这么恶心,实际上这是一个人被快速吸走精血变得干瘪,皮肤松垮折皱并且带着触目惊心的苍白,有的地方又筋骨凸露,一张脸更是恐怖到了极点,在我所见过的恐怖东西中,只有猛鬼山寨的“人桩”可以一比。

    欧阳真菲曾经对我说过,石塔寺里面有一个和尚死得很离奇,像干尸一样,这张照片中的死者是光头,毫无疑问就是那个和尚,真没想到这事居然还会与我有交集。

    我定了定神:“什么意思?”

    王队长冷笑:“今晚的死者虽然没有脱水这么严重,却也有类似的地方,既使他不是你杀死的,你也一定看到了什么。”

    我开始有些紧张起来,因为牵涉到了两件神秘死亡案件,如果王队长破不了案,上面压力又很大,他就有可能找一个替死鬼,而我就是这个替死鬼的最好人选。林先生与他是商与官的关系,平时可以称兄道弟,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旦有了利益冲突就会翻脸不认人,只怕林先生也保不住我。

    我不动声色道:“今天我只是帮忙抓小偷,没有杀人的必要。照片上这个人我根本不认识,我才进城三天,有很多人可以证明,你可以去查一查。”

    王队长眯起了眼睛:“我没有说你杀了照片上的人,但是今晚的死者你怎么解释?当时只有你们两个人在场,并且与他有过打斗,你怎么证明不是你杀了人?”

    我很平静地说:“我没有杀他的理由,也不可能把他弄成这个模样,你们的法医会证明我无罪的。”

    王队长阴沉着脸,点燃一支烟吸了起来,狠狠吸了几口之后说:“你骗不了我,你一定有些事情没有说出来,为了你自己的前途着想,我劝你还是说出来。”

    毫无疑问石塔寺的和尚是被犬鬼弄死的,如果一开始王队长就真诚地求教,我会尽力帮忙,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可是他居然敲山震虎来威慑我,这让我很反感,没听说过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么?

    但是我什么都不说,只怕也不能脱身,想了想,我还是决定给他一点提示,能领悟多少是他的事,怎么结案也是他的事。破案是他的本职工作,我又没吃国家的俸禄,替他操那么多心做什么?

    我假装突然想起的样子:“对了,那个小偷发狂之际怪叫几句,我听不懂他叫的是什么,听起来有点像电影里面的日本鬼子,这个算是线索吗?”

    王队长眼睛一亮:“你再仔细想想,还有什么?”

    “呃,我觉得这个小偷像电视剧里面练邪功的人,什么天魔解体**、化功**、血魔真经之类,最后应该是走火入魔自爆了,否则不会把全部血都喷出来。”

    “胡说八道!”王队长怒喝一声。

    我知道他不会信这些东西,他只信科学,只信侦破手段,连邪功自爆这种比较“现实”的东西他都不信,那么式神、犬鬼之类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就更不会相信了,多说无益,我干脆闭上嘴不说话了。

    王队长也知道不可能再从我嘴里挖出有用的东西了,很郁闷地走了。

    直到下半夜我才见到林先生和凌枫飘,林先生是个做大生意的人,各种场面都能应付自如,而且他当时并没有在现场,没人刁难他;凌枫飘从小就在江湖飘,也是个老油条了,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显然也没什么问题。

    林先生的面子还是颇大的,有民警给我们买了热腾腾的鱼丸和果冻一样的水晶糕,特色小吃,相当不错。王队长和一些民警在忙碌,没怎么理我们,但不许我们走。

    第二天天亮后,沾了林先生的光我才允许离开,但不能离开福州,要随叫随到。这让我很郁闷,我恨不得立即回去带师父过来治病,这一拖得拖多少天?

    林先生的司机开车来接我们,在路上林先生才问:“小张,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人是怎么死的?”

    “那人是一个很厉害的日本阴阳师,你的狗就是他弄死的,所有怪异事件也是他弄出来的,目的可能是想偷你的灵玉……他不是我们杀死的,是自己魔功失控吐血死的。”我心里有点怀疑,可能那个日本人不是为了玉符而来,但也不能排除是为了偷玉符,我还没有头绪,所以没有多说。

    林先生很愤怒地用方言骂了一句,然后说:“死了活该,可是,他会不会还有同党?”

    “应该没有了,据我所知,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真正的阴阳师比大熊猫还稀少,像他这么强悍的阴阳师是非常罕见的,不可能一抓一大把。”

    林先生与司机用方言交淡着,大概是在说昨晚的事,后来我发现车子是朝于山驰去。

    院子门口有几个像是协警的人守着,不许车子进去,不过看在主人的面子上,还是允许我们步行进屋。日本人的尸体早已移走了,院子里到处牵着警戒线,地上画着一些白线,我们不走进警戒线就可以。

    林先生进入卧室,大概是去检查他的收藏品了,司机留在外面与协警聊天,我左右没事,便拿出地图摊开来看。凌枫飘立即凑了过来:“哥,这是什么东西,有宝藏吗?”

    “你看这像是什么?”我反问他。

    “这是福州的古地图啊,不过这是复印件,不值钱。”

    这小子,就知道钱,我瞪了他一眼,低声问:“你昨晚请谁上身?有这样的本事也不跟我说一声!”

    凌枫飘立即扬眉吐气,挺起胸膛:“他是我的祖师爷,我师父说他算是鬼仙了,以前我请过几次都没有成功,我师父说这个祖师爷爱喝酒,喝点酒会更容易请到,昨晚我一急还真被我请来了,哈哈……”

    “那么你能跟他进行沟通吗?”

    “沟通?”

    “就是跟他对话,叫他传一些失传的绝学给你。”

    凌枫飘有些茫然地摇头:“应该不能,我只能感应到有一股灵力附到了我身上,然后我就什么都不怕了,好像自己变得很强了,也没多想就动手揍人。”

    看样子只是借到力量,可能还有他说的祖师爷的一点元神和气息,并不是真正的祖师爷来了。

    师父曾经对我说过,请神术只能借用请来的神灵(鬼)的一部分力量,同时还要消耗自己的灵气,如果没有足够的基础支撑不了多久,会严重透支自己的身体。请神术有很多种,绝大多数都只是获得一点不是很明显的能量,像凌枫飘这样请神之后有如神人亲临,个性十足能力超强,实属罕见。

    学请神术的人必须具有特殊的体质和通灵能力,还要与某一位神灵具有“共性”才容易勾通,请神时还有许多禁忌,可能对自己身体造成极大损害,这是一种容易入门却很难精通的法术。术有专攻,并且各门各派秘不外传,虽是同宗却不同系,所以我也没有多问他。

    我继续研究地图,很快眼光就被地图中央两个多层宝塔的图案吸引了,这两个塔相距不远,图案相似,没有标注文字,但一黑一白,应该就是乌塔和白塔。

    福州城就是建在太极福地的“穴”眼处,整个城池是圆形的,形如太极,中央的乌山和于山则相当于太极图中的黑白两个小点,这是相当于阵眼的地方。乌塔和白塔分别坐落于乌山和于山上,应该是用来镇压两座小山的灵气不会外泄,一旦两座塔损毁,灵气外泄,整个太极福地的平衡局势就会被打破,轻则全城气运降低,灾害频生,重则发生大地震、大洪水等灭绝性灾难!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不是我妄加猜测,而是很明显地在这张古地图上显示出来,而且这两座塔在唐朝时就建成,后来虽然有损毁很快又重修,一直矗立到如今,绝对是有原因的。两座塔都是七层八角,并且怪异地弄成一黑一白,白主阳,黑主阴,这不正是对应太极之中的少阴与少阳吗?

    石塔寺的和尚离奇死亡,于山上林先生家发生灵异事件,这两件事看似毫无关系,其实却有必然联系,因为这两个地方离乌塔和白塔很近,这一定是那个日本死鬼搞的阴谋。之前我以为日本阴阳师是来偷玉的,所以有很多地方想不通,只是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现在豁然贯通了!

    我猛地想到了欧阳真菲家的“台湾摄影师”,他形迹可疑,又对古塔很感兴趣,莫非跟日本人是一伙的?或者他本来就是日本人!他入住欧阳真菲家的小店,不是对西禅寺的新塔感兴趣,而是想要接近欧阳真菲,接近欧阳真菲的原因则是因为欧阳真菲的爷爷在石塔寺!

    我跳了起来:“快,我们快走,欧阳真菲有危险!”

    凌枫飘端了一杯滚热的茶,正微闭着眼睛在轻轻地吹,被我吓得茶水泼在大腿上,不由得惨叫起来,连连蹦跳。

    乌塔白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