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式神 为丶枫羽云加更

    在习惯上,动物通灵者称为妖、植物通灵者称为精,人死魂魄不散称为鬼,非生物类通者称为怪物,我都是遇到过的,气息各不相同。现在屋里传来的气息却是我前所未见的,既有鬼魂的阴森冰冷,也有恶妖的凶猛邪恶,还有僵尸身上那种腐臭……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我也无法具体说清楚。

    里面那股气息几乎同时也感应到了我,突然集中并且蹿到了门口,凝结成了一只狗的形状(灵体)。我大吃一惊,终于明白了之前所见的犬灵根本不是搜狗的魂魄,而是这个邪物变化成的!

    犬灵是普通人肉眼看不到的,但是它此刻散发出来的气息非常强烈,而我的感知力特别强,不用开天眼就可以直接感应到它的形状和位置,它正在作势欲扑并对我咆哮示威。

    我急忙掐诀念咒,往自己额头上一抹打开天眼,眼前的犬灵大如牛犊,凶猛如饿狼,全身深蓝色并散发着大量黑气,眼睛血红,比我上次见到的犬灵不知强大了多少倍。

    只隔了一天一夜时间,它怎么可能变强了这么多?

    我打开天眼的举动激怒了犬灵,四足一蹬地就凌空跃起向我扑来。它是灵体,不受重力影响,速度快得惊人,我才刚举起手臂,胸口已经被它的爪子抓中,一股阴邪气息贯体而入。我立即感到身体冰冷和麻木,并有一种烦恶之感,身不由己倒退。

    我扬起的手臂刚好挡住了犬灵的阔嘴,被它一口咬住,没有破损和疼痛,但更加凶猛狂暴的邪恶气息冲进体内。这一次我已经有了准备,阳性灵气瞬间爆发对抗,邪气冲到肩部就被我挡住了。

    犬灵连连扑咬抓扯,它的速度奇快无比,我根本来不及格挡,连续被它击中,虽然勉强还能保住心脉不被邪气侵入,但是邪气在我体内越积越多,并且我的灵气被快速损耗,这样下去很快我就要挂掉。

    我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根本没有可能念咒施法,危急之中我突然想到《本经阴符七术》中的转圆法,这个心法的要诀是像圆珠那样运转自如,天地无极,浑然一体,无始无终。心念一动,我气海内的阴阳二气便急速旋转起来,越转越快,越来越大,扩散到整个身体,身体里面的邪气都被往外挤。犬灵发出的攻击遇到我旋转的灵气团,阴邪气息产生偏转,不能长驱直入了,对我的损伤大幅降低。

    我终于稳住了阵脚,但是我的精神和所有灵气都用来防御了,无法再使用任何咒法。我突然想到了贴身藏着的毒刺匕首,急忙拿出来刺向犬灵,但是犬灵灵敏地闪开了。

    我连刺几次,都没能刺中犬灵,它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而我要全力防御,无法分出精神和力量,出手速度慢,攻击没有力量,根本威胁不到它。这样只挨打无法还手是绝对不行的,但是我又不能停止防守状态,否则一两秒钟之内就有可能被放倒。

    “好强的鬼气,有鬼,有鬼……”

    凌枫飘踉跄而来,嘴里大叫着,保安老罗本来是跟在他后面的,听到有鬼就吓得转身跑了。

    凌枫飘跑到离我不远的地方,开始掐诀念咒,布罡踏斗,显然是要使用一个**术。他虽然有些混,毕竟是鬼系的传人,降妖捉鬼是他的特长,应该有一两个强悍的法术吧?我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了。

    这时屋里有一个人影冲了出来,径直跑到凌枫飘面前,“砰”的一拳砸在他脸上,凌枫飘立即直挺挺倒下。

    我x……我气得差点喷血了,这小子怎么这么不经打,一拳就被人放倒了?

    其实也不能怪凌枫飘,他没有练过武,此时半醉半醒,又在集中精神施法,被人打中并不奇怪。

    那个人影转向了我,以阴狠的目光盯着我,像是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他四十来岁的样子,身材不高,脸色苍白,五官还算端正,但却给人一种残忍阴沉的感觉。

    此人绝对是个务实型的人,一句废话都不说,冲向我挥拳就打,我急忙以毒刺匕首迎了过去。但这时犬灵狠狠地咬在我肩头,我身不由己一歪,匕首刺空了,手腕被对手抓住了。

    久练擒拿术,我几乎是不经思索就放弃了小得可怜的毒刺匕首,反去抓他的手,同时以脚去扫他的脚。不料他的手上传来巨大的力量把我往侧面扯去,同时一只脚向前勾住我的脚,我身不由己倒了下去。

    我大吃一惊,方才角力之际,我感应到他体内的灵气与我很相似,绝对是阴阳诀,也是阴阳两仪的境界,但修为要比我高。

    那人立即向前扑下,以腿缠我的脚,以手压住我的手,看样子是要把我压在地上。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打法,要是被他牢牢接在地上不能动,我片刻之间就会被犬灵的邪气攻入心脉,死得毫无痕迹。

    这一瞬是我顾不上犬灵了,松开他的手全力侧滚,避开了他的大半个身体,我的手肘撞向他胸口。我撞中了他,但是他的身体是侧着的,距离也太近了,没什么效果。

    打不过就逃,我正想甩开他逃离再说,不料犬灵又扑到了,给我头顶上来了一爪。这时我没有全力防守,哪里能经得住这一下?一阵头晕恶心,刚聚集灵气抵抗,那人侧身在地,也不知使用了个什么技法,把我双腿扛住举起来重重摔在地上,摔得我天旋地转金星乱闪,接着把我紧紧压住。

    我想起来了,这是柔道,在电视节目体育比赛中我见过类似的招数!

    柔道、阴阳师、犬灵……三者联系,我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压住我的混蛋是日本人。那个犬状的东西是他的式神犬鬼!在我的印象中,日本阴阳师、忍者、式神都属于传说中的东西,属于古代的东西,但现在却活生生在我眼前出现了,难道他们也知道玉符的价值想要抢夺?

    如果公平战斗,我有信心单挑他,但现在还有一个可怕之极的式神在,我根本不能集中精神和力量对付他。我已经失了先机,被他紧紧缠住按在地上不能动,犬鬼却化为一股阴邪之极的气息从我脊椎尾端钻入,沿着脊背向上延伸。

    这一招真***太邪恶了,这个地方很脆弱,很难防御,豺狼对付水牛时就是从这个地方下口……此时犬鬼虽然不是从我的菊花钻入,但那附近是同样使不上劲的。

    冰冷邪恶的气息汹涌而入,所过之处立即麻木,我根本挡不住它向上蔓延。之前它击中我,只是部分邪气入侵,现在是它整个钻进我的身体,情况大不相同,而且我的身体被那个日本混蛋制住,灵气无法正常运转,更加难以抵抗。

    凌枫飘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又开始掐诀念咒,布罡踏斗。我真的要吐血了,现在只要他过来踹那个日本混蛋几脚,我就有可能摆脱困境,等他慢吞吞施法,即使是请来二郎神也没用了,我成了死人还有什么意义?

    不怕虎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我知道,只要犬鬼沿着脊椎到了头部,我就会彻底死亡,全身没有伤痕,连法医也查不出死因,情形与林先生家的搜狗一样。心知如此,我却无法阻止,只能任由阴邪气息快速上升,转眼已经到了夹脊穴附近,我感觉连心脏都停止跳动无法呼吸了,没人能来得及救我了。

    难道我的人生就这样结束了?这一瞬间我想到了很多,母亲、师父、林梅、小雪……

    “可恶!”

    我脑海中响起了一声怒吼,正是小雪的声音,夹脊穴处突然涌现一股强大的力量,有如火车推着纸箱,顶着犬鬼的邪恶气息沿着脊椎瞬间就冲出了体外。不仅是犬鬼出去了,连那一股精纯阴柔的强大气息也冲出去了。

    压着我的日本人大吃一惊,力量有些松懈了,我趁机发力,将他甩开了。

    我抬头一看,只见空中一只巨大的白色的狐狸,全身散发着白色光芒,正在与犬鬼撕咬打斗。它的体形没有犬鬼大,也不如犬鬼那么凶猛,但它的攻击却比犬鬼更有力,每打中犬鬼一次,犬鬼身上的黑气就消散许多,犬鬼打中它却没有什么明显变化。

    小雪?!小雪居然能离开我的身体单独战斗了!我又惊又喜,兴奋之极,当初师父正是把小雪封印在我的夹脊穴,犬鬼的入侵把它放出来了!

    日本阴阳师又向我扑来,此刻我毫无顾忌,精神大振,哪里会怕了他?看准他扑来之势略一闪避,一拳打在他胁下,打得他跌了出去。

    “来啊,***,现在公平单挑!”我朝他竖起了小指头,我很少这么狂过,这回我是真火了。

    “呀……”日本人低吼着,微挫身形向我冲来。

    我知道他的柔道很厉害,被他抓住就很难挣脱,然后会被重重摔在地上,所以放弃擒拿手使用梅花拳。他的技法厉害,但速度比我差得远,我轻易挡开他的手,又是狠狠一拳砸在他胸口。这一拳我贯注了全身力量并且加上灵气辅助,把他打得又跌退五六步,抚着胸口脸上露出痛苦表情。其实我高估他了,公平单挑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这一次我清晰感应到了他的灵气,确实是阴阳诀,但与我的灵气有明显不同,带着某种邪劲和偏激。凌枫飘的灵气虽然与我也有差别,但差别不大,可以肯定是同宗同派,这个鬼子的阴阳诀差别就很大了。

    “哈哈……”凌枫飘突然哈哈大笑,神态豪迈,意气昂扬,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但是满脸都是鼻血,极为滑稽。

    这小子,是醉糊涂了,还是被鬼子一拳头打得精神错乱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